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6月号 >> 阅读文章

远眺北去的流水---【肖根胜 马继军 魏惠玲】

2012-06-07 18:16:49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376

——郏县南水北调移民搬迁工程纪实

 

1953220日,朗朗乾坤万里晴空,在江西九江区段,宽阔平缓的长江水面在昔日暖阳的映照下,波光旖旎,熠熠生辉,在“长江号”军舰上,毛泽东伟岸屹立,他望着浩荡东去的江水,胸中心潮难平。他望向北方长视,更是思绪万千,此后,他转回身来,将目光凝望,在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展开的地图上,手握铅笔指点着万里河山,问林一山:“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能不能从南方借点水给北方?”此后,他手中的铅笔指向西北高原,又越巴山蜀水,再沿三千里汉江的蓝色曲线慢慢移动,停止在汉江与丹江交汇处的丹江口一带,问:“这个地方怎么样?”林一山答:“这个地方最好。”毛泽东立即说:“赶快派人去勘查,一有资料就送给我看。”

19583月,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正式立项。毛泽东笑容满面,以他特有的恢弘气势说,这个工程要“借长江水济黄,丹江口引汉济黄,引黄济卫(天津),同北京联系起来。”他还向周恩来举起四个指头叮嘱说,“你一年要抓四次。”

由此,南水北调——这个规模宏大,牵动几代中国人的宏伟蓝图就这样在伟大的巨手中勾勒挥就,横空出世。

1958831日,长江流域的第一期工程——丹江口工程在周恩来总理的“同意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上马”的指示下,开工兴建。从19589月到196711月,将近10年的艰苦奋战,全长2500米的丹江口大坝正式下闸蓄水。接着,以“远景南水北调,近期引丹灌溉”的渠首工程在艰难的岁月和条件下开始建设。1976年,渠首工程竣工。从水库大坝到渠首工程,历经20年,关系到京、津、冀人民生活和社会发展的巨大“金水盆”——丹江口水库,向北方盆起。

200212月,国务院批复《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中线工程从丹江口水库引水。1227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主会场,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以他常有的坚毅凝重的面容,庄重地向世人宣布:“南水北调工程开工!”随着这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神州大地,这将意味着,不远的将来,将有一渠碧水从丹江口滔滔北去,流向京津、流向华北,滋润着那里干渴的土地。这同时又将意味着,丹江口大坝将由此增高至176.6米,水库蓄水位将提升至170米。已经为建设丹江口工程做出很大贡献和牺牲的淅川县的大片土地又要被淹没。这里将有占全县人口四分之一的十六万二千人像前几批移民那样,将要放弃家园,离开故土,扶老携幼,另辟新居了。

在烟波浩淼、风景秀美的丹江口水库西南岸的一隅,座落着一个村庄叫马湾村。她前临水,距丹江口水库仅有千米,后靠山,被一片浅山丘陵所环抱。水的灵性,山的气势,滋养着这片纯美而富饶的土地。马湾人在这片土地上或田间耕作,或水上捕捞,或外出赚钱,过着祥和舒适的生活。

据传说,600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贫瘠荒芜的土地。在元末明初年间,中原大地战乱不断,灾难重重,地荒人稀,一片凄凉。当时统治者为了发展生产,恢复经济,实行移民政策,一个刘姓人家便从山西洪洞县迁居这里辟路拓荒,繁衍生息。

现如今,在这个村居住着1600多口人,大多都是刘氏的后裔。对于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马湾人来说,这里的山山水水,草草木木,他们都是那样的熟悉和挚爱。这里的许多景物也被他们赋予美好的寄托和希望。

马湾村后有座山,形似牛状,马湾人便把它称作水牛山。站在水牛山顶向下望去,一片平坦肥沃的土地,如月亮状,马湾人便叫她月亮地。这山与地连在一起,马湾人又将这里合称为水牛望月地,或干脆把自己的村庄叫水牛望月村。水牛望月——这里蕴含着多少诗情画意,给人多少的憧憬和遐想?对于村里的其他景物,他们也同样赋予很好听的名字。村中一条通往外界的主干道,他们叫作玉带路。村中有条人工渠,他们称为玉带渠。其寓意就像手捧玉带的皇帝为他们带来吉祥和安康。村前有条雀玉河,他们就叫她母亲河。这山,这水,这地的名字都没有白起。村民们沿着玉带一样的大道,或下田扶犁荷锄、或外出打工经商,收获着财富,连接着希望。环绕在村里那潺潺不断的玉带渠水,村民们在这里洗手洗脸洗衣裳,洗去了尘土污垢,留下了笑声朗朗。被称为母亲河的雀玉河,敞开着慈母一样的情怀,不仅哺育着大片的土地,又被马湾人巧手提起,流向各家各户,滋润着生活的快乐和甘甜。

充沛的水源,肥沃的土地,不仅使这里的水稻、小麦、玉米等农作物年年获得好的收成,而且,村民们又依靠水丰地沃,临近集镇(这里距镇政府所在地盛湾镇仅千米左右)的有利条件,许多家庭都种上一片菜地,又为他们带来一份不薄的收入。

虽然地处偏远的山村,但这里的人们却有着江南人的性情和智慧。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这里的很多家庭就干起了织丝毯的生意。他们从外地购来了原料,用粗壮而灵巧的双手织出了一件件柔软而精美的丝毯,成为买家的抢手货,更成为村民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

临近大海一样辽阔的水面,自然少不了海洋的情调和风光了。到了捕鱼的季节,这里的一些人们就荡漾在水面上,摇舟张网,收获着捕捞的喜悦和畅想。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如果说,用物华天宝来概括这里水丰地肥,多业荣旺并不过分的话,那么,用人杰地灵来形容这里人才辈出更是恰如其分了。马湾人重视教育,尊重人才,也正是在这重教爱才的思想观念熏陶下,一个个人才脱颖而出。特别是近些年来,这里曾先后走出如曾任重庆市市长马力等6位省厅级干部,彰显着马湾人的才智和骄傲。

这里水秀山美!

这里人勤心慧!

这里的人民完全可以用聪敏的智慧和勤劳的双手在这片土地上把他们的生活打造得更加幸福和完美!

然而,只因为南水北调,这里的大片土地要被淹没,他们不得不移居新的家园了。

移民,这个特定的名词,对于处在淅川这个移民大县的马湾人来说,并不陌生。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为了丹江口水库建设,这里先后有近20万人舍离家园迁居到青海和湖北等地。在他们的印象中,那是一段移民的苦难史。在那艰难而贫困的年代里,他们来到了荒凉贫瘠的青藏高原,高寒缺氧,满目凄凉,语言不通,亲情断裂,生活上备受折磨,精神上极度空虚,还有当地人的难融和歧视,不少人逃离归来,更有不少人葬于归途的荒漠中。在湖北的大柴湖境内,这里虽然不是遥远苍茫的青藏高原,但却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荡,家是用芦苇草搭起的芦苇棚,棚里仅仅放着150块垒灶砖和30斤柴草——这是当地政府发给移民的唯一实物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放在地上的鞋早已被水冲的不知去向,没几天旺长的苇杆就刺破了睡床……

再翻阅600多年前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的移民史,更是一部中华民族的灾难史。生活在丰盈富庶中的洪洞人谁愿意去灾难深重的中原大地啊!无奈,当时的执政者只好在这些人们身上烙下移民的印记,在一条长绳紧捆手臂的牵引下列队艰难地向前行走,途中只有当他们屙屎撒尿时,忍不住喊:“解手!”才有解开双手大小便的机会。解手成为屙屎撒尿的代名词也就由此而来……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