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6月号 >> 阅读文章

刘路一飞冲天的奥秘---【韩小蕙】

2012-06-07 18:19:09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898

——中南大学见闻实录

怎么说呢?

当我第一次从广播中听说22岁的刘路攻克了世界数学难题“西塔潘猜想”,还在读本科的他被中南大学聘为研究员(相当于正教授)时,心中一亮!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哎哟,真好,中国的年轻科学家终于涌现出来了!

但是接下来的第二反应,就是担忧:哎呀,不好,这么年轻,可别让铺天盖地的媒体把他毁了!这真的不是杞人忧天,身为资深媒体从业人员,我可深知媒体的厉害——捧杀和棒杀,都足以摧毁任何的钢筋铁骨。远的不说,多的不说,去年中国网球一姐李娜获得法网公开赛女单冠军之后,一时间她被媒体、当然还有资本的几乎是无可抵挡的强大力量整得焦头烂额,在接下来的一场比赛中,不出意料地败了北。

何况,刘路还只是一个22岁的孩子啊!

不过还好,接下来传到耳朵里的消息,让我踏实了一些:某中央媒体摄制组去给刘路做节目,当在图书馆拍摄时,摄制组竟然提出让正在攻读的全体学生都撤出的要求,当即遭到刘路的反对,理由是不能影响同学:摄制组又提出去刘路宿舍拍,也遭到他的拒绝,理由还是不能影响其他三位室友。一方面,我为自己的同行脸红,他们的行为有违新闻工作者的第一个准则,即“首先不是新闻,而是保护被采访者”;另一方面,我也为刘路的理性、善于为他人着想的品性而叫好。

后来,我又从网上看到,小刘路为人淡泊,行事低调,除了一再声明自己不是天才之外,所做的就是尽量躲起来,唯求世界快把他忘掉。我心中很是赞叹:这孩子,行!

孰知世事难料。全没想到,我自己竟然也卷进了这场新闻大潮,被派往中南大学采访。一想到自己也即将成为刘路讨厌的记者,先从心里就怯了——我可不想为了自己出新闻,就去做耽误人家科研工作的罪人!

所以,接受任务、读了初步的资料之后,我即拟把采访题目定为“刘路是怎么一飞冲天的?” 我一点也不想猎奇,不探究刘路的衣食住行、爱好特长、小学初中高中的分数、家庭秘史、七大姑八大姨等等。我想探究的是当下中国人才培养的机制、体制问题,看看能否通过刘路的实践,挖掘到中南大学有什么妙招,可以举一反三地提供给全国教育界借鉴?

据此,一进中南大学的门,我就直奔张尧学校长而去。

张尧学校长

      

我在北京时就听说,张尧学在其担任过两个司长的国家教育部官员中,是一个“异类”。问何为异类?或曰:他的想法总和别人不太一样,常常“出圈儿”,不像为官者的思维。

好啊,这难道不是好事吗?要都是一水儿的官员腔,只想做官不想干事,那国家还有什么指望呢?

而且,近年来,越来越多见“官场文化”的蔓延:一个芝麻大点儿的官,也要端足架子,摆出一副老爷相,把秘书使用得如同家奴,好像不如此,就体现不出价值所在、尊严所在、重要性所在。殊不知,老百姓最烦的,就是这种把自己和人民拉开距离、自以为高人一等、甚至与群众对立的官僚——这种人,绝不会是实实在在干事的“人民公仆”。

张尧学这个科学家出身的官员、又同是“七七级、七八级”的同学一代,会不会也沾染上了让人厌烦的一身官气呢?说来,他的官场经历也够资深的了,请看他的简历:

          

张尧学,湖南澧县人。2007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中南大学校长,解放军总装备部军用计算机及软件技术专业组专家,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计算机学会普适计算专委会委员。他主持完成过多项国家级科研、国际合作项目等重大产业化项目并获过众多奖项。他研究的主要方向是计算机网络与操作系统,特别是网络路由器、服务质量Quos控制以及协议开发方法等。他是国内首台路由器发明者和国内首台路由交换机发明者(已获得国家专利),同时也是国内最早开始Internet Qos控制研究与应用的研究者。以第一发明人申请国家发明专利16项并获授权13项,出版专著8部,被中国作协接纳为会员。曾任清华大学与IBM合资的鼎新公司总经理,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校长、原国家电子工业部计算机与信息化推进司副司长,国家教育部科学技术司司长、高等教育司司长和国务院学位办主任等职。

      

这样一个人物,可以说是青年得志,而后一条官路走上来的。完全有可能与中国的某些大学校长一样,处处拉着一张官僚脸,说些愚蠢的话,干些愚蠢的事。不过,见面没10分钟,我紧缩着的心就放开了。

首先是源于几个细节:好几次有人敲门,送材料的、请签字的,张校长都是亲自走到门口,开开门,伸手把材料接过来,同时回送一声“谢谢”。事儿不大,却是我很少见到的没有秘书上赶着侍候的情景。

其次源于一则轶事:去年11月张校长到任中南大学后,为了解第一手材料,常常自己一个人走到课堂去听课。由于大学课堂的开放性,老师同学都没在意,不知道他就是新来的校长。最后,还是有一天,一位副校长在闭路电视上检查教学情况,发现张尧学正坐在某个教室听课呢。

再次,源于他对“钱学森之问”的个性化解读。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看望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时,钱老发出这样的感慨:回过头来看,我们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就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

张尧学经过深度思考,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从1949年到1978年,新中国前30年的首要任务,是要让全国人民都吃上饭、脱贫、有尊严地生活、受教育、共同富裕;而拔尖人才是需要个性的张扬的,所以那时培养不出来。改革开放这30年,中国经济积累到一定程度,就有可能做个性培养的尝试,百年树人,创新型人才就该出现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怎么能使这个过程缩短一些。

还有,源于他的一系列观点。张尧学跟我的一席谈,根本没大谈学校的成绩、数字、这过程那工程。没说官话、套话、场面话。没拿秘书写好的材料、发言稿。而是畅谈他自己的教育理念、他有关中国教育现状的痛苦的思考,还有他心目中的浪漫主义化的教育理想——

他说:在中国教育界,大家都希望走得快一点,把学校办成国际一流。但比较国外大学,中国的大学似乎总有点儿不对劲,形似神不似。外国大学的楼道里,贴着学术活动的通知啊等等,让人感到学术气氛很浓;我们的大学总给人办公楼的感觉,要不就是脏乱要不就是衣冠楚楚,不随意,不放松,不自然,不真实,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学术的状态。我一直在思考:这是为什么?

他说:一流大学起码应该有几个条件,一是拥有自己长期形成的大学文化,比如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大学;二是留下杰出的人才,比如北大的童第周教授;三是在基础理论上做出推动人类往前走的研究,或是有带动社会产业化的、很大的知识成果;如果这三项都没有,那么第四,能培养出优雅、智慧、有素质的人,也很了不起,比如培养出了宋氏三姐妹、希拉里·克林顿的美国威斯里安女子学院;第五,如果上述四条都没有,那么,拥有不变的、不断丰富的文化精神也好,比如德国的海德堡大学,二战时,不管希特勒怎么高压,它所有的教授都拒绝参战,也因此留下了美名。

他说:以色列人在以色列拿不了诺贝尔奖,一出以色列就拿到了。因为在以色列有一统的完整的文化,不用应对挑战。而一旦到了外面,有了来自各种文化形态的挑战,就必须不断创新才能生存,压力变成了开拓的动力。

他说:我在北京是另类,但也仅仅是有不同意见就不说话了。可是中南大学的氛围好,这里的老师们有话都直说,是开放、包容、敞开、交锋的环境,感到特别自如。知识分子说到底是批判分子,而不是识字分子。

他说:人类创新的闪光点应在大学里面。年轻教师的教学经验当然不如老教授,但他们的主要任务,应是敢于打破旧传统,把学生带入创新的模式,和学校共同成长。

他说:核心是人,主要是以什么方式用好人。什么时候解决好了这个问题,什么时候国家就兴旺发达。有了人就有了方向,通过人来实现学科。刘路能攻克世界难题,就是源于兴趣,他发自内心地热爱数学啊……

终于说到刘路了。我就问:“关于你们给予刘路的超待遇,社会上有种种说法,学校里有争议吗?”

张校长笑了笑,说:当初我和书记本想给刘路副教授的,几个副校长都说要给研究员,对全校师生是个激励。人事处长说国家有政策,绿色通道,可以先上岗后评聘。研究员和100万奖金公布以后,全校无论是教师、学生、行政人员,还是退休人员、工人、家属,都说好。来了那么多记者,在校园里随便碰上一个人就问,据说,还没有一个表示反对的。

自古英雄出少年。战国时期,甘罗8岁做宰相,霍去病20岁做大将军。蔡元培当北大校长时,用了一批年富力强的教授,梁漱溟,25岁;胡适,27岁;刘半农,27岁;刘文典,27岁;林损,27岁;周作人,33岁;陈独秀,39岁;朱希祖,39岁;最年轻的是画法研究会导师徐悲鸿,23岁。这些人,不都是人们公认的大师吗?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