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7月号 >> 阅读文章

从中医传统中寻找治病灵感---【王长华】

2012-07-03 22:09:19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349

从中医传统中寻找治病灵感

——访国家发明专利“治疗乙肝的口服药物”获得者谢继业

王长华

 

在古老的中国大地上,一首乐府诗《悲歌行》不知曾引发了多少代人的唏嘘感慨,其中“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更以情味之真切醇厚普遍赢得了世人的深深共鸣。但共鸣之余,却很少有人知道草本学意义上当归的主要产地甘肃岷县这样一个默默生长品质最佳当归的地方。

而现年56岁的谢继业先生,仿佛岷县大地上多年坚定生长的向阳植物一样,一直以来更是默默地踏着广袤的原野,从他的出生地岷县闾井镇的某一个山间地头出发,踩着一高一低的山路,迎着忽明忽暗的阳光,爬着大卡车,上了学,进了城,远远地向着生命的旅途不断进发。

一个山里的孩子,因为不时受到知识和智慧的滋养,他也不断地改变着自己的社会身份。先是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物理系,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岷县职教中心副主任、职业中学副校长,现任岷县职业中专教师。

这样一个履历,对于一个普通的农家孩子,也许已经算是门第烧高香了。可是,对于谢继业先生,以这样的履历看他,真是太狭窄太单向度了。他的更多价值在于,从事中医教学20多年,他是一位好老师,曾获得甘肃省“园丁奖”。他有多篇医学论文获国际、国内优秀论文奖,多项医学成果获国家专利。尤其是他在临床和教学实践中荣获的两项国家专利:其中“治疗乙型病毒性肝炎的口服药物”获得发明专利;“医用测试卡”获得外观设计专利。更加振奋人心的是他从祖国传统医学中寻找到了一条治疗乙型肝炎和糖尿病的有效途径。《淋木散(保舍丸)临床治疗乙型病毒性肝炎之我见》、《糖尿病病机新探》两篇文章也先后被编入《疑难病特效医术疗法》一书。

对于教学,他说自己很普通,只是尽着一名教育工作者的本分罢了。对于自己在医学上的贡献,他说祖国医学博大精深,自己只是在探索的路上。他甚至吝惜自己被采访,他说正常交流是可以的,采访实在算不上,年过半百之后,对于现实中的很多事,需要更加警惕。无论是做教师还是研究中医治病救人,他说本质上是一样的,都得凭着良心做。

好多时候,人们亲切地叫他“谢老师”。多少敬意和恩情,仿佛在此处就有了寄托。

随着一杯茶缓缓地在杯中舒展开来,谢继业老师通常会点燃手中的香烟,当烟火映着他清瘦矍铄的脸庞时,在他炯然有力的目光中,好像有多少娓娓道来的学识和情义会随之流淌出来。此时,我想平日遭遇沉疴多么严重的患者,要是被他这么深深地看一眼,病起码要好一半。我知道,我所面对的,是一双让患者信任地敢于托付生命的医者的目光,一双经历过沧桑世事的老人的目光,亲切的让人尊敬的谢老师的目光,洋溢着生命的春天的智慧的目光。不知觉中,伴着谢继业老师的目光,我竟似乎忘记了采访,只觉得如沐春风般地享受着和他的聊天。

黄连苦茶

谢继业的家庭,和中医中药有着悠久的溯源关系。

而他生长于斯的岷县,自古以来就享有“千年药乡”之美誉。岷县的中药材不论在国内还是国际市场上,都以医用品质佳好为医家之首选,其中当归、党参、黄芪、冬虫夏草等药材更是名列岷县特产之首。因此,不论在中草药的品质还是用药上,岷县的中医中药文化传统真是源远流长。

小时,谢继业经常会看到几位爷爷围绕着一些疾病的治疗方案争论不休的场面,还争论的面红耳赤,互不相让。尤其是马爷(因为在军马场工作过,所以大家都称他为“马爷”)脾气很大,争论之后,往往会扬长而去。但是,幼年的谢继业却不知道爷爷们究竟在争论些什么,只听这个说病这么治好,那个却说病那么治才好……随着年龄的增长,谢继业对爷爷们争论的内容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于是,他就有意识地把爷爷们请到家中煮茶喝。

地处西北的岷县是不产茶叶的,老百姓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中的茶叶,大多从四川、云南等地运来。至今,岷县还有个乡镇,名叫“茶埠”,以名字遥想当年“茶马互市”的场景,那种场面不知有多么繁荣!也许是由于气候、水土和饮食的缘故,当地上了年纪的有了茶瘾的老人,喝茶时都喜欢在陶罐中放入茶叶,文火慢熬,一罐在火中的茶,仿佛能把多少生活的滋味也能添加进去似的,直到屋子里透进夏日的早阳,直到饮尽冬天的冰雪,直到看见风把熬茶的草灰飘进一杯熬得浓稠无比,酽酽地,倒出来能滴成线一样的茶汁中时,好像才算是完成了茶中的“上品”。这样熬出来的茶汁,味道极苦,酷似黄连。但老人们却好的就是这么一口!常听村里老人讲,苦尽甘来,也许,在往日的贫苦生活中有一杯浓酽无比的苦茶忠诚相伴,多少苦后的余味,也是甜的吧。

在煮茶的同时,调皮的谢继业偷偷地在茶中加入了少量黄连,他以为,苦上加苦,肯定会招来爷爷们的责骂,没想到,却得到了爷爷们的夸奖,说他熬的茶劲道足,苦味浓。

有一次,谢继业把黄连放多了,结果被四爷发现,但四爷不仅没有责怪他,反而让马爷给他讲了好多有关黄连的知识,这让他大开眼界,学到了不少东西。

就这样,在爷爷们的争论声中,他耳濡目染,不断了解到许多中草药的药性、药理等知识。完全可以说,在中医中药的熏陶中,谢继业度过了美好的童年时代。

上中学时,由于离家较远,再也没有机会听到爷爷们对中医中药的争论了。随着时间的流逝,爷爷们也相继离世,但童年时代对于中医中药的印象,就像一块深刻的烙印,早已根植、沁润在他的心田了。

上大学时,谢继业所学的专业是物理,大学毕业后,谢继业在一所中学里当了一名物理教师。可以说,职业似乎完全和中医无缘了。

1986年,谢继业从岷县梅川中学调往创办不久的岷县职业技术学校任教。

1987年,甘肃省中医学院派遣4名刚毕业的大学生来岷县职业技术学校支教。一年后,支教的老师回去了,可刚刚开设的中医和针灸两个专业却没有教师上课。无奈之下,学校只好从岷县县医院聘请临床医生来校上课,但师资力量总是不够。在此情况下,身为教务主任的谢继业,只好自己“披挂上阵”,为学生讲授中医课程了。在大学里,他学的是物理学,这和中医几乎没有什么联系。好在谢继业在童年时代,由于爷爷一辈对中医很有研究,是岷县当地小有名气的民间中医。就这样,在童年时代植入的中医的“基因”,因为工作需要的关系,一下子被“激活”了。

有了这份家学的渊源,再加上自己的刻苦努力,他边学边讲。

过了一段时间,完成课堂教学任务倒是没有什么大的困难,但是,中医是一门实践性极强的传统学科,而且中医理论非常玄妙,学生听起来也有一定的困难。怎么办呢?为了弥补临床经验不足的问题,谢继业老师就开始自己尝药,这一尝就是十多年。采访中,谢继业的夫人拿出了一个大号的搪瓷缸子,上面被烟熏得黑乎乎的,说这就是谢老师多年熬药的明证。

教学中的理论钻研,加上自己服药的亲身感受,使谢继业在课堂上讲起课来得心应手,而且,他对祖国传统医学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可是,这一切,都是以自己的身体消瘦为代价的。有朋友或者同事问他:“身体不好?”他无法直接回答,只好以“身体确实不好”搪塞过去。

渐渐地,谢继业不仅在中医教学上小有收获,而且在中医治疗上也取得了一些经验。有许多学生家长慕名而来,要求为他们治疗疾病。他根据自己在教学和实践中获得的经验,治疗了一批又一批的病人。

岷县处于边远山区,医务人员相对缺乏。由于谢继业在教学过程中学生的反映较好,有些患者就慕名来求医。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不敢开处方,只是介绍些保健常识,或者单方、验方之类。慢慢地,一些患者觉得效果很不错,这就进一步地增强了谢继业的信心。就这样,从介绍保健知识,提供单方、验方,直到开处方,这一过程持续了近十年之久。因为,谢继业深深地知道,自己是双重身份,即是教师,又是医生;作为教师,他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担负的是拯救人类精神文明的重任;作为医生,他又要承担医治人们肉体病痛的责任!两者相加,他觉得肩上的担子十分沉重!这也就是他无论教学,还是看病,都十分小心谨慎的原因。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