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7月号 >> 阅读文章

忠诚是天---【朱晓军】

2012-07-03 22:13:57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268

忠诚是天

——“感动中国”的看守所管教孙炎明

朱晓军

【编者的话】

对于人类来说,正视死亡永远是一个大问题。然而,仍有一些智者和勇士,在遭遇生命的沉疴时,毅然地向死而生,其超然状态非常人可及。更具悲悯的是,这位自己身患脑癌,管理重刑犯、杀人犯的普通狱警,一直所努力的却是真诚尊重犯罪者的人格,进而救赎负罪的灵魂,让重刑犯回头是岸,让被执行死刑者干净地走向死亡。他就是孙炎明,他不断感动我们,不断获得敬意,不断促进了这个社会的成长。在更深层的意义上,他宗教般的救赎精神甚至远远大于正视自身生命的坦然,他的世界还远远地丰富着我们,他可以活得足够长!

 

孙炎明一无权,二无钱:从警校毕业班三十年,还是一名普通警察;至今仍居住在上世纪的简陋集资楼里。在世人眼里,他活得即使不算失败,也远离成功。

从警那天起,孙炎明就给自己确立一个目标——当一个好警察,要对得起那身警服。

他沿着这一目标坚忍不拔地走了下去,竟攀登上了自己的珠峰:荣获“浙江骄傲”2010年度最具影响力人物,CCTV“感动中国”2010年度人物。2011年底,他被授予“公安战线一级英模”,成为浙江省公安战线唯一一位党的十八大代表候选人。

我依稀记得央视一频道播放的CCTV“感动中国”2010年度人物颁奖晚会。

偌大的演播大厅里,人群密集,灯似繁星。灯光不仅打在舞台上,也打在观众感动的脸庞和挥动的手臂上,现场气氛热烈。

舞台上坐着两人,一位是众所周知的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岁月可改变一切,当年风华正茂的白岩松已变成中年男子。他谈吐儒雅,举止稳重,又不失当年的朴实与生动。

白岩松对面坐着身穿警服的孙炎明。他年近半百,圆脸上卡着一副金属边框近视眼镜,嘴角微微上翘,不那么整齐的牙齿露了出来,隐藏的酒窝也浮现了。他乐呵呵地笑着,笑里隐藏着机智、顽皮和随意。

白岩松问道:“有几个能在生命的挑战面前,一直像您这样笑的?”

孙炎明微笑着,不以为然地说:“那个是很正常的一回事儿。”

似乎白岩松问的不是他得过脑癌,不是一件生死攸关的事,而是像脸上长个粉刺,把它挤出来那么简单。不过,细想一下,他说得也没错,人生自古谁无死?生也许是个意外,死则是必然。如此来说,死亡的确是件很正常的事,只不过少有人能像他这么洒脱、这么超然而已。

白岩松不相信地追问:“您真的就给了自己一个小时的绝望的时间,之后马上就又开始笑了?”

“那一个小时,确实是我绝望的时间。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自己认为应该挺起来,应该站起来……”他仍然保持着那微笑。

2004年,孙炎明得了脑癌,手术、化疗后,他一出院就跑回看守所上班了。那是他的岗位,作为警察就是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岗位上。然而,当年的病友都去世了,他还坚守在监管第一线。

白岩松问:“有很多人会觉得您去看管的都是重刑犯、死刑犯等等等等,为什么还要对他们那么好?”

“虽然他们犯了罪,甚至是被判死刑,但是在没有执行死刑之前,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人格。他们也是一个人。有些没有判死刑的,尊重他们的人格之后,他们就又改回来,走上正道了。能够让他们今后不再去犯罪的话,就是我们的工作成就,是对和谐社会作出的一份贡献。”

骤然,掌声像钱江潮似的一波接一波地响起,观众有的眼中闪动着泪花,有的脸上热泪奔流。孙炎明急忙站起来,面对观众立正,将右手庄重地举起,转着身子敬一个军礼。他的颈部微微前伸,后脑勺左下角光光的,没有头发,中间有一道“⊥”形的刀痕。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