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8月号 >> 阅读文章

这里的征迁静悄悄 ---【江振平】

2012-08-05 21:00:41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3235

到惠安挂职的时候,吴深生才39岁,正是盛年。出生于闽南山区的他,身高1.70米,体重却足有85公斤,身材敦实如山,发如黑,面容宽阔圆润,虎目放光,和蔼中带有几分厚实,微笑起来如涓涓暖流,直抵心田。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沉稳而不肯停的脚步,恰似大海里那一艘迎着朝阳和风浪勇往直前的大船,神采飞扬、永无倦意。

此前,他是福建省委组织部中最年轻的处长,担负着全省党的基层组织建设的重任,这次是作为培养对象而被选派到基层挂职。可一到了惠安,一副沉重的担子——泉州船厂修造船项目的迁安建工作就由县委书记黄源水、县长李转生交到了他手上。

这个项目位于惠安县斗尾港,此前已经国家发改委批准立项,被列为福建省重点建设项目,分30万吨级修船和30万吨级造船两项,其中修船项目总投资23.8亿元,造船项目一期投资47亿元。早在1924年孙中山所起草的《建国大纲》里,斗尾港就已被列为世界上少有的东方海港,它的建设,对惠安乃至整个福建省的港口经济发展都具有重大的支撑带动作用。而做好征地海安置工作是项目顺利开工建设的前提。

这次征涉及净峰镇斗尾、苔圃、水头三个自然村整体搬迁,这些自然村靠海为生的渔业村,多数世代以海为生,经济比较落后,耕地少,土地贫瘠,房屋结构等级较差,整村迁移后,群众的生产方式、生活习惯和民情民俗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同时还面临着转产、转业的问题。而且所有工作必须在6个月时间之内完成,时间之紧、任务之重、牵涉面之广、情况之复杂,让人难以想象。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吴深生独自来到了这里。放眼望去,这里的房屋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石材子,包括墙壁、梁柱、楼板,统统使用条石。也有传统的闽南红砖祖,底部是白石壁脚,上面是红砖红瓦,但都因为年久失修,破落不堪。与之成比照的是环绕四周的大海,月光如银倾而落,覆在整片海面上,岸边涛声阵阵,却犹显雄浑。他静静地凝视着、思索着,双眸浩瀚如

鲁迅先生说;“在中国,就是挪动一张椅子也要流血。”这几年,征迁被称为“天下第一难”,但又是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躲不开、绕不过的“一道坎”。作为土生土长的闽南人,吴深生非常清楚,要让这些粗犷执著的渔民离开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和大海,甚至于犯厝拆墓挖这一大忌,将意味着什么。

此刻,几户渔民人家都亮起了点点灯火,他下意识地走了进去。

说到迁之事,一位渔民愁眉不展道:“这几天听说工作队要来了,我每夜都难以入眠,家里上有老人要赡养,下有小孩在读书,要是拆迁的话,恐怕就彻底没了着落,说不定到时候都供不起小孩上学了!”

另一位驼背的老人则禁不住老泪纵横:“假如没有拆迁这回事,我的平房虽破尚可挡风遮雨,可拆迁了,到时候我们还能住哪里呢?”

吴深闻言,心里蓦地一震,沉重和忧虑之情齐涌了上来。他忽然觉得这次的征迁任务就像是斗尾港的这片大海,外表看似正常,可下面却蕴藏着一股暗流。一旦没有处理好,势必会在涛骇浪里翻了船。

吴深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