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8月号 >> 阅读文章

担 当---【卜 谷 水 莲】

2012-08-05 21:02:37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310

 

——“振兴中央苏区赣南采风行”宁都之行

■ 卜 谷   水 莲

比玉翠哎比天还高,

比花红哎比梦还美。

一条神秘的小路与十二峰缠绕,

峰顶上激扬着易堂风骨的诗稿。

见证金戈铁马,

见证耕读勤劳,

翠微峰呵,故乡的脊梁,

我祖辈的情与爱在这里燃烧。

立于天地间,叱咤风云,中流砥柱于冷暖岁月,幽幽、巍巍,宁都翠微峰!

翠微峰又名赤面寨,高480尺宽34丈长260余丈,似一座红彤彤顶天立地的丰碑耸立在赣南大地上,耸立在中国革命史中。

翠微峰下,红旗猎猎。1931115日,中共苏区中央局、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在翠微峰下一个叫小布赤坎村的祠堂成立,此后,这块土地就被命名为中央苏区,一段彪炳千秋的中央苏区革命史由此掀开风起云涌的大幕。

翠微峰下曾经云集了中国当代最优秀的领袖人物。在这万山苍黄的宁都山区,诞生了毛泽东游击战的千古精髓:“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战里操胜算;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运动战中歼敌人。”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就是在这里运筹帷幄,取得了第一、二、三、四次反围剿的胜利,红军由三千多人发展到六万多人。当中共苏区中央局离开这片山麓时,就健步走入了红都瑞金,走进了“一苏大”的隆隆礼炮和漫天彩霞,共和国揭开了临时中央人民政府雏形的金色一页。

这是一座神圣的丰碑,又是一片令人疼痛的土地。

那个红旗红星满天飞舞的日子,翠微峰下宝华山麓偏远的蔡江乡源头村下村像办大喜事般热闹,村里响彻云霄的十万炮仗都与刘克谋有关。那一天,刘克谋当选为村苏维埃代表,刘克谋不清楚“村代表”是个多大的官,但他清楚,从此以后这个村子成为了自己的责任,自己应该为这个村子担当。

漫山遍野的映山红簇簇丛丛,环裹着这一片百年土屋。拥军、支前、扩红,什么工作都要做,刘克谋最重要的工作是扩红,他用全部身心做好这件事。最后,他把自己也扩红扩进了红军队伍。于是,这个仅29户农户的土屋群,走出了32名红军。他们是每人怀揣一把灶土灰上路的,按客家规矩,这把灶土灰是一个象征,象征家乡的风火山林。后来,那一把把灶土灰,在硝烟弥漫中融入了异乡的泥土,他们成为了32名烈士。下村——成为了著名的烈士村。

家家当红军,户户有烈士。这曾经战歌嘹亮的自然村,顷刻之间变为一个伤痕累累的自然村,以至于80年过去了,它的元气仍然没有完全恢复。

记忆,发生在还没有记忆力的时候。今年81岁的刘道占出生刚6个月,就在呱呱的婴啼中被父亲告别了。他父亲刘克谋是主动要求当红军的。理由是他已经结婚生子,有了传宗接代的香火,而两个哥哥却还穷得没有娶妻。出发前,刘克谋跪拜在哥哥及妻子面前,脑袋顶着大地交代了一句话:无论如何要把我的儿子扶养成人。这句交代,就成了妻子及两个哥哥的责任及担当。刘克谋挥一挥手,潇洒地离开了下村。他与众多的同乡战友是在广昌保卫战中牺牲的,据说,他牺牲得特别壮烈,在一次力量悬殊的反冲锋中,格斗双方的刺刀同时刺入了对方的心脏,那时他刚刚担任红军连长。

刘道占的父亲牺牲了,留下的两个伯父却并没有真正地娶妻。大伯在“打土豪,分田地”时,与逃跑地主的老婆结婚,两年后,地主回来了,老婆又回去了。从此,大伯父无力再娶,而小伯父则是终身未婚。按客家规矩,刘道占又成了大伯父二伯父的儿子,顶了三家的香火,成了承继三兄弟香火的一根独苗。一个“赤匪”之家陷入新的困境,寡妇带子的艰难困苦表现为每一粒米饭都难以为继。两个伯父曾数次劝她改嫁,她的反应是紧紧地把烈士遗孤抱得更紧。是的,一个寡妇是弱小者,但弱小者自有弱小者的担当。从此,这个“赤匪”之家的三个壮劳力像抬轿子一样齐心协力,共同扶养一张很小的嘴巴。烈士的遗孤是不能绝后的,刘道占20岁时娶妻,他与母亲加上两个伯父,四个壮劳力把全部积蓄凑起来,只够给新娘子买一套平布衣服。

宝华山的杜鹃年年红艳。昔日崎岖的山崖,游击战的绝妙地形,成为今天人们脱贫致富的重重障碍。刘道占夫妇挺身打拼了数十年,苦熬苦挣,体面地给三位老人送了终,还养大了两个儿子。他们的力气,渐渐地被这块贫瘠的土地吸尽了。40年前犁田时,刘道占被一条发情的牛牯用力顶了一角,把肺部顶了个窟窿,也没钱治,就落下了气喘吁吁的毛病。现在,他说话怪怪的声音,一说话就面孔憋涨,呈现出一种病态的潮红,眼珠子不大却瞪得通红,很吓人的样子,让人觉得他随时都可能窒息。

刘道占的妻子,78岁的赖金秀嗓门儿大得像高音喇叭,她唠叨着平实的家庭矛盾:“家里苦呵,大儿子讨不起老婆,眼见年龄大了,不得已去别的村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小儿子也50了,在外打工,不肯拿钱回来,他媳妇怨怼我们从没有给予什么财产,可我们怨怼谁呢?”赖金秀可着嗓门儿用力叫嚷:“我们的父母也从没有给予我们任何财产呀?!”

天色有点暗淡下来,她点亮一盏煤油灯。令人十分惊诧,他一贫如洗的屋里竟然没有电灯,也绝无与电相关的器具,这种状况已持续了六七年。他自家的房屋在距此6里多的山上,年久失修,在多年前的一场暴雨中坍塌。无力修房的老两口更无力建房,就迁徙租居在这里。土屋,龟裂的缝隙往里灌着冷风,乡里乡亲,说是说租屋,却不要一分钱,但为了辟邪,还是打了一张租赁字据。

虽然年老体弱,从来没有停止过在地刨食,没有停止过善良的传递。老了,不给别人添累、添乱、添麻烦也是一种担当。他们从没放弃过对土地的追求,竭尽全力地种着粮,种着菜,养着鸡。我们看见,他们的饭桌上只有一小碟腌菜,一块霉豆腐,可当我们离别时,他们叫喊着,恋恋不舍追随了半里多路,硬要把自家小鸡刚生的12颗土鸡蛋送给我们。鸡蛋是他们能够拿得出的最好的东西。

听着这烈士亲子渐行渐弱的声音,泪水盈满了我们的眼眶。刘道占夫妻只是烈士村的1/3280年了,烈士村呵,牺牲的不仅仅是32条生命,还有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隐形牺牲:32个家庭的团聚、欢乐,以及人格、尊严……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