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8月号 >> 阅读文章

北魏太后我姓冯---【聂还贵】

2012-08-05 21:03:50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656

皇帝与皇后,一对绫罗绸缎的封建伉俪。皇后凭仗特殊的香宫贵位,隔一帘朦胧,与中国封建专制的皇权朝朝夕夕生发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瓜葛,并影影绰绰,恍兮惚兮,编织了一道扑朔迷离的风景,使原本纷繁斑驳的宫廷秘闱,更加光怪陆离,云雾弥漫,“烟笼寒水月笼沙”了。

北魏开国皇帝拓跋珪极目社稷千秋,弃绝儿女情长,不失为一代高瞻远瞩、谋深虑远的帝王。他毅然废除拓跋鲜卑千百年来传统的兄终弟及王位禅让旧习,代之以从汉族引进的太子继位新制,并以远祖桓帝的皇后祁氏另立“女国”、致死平文帝的教训为鉴,法效汉武帝,立了一条极为残酷的“子贵母死”宫禁铁律——凡为皇帝所生之子,若立为继承皇位的太子,其生母必赐之以死。

拓跋珪曾在赐死自己的宠妃、元明帝母亲刘贵人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昔汉武帝将立其子而杀其母,不令妇人后与国政,使外家为乱。汝当继统,故吾远同汉武,为长久之计。”婉转娥眉,其情也悲。“一旦红颜为君尽”,“虞兮虞兮奈若何”。比孔明“挥泪斩马谡”更叫人萌生既有今日何必当初的凄婉之叹。拓跋珪说罢这句话,我们发现他迅速把身子背了过去,面对一扇木雕的窗户。窗外正是“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的明亮季节,而拓跋珪的脸色,却黯然如一张揉皱的纸条。

拓跋珪这一宫禁,其初衷也激烈,其手段也极端,然而只触其枝叶,未伤及根本,端的是按下葫芦浮起瓢。由于太子婴幼失母,须另选一名乳母代为抚养,于是就酿怀出一个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乳母干政的荒诞怪胎,终未摆脱祸起萧墙的规律和悲剧,并以一隅独具北魏特色的政治风景,化入帝制中国“后妃干政”的纷繁画屏。

云冈石窟雕有多幅关于太子的佛经故事,都传神地透射出拓跋鲜卑新型父子世袭王位制的光曦。那“姨母养育”的意趣,仿佛不是源自佛经,而就蓝本于北魏乳母代养太子的史实。由于太子是帝王的接班人,“阿私陀占相”就为太子罩了一轮神圣的光环:“譬如江河海为第一,众山之中须弥最胜,凡诸光晖日为无上,一切清凉唯有明月,天人世间太子为尊。”

后妃干政,是男权发生“断档”之时的特殊补充,也是中国君主制度中一个无法开解的千千结。一方面,男尊女卑的儒家纲常伦理与阳主阴辅的传统秩序意识,必然排斥和防范后妃干政。另一方面,“后”与“帝”最初的角色定位同属于君王,纵向而论,“后”往往又是传统孝道下太子的母后,这便使母权主持国政暗含了可能性。后妃干政比之于男权统治阻力重重,就常常更多地诉诸于暴力镇压的酷残和采取一些非程序化的阴谋,并不得不借助外戚力量作为自己的势力。

“生于长安,有神光之异”的冯太后,系北燕王冯文通的孙女。北魏太武帝灭取北燕,遂将其掳入宫内。“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纵使清明无雨色,入云深处亦沾衣。”骨子里帝王血统的基因指向,宫廷氛围柳烟般似有若无的潜默熏染,时为太武帝昭仪的姑母雅以汉传统文化教育,天资聪颖、敏于好学、“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冯太后,10岁即被文成帝选挑为贵人。汉家女的冯氏,如何“神光”,多属夸张,也不一定天姿国色,但我相信必是秀外慧中。那双凤眼音乐般流盼的鲜丽固然可人,而从骨头里散发出的灵智之光和美,更叫人纷纷然失去抵制的能力。天生丽质,我想到这样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一如在没有月光的夜晚,想到一蕾莹亮冰洁的雪。

四年后,冯氏与四大惊艳美人以铸造金人的方式竞选皇后,她技压群芳,颖然胜出,以令“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回眸一笑,拜为文成帝拓跋濬的皇后。

木秀于林,花灿于园,需要优质的阳光、水分和土壤。其间,姑母冯昭仪巧于周旋,文成帝乳母常太后对冯太后偏爱呵护,以及拓跋王朝选美择士不挑剔其出身背景,是构成冯太后步步为营、节节晋升的“环境生态”条件。其姑母和常太后在冯太后以后生涯中,都渗入浓淡不同的榜样影响。

颇具戏剧意味的是,尚在冯太后作贵人之时,文成帝拓跋濬宫中另一贵人李氏,捷足先登,红颜薄命,前脚为皇帝孕而生下太子(即后来的献文帝拓跋弘),后脚便踩入“子贵母死”的美丽陷阱。

就在李贵人被赐死当月,冯贵人(冯太后)“方离柳坞,乍出花房”,阔步踏上了皇后的金黄色地毯,这一悲一喜,仿佛一牌赌局:李贵人凄凄惨惨戚戚背面,却是冯太后的吉星高照。

冯太后比谁都更清楚,子贵母死与她距离有多近。没有亲生太子或许有点遗憾,但未成为宫禁祭坛上的供品,更叫人庆幸。在这一宫禁的“死亡谷”面前,当时的宫嫔后妃都望而却步,“相与祈祝,皆愿生诸王、公主,不愿生太子”。

文成帝把太子抚养权交与冯太后,表明了皇帝对她由衷的信赖,事实上犹如交给冯太后一把打开北魏最高统治权力大门的锁钥。当然,这要归于魔术般的历史巧变。就像人们不会想到拓跋濬生命的第二十三个年轮会定格成句号,谁都难以料及,冯太后竟然继承夫皇遗志,在北魏政治舞台上挥斥方遒,叱咤风云一番。

百年修得共枕眠。冯太后与文成帝十年夫妻,恩爱有加。她不仅深情地施太子以母爱,而且常常在文成帝国事决策中参与高远政见,颇得皇上赏赐。

在冯太后影响下,文成帝和太子弘都受到了良好的汉文化熏陶。文成帝反思太武帝灭佛带来的时弊,大有兴佛之意,对佛藏着一怀崇敬的冯太后,就心有灵犀地在一旁热情拥立,并帮助文成帝草拟兴佛诏书。

相关文章

2012-08-05 21:05:14
2012-08-05 21:03:50
2012-08-05 21:02:37
2012-08-05 21:01:20
2012-08-05 21:00:00
2012-08-05 20:58:26
2012-08-05 20:56:20
2012-08-05 20:53:49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