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苦难石下蔓生的伟大---【予潭东】

2012-09-05 20:08:5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313

苦难石下蔓生的伟大

予潭东

这世界上的有些东西,譬如排泄物,譬如垃圾,无论从哪个角度怎么去观察,都与“美”、“好”丝毫搭不上边,难怪人类天生就厌恶它们,不要说拿来珍藏,就是偶尔在公众场合有意无意稍高声一点言出它们,也常常会自己觉得或者被他人斥之为不文明、没档次、太粗俗,所以它们一般都不好体面地登上大雅之堂。但是它们却又与人类生命、生活密切伴生、时时缠和,所以又使得人类对它们的去处不得不作为生活的重要内容来认真安排,试想,这地球上有哪一个家庭不设厕所而能长久安居的?有哪一个已经步入现代化城市的市长不把居民天天生产的生活垃圾集中处理好而能稳坐他那把舒适交椅的?没有!

这能引起官方足够重视的城市垃圾,就是城市的粪便,这东西一经堆放在一起,很快就要产生一种刺鼻的怪味,重度污染周边环境,让人掩住鼻子也难逃它的进攻,所以城市那怕有一天无人去处理它们,就会有众多的人为此说怪话、发怨言,由此有人嬉说:政府关门,三天、五天也不见得会有人觉察;工人停工,十天、八天也不一定人人着急;可是环卫工人如果集体放假三天,就要遍城嚷嚷了,可见环卫工人所从事的这种社会最底层、最普通、但却直接攸关着公益事业的“不体面”劳动与人的关系的密切了,从这一点上说,在当今社会“等级制度”正在悄然形成的时代,模范的环卫工人比某些高居于人群之上的“金领”、“白领”们伟大多了。

若论起“伟大”,那是有不同含义的。挥手指挥千军万马,攻城掠地,为国救民,赢得天下人的尊敬和崇拜,无疑是一种伟大;潜心研究高深理论,发明创造,赐福社会,受到千百万人的赞扬与歌颂,肯定也是一种伟大;然而,一切有良心的人,有谁会不承认那些埋头手操简单工具,出力流汗,日夜奔忙,天天为成千上万居民所处环境的清洁舒适而默默劳动的环卫工人也是一种伟大的人群呢?反正我是承认的!只不过觉得与那些知名的“伟大”相比,这是不见经传的另一种最不耀眼、最为朴素的伟大罢了。人常说,劳动是光荣的,劳动者是伟大的,而我还要说,环卫工人着地的那每一扫帚、填埋那每车垃圾都在为并不相识的人们暗暗地添福增寿,因而他们更是伟大的。

我采访过的环卫工人李会身上就有着这样的伟大,而且他这种伟大是在苦难的巨石下倔强地蔓生出来的。

李会有着一个非常非常不幸的家庭,但这不幸不是社会造成的,而是自家独生的。

生活中行走的那些脱离常规的怪事,往往都是从生活中脱离常规的那些怪人那里发生的,李会的母亲就是这样的怪人。在一般的家庭里,多数都奉行重男轻女,至少也是男女同重,可是李会的母亲与众不同,她天生地厌男爱女。1959年,李会在河南巩县夹津口乡申沟村出生前后,这位母亲给家里带落地的还有三个女婴。孩童时代,一家人相处的还算平稳,但是李会一结婚成家,也不知道婆婆和儿媳是在哪一点上不对缘法啦,婆婆竟开始“恨屋及乌”起来,在她眼里,不仅儿媳妇在家抬脚动手没有做对过一件事,做饭,不是盐少啦,就是醋多啦,不是说饭稠没法下咽啦,就是怪饭稀啦老涮肠子,平白无故就要恨恨地发一顿训斥;说话,不是腔高啦,就是声低啦,不是骂言重啦难听,就是吵语轻啦误事,随随便便就要做一阵奚落,天天让儿媳抬不起来头来;而且儿子也被推到了敌方,里里外外、步步行行都不得母心,他还没有敢搭腔和妻子说一句话呢,那“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的骂声就呼雷闪电地砸下来了;他还没有动手去帮妻子干点女人力所难及的重活呢,那“媳妇是你奶奶哩,你恁心疼她?她四两力还没出哩,你就跌跌爬爬慌着去替她干,你媳妇都叫你给宠到天上啦,给我说,到底你心里是我关紧呀,还是媳妇关紧?”的屎盆子就“哗哗哗”地泼到头上了,让他干着急没办法。面对这种处境,李会只得认命,因为他觉得,一个人的父母性情如何,子女是不可选择的,自己来世上遇上了这样的母亲,那就只有低着头儿往前过了,就这样他们夫妻俩天天多见面儿、少说话儿,母亲不管把啥东西往她女儿家拿,他们都像没看见一样,母亲不管怎样拿捏他们,他们都忍了、受了,终于将将就就地生养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有了儿女,为了儿女,夫妻俩高压下表面上仍然冷淡,而背地里却愈加亲密。不想这巧计后来又被母亲看透了,母亲暗下狠心,一定要拆散这对鸳鸯,于是瞅准机会,一天趁儿媳在平房上弯腰收晒过的东西时猛力将其推了下去。然后喊着儿媳头晕掉下房了,装着去抢救。等李会赶到,妻子已经死了。李会怀疑这内幕,媳妇与他同床共枕,这天媳妇会头晕不会头晕他能没预感?但是面对的是自己的母亲,现场又不好拿出直接的证据去告母亲,几天悲伤过后也只得不了了之。不料媳妇的娘家人不愿意了,非逼着他和他母亲说出个究竟不可,可是他说不来,母亲坚决不承认,娘家人又死活不松口,一直在他家僵持了几天,无奈之下他悄悄服毒,想一死了结这场纠纷。就在他生命垂危之际,有人去问他母亲,看如何抢救,谁知母亲不仅不慌张、没抬脚,反而恶狠狠地说:管他哩,谁让他没本事,连家里这点事就处理不了,还活着做(旧瓦房脊上的)兽哩!还是别人帮忙把他救了过来。他得知母亲的冷酷以后,心里真是凉透了。从此以后,他啥都不求母亲了,自己一个人带着三个不低不高的孩子,又当爹又当娘地熬度起生命的时日,这期间,不管他怎样忙碌,怎样艰难,铁心的母亲从没给子孙们穿引过一针鞋袜,没给子孙们搓洗过一把衣服,没让吃过一碗饭,加上不久他能以机修工的身份上班挣俩活钱、赖以度日的村办煤矿又停办了,他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但是李会仍然安守孝道,不怨不悔,觉得母亲虽然对自己不好,但毕竟生了自己,自己既为人子,就得有人子的味儿,于是他还把母亲当母亲,还把自己当儿子,坚持着自己的棉花自己纺……

正当李会过着男不男、女不女艰难日子的时候,1998年,一位在洛阳打工的邻居从龙门一家个体被服厂里给他带来了一个女人,要给他牵线介绍对象。李会一看这女人,中等偏上的个头儿,不胖也不瘦,白净富态的苹果脸上,不涂粉脂,却十分耐看,剪发头,柳叶眉,大眼睛,鼻口端正,上下顺眼,衣着虽很普通,但都很干净合体。李会摇了摇头,对女人说:大妹子,不好意思,你这么远来了,我谢谢你,可是我不敢留你,你这么排场的人,我配不上你,我人样儿不强,家庭累赘又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就根儿不用扎那恋爱的势儿,我现在就给你路费,你还是早点回去吧。说着掏钱就往女人手里塞。李会这善良、诚恳的言行,使女人看透了他的心地。女人说:李哥,这些话你不用说了,你的情况媒人大姐在厂里都给我介绍过了,啥我都清楚,现在我实话对你说,我的命比你还苦,离婚六年了,本来不打算再走家儿啦,我恨透了所有的男人,可是听了你家的情况,我心又动了,觉得你这三个孩子没个女人管管特可怜,作为女人,一见谁家孩子和我的孩子一样不幸就想掉泪,就想挺身管管,我这次来,一少半儿心思是来看看你人啥样,一大半儿心思是来看看孩子们咋生活,只要孩子们喜欢我,我就来照顾他们,至于你,只要不残不废、不生疮长疙瘩,站在人堆里看着不让我丢人我就跟你。说到明处,以前的不幸,让我对当下那时尚的爱情再也无心去追去求了,我来跟你,咱这不叫爱情婚姻,而叫同情婚姻,我别的没啥条件,中不中就看你了。李会见女人这么真心,不免也有些心动,但是他觉得这世界上自己已经对不起过一个女人了,不能再轻易让这个女人重掉进火坑。于是说:大妹子,你的好心我领了,可是我家的情况太特殊,这话我又不能亲口对外人说,可村里人都知道,人的婚姻是大事,马虎不得,你还是好好打听打听再说吧。这时,门外一个有病正在晒太阳的大娘说:哎,今天你们这事儿是好事儿,我本来不该乱插嘴,可是我看这闺女真是个好心肠,不能看着叫她吃亏,有话得给她说说。闺女,刚才会娃给你说那都是实话,会娃是个一顶一的好人,就是他妈特不算人,俺们都知道,谁能压住她等头啦,她也会乖乖的,她要是骑到谁头上啦,她会把人刻薄死,闺女,你丈量着,你本事要能压住她,你跟会娃是好事,要不如她妈,趁早就不要往一处走,或是一结婚带上孩子们就往外处过日子,不沾惹她,她也没法你。李会说:俺婶子说这是向你的,你再好好想想吧。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