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在印度乘火车的三次经历---【高 远】

2012-09-05 20:09:2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166

在印度乘火车的三次经历

 

新年伊始到印度旅游,初到新德里,住的酒店在一个火车站附近。每拉开窗帘,就能看到有火车从眼前过往停靠,也有乘客登上跳下,还有民工用毛驴清运站台上的渣土……那火车多为蓝皮或绿皮车厢,中间喷涂一条白或黄的色带,将一个个窗户串起来,不少窗子只有几根铁条代替玻璃,窗内影影绰绰可见坐满的人,车门几乎都是洞开着的。一列火车就像一段电影胶片。每临窗眺望,有如观看万花筒。直到后来也登车入内,才有机会同普通印度人接触,得以近距离观察他们的社会生活。

第一次是从泰姬陵所在的阿格拉(AGLA)到占西(JHANXI)。这是旅行社原计划中仅有的一段火车之旅,预定好10012次空调软座,告知早8点开车。清晨,在住地阿格拉的家庭宾馆吃过早餐后,7点半小面包车便出发,一刻钟就从容来到火车站。

印度火车站可以随便进进出出,既无安检,也不验票。月台上都是人,靠背椅上和地下,有坐着的,站着的,还有不停走动的人。清晨寒意很浓,一月是印度的冬季,在北部平原地区最低温度在5℃左右,我穿着羽绒服也不感到热。不少印度人则在肩背上围着色彩鲜艳的厚围巾,或披着毯子,还有的干脆盖着毯子躺着睡觉,也不知是旅客还是流浪汉。

我走进候车室,椅子上、地上一样也都是人,或坐,或站,还有来回走动的,混乱无序。我坐在椅子上,正翻看着带去的介绍印度的书,忽然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汉语:“台湾的?”一位女士,说看到我手上拿的中文书,我回答:“大陆的。”也许这可能使她多少有些失望,就没再交谈下去。

8点早过了,也未见火车影。这时,对面月台上开来一列火车,停的时间不很长,我目睹了惊险一瞬。在火车刚刚启动之时,旅客却仍在竞相争上,一位身着纱丽的妇女刚迈上一只脚,另一脚突然踩空,眼看要被转动的车轮卷下去,紧张得我心一下提到喉咙眼。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个男青年迅捷出手,两双刚劲的手臂组成一把强力钳子,架住正下滑的女人,司机可能也发现了这意外的情况,猛然紧急刹车,真是万幸啊万幸,一场惨祸避免了。

快到九点时,我们要坐的10012次车才到。站台上的搬运工很像北京的“小红帽”,一位红巾包头,上衣也是红色的白胡子搬运工,主动上前帮助,将我的拉杆箱举放到头顶,——在平地上拉时我都感到沉重分量的拉杆箱,他却如此轻松顶着上了车,摆放到行李架上。两件行李,按当地的市情,给10卢比小费就够了,我把兜里的30卢比零票,都给了他表达我的谢意。

这时,车上着西服领带的乘务员查验了我们的车票,对照他手里登记本,与其记载相符后,引领我们到座位前。印度火车是实名制,据说已有百年以上历史。在始发站,还在每节车厢门口张榜公布旅客姓名及座位,对号入座,井井有条。

我们坐的是空调软座,宽敞明亮,淡蓝色卷轴窗帘,蓝色天鹅绒座套,让你感到一种温馨。座前小桌上摆着当天的英文报纸和一瓶矿泉水,赠给旅客。如同飞机一样,椅背可以调节。与中国的一些动车相同,车厢里座席的排列分为前后两半边,面对面,而横排五人,被过道分开左二右三。我向车内瞥了一眼,肤色黑黄白棕都有,人们都着装整洁得体,轻声细语交谈着,一派从容自得。我们正好坐在中分线这一边,对面是位印度乘客,我女儿用英语与之交谈,得知他曾在香港待过三个月,他赞扬中国变化快,留下了美好印象。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