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大凉山之痛---【施雪钧】

2012-09-05 20:11:3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3249
le="TEXT-INDENT: 21pt; mso-char-indent-count: 2.0" class=MsoNormal>阿哥天天都看着你呀,

看得脸上飘彩霞。

……

谁不说凉山是一个梦呀,

彝家的姑娘就是梦中花。

阿哥夜夜都等着你呀,

和你牵手在月光下。

……

美妙的歌声未绝于耳,大凉山却“病”了。毒品、艾滋病带来的恐惧阴影,像乌云笼罩在山头,压的人们心头喘不过气来。

凉山州一份最新资料显示:凉山的“东五县”已经成为我国艾滋病重灾区之重。截至20111231日,全州登记在册的吸毒、注射毒品的人员有11549人(201110月统计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font-size: 10.5pt" lang=EN-US>2001年,当中央民族大学人类学学者侯远高在凉山做社会调查后,深为毒品、艾滋病对彝族乡村造成的巨大公共危机所震惊,他感叹道:“我的彝寨,你究竟怎么啦”……

20114月,凉山州在全面排查艾滋病疫情后指出,“值得高度关注的疫情有六大特点:一是艾滋病病人和死亡数迅速增加;二是重点地区感染率居高不下;三是性传播比例快速上升;四是外出务工人员感染比例高;五是母婴传播比例逐年上升;六是高年龄段患者不断增加……”

“禁毒防艾”工作,面临着极为严峻的挑战。

连续几天的大暴雨,昭觉河浊浪滚滚。

在当地彝族社区工作者吉克乌噶、马海木机的带领下,我们前往艾滋病重灾区——昭觉县竹核乡。

一过县城大桥,近10公里的省道是一条烂路。路面大坑连小坑,犹如水中泽国。当地人说,这是被日夜来往溪洛渡水电站的重型运输车压垮的。司机皱着眉头,骂骂咧咧驾着车,在一个个深水坑中嗯矶嗯矶爬行,溅起一阵阵污泥浊水。

这只是特殊贫困地区大凉山的一个缩影。其实,从凉山州府西昌翻过重重大山,你可感觉到两个世纪的并存,山那边已进入21世纪,而大凉山却停留在20世纪中叶。

这个当年红军长征时的“彝海结盟”之地,由于受历史、自然、社会等因素制约,成了我国集中连片的特殊贫困地区之一,贫困人口之多、贫困程度之深令人震惊。一位彝族学者说:“我去过南非、印度等国家,凉山地区比那些地方还贫穷。你想想,中国的发展,差距有多大?”

凉山州的一份最新调查指出:如按人均年收入1196元新的扶贫标准计算,贫困人口高达121.5万人;低温、冰雪、干旱、泥石流、洪涝、冰雹等自然灾害的频发,返贫率高达25%。集中连片的贫困地区达4,16万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68.9%;凉山州管辖的17个市县中,有11个国家级贫困县。3743个行政村中,贫困村达2561个,其中1188个被列为四川省重点贫困村。至今,尚有9个乡、944个行政村不通公路,无电村1096个,152572户村民生活在黑暗中;迄今,还有99.7万人未解决安全饮水问题;26.13万人居住在不宜人居的高山与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严重地区,其中,3.78万户18.88万人生活在不具备生存条件之地,无法就地脱贫;另外,有1.45万户7.26万人需要避险搬迁。

而凉山彝族世代居住的木板房、石板房、茅草房等“三房”,则是凉山贫困的集中体现。“住不避风雨”。在彝寨,低矮潮湿、人畜混居一屋,同处一院的现象十分普遍。据凉山州2002年调查统计,全州有“三房”14.1万户。近年来随着国家、省、州扶贫力度的加大,到了2008年,政府累计改造“三房”近8.5万户,现在,许多彝寨中随处可见政府统一修建的蓝瓦、红檐、白墙的彝族风格的新房,不少村民,从高山搬入了坝子居住。

可令当地政府深感头疼的并不是扶贫攻坚,而是毒品、艾滋病“两大毒瘤”与经济贫困、文化贫困、精神贫困相互交织,恶性循环,留下的诸多社会以及治安难题。毒品仍然高发。

2001年,当中央民族大学人类学学者侯远高在凉山做社会调查后,深为毒品、艾滋病对彝族乡村造成的巨大公共危机所震惊,他感叹道:“我的彝寨,你究竟怎么啦”……

20114月,凉山州在全面排查艾滋病疫情后指出,“值得高度关注的疫情有六大特点:一是艾滋病病人和死亡数迅速增加;二是重点地区感染率居高不下;三是性传播比例快速上升;四是外出务工人员感染比例高;五是母婴传播比例逐年上升;六是高年龄段患者不断增加……”

“禁毒防艾”工作,面临着极为严峻的挑战。

毒品的最初传播——

“就像朋友间抽烟喝酒一样,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FONT-FAMILY: 宋体; mso-bidi-font-size: 10.5pt">木渣洛村——

二十年吸毒,马海麻西发病了!

木渣洛村的道路泥泞不堪,雨水夹带着红土、牛粪往山坡下流淌。成片破旧不堪的土房,坐落在山坡上。这个自然村,由30多户彝族人家组成。

在一个中年妇女带领下,我们脚踩烂泥,艰难地爬上山坡,走向马海麻西家。

在村口,马海木机叫住了一个正要去放牛的七八岁小男孩。转身对我说:“他父亲马海麻西发病几个月了,如果不治疗,很快就不行了。艾滋病一发病,快则几个月,活不过一年。他的妻子可能也感染上了艾滋病。这四个孩子,将是我们的救助目标之一。”

 乌嘎指着小男孩说:“他家四个孩子中,只有一个男孩在上学。其中一个十岁女孩属超生,至今还没有上户口。”

麻西家院子里泥泞不堪,污水横流。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