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2019年4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10月号 >> 阅读文章

清网报告:铜山命案---【李 迪】

2012-10-06 19:34:35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954

清网报告:铜山命案
(千里追逃两姊妹)

■ 李  迪


二十年前的血案
(妹妹闯下大祸)

当彩霞追来的时候,血案已经发生!
这是1991年2月23日,江苏铜山何桥乡。
早上,张广爬起来感到口干,抓起酒瓶,拿酒当了水。空肚酒催得紧,鼻梁又痛起来。那是为养活娘的事让四弟张明打的。他越想心越堵,骂了句娘,撩起脚板就走。小闺女彩绢看爹像牛撞出门,知道他去找四叔。怕爹再吃亏,抄起一把刀追上去。
两家住得不远,彩绢赶到的时候,爹跟四叔已打得满地滚。她上去帮爹,冷不防四娘抡着铁铲冲过来,一铲拍在头上,血当时就下来了。彩绢急了,不过了!拿刀直捅过去。四娘没出声就倒下了。这时,彩霞追来,一看妹妹闯下大祸,吓疯了,扑上去抱住她死命往家拽。
到了家,邻居叫起来,还不快跑,等警察抓哪!
彩绢头上的血突突冒。彩霞拿毛巾裹上,又顺手抓了一顶草帽扣住,用自行车驮上她就往村外蹬。一阵山风,吹掉了草帽。彩霞急忙停下车去追。
风卷着草帽,飞上半空。忽悠悠,再也看不见。
彩绢突然大哭起来。
彩霞抱住她,妹,是不是伤口痛?
彩绢摇摇头,姐啊,那草帽是四娘给我的!怕我下地让太阳晒着,可是……我却杀了她,草帽也让风吹走了,跟咱们看过的电影一样。我对不起四娘啊!……
彩霞也跟着哭起来。想起那个电影,想起电影里那首悲伤的歌。
苦命的女人八杉恭子因社会不容而杀了自己的黑孩子,当她走投无路跳下悬崖的时候,她的草帽也随风飘落。紧跟着,催人泪下的歌携着凄厉的呼唤响起——
妈妈你可曾记得
你送给我那草帽
很久以前失落了
它飘向浓雾的山坳……
姐啊,彩绢哭叫着,祸是我闯的,不能连累你!你把我放这儿吧!我头痛得厉害,我活不了啦……
这样断续说着,没了声音。肩头抽搐着,像风中的草。
彩霞抱住她放声大哭,妹啊,你为爹闯下祸,姐不能丢下你!……
这一年,彩绢二十,彩霞二十一。

有谁知道她们的下落
(死马当活马医)

兄弟亲,土变金;兄弟仇,不到头。
何桥张家兄弟不和,酿成悲剧。张明的媳妇死了,他一气之下把骨灰盒抱到张广家。说抓不到人,媳妇就不入土。
家里没法住了,张广携妻远走咸阳,投奔年迈的老父;儿子张中跟媳妇去了安徽。老屋被锈锁锁死,屋里游荡着一个不死的魂。
骨灰盒在张广家一放就是二十年!几任办案人员都认为,彩霞姐妹很可能躲在父母身边。他们信心满满咸阳去,竹篮打水归。
就这样,命案在网上一挂,挂到了2011年6月。
对公安口来说,这日子非同寻常。追捕网上各类逃犯的“清网行动”打响了!何桥命案再次亮起红灯。有人说,三十年媳妇熬成婆。彩霞姐妹逃了二十年,莫说生死,就是走对面怕爹娘也认不出了。快放下吧!
可有人偏不放下。谁呀?
一个郑巍,一个陈华东。
郑巍,铜山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实在得像树一样,外面是木头,里面还是木头,人称“1+1=2”。问他什么意思?他眼一眯,不等于二等于几?他话不多,心里有主意。称他“1+1=2”,还有一层意思:事到他手里,要么别干,干就干个水清鱼现。一加一,非等于二不可!
陈华东,铜山公安局刑警大队情报中队指导员,一个农民的儿子。从警二十八年,干的都是命案追逃。那年抓一个亡命徒,没想这东西带着霰弹枪,抬手就一枪,华东头一偏,散弹打穿了嘴。血糊糊送到医院,取出二十五颗铁砂。一照,还有十三颗,怕伤神经不敢取了,一直留到现在,天阴就疼。大夫说忍着吧,你捡了条命。心疼他的人说,你换个活儿吧。他说,不换!刑警才是男人的活儿!
何桥命案成了死案,两个人却不死心。
郑巍冲华东一眯眼,从哪儿下手?华东抓抓脑壳,靠谱的还是张广。郑巍说,好,你先去咸阳,我再到何桥走走。就算死马当活马医,咱也换个方儿!
彩霞姐妹的爷爷有一个姑娘五个儿子。姑娘张兰嫁到了宁夏。张广是大儿子,张明排老四。老爹子早年外出讨生活,落脚咸阳。命案发了,张广投奔了他。张广的儿子张中把家搬到了安徽萧县,每天骑摩托去何桥教书。姐妹俩有个舅舅叫王峰,在建筑工地干活。
琢磨这些并不复杂的亲属关系,华东心想,他们谁知道两个女娃的下落呢?这姐妹俩已经躲了二十年,不知她们过得怎么样?
现在,法网张开。为了二十年前的冲动,她们要付出沉痛代价。
而我,正是要追捕她们的人。就像……
华东想起一个让自己难过的电影,想起电影里那首悲伤的歌。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那个刑警一样,在八杉恭子想跳下悬崖的时候,一把拽住要上前铐住她的同事,默许她有尊严地离世。那首悲伤的歌,随着苦命女人连同她的草帽一起坠落而凄厉地响起——
妈妈只有那草帽
是我珍爱的无价之宝
就像是你给我的生命
失去了找不到

嫩豆腐掉进灰堆里
(咸阳受挫)

分析了所有可能知道彩霞姐妹下落的人,华东觉得还是张广靠谱。他连夜赶到咸阳,找到张广住的地方,一道土墙围着两间土房。他上前敲门,门却自己开了。
咩——,咩——
迎接他的是一群羊!
人去屋空,小院成了羊圈。以羊找人,来了个叫资三的冬瓜脸。你找谁?华东咧嘴笑了,俺……不找谁,找羊。资三愣住了。华东说,俺是牧羊的。资三说,俺不卖!
扑了空,华东赶紧撤。心想,资三既然用他的房子,一定与他有联系。盯住这冬瓜脸!几天后,通过当地公安帮助,获得两人通话。张广问来过人吗?资三答来过买羊的。通话虽简单,但漏出两条信息,一是张广很注意动静,二是他的电话定位在西安。一干人即刻赶到西安。没有省事的办法,找!几个白天黑夜,汗把腰带都湿透了,终于在一个药厂仓库找到了张广。他在这儿看大门,老两口住半间屋子,破破烂烂,坐都没地方坐。
华东突然找来,张广一点儿不慌。为两个娃吧?我不知道!
面对砖头瓦块,华东早有准备。千错万错,错在当爹的。如果张广知道女儿的下落,肯定要死扛。华东也是当爹的,也有个女儿。老师出题写自己的爸爸,女儿这样写:我爸爸不是当官的,也没钱。但是我爱爸爸,因为他的工作很神圣!作文是班主任在家长会上念的。华东那天正好参加开会了,听班主任一念,心都酥了。现在,张广没好脸,华东不怨他。家境突变,他已冷成一块冰。化开,需要温度。
不料,任口水说干,张广就是不知道!华东心里起急面带笑——嫩豆腐掉进灰堆里,吹,吹不得;打,打不得。
同来的侦查员冷丁在桌面上发现一个电话号。暗中一查,宁夏方向。哦,会不会是张兰?她嫁到宁夏地址不明。华东立刻告诉了郑巍。很快,消息反馈回来,机主果然是张兰。但同样是三字经:知不道!
一个不知道,一个知不道,工作陷入僵局。华东眉头拧成团。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