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将军的士兵---【桂恒彬 王 昆】

2012-11-06 21:38:30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961

将军的士兵

桂恒彬   

如果不是那场战争,将军也许永远不会认得他这个生长在黑龙江畔阿城那个疙瘩里的士兵。

那场战争对于中国士兵来说是刻骨铭心的,对于中国大多数民众来说却没有多少记忆,因为他一直密封在中华民族的历史档案里。

终于有一天,一名普通的中国士兵,打开了它尘封已久的秘密。

他的名字叫王军,现为哈尔滨三五味业集团董事长。

1971715晚上10点整,湖北应山县广水镇武汉军区第44师步兵3团营房内。

43班班长王军检查完班内战士的拖鞋摆放,刚刚躺在床上,今晚夜间岗哨正好是他轮空,结束了一天的军事训练,他最期待的就是尽快进入梦乡,痛痛快快睡个好觉。

王军甚至连衣服都没脱,他是那种挨着床沿就能睡着的人,他准备先睡一会,等到起夜后再脱也来得及。王军爱喝水,每夜必起,战友们总是嘲笑他,说他这是肾虚。

迷迷糊糊中,王军觉得进入了梦乡一样:怎么军号响了,而且这么急促?这不太像连队的紧急集合,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王军迷迷糊糊中想,真是训练训傻了,净做这种梦。但是他倒是回忆起了,在当新兵时的那个大年初一早晨,就是响起的这种号声,结果是全团集合到操场,团长对着全团的战友说:今天是大年初一,我拉了全团的紧急集合,是给你们拜年来了!可是现在怎么会突然响起这个号声呢?王军自己笑了:这肯定是在做梦。但突然他停住了笑,他伸头照胳膊咬了一口,生疼生疼的:这不是梦!是团里的紧急集合!王军惊的一下子坐了起来,这时鼓咚咚一阵脚步声,连值班员跑进宿舍大喊:他啥的,你们这群熊兵,全团紧急集合了!

大家呼啦一下都站到了地上,所有的人都意识到不是做梦了。开始紧张有序地穿衣服、打背包,然后向着门前冲去。五分钟后,全连集合完毕;十分钟后全营集合完毕;二十分钟后全团集合完毕。

等到王军随战友五公里狂奔到师部的时候,其他三个比较偏远的步兵团已经乘坐汽车到达师部大集合场了,这个时候王军和战友们才感觉到气氛变了。师部的主操场上,灯火通明,三面军旗迎风飘展。习习凉风中,近五千名官兵迅速按建制组成了十个方阵。

天亮了!由一辆苏式越野轿车和三辆北京吉普组成的车队渐渐驶入营区大道上执勤兵的视野。

越野车内,一位精瘦的高个子将军微闭双眼,他正在听44师师长向他汇报4个步兵团的临战训练情况。将军没有急于给予新的评价和建议,但他的心情越来越迫切地投向于他即将要到达的这支部队,他要自己看一看这支打仗的部队是不是还是原来那样。

强劲的风把指挥台上的石棉瓦吹打的砰砰直响,卷起的沙粒石子在士兵的钢盔上又纷纷落下。

勤务兵又一次拂去指挥台桌子上的沙土,他抬头的时候正看见缓缓驶进营区的车队。

指挥台侧道上,44师参谋长赵荣光和其他班子成员,起步向停车坪跑去。

车到。

人到。

赵荣光向前跨了一步敬礼报告:“军长同志!步兵44师全体官兵迎接‘临战任务’列队完毕,请您指示!”

站在第三步兵方阵里第六路排头兵王军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什么?临战任务?要打仗了?!

军长神情庄重:“部队很辛苦,稍息!”

赵参谋长觉得一阵哽咽,其他几名领导也觉得心头一阵发酸。3年没有日夜的备战,要的就是这样一句体贴的话啊!

就在3年前的7月,军首长就曾经专门来师里对临战准备情况进行调查研究和检查指导,并传达了军委赋予的临战训练任务。

现在,这漫长的三年已经过去,对于非任务部队来说,这三年是和平稳健的三年。对于步兵44师来说,这三年是等待验收、等待收获的三年。

军长就座于指挥台中央,其余的参谋人员就座于两旁。

风,仍旧猎猎地刮着。

军旗哗哗作响,迎风飘扬!

军徽在会场中央高悬,阳光下分外耀眼。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