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2019年4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遍寻娇儿六十载---【张 健】

2012-11-06 21:39:5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941

遍寻娇儿六十载

——原全国政协副主席欧阳钦与两个儿子的悲壮父子情

 

一、一个消息,迟到了60

欧阳钦,1900年出生于湖南宁乡。1919年第一批赴法勤工俭学,19245月在法加入中国共产党,8月被派到苏联莫斯科红军学校军事班,和朱德、王配璜、唐兆铭等一批中共党员接受军事教育。1926年回上海在叶挺独立团参加北伐战争,不久调任湖北省委军委任秘书和中共中央组织部科长。1934年任红三军团第六师政治部主任,参加长征。1939年任陕西省委书记。1948年任旅大地委书记。1954年任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1965年任东北局第二书记。19783月任全国政协副主席。19785月因心脏病突发在京逝世,终年78岁。

欧阳钦的妻子黄葳,1932年考入清华大学,1936年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同年入党。1939年在陕西省委宣传部、妇委工作,同时担任西北民先队妇女部长,此间与欧阳钦结婚。(建国后曾任大连起重机厂厂长、哈尔滨汽轮机厂厂长、国家科委党组成员、国务院科技干部局负责人)他们养育有一儿两女:儿子欧阳湘(生于1940年),女儿欧阳晓光(1951年)和欧阳晓明(1953年)。

“文革”后期,欧阳钦在北京医院养病期间,一天,女儿晓光陪他看了一部越南电影《回故乡之路》,欧阳钦很激动,突然对女儿说:“我还有个儿子,叫欧阳一明,就是在越南丢失的……”

自此,晓光知道了:自己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而父亲,始终在惦念着这个叫“一明”的儿子。

后来,母亲黄葳也告诉晓光:“是有一个一明哥哥,是你爸爸和蔡纫湘妈妈生的,听说19494月被国民党部队裹胁流落去了越南。19495月你爸爸给武汉市长吴德峰多次去信请求寻找过,还在报上登了寻人启事,但一直没有下落……”

一天,妈妈收拾东西时,找出了一些过去的老照片,其中的一张有些残破了,但人物还清晰:是一个英俊少年和一位老人。妈妈对晓光说:“这少年,就是你一明哥哥,旁边坐着的老人,是他的外公。”

岁月流逝,父亲欧阳钦于19785月心脏病突发去世。母亲黄葳也于2002年去世。

欧阳钦逝世21年后。

2009年年初的一天,欧阳晓光突然接到了一个从武汉打来的陌生电话。打电话者说,自己是原省政府副秘书长肖传荣。肖传荣在确定了接电话的就是欧阳钦的女儿欧阳晓光后,说:“告诉你个消息,你有个哥哥叫欧阳一明,今年已经82岁了,从台湾来大陆探亲,他在寻找你们……”

“欧阳一明”?晓光很快就想到了爸爸曾提到的这个熟悉又极其陌生的名字。

晓光姐妹马上找到吴德峰的女儿吴持生核实。吴持生十分肯定地说:“对!当年欧阳伯伯确实苦苦寻找过一明!”

是的,爸爸一直在苦苦寻找这个“一明哥哥”。

——自台湾来的?爸爸不是说过,他是在越南丢失的吗?

——晓光翻出了那张有些残破的照片,她给肖传荣回电话说:“能否请一明先生寄两张当年的老照片来?”

——晓光的妹妹晓明正好去武汉开会,两人商定由小明先去仔细了解核实有关情况。不久,欧阳一明的信件和照片寄来了,其中就有他和外公的那张完整的照片。在信中,他甚至说出了父亲和母亲的曾用名和小名。

——晓明在电话中激动地对姐姐说:“像,太像啦!一明哥哥长得太像爸爸!”

——是!这位82岁的老人,是一明哥哥!

晓光半是欣喜半是辛酸。

算来,父亲自1949年开始的苦苦寻找,至今已经整整60年!父亲西去天国也已经21年了,阴阳两隔,在那个世界,父亲也一定仍然惦念着这个叫“一明”的儿子吧!

一场阴错阳差的生离死别,一个凄苦漫漫的真实传奇,由此拉开序幕。

二、一明9岁那年,只见过蔡纫湘妈妈一面,她白白的,高高的,:“儿子,跟妈妈去延安找爸爸吧!”

——让我们还是先来还原历史吧。历史尘封着无数后人难以想到的秘密。

欧阳一明,1928年出生在武昌,妈妈叫蔡纫湘。

蔡纫湘是我党早期的一位活动在隐蔽战线的女英雄,只在世上生活了31年,她美丽而短暂的生命本身就是一部传奇。她原名蔡菱香,1907年出生在湖北武昌。父亲蔡忏吾早年留学日本学习经济,曾参加过辛亥革命。蔡纫湘读书时,哥哥蔡特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曾被派往苏联学习军事,后来不幸在“极左”的错误路线下牺牲。

据建国后武汉市第一任市长吴德峰夫人回忆:“纫湘当时和我一起在武昌女子师范学校读书,她个子高高的,长得丰润恰到好处,皮肤白皙透亮嫩如玉脂,穿着得体,笑起来娴雅文静,是女师的三朵校花之一。我们俩的性格虽不太一样,她好静,我好动,平时话不多比较内向,但我们年龄相仿志趣一样,因此相处的关系非常融洽。由于我和吴德峰的关系,她和欧阳钦很快相识、恋爱结婚。婚后生育一儿一女。”

她和欧阳钦结婚,是1926年。其时,欧阳钦任中共中央组织部科长,吴德峰任交通部科长。

1928年,也就是欧阳一明出生的这一年,中国共产党正经历着一场巨大的劫难:19277月汪精卫在武汉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进步群众。在这严峻关头,欧阳钦根据党的决定立即转入地下,冒着生命危险开始秘密联络、寻找失掉关系的党员,并千方百计帮助被暴露的同志脱险。而欧阳钦和蔡纫湘的家,也就是蔡忏吾的蔡家,成为一个极其特殊的中央军事部的秘密联络点。来往人多,为防止被敌人怀疑,蔡家开了个“咖啡馆”作掩护。

婚后,21岁的蔡纫湘,守护着这个我党的联络点,生下了欧阳一明。

欧阳一明降生的时候:由于国内形势恶化,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在苏联莫斯科召开第六次代表大会。欧阳钦担负秘密护送六大代表从上海经哈尔滨赴苏联的任务。欧阳钦日夜奔忙,经过周密部署,安全出色完成任务,使全体代表安全抵达莫斯科。此外,欧阳钦留在武汉,在罗亦农主持下的中共长江局任秘书,在继续完成秘密转移同志的任务,并处理一部分被捕和牺牲同志的善后工作。之后,才去了上海,在周恩来主持下的中共中央组织部工作。

欧阳一明出生后的转年,妈妈蔡纫湘又生下了一个女儿。

武昌阅马场黄土坡的老宅,那是短暂的,一个完整温馨的家。

不久,妈妈也去了上海。为了革命工作,这一双儿女只能留给外公和外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