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村东,那一十八尊雕像---【陈廷一】

2012-11-06 21:41:0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028

村东,那一十八尊雕像

陈廷一

中国的改革发轫于农村,

农村的改革发轫于安徽,

安徽的改革发轫于小岗。

这场伟大的改革仅仅有了辉煌的开局,但无胜利的硕果。

试问当年毛泽东“打土豪分田地”的承诺实现了吗?

中国农民真正成为了大地的“主人”了吗?

人民公社消亡了,而其僵尸“集体土地”寿终正寝了吗?

我讴歌这场伟大的改革,更期待新时代改革英雄的再现!

                                           ——作者采访手记

 

A

 

公元1979年的羊年岁尾,种种渠道传来的消息都表明——万里要从安徽任上调中央了。

有下属跑到万里的办公室探问真假?万里抽着烟,笑而不答。

万里心里十分清楚,“包产到户”犹如一个新生的婴儿,一旦自己不在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的任上,安徽的局面将有可能发生怎样的摇摆、“婴儿”将有夭折的危险。因此,在新年过后召开的省委会议上,一头白发、自知天命的他,亮开高嗓门儿,站着讲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尽可能地给“包产到户”再加“紧箍咒”,抑或保险系数,让它至少在安徽省内能够有一个合法的身份。

同时,万里亦没有忘记自己向小岗村民的承诺,在临调北京之前的1980124日一早,春寒料峭,红霞碎开时,日理万机的万里和他的贴身秘书,终于走出围城——合肥,乘坐吉普,向着皖东的帝都之城——凤阳疾驶,实现他先前的诺言。

改革的小岗,当年见效。1979年,小岗村生产队粮食总产量已达到13.3万斤,是1978年的6倍;油料作物产量超过合作化以来20年的总和;23年来,这个年年吃国家救济的“三靠村”,首次向国家交售公粮6.5万斤,超额6倍完成上缴任务;油料作物超额20倍完成上缴任务;更让人欣喜的是,第一次归还了国家贷款800元。小岗村虽然获得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见过的大丰收,但是说三道四的声音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村民多么希望上级领导给吃定心丸时,一米八零大个的万里书记,脚穿军胶鞋,身裹一件绿色军大衣,腰板笔挺,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小岗村。

万里一下车,人们自动围了过来。

在队长严俊昌的安排下,万书记从村西头开始,挨家挨户地看。

家家户户的院子里,已经剥皮的玉米棒子堆积如山,很宽敞的院子反而显得窄小。有的家庭把棒子挂在树上、山墙上、房梁上,像办展览会似的,还有一串串红尖嘴辣椒,红、黄相间,分外显眼。有的家庭粮食多得储不下,开挖地洞藏粮,像当年打日本似地打起了地道战。同时你还可以看到,不少家院盖起了家禽圈,养起了猪、羊、狗、鸡、鸭、鹅。鸡、鸭、鹅等的欢叫声,使小岗村充满勃勃生机一片。万里等每走进一家院落,都有一场欢快的“迎宾曲”相伴。

“不挨家看了”。万里一连看了三户人家,点名要看村中最穷的人家

于是,严俊昌把他领进一个姓关的农民家中。

关家6口人,上有老下有小,老人常年有病。生产队那阵子没劳力、年年吃救济,是全村穷得出了名的“三靠户”。现在他屋中的粮囤告诉万里,最少也有3000斤。

万里问老人:“粮食够不够吃?”

老人回答:“粮食是够吃的了,就是看病花钱得卖掉粮食。万书记,我是实心舍不得啊!”

万里和蔼地告诉老人,说:“一步一步地来,先解决吃饭问题,然后再解决花钱的问题。你的问题我记下了。”

出了关家院子,万里十分高兴地对严俊昌说:“你们这样子干,形势自然就会大好。我就想这样干,就怕没人敢干。你们这样干了,我支持你们!”

接着,严俊昌又把万里领到了“大包干”的带头人、副队长严宏昌的家。

严宏昌高兴地呼喊着老婆,赶快端出炒花生招待省里的大领导。

万里把一粒花生送到嘴中,边吃边幽默地笑说:“吃你的花生,我兜里可没有带钱啊!?”

严宏昌嫣然笑了:“说哪里话,要不是大包干,过去家徒四壁,想给你吃也没有哇!”他一边说一边把炒好的花生往客人的大衣兜里装。

此景此情,万里十分感动,连说:“好,也让省里的同志都尝尝你们大包干的硕果!”

万里幽雅地擦了擦嘴角,接着又问:“你们现下还有什么问题要我来做?”

严宏昌说:“让我们包下去,政策不要变!”

万里拍着胸脯,说:“我万里对天说话,只要我在安徽一天,这个政策就不会变!”

严俊昌接说:“最近有人批我们小岗‘开历史倒车’,说要吃官司哩,县里也有风言风语。”

万里说:“只要能对国家多贡献,对集体能够多提留,社员生活能有改善,干一辈子也不能算‘开倒车’。县委陈书记批准你们干一年,我批准你们干五年吧!”他还说:“没必要听那些风言风语?小岗还没有盖瓦房、住高楼哩!我在美国和日本访问期间,见到许多家庭农场都有两排小楼。一个是住处,另一个是放小汽车和拖拉机的库房,先进得很呢!”

严宏昌说:“有人说我们小岗村挖社会主义墙角,推倒公有制,推倒人民公社,破坏大集体!”

万里被激怒了:“60年代饿死那么多人就好啦?谁这样说,你就问问他?如果他有更好的办法使农村富起来,就照他说的干!如果他没有更好的办法,谁再说你‘挖墙脚,拉倒车’,不准你们干,这个官司交给我给你打好了!你是生产队长,就这样干下去,这才是农民的真正出路!你们只要完成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全是自己的。但不要吹,一定要实事求是,五年后我还来小岗,看你们的新面貌。”

“青天”万里冒着巨大政治风险的这番话,像一股股暖流注入农民心中,春风化雨,大家发自内心地鼓起掌来。

他语重心长地对随行的地、县负责人,说:“百闻不如一见,你们说是不是?”

大家点头。一位公社干部当场问万里:“别的地方要学习小岗,搞‘包产到户’可沾?”

万里不假思索地说:“那好啊。只要对国家有利,对人民有利,谁学我们都欢迎。不能像大寨,强迫着大家不顾本身条件地去学。”

临走前,万里一再嘱咐社、队干部:一要做老实人,讲老实话,实事求是;二是不卖过头粮,不搞浮夸风,要接受三年自然灾害的沉痛教训。三要带领全体村民,不但要把粮食生产搞上去,还要大力发展工副业,使全村农民尽快富起来,有钱花!

万里一行在小岗村时间持续近两个小时,车子回到合肥城时,太阳已经落山。西天霞蒸云蔚,一片火烧的云霞。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