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12月号 >> 阅读文章

究竟是谁打响了“西安事变”的第一枪---【裔兆宏】

2012-12-05 20:48:10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483

  究竟是谁打响了

“西安事变”的第一枪

裔兆宏

历史老人有时也会糊涂,他总是会在一些具体事件细节上留给后人一些谜团。75年前的深夜,中国古都西安城外的那一声枪响,震惊了世界,改变了中国,也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19361212日凌晨4时许,清脆的枪声打破了西安临潼华清池黎明前的静寂。黑暗中,张学良的卫队营冲入蒋介石来西安督战的驻地,与蒋介石的警卫部队发生激烈交火,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由此爆发。

西安事变的发生与和平解决,对推动国共第二次合作和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爱国将领张学良、杨虎城的功勋早已载入史册。自然,关于西安事变的细节也是众说纷纭,尤其张学良将军的卫队营长孙铭久在众多史料中,也成了当年“捉蒋”的英雄。但这一说法,一直受到人们的质疑和争论。其焦点就是:究竟是谁打响了“西安事变”的第一枪?

那么,是谁第一个打响了那一枪?又是谁第一个走进了充满玄机的那一夜?历史老人永远地睡去了,西安事变的史实也早已家喻户晓,然而记忆却在今天被惊醒了,其中的一些珍闻内幕仍然吸引着探究者的兴趣。直到198112月,全国政协文史办借西安事变45周年之机,在京召开了“关于华清池捉蒋及‘二·二’事件座谈会”,历史的迷雾才渐渐消散,西安事变的许多细节真相也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王玉瓒,这位“捉蒋第一人”也从容地走向了历史的前台。

然而,对于这一历史结论的论证细节,向来外界知之甚少。不久前,笔者有幸几度与王玉瓒的小儿子王文宇先生接触,也对王玉瓒当年的壮举及被历史隐没了事实真相细节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面授机宜行义举

1936年,是中国历史上不平静的一年,也是中国抗日史上意义重大的一年。在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进行侵略的狼烟岁月里,蒋介石不顾国内民众的抗议,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而后又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拒绝国共合作,拒绝联合抗日。这一切成为了西安事变的导火索。

19361020日,蒋介石为继续推行其“攘外必先安内”的“剿共”政策,亲自飞抵西安,然后入住华清池行营。王玉瓒奉命保卫蒋介石的安全。124日,蒋介石第二次来到西安督战,专车直接开进临潼,仍住在华清池,蒋介石随身仅有二三十名侍卫。华清池的二道门和蒋介石下榻的五间厅,是由蒋介石带来的侍卫副官们负责警戒的。张学良的“西北剿匪总部”共有两个警卫营。华清池的头道门即大门,两次均由时任“西北剿匪总部”卫队第一营营长王玉瓒负责守卫的。

对于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剿共”政策,爱国将领张学良、杨虎城早有不同见解,随着日本人侵略步伐的加快,他们心中抗日的火焰越发高涨。

事变前一天,即1211日下午,张学良又一次从西安城里赶到华清池五间厅,说服蒋介石联共抗日,但这次哭谏非但没有成功,还遭到了蒋介石的大骂。

那天,恰好王玉瓒亲自带队在华清池头道门值勤。下午4时许,张学良从华清池头道门出来时,王玉瓒从张学良失望而愤怒的神情判断,他一定又受到了蒋介石的严厉斥责。此时,张学良对王玉瓒说:“王营长,跟我回城里一趟。”

随后张学良坐汽车先行,王玉瓒驾驶三轮摩托车跟进。王玉瓒非常检点自己的所为,生怕在警卫问题上有所闪失。

张学良的卫队有两个营:第一营人数较多,营长为王玉瓒;第二营营长为孙铭九。

蒋介石此次到西安时,其行辕的保卫,张学良原先是指派卫队第二营营长孙铭九的。可是,遭到国民党“剿总”参谋长晏道刚的强烈反对。后来,张学良改派自己的卫队第一营才被接受。

受命后,王玉瓒令少校连长王世民率步兵第一连驻在华清池外老百姓的房屋里,守卫华清池的头道门;少校连长邵兴基率骑兵连驻十里铺,在西安至临潼公路沿线巡逻;手枪排排长金万普领手枪排驻灞桥镇,执行警戒。蒋介石带来的侍卫,负责华清池二道门以内的守卫任务。

在路上,王玉瓒想,自己自担此任以来都是亲率卫队严密巡逻,蒋介石外出时随行保护,不敢有丝毫疏忽、大意……难道有什么差错、闪失?还是张副司令有新的什么任务要布置呢?

王玉瓒途径灞桥、十里铺时,卫队官兵们争相招呼。张学良的车却没有停,因为有特殊安排,王玉瓒也不能停车搭话,只是向官兵们挥挥手,表示谢意和歉意。

位于临潼县南门外的华清池,距西安市30多公里。不多时,王玉瓒已来到东门东大街路南金家巷1号——张学良公馆门前。迈腿跨出汽车的张学良,向肃立一旁的王玉瓒招招手,王玉瓒紧跟张学良来到装饰雅致得体的西楼客厅,只顾走路的王玉瓒竟然忘了关门,张学良回头瞧见,小声嘱咐:“把门关上。”

宽敞明亮的大客厅里只有他们两人相对而坐。寂静、沉默了一阵,张学良审视的目光凝聚在王玉瓒惴惴不安的脸庞上,严肃而坚毅地说:“王营长,我命令你把蒋委员长‘请’进城来!”

纳闷的王玉瓒心里嘀咕:“你刚从他那儿来,怎么还叫我去‘请’呢?

看着疑惑不解的王玉瓒,张学良挥动拳头坚定、沉着地说:“要抓活的,不许伤害他的性命!

原来张学良要实行“兵谏”! 听完张学良的命令,王玉瓒没有多问,他理解张学良的苦闷心境,作为军人,以一切服从命令为天职。对张学良的爱国义举,王玉瓒是深深理解的。他坚定而果断地回答说:“我保证完成张副司令交给我的任务!”待紧张、严肃、激动、兴奋的情绪镇定后,王玉瓒继续说:“蒋介石带来的侍卫仅二三十人,池外的宪兵也不过数十人。我以步兵、骑兵两个连300多人的兵力,一定能捉个活着的蒋委员长来交给你。”

张学良见王玉瓒很有信心、很有把握,十分满意。他以深沉而凝重的口吻说:“明天,是我死、是你死都说不定,我们都要有思想准备,要做好周密的行动部署。你和孙铭九营长要互相配合、支持、协作,共同把事情办好。”

接着,张学良又说:“你营是华清池行营的守卫者,熟悉地形,要先行动……”

说到这里,张学良的心腹将领、五十一军军长于学忠走了进来,因为和张学良十分熟悉,他一进屋就急切地问:“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张学良沉着冷静,没有立即回答他,转身对王玉瓒说:“你现在就把那身深蓝色棉军装穿上,以便与蒋介石那些身穿绿色军装的随从人员有所区别,免得夜间行动时误遭伤害。具体事宜由谭海副官长告诉你。”临别时张学良还嘱咐王玉瓒找副官长谭海联络。

王玉瓒,字宝珩,1896年出生在辽宁省黑山县的一个贫苦人家。青年时投效东北军部队,从士兵成长为少校军官,1929年考入东北讲武堂第九期受训。张学良因经常到讲武堂去讲课,对讲武堂的师生情况比较熟悉。他是蒋武堂第九期毕业的,当时蒋武堂差二个人那期就有两千人,考第一的是万意,他考第十,张学良有规定就是在蒋武堂的学员当中,考得好的要在他身边服务,所以他们前十名都调到张学良身边去服务。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