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1月号 >> 阅读文章

军魂诗魂两相融---【张同吾】

2013-01-04 15:30:22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731

军魂诗魂两相融

——将军诗人朱增泉

张同吾

朱增泉是我最早相识的将军诗人,并成为情感诚笃的朋友,在他之后我才逐步认识了李继耐上将、周克玉上将、喻林祥上将、赵可铭上将、方祖歧上将、黄新中将、张庞少将、朱坤岭少将、祁荣祥少将、陈世文少将、李文朝少将等军旅诗人,并为他们撰写过评论文章。

那是19895月,朱增泉任第27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授少将军衔。他刚刚从南疆前线胜利凯旋,把胜利的喜悦和深深的忧患都融入他的诗篇。在他最早发表的几首诗作中,有一首在前线广为流传的《猫耳洞人》,他本应以不可按捺的崇敬之情描绘他们忍受着难以忍受的艰辛,从而为南疆战士谱写的一曲热诚的颂歌,但是,当他第一次进入抒情主人公的角色,便把视野伸向人类含辛茹苦浴血奋进的艰险坎坷的历史长河。思维跌宕起伏,笔墨层层铺陈,从身边赤裸的战士,想到那些“走下秦岭到渭河边/用兽骨刺鱼生吃的/蓝田人的后裔”,想到那些在“云南红土高原密林中/攀援跳跃唿哨呼叫的/元谋人的血亲”。他感悟到历史的前进有多么艰难,同时为人类具有创造文明的百折不挠的精神而骄傲。他看到“猫耳洞人上学的——路/好远,好远啊!他们/向远古步行了几百万年/去翻阅关于人的一部大书”,从天地混沌到洪荒渐退,人们“踏着动地的脚步走来/沉重脚步里随烟尘腾起/和着悲壮哀哭的啸啸号角”。朱增泉就是沿着这种思路进入一片宏阔的思想视野,去俯瞰人类艰难前行的历史。在戎马倥偬之中,在潮湿漆黑的深夜里,他神游六极,像在阅读人类的血光照耀的大典,激溅起思想的火花铺成了漫天的虹霓。接着,在系列长诗《猫耳洞奇想》中,他想到古埃及法老驱使奴隶们用几百万块巨石,为自己堆垒起一座三角形大墓,从而为人类留下一个难解之谜。他思考着斯巴达克悲惨的结局和古罗马辉煌的建筑,而这位传奇式的英雄被钉死在十字形的木桩上,塑成永恒的不屈。于是诗人看到“如瀑的地中海大暴雨/倾泻在古罗马的深棕色土地上/维苏威火山/大喷发”,听到“地球母亲疾首痛哭/为她的儿子/奏鸣一首不屈的交响曲”。诗人的悲慨之情没有一任放纵奔流,继之便是理性的映象:

她生在古罗马土地上的

这群孩子们,就这么

把光荣与罪恶

文明与野蛮

辉煌与黑暗

搅拌成五彩颜料

涂抹成一幅

斑斑驳驳的

大油画

诗人在沉思,在寻找这幅画的永恒的主题。他从这种宏奥的人类意识出发,去思考战争,去思考历史与现实,便在广阔的哲学天地里获得翱翔的自由。

一般来讲,将军本色不可能是诗人,正常现象和真实情况是“良相头上进贤冠,猛将腰间大羽箭”,而做到“将军笔下开生面”者,毕竟是凤毛麟角,朱增泉便是其中的佼佼者。19895月中旬,他派青年诗人简明到北京接我和王燕生到石家庄27军军部一聚。这是我读过他许多诗作之后与他本人第一次见面,他不仅儒雅,而且劲健、眼睛炯炯有神,即使温和地微笑,也无法遮掩犀利和英气。当晚喝了许多酒,充满豪情,酒酣耳热谈诗论道,看出是性情中人。第二天晚上观看南疆战场的录像片:

——难寻阡陌的亚热带丛林。潮湿的雨季,每块石头每株树木都浸在水里。衣服和被褥都拧出水来。窒闷得让人透不过气,钢铁和肉体都能在潮湿与窒闷中腐烂。我们难以置信:“沿着国境线硝烟熏黑的峭壁/依着谷地焦土中不屈的危岩/像一群不朽的石窟/像一片不可亵渎的神龛/像一个个凌空高筑/俯视狐鼠出没的鹰巢/穴居着一群裸体人”(《猫耳洞人》)。

——麻栗坡烈士陵园。沿着山坡望不尽的碑林,披挂着无数白色的花环,眼前是一片洁白的世界。白发苍苍的母亲,新婚久别的妻子,稚气未消的儿女,搂着一座座墓碑痛哭失声。即将凯旋的将士,向天空鸣枪、枪声尖厉轰鸣,他们向牺牲的战友们做最好的告别,漫山遍野伫立着一片绿色的铜像,他们的眼睛里流淌着滔滔热泪。将军们庄严地举起酒杯,把酒缓缓地洒在战士们的墓前祭奠英魂。我看到朱增泉的脸色如此肃穆庄严。

——南国是秀丽的,路旁开放着一朵朵蓝色的小花,它们叫“勿忘我”。朱增泉把它们捧在手里,深情地瞩目,默默无言。

——在前沿阵地上有一株挺拔高大的木棉树,历经战火硝烟,仍将不屈的枝干伸向长天。朱增泉向它仰望,沉思。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