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2月号 >> 阅读文章

哭 娘---【郝敬堂】

2013-02-24 10:51:37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787

 

郝敬堂

苏北农村称谓母亲为“娘亲”或“亲娘”,口语简化为“娘”。

娘走了,她的祭日是2012农历十月初十,节气是“小雪”。娘是“踏雪”西行的,去了那个叫“天堂”的国度,是年85岁。

接到娘过世的噩耗是在当天上午10时,准确地说是在娘咽气的10分钟之后。现代通讯设备发达,这个突然而又神速到来的噩耗让我毫无心理准备,顿时间,晴天霹雳,天在倾斜,地在摇晃,天塌地陷的世纪末情绪油然而生。

天大地大,母亲最大。家里出了天大的事,所有的事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回老家给娘送行。

匆匆挤进高科技打造的“高铁”,将自己塞进密不透风的时空隧道,300公里的时速不再觉得快了,3个小时的车程显得如此漫长。

车速太快,车窗外的景物变得模糊起来,此时此刻,我心中的记忆却变得清晰起来。

1969年那个多雪的冬天,我十分荣耀地穿上军装,走进共和国的军营。第一次离开家乡,离开父母,不舍的乡土、乡情让我格外纠结。娘把我送到村口,一路上反反复复交代我说:好好干!别想家!娘不识之无,居然有这么大的胸怀。好好干,我能做得到,别想家,我做不到。说想家,实际上是想娘。人再大也要有个妈,路再远也要有个家。一个人漂泊的日子,一个人独处的日子,我常常想娘,也常常想家……

当兵40多年了,这条回家的路说不清走过多少次,每次回家,除了兴奋就是激动。刚当兵头几年,津贴费不多,每月6元的津贴费给娘寄去5元,只留1元自己用,娘一分不花,一直给我攒着。后来提了干,有了工资,也可以“孝敬”父母了,每次回家,除了大包小包地买东西,就是给娘准备了一肚子要说的话。我多么想得到娘一句哪怕是廉价的夸奖,可是没有,她总是把我往外赶,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马大了值钱,人大了不值钱。”我懂得她的意思,是让我走出家门,去看望四邻的父老乡亲,去拜访家里的亲朋好友。临走,她还是那句话:好好干!别想家!

“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你爱吃的三鲜饺有人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这个人就是娘,这个人就是妈,这个人给了我生命,给我一个家,不管你走多远,不管你在干啥,到什么时候都离不开咱的妈……”阎维文演唱的《母亲》打断了我的思绪。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成惘然。车到站了,怅怅然走出检票口。

马不停蹄赶到家时,夜幕正徐徐降临,西边天幕上的一片火烧云烧得正旺,火烧云笼罩的小村庄处处闪动着忙碌的身影。村庄不大,娘去世的消息风一般地传开了,父老乡亲们纷纷赶来,一是前来致哀,二是前来帮忙。“一家有难,百家相帮”,这种传统美德这里保持完好。

我们老家和鲁西南交界,与孔孟故里为邻,不但做人的传统美德保持完好,而且“忠孝礼义”的道德规范亦保持完好。

我是家里的长子,是“族规”里的“重孝子”。许多的仪式和程序需要我来完成。说实在的,离开家太久了,有些规矩的确是陌生了,好在村子里有“司仪”,当地人称之为“大老知”。“大老知”是本家的一位大哥,他早早地站在家门口等我。“大老知”见面的第一句话告诉我:“先给你娘指路,不许哭。”这时我发现,身边的家人都眼噙热泪,却没有人哭出声来。“大老知”告诉他们,哭早了,老人是会迷路的。“大老知”给我搬来一只四条腿的巴掌大的木凳,嘱咐我站在上面,手里拿一根多年不见的老秤,面向西南方向,手指西南方向,口中念念有词:娘,朝西南方向走,那里是通往天堂的路……指完“路”,守候在身边的亲人们嚎啕大哭。压抑了大半天的悲痛情绪一旦释放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大妹妹擦干眼泪向我禀告说:“娘走的时候我在身边。大约早上9点多钟,我来到娘的病床前,问她饿不饿。她老人家清晰而响亮地回答:饿。我立马到厨房给娘准备早餐,开始给她喂食。起初她吃得顺利,万万没有想到,这顿饭没有吃完,她平静地走了。”我听懂了,娘是无疾而终,走的那一刻没有痛苦,这是她修来的福,也是子女们的福。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