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2019年4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3月号 >> 阅读文章

阵地与陷阱---【李炳银】

2013-03-14 21:58:5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756

阵地与陷阱

——报告文学忧思记

李炳银

报告文学为了自己有一个文学的归属,曾经有过一个多年奋斗表现的过程。从最早的通讯、速写、特写开始,很多年都是游动在新闻和文学的当间,被新闻和文学相互推拒,得不到一个明确的席位确认。其中,最好的时候,也是将其视为散文的一支而被一些文学概论、文学原理一类的书籍勉强地收容进文学的范围。这种文体的不确定性,带给了报告文学很多的尴尬状态,有人曾称之为“亚文学”、“边缘文学”。直到,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随着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黄宗英的《大雁情》、刘宾雁的《人妖之间》、理由的《扬眉剑出鞘》等作品及此后大量颇受读者欢迎的作品相继发表之后,人们才对这种文体的特性、表现和作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伴随这些作家作品的出现,报告文学终于以自己独特的个性方式巍然挺立,旗帜高扬,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在1982年中国作家协会举办的全国文学评奖中,报告文学不仅同诗歌、小说等文体并列成为单独奖项,而且,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学批评家张光年先生在颁奖时,还激动地指出,报告文学“由附庸蔚为大国”,这才真正可以算是承认了报告文学的文学地位和身份。

报告文学获得这样的身份固然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是,人们在感受和认识报告文学的个性特征和力量的时候,是否真正搞清楚了此文学和彼文学的区别。在我们这个已经被诗歌、小说、散文、戏剧等这些文体对象感染了很久的文化环境下,人们是否真的能够接受报告文学这样新的文体,如何要求和对待这样的文体,也许还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有上千篇(部)的报告文学作品在社会上发生重要影响,有上百位的作家因为创作报告文学而成名成家,赢得社会很多读者的认可肯定。可是,这样的真实存在,在很多似乎以诗歌、小说为正宗的文学中人的眼里,好像是一片浮云,时常投来不屑的眼光。尤其是在一部分文学写作逐渐远离社会公众话题,很少关心他人感受,只看重自己的私我表达和所谓艺术地探索创新实践之后,像报告文学这样还一直纠缠于和社会生活矛盾的紧密联系的现象,就时常被以呼应现实,缺少文学性,文字粗糙而给予忽略与排斥。还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在相关文学部门总结工作成绩的时候,时常罗列很多报告文学作家作品以显收获,在应对突发事变的时候,最早召集来冲锋陷阵的总是报告文学作家。可是,真的需要给予文学作家以尊严和位置的时候,却很少报告文学作家的份。由此可见,在很多掌握文学领导权力的人们那里,其实也并没有给予报告文学和其它体裁文学同等的对待,存在着十分明显的观念歧视和功利主义表现。祈求别人的承认和高看是一种软弱的表现,报告文学其实完全不必在这些方面过多的计较,一切都会有时间和历史作出判断。像现在一年间出版4000多部长篇小说,可人们却在抱怨没有优秀的小说阅读的局面,不是也很无奈吗!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