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传记文学,报告文学:分则两利,合则两伤——“传记文学汇贤沙龙”之一---【冯立三 阎纲 徐刚 李炳银 李健】

2013-04-02 20:41:1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956

传记文学,报告文学:

分则两利,合则两伤

——“传记文学汇贤沙龙”之一

冯立三  阎纲  徐刚  李炳银  李健

主持人冯立三:今天阎纲、徐刚、李炳银、李健,我们聚在一起,主要是想就传记文学的现状、发展及未来诸问题交换意见。这是作为传记作家与短篇传记文学丛书《立传》主编李健健(李健)在写作和学术研究当中遇到的问题,也是我们作为文艺评论家和报告文学作家所遇到的问题,未必事事都会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但至少可以帮助厘清某些纠缠不清的概念。我们是否可就如下一些问题交换意见或进行讨论:

1、传记文学和报告文学混称为“纪实文学”,还是区分成两个独立的概念更有利于二者的发展?

2、“为生者立传”这个新提法的合理性、必要性何在?

3、包括传记文学和报告文学在内的所谓纪实文学的现状怎么估计?

4、有无必要提出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的传记文学和上世纪80年代报告文学的传统问题?提倡传记文学和报告文学的“复兴运动”?

5、在尊重艺术规律、尊重创作个性、鼓励作家勇于探索方面,我们还有些什么工作要做?诸如此类。

这个地方叫“汇贤府”,“汇贤”词义甚妙。我们今后的讨论就叫“传记文学汇贤沙龙”。

李健:各位老师,作为一名传记文学理论工作者和传记作家,首先汇报一下我对当下传记文学的理解和粗浅感悟。今年年初,《中国百位文化名人传记》丛书工程创作会在京召开,我受邀参加。“工程囊括从春秋战国到清末年间出生的文化名人120余人,每部传记篇幅25万字至40万字,质量达精品图书要求。主创人员为报告文学作家、纪实文学作家、历史文化人物研究专家和大专院校的专业学者。”与会者根据自己的喜好“认领”传主,我当时冒昧地“认领”了李清照。编委会要求报提纲,静心细想,我了解的李清照除诗词和有自传意味的《金石录后序》,别无所知。记起学妹的博士论文是研究盛宣怀,深入研究一个人就意味着博士学位,可想难度之大!再去网上搜李清照的研究专家,真是可谓多矣!我国还有“中国李清照辛弃疾研究学会”。陈祖美是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古代室的研究员,1965年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研究生班,有关李清照的专著及传记达8种。我知道复旦大学有专门研究苏轼的专家,他们毕其一生研究一位文化名人。对他们,我只有望其项背、高山仰止,怎敢率尔操觚?真是无知者无畏啊!我只能放弃。同时,我也想到术有专攻,人的一生只能努力做好“一件事”。传记,“盖包举一生而为之传。”“传乃史职,身非史官,岂可为人作传?”传记和传记家自古有之。先辈早就指出:“岁远易诬”,后人“毁之惟我,誉之惟吾”,古人无法自辩;后人借古人之名,浇心中块垒,把自己的个性、经验附在古人名下,尽情想象、感慨,对古人胡乱解释,名为写古人,实际写自我;更有甚者,钻故纸堆,史料堆砌,“整辑排比,剪贴成书。”上述现象皆违背了传记的基本原则。报告文学作家和当代的传记家把人生的大好年华用于关注当下,书写自己熟悉的时代和传主,是不是更有意义?

李炳银:你这有一点误解,传记肯定是要按传记要求,但是传记和报告文学有相通的地方。

李健:它们在文学领域里唯一的共性是对真实性的恪守,除此,毫无共性可言。

李炳银:相通的地方就是它要写实的,要以事实为基础,要不违背事实真相,为什么要找一些从事报告文学的作家来写呢,报告文学在真实性的把握这一点上有长期的训练,他有把握真实的这种自觉,不像小说家天马行空那么进行虚构,报告文学写出来是真实的东西,对这个真实的约束力有一种比较自觉的服从,所以找一些报告文学家来写。但报告文学和这个传记是有区别的,这个区别以后还可以说。

李健:中国自古以来“史传合一”。古代就对史传者有着很高的要求,即才、学、识兼而有之。清代章学诚使传记独立于史学,成为专门文体,并指出传记作者在“才、学、识”的基础上,还要有“史德”。他认为:“非识无以断其义,非才无以善其文,非学无以练其事。”我是做记者出身的,再加上自己这些年对传记的研究,我觉得我们进入了一种误区,我们写一个传主,非要“盖棺论定”、“见生之人,不当作传”?他活着的时候不自己说,非得等他死了以后,我们再根据他者的言说,第二手资料,肤浅地想象或考证去解释传主,这样,反而违背了最基本的真实。人是一个宇宙,既有外在的又有内在的,没有内在的、精神与心灵的,能算传记吗?比如说阎纲老师的人生,如果老师有时间,他口述传记或者写自传,都能说清楚,我觉得自己言说总比若干年后,有人来写他或者解释他更接近真实。当然这中间他可能有所遮蔽。实际上传记是面向未来,面向历史的,我们只有非常真诚非常坦率地把自己都说出来,才免得后世对你误解或者乱解释。我觉得写新闻也好,写报告文学也好,你文章里有一处细节失实,读者会觉得你通篇文章造假。当今读者水平越来越高,我们在作传的时候,除了传主、传记家,还要考虑读者,这才是完整流程。比如说作为传主,他们有些不太明白传记,认为别人写自己就好。海德格尔说过,“保持原本就意味着守护”,传主也要守护自己呀!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