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2019年4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民国将军轶事(六篇)---【吴东峰】

2013-04-02 20:43:0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4764

民国将军轶事(六篇)

吴东峰

觉今是而昨非

“倒戈将军”冯玉祥

1882年——1948年)

晚清名宦薛福成之孙、袁世凯之女婿薛观澜曾著文言:“我於民国八九年开始与冯玉祥认识,彼此甚为投契,吾寓北京盔头作,冯曾一度来访,随从一人,朴实无华,谁能料到其为全国风云人物哉!”

冯玉祥将军高大魁伟,体胖臃肿,脸赤如朱砂,眉横一字,煞气腾腾,右耳大而长,左耳方且短。薛观澜曾如此描写冯:“其颧赤,威重也;其声喑,情伪也。满口新名词,不登大雅,是固炫鬻以取名当世者。然其态度娴静,言语中肯,颙颙昂昂,温恭如也。”

1928年,美国《纽约时报》一记者采访冯玉祥将军,见面、握手后,仰望将军曰:“冯将军,你长得真高大!”冯玉祥笑眯眯低首望之曰:“是的。你要是砍下我的头,顶在你的头上,那么我俩就一样高了。”该记者闻言惶惶变色,采访后数日不得安寝。

192872,美国《时代》杂志关于封面人物冯玉祥的报道,以下面这段描述为开场白:“他站起来足有六英尺高。他不是纤弱的黄种人,个头魁梧,古铜色,和蔼。《圣经》拿在手上或者放在口袋里,虔诚的基督徒,神枪手。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军队——195000人——的主人。在今天,这样的人就是中国的一个最强者:冯玉祥元帅。”

19276月,蒋介石于徐州初会冯玉祥。冯玉祥专车抵徐时,蒋率李宗仁等各北伐将领至郝寨车站欢迎。是时,冠盖如云,仪仗隆盛,蒋等静候良久,冯花车方缓缓进站,一时军乐大作,蒋等革履佩剑,整肃衣冠,排立月台恭迎。车停,蒋等翘首望之,凡客车内皆属冯氏文武随员,唯不见冯之踪影。正疑惑间,客车随员以手向后指。蒋等急行至最后节车厢,抬头忽见:冯玉祥将军正站立于满载行李之铁皮车门口,足蹬土布鞋,腰束布麻带,布衣敝屣,一身土气,笑声朗朗与之招手致意。

从目兵到“西北王”

冯玉祥将军,小名科宝,学名基善,又名冯焕璋,祖籍安徽巢县竹柯村。父亲泥瓦匠,名有茂,生性勇武,酷好武艺,由流浪而为佣工,由佣工而中武庠。初投身铭军(铭军,为刘铭传所带领故名。他是淮军将领之一,在晚清很负盛名),远戍新疆;后入淮军,转驻河北,定居于保定府,官至管带。冯玉祥将军后来回忆曰:“保定府是我儿童时代的养育之地,是我的第二故乡。” 母亲游氏,无名,生七子而仅活一,冯玉祥将军也。

冯玉祥将军年幼(9岁)时,曾读(1891年)一年零三个月私塾,日日背“子曰”“诗云”,刻苦用功。因家贫买不起纸笔,以细竹管扎束麻为笔,以洋铁片为纸,蘸薄黄泥液书写大字,后改在砖上练习楷书。将军书法得益于“童子功”。

保定府五营练军,有“父子兵”旧习。若有空缺,亲属可顶名补缺。某日,营中出了一个缺额,苗管带曰:“这回补冯大老爷的儿子。”他人问:“冯大老爷的儿子叫什么名字?”苗管带一怔,随意写下“冯玉祥”三个字。将军由此而服役军中一生,冯玉祥之名亦用一生。是时,将军十一岁。

同年春夏之交,保定府突然发生瘟疫,传染迅速。冯玉祥将军随军奉命进城,持枪轰打瘟神。是时,队伍分做若干排,每排十人,每走过一条胡同口,就砰砰地一排枪,从早打到晚,满城弥漫硝烟。走到北门,路东恰巧有一座外人传教的福音堂。青年冯玉祥见之,心中厌恶,托枪瞄准,砰砰打了两枪,门匾立时黑了一大块。将军回忆言:“从这种幼稚的行为上,很可以想见当时一般民众的情绪。”

慈禧回都过保定,冯玉祥将军被保定练军选派担任“卡轮”。“卡轮”者,即护卫也。将军身着蓝布开衩袍,手持红漆小笸箩,净水泼街,黄土垫路,恭迎慈禧驾到。“两宫”到站时,将军得见慈禧尊容:身着青花缎大坎肩,头梳满装“两把头”,脚蹬三寸高木地鞋,行来安详缓慢,满脸皱纹,涂着很厚的宫粉。袁世凯叩见时,冯玉祥听到慈禧与袁曰:“我们娘儿们不要紧了,到了家了,什么事也没有了。”

青年冯玉祥爱国观念强,求知欲旺强,好学上进,不甘人下。

189471,清廷下令正式与日本宣战,练军前后两营奉令调往大沽口警备。命令到后,营中军心大乱,噘嘴咋舌者有之,唉声叹气者有之,奇哭怪嚎者有之,而冯玉祥将军则热血沸腾,整装待发,毫无畏惧之心。

至大沽口,将军见日本军舰游弋水上,耀武扬威,挥拳与同伴发誓曰:“今后我不当兵则已,要当兵,誓死要打日本,尺地寸土绝不许由我手里让日本夺了去!”爱国热情溢于言表。《辛丑条约》签订后,将军见有拆除大沽口炮台一项规定,自言“如同火山爆裂一样的肝胆欲碎。”

冯玉祥将军初喝酒,不知深浅。某日战友聚会,见其人高马大,体魄强健,纷纷敬酒、喝彩、叫号。掌柜亦不知情,取出上等带浆酒,任其充量。酒后冯大醉,四肢麻木,不能自持。次日,浑身发水疱,透明,小者如黄豆,大者如蚕豆,精神亦萎靡至极度。此后,将军下定戒酒决心,遇有宴会,杯盏不动,一生不沾酒。

冯玉祥任目兵时,每日早起练“喊操”:“立正”、“稍息”、“托枪”、“开步走”……声音宏大,风雨无阻,从未间断。大年初一也照喊不误。故此有目兵以“外国点心”绰号讽之,其意为早晚要被“洋鬼子的洋药丸子嘣死!”将军闻之微微笑,对曰:“我们当兵,就是要保卫国家,抵抗强权。外国人把我打死了,那倒成全了我。” 将军为此特意自制一图章,上刻“外国点心”四字,以此绰号而洋洋自得。

某日,冯玉祥将军正在营中读曾文正公家书。工兵营排长孙谏声见之不悦曰:“你还想当忠臣孝子吗?”将军不解,问:“当忠臣孝子难道不好吗?”孙正色曰:“当孝子,我不反对;当忠臣我可不赞成!”随即神色慌张取两本书给冯玉祥。将军彻夜读之,一身冷汗,满脸泪水,即咬牙切齿,誓志要报仇雪恨。此两本书,即《嘉定屠城记》、《扬州十日记》。将军反清之念由此始也。

薛观澜言,清政府垮台后,黎元洪与蒙古王公塔旺布加拉等合办中美实业公司,黎氏任董事长,张勋为副董事长,王芝祥任华人总裁。观澜因通晓英文,得任总务处长。冯玉祥亦加入资本,列名为董事。冯氏每遇公司开会必到,到必早。观澜察其用意,纯在联络蒙古王公,尤与奈曼王巴林王贡桑诺尔布等,情深意密。此时冯氏不过一区区旅长,已有窥窬西北之志,眼光甚远,允称一时之隽楚。

民国初期,冯玉祥将军统领之部队,鼎盛时期兵力多达40万人,纵横陕、甘、宁、青诸省,号为“西北军”。属下战将如云,龙争虎斗,各霸一方,最为宠信者有:孙良诚、孙连仲、韩复榘、韩多峰、佟麟阁、刘汝明、石友三、张维玺、程希贤、过之纲、闻承烈、葛金章、赵席聘,时人称之为“十三太保”。

冯玉祥有军事顾问名乌斯马诺夫,尤喜打听西北军情,问这问那。某日,将军问乌斯马诺夫:“顾问先生,你知道在我们中国,‘顾问’两个字当什么讲吗?” 乌斯马诺夫摇首答:“不懂。”将军正色曰:“顾者看也,问者问话也。顾问者,就是当我看着你,有话问你的时候,你答复就是了。”乌斯马诺夫呐呐。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