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2019年4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南海九章---【刘汉俊】

2013-04-02 20:45:29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883

南海九章

刘汉俊

20128月下旬,我随巡航船在中国的南海航行了18天,行程近8000公里。沿途经过若干岛礁,遭遇过不明国籍侦察机低空盘旋和军舰的跟踪干扰,亲历三次强台风,最远到达了祖国的最南端曾母暗沙。

南海令我神往已久。美丽的西沙,蓝色的海水,神秘的海洋生物,无数的岛屿礁滩,渔舟唱晚与排浪滔天,绚丽的红珊瑚与沸腾的火烧云,遥远的曾母暗沙,深不可测的水槽海沟……儿时憧憬的画卷有些残黄了。

终于,这幅残卷有了泛青的机会——2012812日起,我开始了梦寐以求的南海之旅。

傍晚,从北京飞抵厦门,兴奋不已。晚餐时听送行的朋友描述晕船的感受,心中不免忐忑。乘着夜色匆匆地找了家药店,买了一堆晕车药,光晕车贴就买了10大包。

第二天早上8点,船驶离厦门码头,向西南进发。当美丽的鼓浪屿从望远镜里彻底消失时,我开始感到船的摇晃。

南海位于北回归线以南,海域辽阔、跨纬度大,处于热带雨林气候带和热带季风气候带,受亚洲大陆冬冷夏热气团和澳大利亚附近冬热夏冷气团的双重影响,风多是南海的一大特点。

船上电报员告诉我,2012年第13号热带风暴“启德”正在菲律宾以东洋面悄然生成,在吕宋岛近海加强为强热带风暴后进入南海东北部海面。显然,我们遇上“打头风”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船顶着风向挺进。

整个航程中,三次大台风的袭击让我刻骨铭心。无边的海面,铅云低垂,一旦风起云涌推波助澜,顿时巨浪翻滚,浪打在船头,激起的白帘直挂船桅,一遍遍地冲刷船窗,一次次刷新我对“风雨洗礼”、“惊涛骇浪”、“排山倒海”、“一叶扁舟”、“汪洋中的一条船”这些词句的记忆。极目海天,没有一处平静与安宁。人站立不稳,晕眩感随即而来,心房有怪兽在奔突,汗从皮肤的各个毛孔向外浸、渗、涌。有经验的船员说,晕船是大海对人体平衡系统进行的破坏性试验,平衡性越好的人反应越强烈。所有的晕车药、晕车贴统统不管用了。

船长趴在海图上向我讲解航线、方位,我心里突然涌出一种异样,急急地冲下楼奔进房间,提桶就吐,早餐、午餐吐了个干净。

只好躺在狭窄的床上,想找到某种平衡,但一切都是徒劳。感觉自己像一只趴在船体上的蚂蚁,一会儿被送上波峰,一会儿被抛下谷底,随时有被甩进大海的危险。在越来越没有规律的摇摆中总找不到舒适的固定的睡姿,斜直立、斜倒立,左侧翻、右滚翻,像在做总也落不到底的高台跳水。抬上来,抖三抖,沉下去,停三秒,只能靠数着节奏、感受韵律来压迫呕吐感。

但这种呕吐感大概是人体机能面对剧烈晃动时最无法控制、无法掩饰的本能反应。忍无可忍,欲吐又止,吐而不尽,吐无可吐。刚刚喝下的一碗粥或者半杯水,瞬间又喷薄而出。被迫低头弯腰直脖,在虔诚与忏悔、屈服与无奈中把一腔污秽吐得干干净净。一次搜肠索肚的倾吐换来片刻舒坦,瞬间又酝酿起下一次倒海翻江的冲动;一次剧烈的头疼,赢得略微的宁静。一连几天20多次的呕吐,让我立即享受到了减肥的特效。肚子空了,满嘴是胆汁的苦味。心灵空了,却涌出满脑子神奇的、拂之不去的、体验痛苦的灵感。在期待每一次的呕吐中,我听到心空的秒针在做缓慢而钝滞的挪动。整个船舱除了机器的声音,听不到人的动静,我知道,不少人都因晕船而像我一样在挣扎。

但大海并不因人的可怜而消停,继续以规则或不规则的摇晃,剧烈或不太剧烈的抖动,疯狂地固执地摧毁和解构着人体固有的信息序列,再以自然的密码予以重构,让你在无可奈何中慢慢适应。大海以这种挑战人体生理极限的残酷方式,让你见识什么叫大自然的考验、风浪的洗礼,什么叫无可抗拒、无计可施、无可逃遁。让你深刻地体会到南海的壮美、南海的力量。

考验未曾停止,大海的变奏曲没有休止符。一连三天,我躺在床上,不思茶饭,苦不堪言,痛不欲生,把所有的关于痛苦、难受、尴尬的词儿都体验了若干遍。迷糊挣扎之中,船长进来告诉我,固定好房间里所有的移动物品,船要在巨浪中做360度的掉头,怕东西砸伤人。随即船上的广播又紧急播放了一遍,加重了紧张的气氛。船果然颠簸得更厉害,躺在船上似乎能直立起来。

可是,船长政委们、大副二副三副们、轮机长水手长管事机匠木工们,还在坚守岗位。尽管有十几位船员晕船,反应强烈,但雷达照样在转,船舵依旧端正,机舱内的轰鸣声仍然像欢歌。躺着就是工作,站着就是冲锋,年复一年,他们以血肉之躯筑成保卫中国海疆的一道钢铁长城!

考验我们的不仅仅是“启德”,随后遭遇的“布拉万”、“天秤”两个大台风,把这种摇晃、抖动与颠簸推向顶峰,似乎想让我经历最严峻的生存训练。一个让你体魄与心灵都受到震撼与洗礼的客观存在,必定让你产生某种无可替代、永不磨灭的情感和敬畏之心。

就在这夜不成寐、日不能寐,度日如年、度夜如年、度秒如年中,我完成了对南海刻骨铭心的认识。

这就是南海的力量。

当然,南海的力量更在于她的美丽。

南海之美散落在星罗棋布的岛礁沙洲之间。沿中国南海九段线航行,穿行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如在画中徜徉,每一方水域都有无限的风光,每一处岛礁都有醇香的故事,每一片碧波都有风情万种。共和国最年轻的三沙市把首府设在美丽的西沙群岛中最美丽的永兴岛,是一个描在画布上的城市;中沙群岛东南方向约200海里处的黄岩岛奇特的造型,凸现在墨蓝的底色上,恍若宇宙深处某个星球上的奇观;南沙群岛230多个岛屿、沙洲、暗沙、暗礁、暗滩,连线成片,如珠含玉露,年代参差沧桑斑驳,陈展着南海的昨天、今天和明天。难怪有人说,中国南海诸岛的美丽堪比马尔代夫群岛。

南海的美,散落在星罗棋布的岛礁沙洲之中;南海的奇,隐现在云舒云卷、波起波伏之间。

风平浪静的时候,大海便显示出她的内在美——平。海平线是一切航船的方向,海平面是一切高度的起点。平展是海的外形轮廓,平静是海的本来面目,平凡是海的基本属性,平坦是海的永恒追求。对平的无限趋近,构成每一滴水乃至整个海一生的任务。

南海水下风景是多姿的珊瑚,珊瑚丛林是历史的记忆影集。珊瑚的沙层在水下构成暗沙,珊瑚虫及其他海洋生物的遗骸堆积起来渐渐长出水面就成了礁,栖息礁上的海鸟带来生物、粪便,就会有植物,于是形成了岛。从沙长成岛,需要漫长的等待。曾母暗沙潜伏在南沙20多米深处,过去30多年里长高了16厘米,要露出水面得3000年。令你在简单的乘法运算中领悟到什么叫沧海桑田、光阴荏苒,什么叫海枯石烂、峥嵘难现!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