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7月号 >> 阅读文章

铁与水的史诗---【李钼子】

2013-07-01 16:25:5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134

铁与水的史诗

——记中铁十九局集团矿业公司南水北调中线漳古段SG14标项目

李钼子

轰轰烈烈的南水北调,毫无疑问是一个有史以来最浩大的水利工程。参建的队伍中有中国水利水电集团旗下的队伍,也有省市水利工程施工的精英,作为中国铁道工程建设立下汗马功劳的铁道兵,也参与了南水北调工程的建设。

故事发生在华北重镇石家庄市内,虽说干渠经过之地是城乡结合部,可两边一幢又一幢的高楼,一座挨一座的立交桥梁,一条又一条的公路和铁路,一组又一组的电缆电线管线,为这全长12.2666公里的南水北调中线干渠工程建设的激战埋下了一个个伏笔。

英雄的铁道兵,用聪明才智和顽强拼搏谱写了一首铁与水较量的不朽史诗。

铁浓于水

2011327上午,我搭了一次顺风车,到酒店拿稿件的JL10标小车司机在回去的路上顺便把我带到了南水北调中线漳古段SG14标项目部。按原计划,应该是在房间里创作的,因为那个单位的最基本的材料没有提供给我,真的巧妇难做无米之炊了。

从我住宿的那家酒店,到SG14标的项目部,估计在3公里路程左右。其实10标监理就是监理SG14标这个工程。只是他们监理部办公和住宿的地方与施工标段项目部有点距离而已。虽然我不认识这个司机,也从来没有坐过他的小车,可这个司机还是乐意把我送到SG14标项目部。

下车后,司机首先带我到项目经理的办公室,透过窗户往里看看,没有人,他又轻轻地敲了几下房门,里面也没有丝毫反应,项目经理肯定是上工地了。阳光洒在大地上,春暖花开了,正是干工程的大好时光,一年之计在于春。这个时候,这个阶段,哪一个项目经理还能坐在办公室里办公?对于这个标段工程,2011年可是关键的一年。

好在司机熟悉,找不到经理,他又带我找了综合办公室主任,轻轻敲敲房门,房门打开了,一个中年正在搬这挪那的,他摊开两手意思是手脏了,握手就不用了,送我来的小车司机告诉我,这位就是综合办的王主任,主任解释说:“我刚搬到这间房子,正在收拾。”听说是作家来采访采风时,觉得事情比较重大,他就对我说,经理很早就出去了,至于是上工地还是出门办事,他也说不清楚。他只说经理很忙,他也很难见到经理一面。他还说戴书记刚刚上工地去,让书记回来接待。

主任的办公室兼卧室并不算宽,可也不算小,有办公桌椅和文件柜,还有两张短沙发和与之配套的茶几,原来主任姓王,名字叫王玉成,不是铁道兵,是部队转业后安排过来的。他们的单位名称是中铁十九局集团矿业公司南水北调中线漳古段SG14施工标项目部,他们家还在东北的辽阳市,又是一支从关外来参加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的队伍。

项目部的戴长友书记回来了,高个子,黝黑的脸,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一位当年的铁道兵,因他身上有一股铁道兵的气质,大气豪爽、刚毅热情。1977年元月,戴书记就从黑龙江省的望奎县穿上了草绿色的军装,这身军装他整整穿了8年,干土木工程已经33年了,他又立即联系项目经理,得到的答复是中午回不来,下午也可能回不来。主人翁的缺席让我感到棘手和为难,书记挽留我。本来中铁十九局集团是老朋友了,在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广东段他们就有一段工程。认识了局集团公司的副总经理栾显国,书记梁仕宣等一批朋友。在京沪高铁工地又认识了局总工程师候希成,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的家乡就在广东韶关市,那段武广客运专线如今叫武广高铁,就是中铁十九局集团的朋友们修建的,于公于私都非常感谢他们。

本来我想和书记认真的聊聊,不料一班人又来找书记谈工作,是因为三线拆改的事。那是个大事,三线不迁改,工程就会卡在哪里。戴书记说:“不要紧,中午找一个机会回来陪你吃个饭”。他还告诉我,上一个工地,他就和邢乔生在一起,那个老铁,在武广客专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朴实、厚道、猛勇。一晃几年过去了,如今仍然记忆犹新。

我要王玉成给我联系项目部其他的负责人,总工、副经理什么的,王主任是跑上跑下,忙得不亦乐乎,可一个也没有找着。班子成员都上工地去了,找不到人。坐着太浪费时间,我要办公室主任给我找点资料,还提出了到工地上看看的要求,王主任找来了一个青年工程师,是工程部的李冷彬,我俩坐上一辆微型面包车去了工地。

小车一出项目部的大院后,不久就上了石家庄市的西二环,小车随着车流,急匆匆地向北驶去。在二环边有一条小河,青青绿绿的河水经过,以为就是南水北调干渠呢,其实是石家庄市区的护城河,小河的西边就是石家庄市的植物园,三三两两的行人,漫步在春色的植物园里。小河边上还有垂钓的老人,春天的石家庄是这样和谐与美好。

下了环城高速进入了小巷,仅不远就上了施工便道,颠簸了一阵子,我们就来到了南水北调中线漳古段的工地,也是漳古段与京石段接口的地方,干渠上方有一座房子,下面是两孔的水闸,那工程完工有一些时间了,接口处SG14标的土方开挖已经结束,只是正在进行混凝土衬砌,只有几百米就被一条道路切断,还有架桥,因此两边预留了一些位置,从京石段尾一直向南,道路、电线纵横交错,有的渠道中央还保留下一个个高高的土墩,土墩上面立着电线杆,架着横在干渠两端的有通讯线路,也有高压,有220伏、380伏的三相四线,一条道路就把干渠一分为三了,还有铁路,公路把这段12余公里的干渠斩的零零碎碎,给人印象就像一个见缝插针的游击战区。

便道拉近了,小车走一段便道又走公路或街道,拐来拐去,觉得这个工程太复杂了,复杂到人找不到北,小李是个工程师,言语不多,在一些重点工地才停下车来介绍,从北向南,我们来到处在标头不远的华柴暗渠工地,有700余米长的三孔一直暗渠工程,正在热火朝天的绑扎钢筋,横竖交错,工人们正在忙忙碌碌地干活,钢筋相互碰撞的“叮当”声,一阵阵清脆入耳。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这样艰难的任务,落在中铁十九局集团人们的身上,真正的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这是一段铁与水的较量。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