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7月号 >> 阅读文章

离弦的毒箭---【文美鲜】

2013-07-01 16:26:39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512

离弦的毒箭

文美鲜

当办案人探究本文的主人翁为什么几乎一口气作案四起,杀死一人,重伤两人,且涉案广东贵州两省的原因时,主人翁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有了第一次,就像射出去的箭,收不住手脚,就有了以后的二次三次。如果不被你们破案抓住,肯定还会再有以后的N次。掩卷长思,不禁慨叹。

                                                ——前 

                         

 

二零一三年一月。初春时节的云贵高原,仍旧沉浸在陡峭凛冽的寒风中。二十六日,处于武夷山脉腹地的德江县城,浓重的夜色里,宽阔的街面闪烁着雪水的淡淡银辉。偶尔有一个两个勾腰缩脖的行人匆匆走过,更显得空间清冷寂寥。几百辈子善良的德江人噢,谁会料想此刻一桩惊天血案正在钟环小区酿成?

后来,警察从位于环城路福华小学的监控里看到:凌晨一时许,一个小小的黑影什么时候就鬼鬼祟祟出现在环城路与去钟环小区的岔路口。那人时而蹲时而立,前顾后看,是否在觊觎什么。之后不久,一位肩上搭着挎包的女人从新车站方向走入镜头视区,而且,经过黑影的身旁,向另一条深入钟环小区的小巷径直而去。黑影尾随……

一时三十分,德江县公安局指挥中心的电话铃急促地震响。接警得知,在钟环小区,有一位中年妇女被抢劫,在送往县医院急诊科后,抢救无效。

刑警大队三十余人在主管副局长张旭和大队长王志军的带领下迅即赶到现场,勘验和走访同步进行。

巡特警三十二人在常务副局长王剑的组织下同时赶到,对现场封锁保护。

现场就在受害人的大门前。门前是一条弯曲狭窄而深不见头的巷道。地上有一大滩呈流动状的鲜血,业已板结。技侦人员王治平勘查得细致入微,他注意到在血迹的左右两旁散落着一只金色的金属小圈和一颗鸡蛋大的绒毛小球,靠门槛的血迹边有一串钥匙,钥匙下有几粒血渍。卷闸门已完全洞开,屋里空空荡荡。受害人的房子是一幢一个门面的两楼一地的砖房,看上去极普通。经走访得知,二楼三楼均由受害人一家居住。一楼租赁给一家姓左的做豆腐作坊。

很快,负责走访的民警通过就地对豆腐老板的调查得知:

今晚十二时二十五分左右,我刚收拾完灶上灶下后,洗了脚准备上床睡觉,就听见杨碧玉(受害人)在外拍了两下门,随后喊了我一声“绿豆粉!绿豆粉!”我推豆腐卖,也推绿豆粉卖,大家不知道我的真名,就叫我“绿豆粉”。往晚,她回来,从来自己掏钥匙开门,不会叫别人替她开。我有些诧异,靸起鞋去开门。门开了,眼前的场景给我惊呆了。我浑身颤抖。她右侧身躺在地上,头左脚右;腰部已汪了大滩血,还在往脚头漫;左手边的地上有一串钥匙,好像是拿钥匙去开门时倒在地上的一样。平素时,出门进门,她都挎着一只浅黄色的包。现在,包不见了,地上只有两个配件。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偶尔眨一下。我问她“你是啷凯啦?”她已回答不出话。我赶快抽起她靠在我胸前,估计人是不行了,就大声喊隔壁的徐江“幺妹!幺妹!快来人啦!”徐江是她家老表。来了后,我叫她们快打“120”呼急救车。急救车一时半会来不了,到是隔邻舍壁的来了七八个女人,围着地上的人,咦哩呜啦说这说那。郑老歪家站出来讲,我听到楼下有喊声,就爬在窗口往楼下望,见一条黑影,对了,那人穿一身黑,往巷子那头跑了,飞快,眨眼间就没了人影。她说她看得真真切切,就是一个人。急救车来了后,我和几个邻居护送杨碧玉去了县医院。在急救室,我看到她的左大腿动脉处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像水果刀杀的那种,还在流血,但已流得有气无力的了。

紧接着,其他侦查员摸到的一些相关情况陆续汇集到大队长手里。受害人杨碧玉,三十六岁,无业,在县城“江南女子足疗城”打工;其夫万某,外出务工,因诈骗被判刑;膝下二子,长子,十二岁,次子,九岁,均在读书。杨碧玉为人谦和勤劳,与邻为善,无口角是非。每天晚上,准时十二时下班回家。其夫万某长期吸毒,且有扒窃恶好,因此杨碧玉家庭生活呈现单调枯燥的趋势,难免遭遇不法之徒骚挠。再说,杨碧玉生活的钟环小区治安形势不容乐观,吸毒盗窃的人员比比皆是。谁能说得清道得白,杨碧玉祸起萧墙,究竟是因为情还是钱?林立的一大遍居民楼,此刻静静地躺在夜的怀抱里,几多的安谧祥和?然而,当明日的白昼来临时,这里的街谈巷议,还不像饥民的粥锅沸沸扬扬?凌晨三时许,负责现场搜索的民警传来一个新的情况,在离现场八十余米的一间废弃的猪圏旁发现了受害人的挎包。浅黄色的挎包已被翻个底朝天,女性生活用品被散乱地丢弃在包的周围,现金和值钱的物件不翼而飞。抢劫杀人!一条冰冷的词符,闪现在王治军的大脑里。王治军对此深深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要知道,在建国以来的德江县县城还没有发生过如此血腥的杀人劫财案件;要知道,贵州各地公安机关多年来的年终考核实行杀人案一票否决,管你其它工作有多大的业绩,杀人案不破,一律以零计算。环观近邻县市,就不乏因杀人案未破,到年终被挂牌示戒的实例。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