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7月号 >> 阅读文章

我的父亲母亲---【王青丽】

2013-07-01 16:33:02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054

我的父亲母亲

王青丽

我的父亲名叫段七星,生于1934年农历二月初十。

按照乡俗和我们的经济条件,应该为父亲举办一个盛大的八十华诞庆典。本着勤俭持家的古训精神和时代新风的要求,我们兄弟商量,一切从简,决定由我写一篇文章,作为贺礼,来表达我们的拳拳孝心。

记录历史应该客观、完整,更需要真实。

父亲祖籍临汾县(今尧都区)孙曲村,本姓李氏,由于父亲的爷爷年幼时给本村段姓承嗣,改姓为段。起初,段姓的家景比较富裕,但没有过了多长时间,家道就衰落了。之后,曾祖母为生活所迫,带着12岁的儿子(即我的爷爷)又改嫁他人。

按照乡俗爷爷应改名换姓,开始年幼的爷爷并没有认真理会,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爷爷不愿意这么做,就离家出走,开始了漫长的学徒生涯,从杂货铺的记账员到警察局的干事以及体力活都干过,其间还学习中医和风水等知识。爷爷成家之后,由于在孙曲老家和曾祖母的改嫁之地都无法安家,而岳父又很照顾他,于是就在岳父的家乡另立了门户,这个村子就是现在的尧都区西头三泉村。

父亲在这个小山庄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在那个年代,爷爷算是一个有见识的人,父亲8岁时,就被送到本村的私塾去读书,后来又送父亲到刘村中学的前身自力中学读书。身处战乱年代,父亲的学业时断时续,直至辍学。

在那个时代,父亲已算是个有文化的人了。正是有这样的文化基础,加上爷爷的朋友关照,15岁的父亲给临西县的县长刘振锡当了通讯员。后来县长随军南下,父亲不愿意去,又回到了西头村参加了土地改革运动,先后担任过村农会的秘书、民兵队长和西头七区政府通讯员。区政府迁往一平垣村,父亲不愿离家,回村务农3年。22岁时,经人推荐在西头供销社重新参加工作担任营业员。25岁时参加大炼钢铁运动,成为原平钢厂的一名装卸工,历时3年。

委屈的青年

1962年,国家经济困难,父亲被原平钢铁厂精简压缩回到了村里。不久之后,经亲戚介绍认识了我的母亲,他们就结婚了。

这年父亲29岁,母亲22岁。此前,父亲已经有过两次婚姻,母亲也有过一次婚姻。他们结婚时约定,父亲要从西头三泉村迁往土门村居住,生育的第一个孩子必须从母姓,以顶立王姓门户。对于这个约定,父亲在无奈之下同意了。29岁了,离过两次婚,经受的曲折自不必说,工作了多年,也遇到许多的挫折;母亲尽管也离过婚,但年轻个人条件又不错,因此父亲并没有多少话语权。

结婚时,父亲给了母亲300元钱算是财礼钱,安家需要修葺已经破旧的房子,还得购置必备的生活用品,这些钱为他们共同生活创造了必要条件。

母亲和父亲结婚前,通过法律手段从叔伯家追回了属于她父亲的那份房产,正是这份房产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休止的纠纷。结婚后,他们住到了从堂兄们手中要回的房子,虽有法律作保障,还是引起了他们的不悦。用今天的眼光看待那些房子,真可以说是微不足道,在当时却是一份不菲的房产。这是一座民国时期建造的四合院,属于我们家的是三孔南窑,还有一部分附属房产,院子里全都是用青砖铺的地,用母亲的话讲是“下雨不湿鞋”。那个时候不准造新房,再加上经济不宽裕,有这样的房院确实算高标准了!

刚开始,叔伯们的后代对父母还能以礼相待,时间一长摩擦也多了。父母住的房子是所有房产的三分之一,相对比较宽敞,叔伯们的后代孩子较多,自然显得紧张,因为一些琐事不时会发生一些纠纷,到我懂事时这些矛盾日积月累,以至后来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他们常常骂父亲是“招布袋”。

四合院中父亲是唯一的农民,收入很低,和挣工资的他们比,自然属于贫困户。平日父亲为他们干了不少体力活,他们仍然瞧不起父亲。生活在这样的环境,父亲感到很压抑。母亲是个很要强的人,自小失去父亲,很任性,有时不能理解父亲的难处,夫妻之间常常不和,甚至争吵打架。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