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7月号 >> 阅读文章

人民的记忆---【纪红建】

2013-07-01 16:33:35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350

人民的记忆

——华国锋的湖南情缘

纪红建

引子  有个养女叫华湘

在共和国发展过程中,华国锋是一个无法绕开的历史存在!

人民和历史不会忘记,他在山西带领民兵兄弟打游击的英雄壮举,他脚穿草鞋走遍湖南山山水水留下的赤诚与感动;人民和历史更不会忘记。

20088201250分,华国锋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当天,新华社就向全世界宣告:华国锋是中共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曾担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

历史的锤音响彻神州,更振奋着三湘大地上一个个悲伤怀念的心灵。

1949年南下湘阴至1971年荣调北京,华国锋在湖南整整工作、生活了22年。22年里,他致力于新湖南建设,为改变湖南面貌、造福三湘人民付出了无数心血和汗水。他以身作则,深入工农业生产第一线,工作细致认真,与干部群众同甘共苦、艰苦创业;他重视经济建设,关心群众生活,对湖南工农业生产和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对湖南这片土地和湖南人民怀有深厚感情,湖南人民更对他无比的尊敬和爱戴。直至今日,湖南人民对他悲伤怀念的情愫,依然像一张无形巨网,张开在湖南的历史上空。

行走在三湘大地,我看到,人民对华国锋的记忆,对华国锋那从善如流的品格的回味,犹如珍珠遍地,俯拾皆是。这些素材给我以笔为链之便,将这些散落的珍珠串起来,还原成一条本真本色的历史项链。

我首先敲响了华姨的家门。

华姨家简陋陈旧,黑咕隆咚;她身有残疾,个矮脸黑,头发花白,双手粗糙,穿着朴素;她质朴乐观,热情大方,年过花甲还耕田种菜,养猪捕鱼。

依然在乡间守候着清贫与寂寞的华姨姓华名湘。湘潭市湘潭县梅林镇的人都认识这个普普通通的老人,都知道她是湘潭县老书记华国锋收养的三个孤儿的老幺。

“我四九年生人,因为双目失明,亲生父母把只有一岁多的我丢在了湘潭县人民医院门口,只在衣服里留下一张纸条,写下我的出生年月。是华伯伯和他的警卫员经过那里时发现了我,并收养了我。在我之后,华伯伯又收养了与我情况差不多的另两个孤儿,她们是我的姐姐华平和华清。华伯伯收养我之后,又把我送到医院把我的右眼治好了,并让我们姐妹三个都跟随他姓华。我们读书的时候,华伯伯要我们要好好读书;我们参加工作后,他又要我们踏踏实实工作,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当个朴实的工人或农民,保持劳动人民的本色……”华姨站在华伯伯那张严重褪色的照片前微笑地向我介绍着。

然而,当记忆的闸门打开,悲凉与惆怅却向乐观的华姨袭来。她无比纠结与内疚地向我倾诉:“华伯伯走的时候,有人跟我说,你爸爸走了,该去给他老人家送终啊!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心如刀割!我何尝不想去送他老人家一程呀!华伯伯对我们姐妹三个不仅有救命之恩,更有养育之恩,那时我的两个姐姐都已经死了,我是多么想代表我们姐妹三个送他老人家一程啊!可是,我没文化也没有路费还是个残疾人,我该怎么去?又该去找谁?最后我没有去成。那些天,我心里难受极了,只有坐在家里哭了,眼睛都哭肿了……”

华姨流泪了!晶莹的泪花,从她黝黑的脸庞上流出了一条岁月的沟壑!

上篇  三条铁规

华国锋紧锁双眉,话锋一转,语重心长地说:“以后到贫雇农家去,没有凳子就坐地,有凳子也不要去吹灰打灰,一吹一打就把我们与群众的感情吹掉打散了。吃饭、喝茶也一样,群众能吃能用的,我们也应该能吃能用,不能有反常表现。按群众说法叫有盐同咸,无盐同淡。吃饭时,也不要吃‘哑巴’饭,要多与群众交流。饭前饭后空闲时间内,不要拿着书报看,要帮群众做点什么事。没有得到农家人同意,不要去乱动人家的东西……”后来,华国锋把这一指导思想,提炼并倡导了“干部下乡的三条铁规定”:第一,到农民家里,坐凳子不吹灰;第二,群众做饭时,要帮助烧火;第三,吃饭时要和住户拉家常,不能吃“哑巴”饭。正是这三条规定,拉近了干部与群众的距离。

“旱鸭子”下洞庭

苦难的日子终于结束,一束束穿过阴霾云雾的曙光,照向了神州大地,照向了历经沧桑的湖南省湘阴县。

元妹子躲在自家房屋的门板后,忐忑不安地窥探着门外的动静。

元妹子大名苏元忠,是个年方十六、尚未出嫁的花季少女。这几天一直有人在湘阴县城的大街上大肆宣扬,说什么共产党历来搞共产共妻,他们一来,湘阴人民可要遭殃啦,会抢居民的钱财甚至老婆。特别是年轻妹子要注意啦,共产党的长官最喜欢的就是年轻妹子,担心抢去当小老婆……类似如此的话,在湘阴县城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让那些不知情的人恐慌不已,更是吓得元妹子和她的姐妹们只能躲在门板后窥探着外面这个新生的世界。

这已经是湘阴和平解放一周后的194982日的下午了。元妹子她们明明知道,这很可能是国民党和残匪等坏蛋搞的鬼,他们想阻止共产党的南下工作队接管湘阴的政权,但毕竟她们还没有与共产党的干部零距离接触过,心里没底,共产党的干部到底咋样,她们还需拭目以待。

正想着,一阵锣鼓声和欢呼声从湘江边传来,并且越来越近了。

“乡亲们,你们不要相信谣言,我们共产党是来给你们分田分地的,我们要为穷人说话,替穷人撑腰,我们不搞共产共妻!”

洪亮的北方口音引起了元妹子的好奇与注意,她的目光使劲地钻出门缝,聚焦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那个高个子男人身上。哇!好一个年轻的军官呀!足有一米八的个头,脚踏旧麻草鞋,身穿军装,头戴军帽,腰上系着皮带,肩上挎个公文包。朴素大方,威武雄壮。更神气的是,他腰上别着小手枪,胸前还挂了个望远镜。

高个子年轻男人一边敞开嗓子喊着,一边昂首挺胸、稳健大步地带着队伍前进。队伍军容严整,规规矩矩,精神饱满,雄赳赳气昂昂的。让人吃惊的是,他们连湘阴街上任何一户居民的门都没有敲,更不要说抢钱财和人家的老婆了。看到南下干部与老百姓热情地打着招呼,看到队伍边簇拥的居民越来越多,元妹子她们这些刚开始躲在门板后面窥探的群众,缓缓地打开门板,开始聚到街边,并在不知不觉中加入到欢迎南下工作队的队伍中来。

黄花闺女都来到了队伍边,年轻小伙子们更是闻风而动,争先恐后地涌出家门,来到队伍边。

“解放军到湘阴了!”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