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8月号 >> 阅读文章

“新余版画”第一人---【庄家新】

2013-08-24 22:33:47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562

“新余版画”第一人

——记胡知敏

庄家新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

   叩门,就给你们开门。”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永生,那门

  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圣经·马太福音》

我采访胡知敏,纯属偶然。

今年三月桃花盛开的时季,市文联在会展中心二楼召开换届大会,我和胡知敏都作为特邀代表参加大会。非常凑巧,大会就安排我俩坐在一张桌子上。因为陌生,我们彼此看了看,只是礼貌地点点头。后来我看到他面前桌子上用红纸打印的名字,才知道他就是我久仰的画家胡知敏。

这是一位老成持重稳如泰山的人物,在我这个中等个头的人面前,显得魁梧高大,大手大脚。穿一身带花格子的朴素的休闲装。红扑扑的大脸上,两只大眼,炯炯有神。眉毛又黑又重,在眉梢各自形成两座山峰。高高的鼻子,厚厚的嘴唇。睿智的大脑袋上华颠委顿,前额二面有着宽可跑马的空阔地带。惟后半部发黑依然,可见当年大包头的风流潇洒。

大会尚未开始,会场上人声鼎沸,我就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和他交谈。他也看了我座位上的名字,但对我的热情似仅限于表情,话语不多。看来,这也是一位像画家陈祖煌那样“大美无言”的人(祖煌就住在我们军休所对面的新电家属区,是我的邻居。因为我对艺术情有独钟,从部队退休到军休所不久,便和祖煌成为要好的朋友。他成了我在新余画家中首先采访的对象)。

我说,我想采访你,行吗?胡知敏迟疑了一下,憨厚地望着我,说我不喜欢夸夸其谈。我说,就一天时间。他说,时间其实是有的;不过,对我们这么大年龄的人来说,抓紧时间,做点事情,比什么都重要。

胡知敏的话很对,作家、艺术家,都不应该凭嘴巴说话,而是凭作品说话。然而,我听了他的话,并不甘心。我说,是的,我最讨厌那种耍贫嘴的作家和艺术家,那些人大都嘴巴大于本领。不过,我以为,实事要干,宣传也需要。这不仅为个人,也是为艺术。艺术是属于全人类的。一件艺术作品出来了,就属于国家,属于社会,属于全人类。既然如此,我们创作的每件艺术作品,都应该让所有人知道,让所有人欣赏,让所有人受到艺术的熏陶,从而提高我们这个社会的整体素质。

他听我说得有道理,重新打量我一下,说,看来你对我们这一行很感兴趣的。那好吧!请有时间到我的画室聊一聊。就这样,十天后的一个上午,我如约来到胡知敏的“艺术家工作室”。

新余是大画家傅抱石的故乡,我经常去抱石公园欣赏那些国画大作。上世纪三十年代,傅抱石曾担任武汉三厅厅长郭沫若秘书,在政界和艺术界都是屈指可数的重要人物。他那国画《丽人行》在国际拍卖会上的价格过亿,创中国画在外国市场上的最高价位。我从采访祖煌中知道,新余这个曾以国画名世的地方,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又以版画名世。那会儿新余还是宜春地区管辖下的一个县治。

君知否?在宜春地区版画领域打响第一炮的,就正是我眼前这位版画老将胡知敏。斯时他还是一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就以《山区水电站》、《稻香千里》和《重饮家乡水》三幅版画,夺得金光闪闪的“三连冠”,参加1964年第四届全国美术大展,震动画坛。

十年后,1983年,“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新余,又有陈祖煌版画的“连中三元”:《伏蛟龙》、《悠悠岁月》和《同路》,同时亮相于全国第六届美展大厅,再次引起画坛众多大师们的关注。

转眼又是两个十年过去,如今新余的版画,已由众多大师级人物包举而形成霭霭的大气候,再不是当年几个散兵游勇单枪匹马奋斗的光景,从事各种版画创作的专业和业余人员上百人,每年至少有上十幅版画精品问世,在每届全国美展中都占有一席颇大的地盘,这是相当了不起的。

是的,现在“新余版画”不仅在江西,在全国全世界都有相当的地位和影响。可就新余版画而言,胡知敏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57日上午,我骑着电动车,几经曲折,找到胡知敏位于袁河大道边的“艺术家工作室”。这里应该是新余市的最南端了,过公路就是袁河,宽广深水的河道,在阳光照耀下的流水,像一条巨大的金色玉带,绕城由北向南,濡濡而下。两岸翠柳参差披拂,花开烂漫,鸟鸣声细。我举目四顾,油然想起,这地方我来过,后面便是渝水区教堂。

也就在几天前,一个教堂做礼拜的日子,我来这里的状元楼和文友小聚,无意间经过这座教堂门口,出于对耶稣革命的同情,也出于好奇,决定到教堂体验一下教徒生活。当我穿过教堂巨大的屏风时,见前来做礼拜的人很多,上千个座位无一虚席。一位50岁左右的女教徒忙起身接待,帮我到左耳房内拿来塑料板凳加塞;接着又到右耳房内为我取来一部被众多教徒翻旧了的《圣经》。

教堂的宣讲台上,站着一位穿黑色衣服的中年牧师,后面写着“神爱世人”。他在宣讲《圣经》,没用扩音器。我惊异于众多教徒的虔诚,以致几十米外牧师的宣讲,清晰得如空谷传声。他正宣讲到:“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 我因事没有能听讲到下课,当牧师读到:“你们要进窄门。……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我就出来了。

胡知敏的艺术工作室极其简陋,其实就是租用大楼下面的一个店面。进门处堆放着他创作的各种大小木雕和版画作品。有革命题材雕塑:《红军长征过雪山草地》,《朱毛会师》;有领袖和名人雕像:《毛泽东在井冈山》,《十大元帅》,《鲁迅》。忽人物,忽景色。右侧墙上,挂着《三峡情》和展现新余旧貌与新颜的大幅长卷版画;左侧墙上则挂有根雕:秀发飘飘的美人背景,胡须连鬓的睿智老人,天真无邪的儿童。所有这些作品,或形神兼备,或气势非凡,或妙趣横生,无不给人心灵上以巨大的震撼。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