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偷渡客”梦碎岛城---【田少滨】

2013-09-20 09:02:41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3558

“偷渡客”梦碎岛城

田少滨

人,为什么要偷渡。

紧盯屏幕,打字之前,确切地说,是因为看到一卷卷触目惊心的尘封多年的原始档案材料之后,笔者才想到这个问题。为了警示后人选择正确人生之路,不再重蹈覆辙,于是便有了下面一个个发人深省的真实故事。              

                                                 ——题 

人偷渡,从外部来讲,就全球而言,不可否认的,首先是因为有这个市场,而操纵和控制这个市场的就是国际偷渡犯罪集团。其次,就是与乱世与人自己也有关。

旧中国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只要懂点中国近代史的人都知道。然而,西方被说成是现在的冒险家乐园似乎更容易让一些有想法的人产生冲动、梦呓和浮想联翩。那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呢?除了机遇与现实梦想并存之外,恐怕美酒、咖啡、美女和所谓的自由世界,再加上被世面上具体化到某年某月某日某人逃至某个国家如今已成为令人羡慕大阔佬的渲染,说的有鼻子有眼,有了这种被有意放大并充满“神秘”色彩的鼓唇摇舌,这就对人们心理上产生极大吸引力和诱惑力,也是国内一些执意冒险的淘金客走上这条不归路的一个成因。

缘于此:西方——曾是,而且一定还会是,偷渡客的梦想天堂,只要有人还在这个地球上;西方——曾是,而且一定仍将会是,冒险家的乐园,只要改革的大门不被关上。偷渡他国,好与不好,是福是祸,只有偷渡人自己知道。道听途说毕竟是道听途说;臆断猜测亦只是臆断猜测。没有如何说服力。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又如何去说服别人?为揭开偷渡人的真相,笔者决定立马查阅相关资讯,以便拨开心中重重迷雾。

眼前,浏览翻看大量的手机网页偷渡资讯,一条非常刺目的标题《中国偷渡客梦断戴高乐机场》进入笔者的眼帘,倒不是因为该题目与笔者的题目取义都带有“梦”的意思,是因为它简明扼要的表达了笔者想说而没有说的极为完整的话。

说起来,这条资讯距离今天并不是很遥远,也曾经轰动国内,笔者引用此文的目的,除用事实说话和处于一个作者的良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告诉大家所有偷渡者最终都逃不过一个宿命,请看:

2004021212:30  新华网

戴高乐机场迷宫般的建筑布局之中,有一栋不起眼的二层小楼。如果不是双重三人高的铁丝网,如果不是身着制服的警察进进出出,不知情者肯定想不到,外国人抵达机场后如被拒绝入境,就是在这里等候裁决的;更不会想到,在这常备172张床位、紧张情况下容纳过570人免费食宿的等候区,三年前平均每天收留150多名中国偷渡客,他们最终的命运都是自愿回国、强制或押送遣返……

注意后面的话,“三年前平均每天收留150多名中国偷渡客,他们最终的命运都是自愿回国、强制或押送遣返……”

看到这里,笔者没再往下浏览,心里却打起小鼓:平均每天收留150多名中国偷渡客,那一年要收留多少?况且还有去其它国家的。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