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2019年4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10月号 >> 阅读文章

桩腿上的“城池”---【王 权 夏雪峰】

2013-10-14 09:51:42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891

桩腿上的“城池”

     夏雪峰

从香港中环码头往东南约240公里,是南海的珠江口盆地。这里平均水深约200m2008年,一座“城池”拔海而起,名曰“番禺30-1

平台落成后,一群海洋石油工人前往这座“海上浮城”。

 

20085月,90名中国海洋石油工人乘着拖轮,在风浪中颠簸8小时来到番禺30-1平台。彼时,平台刚刚建好,许多生活设施并不齐备。24岁的电工张立新刚刚大学毕业,第一次出海因为没有热水着急的哭了。有着多年出海经验的甲板工张铁锤安慰他:“孩子,别哭啦,进了这浮城,就得有颗能耐苦的心咯。”

张铁锤是平台电焊工,当年涌动的打工大潮,把他从河南农村席卷到深圳,那双抚过泥土、种过麦子的手,拿起了焊把线,他的人生在弧光与烟雾中重新书写。

每日的午休和收工,是铁锤最忙的时候,他顶着火辣辣的日头,认真观察走过的每一寸甲板,检查可能存在的隐患。很少见他跑回生活楼透口气,他说每天干着活,衣服都是湿的,再返回生活楼,空调一吹,贴着背心冷。

虎哥身上有股子匪气,出海二十多年,对安全的热心比年轻人多。他每天深夜总在倒腾废弃的小零件,动手改装后做出一些在别人看来莫名其妙的玩意儿。

他在45吨吊车上捡到一把生锈的扳手,在甲板上捡回一把生锈的阀门手柄,他时时告诫同事消防设备是救命的武器。安全会上,他毫不留情地撂狠话,把自己的主操痛批一顿,他看似不近人情,不通人气,让下面的弟兄肃然起敬。

他真的倒腾出了一点名堂,SRUE卡——一个番禺301平台特有的设备管理工具,渐渐地成为平台员工工作的必备道具。

“日子真辛苦。”张立新常这么念叨。

在距海面17.5之上共有4个工作甲板,分别为25甲板、34甲板、41甲板、61甲板,大伙儿平时都在34甲板上工作。

工作不仅仅只是体力活,还考验着个人的精神与意志。孤挺于骇浪惊涛间的番禺30-1平台,迎送着狂风烈日,冰刀雪影。张立新闲暇时常常跑去甲板看海、看得发呆。这已经是离家最近的“城市”了,在这个孤单而寂寞的城市里,他最思念的还是远方的父母兄弟。

台风袭城

这座桩腿上的城池守望着这片海域已经五年了。浩渺空寥的海面下8条桩腿与12条裙桩深嵌海底,海水拍打着桩柱,从远处传来“隆隆”的声响,好像闷雷滚动,到了近处却如泣如诉,似乎要讲述城中那些令人心惊又难忘的故事。

2009913,一场猛烈的台风进入南海。914上午10,从热带风暴演变为强热带风暴,7个小时后就在番禺30-1平台附近加强为台风,速度之快,历史罕见。

台风正面袭来,在平台附近反复拉锯,不断加强,阵风14级,阵风15级……报务员林辉环紧张地预报着不断恶化的天气,大家的心悬了起来。“当时下的暴雨,是横着打过来的。”计控师许云高描述当年的情景,还记忆犹新。

因为台风发展太快,来不及撤离,全平台还剩下了正在边生产边钻井的100多号人,有人半夜吓醒,抱着救生衣睡觉。

台风登陆前的10个小时里,最大风力从12级加强到13级,登陆后维持最大强度(13级)达5个多小时,广东沿海出现了狂风暴雨和风暴潮,珠江口出现20年一遇的高潮水位。

风雨导致平台停电,生产关断。广播中,惊慌失措的100多号人,一起集中到餐厅。平时偌大的餐厅漆黑一片,人挤着人,背贴着背。外面狂风大作,雨点啪啪的拍打着窗头。晃动的平台,狭小的空间,空气里弥漫着骚动的味道,透出一股子烦躁和忧心。

“也许桩腿能扛住吧。”大家都相互安慰着。

“闷热撕裂了每个人的心,多了一层恐慌,每个人脸上都冒着汗,可却都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子寒意。”计控师许云高死死地拉着材料员邓刚的手,双双堵住生活楼的出口。他们知道,只要冲出去,就会没了。

距海面8的甲板上有直径5厘米铁杆焊接而成的栏杆,竟然被风浪生生地撕扯掉了15。“在那种情况下,平台生产关停不算什么,可生活楼必须通电,才能吃上饭,才能制住黑暗中的恐慌。”张立新后来回忆到,他是7位请缨勇士中的一位。

这群壮士,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一幕。7个人手挽住手,顶着风,冒着雨,靠着墙,从41高的甲板上的生活楼,一步步挪动,到25高的甲板去重新启动发电机。

谁说只有战争才可以评判真正的勇士,台风面前,拴在腰间的绳子,见证了7位壮士的勇气。李平安跌倒了,在地上不断打旋,他两头的钟国强和陈运松,一个箭步上前,死死地抓住他的手臂,咬紧牙关,硬是把他从风雨中扯了起来……

黑暗中,张立新启动发电机,拉动生活楼的电闸,平台上的灯,瞬间亮了。100多名工人从黑暗中扶着墙壁,直起身子,在屋子里欢呼起来。有人吹着口哨,有人竖起大拇指,有人使劲鼓掌。

该挺身而出的时候不能畏手畏脚。是的,他们在这座城池里学会了如何成长。“来的时候,俺娘说了,一定要对得起这份工作。”张立新说。7位勇士,生死弟兄,谁也没哭。

在烈日与暴雨下

按掉电源按钮,王书贵轻轻关上吊车操作室的门,一股热浪密裹着他的身子,感觉像是坐在一团火里。

41甲板热工区,工人们正在赶制3长的栏杆。25库房门口那个栓着救生筏的栏杆有些腐蚀,为了保证人员安全,这个活儿要赶在天黑之前完成。

王书贵穿上“黄马甲”,下到火热的甲板上,汩汩的汗很快爬满了他的脸,汗水顺着他的脊梁背往下滚,透过橙色的工服,哗啦啦湿了一片。

一个小时后,活干完了,王书贵看着34甲板上同事们还没有歇工,顾不上擦汗,抓起一箱矿泉水就往那儿奔去。

“来,接着!”一瓶纯净水塞到仪表工张新友的手里。正是干渴之际,一瓶凉水入喉,犹如干涸的麦苗逢着甘霖,岂一个爽字了得。张新友正要说:“真凉快!”王书贵又抱着水箱匆匆奔向10外的脚手架拆除现场……

海上的日头,淘气如娃娃的脸,刚刚还炙烤着滚烫的甲板,眨眼功夫,一道闪电撕裂了天空,很快拉上了一层黑压压的乌云。不多会儿,暴雨从半空中倾倒下来,远远望去,像一堵密不透风的墙,不给人丝毫喘息的机会。

“暴雨来了!”焊工王伟平大吼一声,一声闷雷随即而至,暴雨如墙一样地斜压着,黑压压地攻进了甲板。豆大的雨点敲打着他的头和背,他赶忙关掉电源,收起焊把线,刚想将一卷帆布铺展开来时,直直的雨柱便从斜刺里杀将过来,狠狠地敲打着滚烫的甲板,水雾立即蒸腾起来,模糊了他的视线。

王伟平脱下上半身工服,半拽住拧了一把,水流了下来。他将帆布顶在头上,再次冲进雨中,把帆布牢牢地盖在焊机上,确保焊机安全无虞后,又赶紧退闪到没雨的地方。半空中几个响雷过后,他直了直身子,才发觉被大雨浇过的背脊这时有点发冷。

还没来得及换衣服,雨又停了,卷土重来的热浪又将平台包围得严丝合缝。

王伟平想,必须得把龙门架和甲板焊牢实了,才能把撬块吊起来,千万不能因为自己影响到了生产进度。他冲进雾气中,看着手中的焊枪,用力的一揪,打开开关,火焰喷薄欲出,只是,那距甲板才15公分的作业高度让他为难了。

焊接物体离地面太低,地上又积满了水,在他眼里算是具有挑战性的任务。王伟平找来一块纸板,垫在甲板上,然后侧卧下身子,微微收腹,将焊条抵到反面的工字钢底。

呲,火花再次点燃。他换左手拿焊枪,右手推了一下面罩,焊星飞溅处,烟雾散去,他终于看清焊道了。只见他一只手撑着地,把半边的身体支起来,肩膀以下却纹丝不动,整整三分钟,只有呲呲作响的焊道,在向前不断地延伸。

30分钟过去了,天边的黑云早已散去,烈日裹挟的高温卷土重来,王伟平丝毫没有察觉,依然侧卧在地上焊接着一条又一条的焊道。

我突然觉得,他就像是一个雕塑家,用一道道深深的焊痕将龙门架的一角与整个平台牢牢连接在了一起。

 

“城外”,一个女孩的降生

201111月,重庆南坪的一家妇产医院里,一个叫阮玲芝的女人,挺着隆起的肚子,扶着床沿,扶着医院的墙,一步步向前,独自走向了手术室的大门。阵痛一阵阵袭来,撕心裂肺的孤独。

这个女人的丈夫还远在数千公里外的海上平台,她没有选择,只能一个人上场。

女孩的降生经历了母亲艰难而痛苦的分娩,谁也无法体会到这位母亲当时内心的无助和恐慌。

“女儿在里面冲撞着我肚子的四壁,我很紧张,但我想为了女儿、为了他,我一定要挺住。”这位母亲在回忆录里写道。

他的丈夫正在番禺30-1平台上和100多号人开着每周末的安全会议。他侃侃而谈,说着一周的员工安全表现和相关的安全知识和理念。他的面容很平静,手心里却捏着一把汗。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