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10月号 >> 阅读文章

真实的脚印---【杨德勇】

2013-10-14 09:52:04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753

真实的脚印

——朱镕基在石油管道

杨德勇

1975年后,我回到了北京,当时我的关系还在国家计委,但被分配到石化部管道局电力通信工程公司工作。我就带了一支徒工队伍,从爬电线杆开始培训,一直到能安装22万伏的高压线和11万伏的变电站。这一段有两年多一点的时间,对我也是极大的教育,使我有一点基层工作的经验。”

摘自《朱镕基上海讲话实录》第39页《在上海市九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的讲话》(1988425)

永定河畔,京津走廊,廊坊市和平路23号,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电力通信工程公司所在地。简称电信公司,隶属于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朱镕基同志曾在这个单位工作生活了三年多的时间。他从小城廊坊,从电信公司走出去,进北京、转入上海、又进北京。

管道局电信公司是朱镕基同志唯一在企业单位工作的地方,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被一起工作过的同事和朋友记在心里。朱镕基同志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外宣传保持低调。至今流传在社会上和媒体书刊上有关这段历史记载依然很少。笔者作为与朱镕基在一个单位工作生活过的同事和朋友,愿以《朱镕基在石油管道》为题,向广大读者专题报告。

《人民日报》在朱镕基同志任上海市市长、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总理时,三次刊发朱镕基简历。笔者保存了一份199149的报纸,是这样介绍朱镕基的:

新任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简历:朱镕基,62岁,汉族,大学文化程度,高级工程师。194812月参加工作,1949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十三届中央候补委员。

朱镕基1947年在清华大学电机系电机制造专业学习,1951年毕业。历任东北工业部计划处生产计划室副主任,国家计委燃动局、综合局、机械局组长、副处长,石油部管道局电力通信工程公司办公室副主任、副主任工程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主任,国家经委燃动局处长、综合局副局长、技改局局长,国家经委委员,国家经委副主任、党组副书记。1987年后任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上海市市长。1989年起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上海市市长。”

1998317,在第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朱镕基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从《人民日报》三次发布的朱镕基简历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三次提到了石油部管道局电力通信工程公司(简称电信公司)。这段经历,是朱镕基同志人生旅途中不可忽视的一个历史阶段。他在这里,积累了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活跃着一个举世瞩目坦诚而又开明的政治家。他,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朱镕基以务实闻名于世,赢得了中国人民的信任和爱戴。

一、管道局电信公司新来的“朱工”

1973416,中国管道横空出世——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诞生了。这家集管道建设、油(气)运输于一体的企业,集聚了来自大庆、新疆、胜利等油田及石油部门的骨干,在距北京60公里的河北省廊坊市搭起了“八三”管道会战指挥部的行军帐篷,挂牌办公。

石油管道会战急需建设人才。管道局申请要人的报告,直接送到了石油部。

时任石油部部长康世恩指示:国家计委干校保存了一批干部,我们石油部门应该把这些干部请来,参加石油会战。

管道局作为石油部的一个直属局,从她诞生的那一天起,浑身就沾满了油味。大(庆)秦(皇岛)输油管线建成以后,管道建设大军又挥师南下,铺设鲁(山东)宁(南京)线、秦(皇岛)京(北京)线。时针指向1974923,为配合输油管道的建设和输油生产,管道局成立通讯工程公司,承担与输油管线相适应的通讯线路架设,用以指挥输油管线的生产。但是,光有通讯还不行,输油泵站必须要有电来作为动力资源。于是,石油部指示管道局,要在原通讯工程公司的基础上增设电力施工队伍。这样一来,一条输油管线的敷设,必须要有一条通讯线路和一条电力线路来做保证。电力通信工程公司,也就是在这种条件下诞生的。

电力通信工程施工,同样需要建设人才。

1974年底,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某部通讯兵一百零八名干部战士穿上了管道服。

1975年初,一批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应招来到管道局电信公司。

197566,朱镕基以电力工程师的身份从国家计委综合局,调到当时的管道局华北输油管线指挥部电力通信工程公司。

朱镕基随着石油管道会战的洪流,加入到了石油工人的行列。也就是从这一天起,他成了穿管道服的石油管道电信人,开始了为期三年之久的创业生活。

那时候,无论是在管道局电信公司的机关大院,还是在风尘滚滚的会战第一线,大家都亲热地称朱镕基同志为“朱工”。

二、鏖战高碑店

九十年代初期的一天,风和日丽,天气晴朗。朱镕基乘坐火车南巡,途经高碑店时,他隔着车窗望着田野里那一排排整齐的电线杆,动情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这里有我的足迹,这些电线杆就是我带着一帮徒工立起来的。这么多年了,当年那支架电线建电站的徒工队伍一定成长起来了。”

朱镕基提到的这支徒工队伍,就是当时承担电力外线架设和变电站安装任务的电信公司电力大队。

华北大平原,出了个大油田。任丘油田的原油要输送到首都北京,管道局又组织了任京线建设的大会战。电信公司承担了与这条输油管线相配套的电力和通讯线路的架设任务。朱镕基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系,当时他以电信公司生产办公室副主任、工程师的身份,组织和参与指挥了任京输油管线电力工程的施工会战。

那时候的管道局电力通信工程公司电力大队分为两个作业队,电力外线队负责输电线路的架设,电力安装队负责变电站的安装。这两支作业队,几乎是百分之百的知识青年,典型的“学徒工”队伍。人们尊重朱镕基,称他“朱工”,称与朱镕基一块工作的工程师皮以椿为“皮工”,称大队教导员姜瑞文为“姜教”。

为了完成任京输油管线的电力工程任务,朱镕基亲自带领经过挑选的30名徒工,到北京供电局学习。这30名徒工都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大多数是初中文化程度。招工参加工作后,可以说对电力工程施工是一片空白。为了把这30名骨干培养好,尽快地早日成为管道电力工程建设的栋梁,朱镕基白天带领他们在电力施工的工地上摸爬滚打,采取师傅带徒弟的方法,手把手地教。晚上,朱镕基亲自给大家讲课。从电的产生,到电的运用,施工程序、安全操作规程等等,他恨不得把自己的知识,一下子全都教给这些新一代的石油工人。在北京良乡学习的那段日子里,朱镕基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他挤时间备课,制定学习计划,晚上学习,白天实践,急用现学。这些身体本来都很棒的徒工,由于学习紧张,实践(跟供电局的工人们一起施工)劳累,环境适应不了,有的感冒发烧,有的累倒了。公司领导闻讯后,立即派卫生所的秦祝英大夫前往,给大家治病。从此,秦祝英就成了一名施工前线的“战地医生”。 朱镕基当时的身体很弱,胃经常疼,晚上又加班讲课,长时间的超负荷劳动,使他本来就消瘦的身体显得更瘦了,眼睛也熬红了。秦大夫心疼大家,白天背着药箱上工地,晚上又把药送到徒工们的宿舍里。“那时候,朱镕基的胃药可没少吃。”秦大夫说,有时候晚上备课加班太晚了,秦大夫就用煮针头的煤油炉给“朱工”煮一碗面条,那时候也算是“特殊”照顾了。

六个月的学习实践很快就结束了。朱镕基没有回在北京的家,他带领着这些技术生产骨干乘车返回了高碑店。这里是会战指挥中心,这里的管道电信工人正在鏖战。

学以致用,立竿见影。朱镕基在北京培训带回来的张新民等30名骨干,立即进入施工第一线,并且在任京管线电力工程建设中大显身手。朱镕基曾自豪地说:“我曾亲手培育起来一支年轻的队伍!”人们还会记得,在高碑店指挥所的生产施工会议上,朱镕基侃侃而谈。为了保证工期避免窝工,他提出先立电杆,后挂金具的施工方案(因金具材料供应不到位),加强技术练兵,派专人进厂家催设备材料。为了保证金具材料的镀锌质量,朱镕基亲自绘画图纸,向管道局打出专题报告,建造电力镀锌车间。施工车辆急缺,影响立电杆的速度,朱镕基三次进京,托熟人批指标购进了绞盘汽车,取代了人工绞磨立杆。既解除了工人们的劳作之苦,又促进了施工进度,开机械施工之先河。

那时候,朱镕基确实很忙,也很累。有诗为证:“深夜静,灯光亮,‘朱工’、‘皮工’灯下忙。研究作战部署,审查图纸张张,生产指挥强。红箭头,向上长,突击奋战打硬仗。合理部署安排,重重困难落网,觉少睡得香。”为了完成任京管线电力工程的施工任务,为了让这支徒工队伍早日出师,朱镕基和他的同事“皮工”、“李技”、“褚工”经常挑灯夜战,通宵达旦。这是笔者在高碑店施工一线写的一首诗,刊发在当时的《管道工人报》。

有播种,就有收获。朱镕基指挥着这支徒工队伍,经过近一年的风雪锤炼,终于在1977年“七一”前夕完成了任京管线电力工程的施工任务,谱写了一曲徒工架银线建电站的胜利凯歌。有《水调歌头》词一首为证:“甲乙两条线,新城至方官,长达三十二公里,飞越高空悬,是谁把它架起,无数雄鹰海燕,捷报今日传。斗妖风迷雾,战士英姿现。斗地震,抗暑寒,战艰难。建设社会主义,徒工架银线。坚信真理光辉,甩开膀子大干,革命意志坚。看胜利成果,举红旗向前。”

笔者这首《水调歌头》词,发表在当时前线指挥部自办的《登攀》小报上。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