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10月号 >> 阅读文章

玉米人---【楔 子】

2013-10-14 09:55:5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595

玉米人

刘先琴

 

十冬腊月,从冰封的中原大地飞往三亚,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巨大的反差,依然给人惊愕和遐想。

薄衣单衫替代厚重的保暖衣物,金子般的阳光拨去已经凝固在眼中的北方阴冷,那扑面而来的浓绿浅翠,大红粉蓝,细草阔叶,高树矮藤,不可抗拒地扑进眼帘。同样是树,这里的直插云端;同样是叶,这里的肥厚油亮,大如扇面。更不用说那些果实,长的、圆的、红的、黄的,占据了枝枝叉叉,又从树干中膨出,展示着肥硕和饱满。

宇宙天地之间怎样的造化,给予这方土地用之不竭的精华,让万物在春夏秋冬365天永无止境地生长,生长!

如今,就在我的视野里,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这片唯一的神奇生长,以另外一种方式,在960万平方公里国土上催生着能量——

这是“浚单一号”玉米良种培育基地,简陋的宿舍被大片土地包围,登上屋顶平台,平展的大地顿时又有了拓宽延长,没有任何标示,育种专家程相文却了如指掌:“这片是中科院的,那片是中国农业大学的,那块是新疆建设兵团的,这块是黑龙江农垦场的……”

收回目光,由远至近,会清晰看见这分属于不同省份的土壤,被深耕细作,侍弄成尺子量出似的规整田垄,细如粉末的黄色土壤,被一块块高矮不同的绿色占据,有刚刚钻出地面,支棱着几片嫩叶的,有蓬勃抽叶、茎秆已经粗壮挺拔的,还有顶部已经抽花的……玉米,是不同生长期的玉米,与我们司空见惯的北方田野上整齐的青纱帐不同,这里是玉米的大家庭,儿童、少年、成年的他们,在这里同时蓬勃着无尽生机。

是的,北方每年生长一季的玉米,在这里尽可以成为两季、三季,植物生命中漫长的优胜劣汰,繁育精选过程,在这里以大大缩短,过去育种专家要用毕生等待才能得到最优良的种子,几年间便可跃然而出,化为华夏大地上的金色收获,村村寨寨的粮仓,千家万户灶台上的清香……

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食以粮为先。崇拜土地、向往稳定的中华民族,来自土地的五谷杂粮,已经成为繁衍生息的生命能量。而在小麦、水稻、玉米三大主粮中,近年来,玉米已经成为增量最大的作物,有统计表明,20042012年,玉米面积增加1.63亿亩,增长45.2%,占粮食面积增量的91.6%;玉米产量占粮食增量的58.1%,已经成为中国第一大粮食品种。

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其端。时下,大房、豪车、权利、地位几近已经成为部分人追求的所谓人生价值的时候,一日三餐似乎已经不被国人称其为问题,然而事实上,谁也不能否认粮食曾经、也会永远成为指挥历史的魔杖。人类进化自不必说,中国封建社会的朝代更替,由于财产粮食集中于贵族,农民起义、草根造反,直接原因都迫于食不果腹,甚至形成300年一个轮回的发展规律。而粮食问题上的发展变化,直接成为社会发展推手的例子,更是有据可查。

600年前,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起源于美洲大陆的玉米,得以传入中国,大量种植收获的那个时间节点上,同时出现这样一个现象:从西汉末年到明朝中期,中国一直处于五千万人口的稳定人口模式开始变化,从此开启中国人口猛增的序幕,由明末到鸦片战争,增长到四亿人口仅仅用了三百年!

于是宝马香车、高楼大厦、厂房林立的巨大景象背后,是当今中国的决策者们构筑起保障粮食安全的三大屏障:增加粮食种植面积;改善品种,用科技提高产量;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其中最直接、最有潜力的是第二项,于是,在三亚劳作的种子专家程相文,得到他应有的奖赏:获得中国科技的最高奖励;国务院总理三次到他工作的地方,直接为他的良种起名“永优”……

我们追寻程相文的脚步,从他的出生地邙山脚下,到他求学的豫北,再到他育种的新疆、甘肃、三亚……这位当今育种界最高权威的专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这都是大家干的。”在聚集着全国一流育种专家的三亚,我们理解了这句话,在程相文倾注心血的一粒粒种子清香里,我们放大了这句话:程相文投入的,是谁来养活中国的重大课题,和他一起劳作的,是领袖,是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和水利专家。

当程相文在烈日下为玉米授粉的时候,邓英淘跋涉在湘西调查的山间小路上;当程相文在风雨中托起幼苗的时候,王小强在他曾经下乡插队的农民中回访;当程相文在实验室分析种子成分时,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的小会议室里,郭凡生带领的西部开发调研组成员们,刚刚从南疆归来,一个最佳土地使用方案正在酝酿……

19721230,交售1包净重59斤的高粱;19721230,交售1包净重53斤的小麦;197312,交售1包净重5斤的小麻。这3张被收藏爱好者从废品收购站淘到的粮站收购单第一联的存根上,“交售单位或个人”一栏中填的名字,都是“习近平”。这位当年下乡插队在陕西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劳作的知识青年,2013年新春,以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身份,签署了这一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农业,进一步增强农村发展活力的若干意见》。我们尽可以想象,在那个年代里,一位从首都扑向黄土高原的年轻人,怎样从土里刨食开始,认识了中国社会,认识了中国发展的基础所在。上溯至改革开放大潮初起的20世纪80年代以来,每年中央的一号文件都与农村、与粮食直接相关,而30年来,我们的国家从“摸着石头过河”开始,稳步繁荣发展,让世界为之赞叹!

也许,今生今世,程相文与邓英淘,与王小强,与郭凡生们永远不会谋面,他抛洒汗水的天涯海角,与中南海永远相隔万水千山,然而,在历史的坐标系里,他们奋斗的经纬方向,会永远聚集在一个交叉点:粮食!粮食!

就像玉米成长过程中,水分、阳光、肥料一个都不能少一样,有了合力,才有成长,才有收获,程相文的研究,其重大意义就在于整个社会的合力投入于此,千百万人的智慧、精力倾注于此。

标兵

最文明的民族也同最不发达的未开化的民族一样,必须先保证自己有食物,然后才能去照顾其他事情;财富的增长和文明的进步,通常都与生产食品所需要的劳动和费用的减少成相等的比例。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卷,第347

1948年夏郑州古荥程庄村

 

1

四周很静,整个村庄沉浸在夜色里。狗儿也还在睡着。

村东头儿一户院落整齐的人家,正房,有亮光摇曳在窗纸上,又很快消失在黑暗里。这才显现出旁边灶屋那细细的门缝儿所泄露出的微弱火光。

程远修轻轻拉开房门,来到院子里,一边翕动鼻翼,深深吸进空气中的麦香,一边仔细扣好粗布短褂的每一个纽扣。这位壮实的中年汉子在院中站定,来回扭动脖子,耸动肩膀,舒展双臂。他把双拳攥着,胳膊圈到身后,好一会儿捶打腰眼、后背。

听到灶屋里传来往瓦盆里舀水的动静,他停止捶腰,转身来到灶屋。妻子也正开门,程远修推门跨进去,差点碰翻了妻子手中的水盆。

妻子往后侧了身子让丈夫进屋。

“给,洗洗。”

“你呢?”

“你先。”妻子说着,把水盆往丈夫跟前递了递。

“哦。”程远修答应着,双手已经插进盆中,捧着水,很认真地洗完脸,从妻子的小臂上捏起毛巾,用力将脸上、脖子后揩净。妻子这才将水盆放落在灶台上,自己匆匆洗了一把,双手往外甩着水珠,重又蹲在灶火前,往灶洞里续柴。

“绿豆、麦仁正熬着,还没和面,你先喝两口热汤。馍馏上了,恁几个回来再炒菜。”

“嗯。叫相文吧。”程远修说着,从灶台上端起浮着绿豆皮的粗瓷汤碗。

“这就去?”

“嗯。”

程远修家养着两头壮硕的黄牛。小相文奉了父亲的命令照看它们,常年睡在牲口屋里。

妻子走出灶屋,蹑脚来到牲口屋前,手搭在门环上,却又把手停住,犹疑地蜷了回来。她抬头看天,尚有残星闪烁,便转身来到院里,抓起笤帚,轻轻地扫着,扫着。

东方微露鱼肚白,太阳躺卧在雾帐里,懒懒的不想起身。

灶屋里,程远修好一会儿没听到动静,“吱呀”拉门出来。

远远地传来第一声鸡啼,天正到了五更。程远修看妻子立在院中哀怜的样子,便也默然。

妻子怯怯地说:“剩一天了,叫相文多睡……”

“嗯……我先去地。”程远修沉吟着说道。转身拿了槡叉,扛在肩头,独自往大门走去。妻子抢抻了抻衣角,轻轻拉开大门门栓,看丈夫消失在浓雾之中。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