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谁解其中味---【郝敬堂】

2013-11-08 12:42:40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475

谁解其中味

——报告文学写作一得

郝敬堂

2012年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的年会在华西村开幕,会议期间,适逢作家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喜讯传来,这个突然到来的喜讯,像一个巨大的冲击波,在平静的文坛掀起层层涟漪。在向“会讲故事的人”——小说家莫言祝贺的同时,从事报告文学创作的作家们同时也在深深地思考,思考报告文学作品应该如何走向世界。

会议期间,常务副会长炳银君给我布置了一项任务,让我写写报告文学写作的艰辛。说实在的,这篇文章不好做,首先,凡从事报告文学写作的人都有过这种艰辛的经历,从创作成就上来说,也应该让他人先讲。其次,写这一类文章很容易招来“自我标榜”的非议,又是何苦呢?炳银君是我们“报告文学家族”的“管账先生”,德高望重,不得有违。尊重不如从命,我受领了任务。

当今世界,文坛之上,对于报告文学的社会地位和它巨大的影响力,已经没有人质疑了。报告文学的真实性、社会性、批判性越发受到读者的青睐和执政者的关注,已经成为一支不可替代的文化新军。

稍稍回顾一下,从2008年开始,我先后写了《小岗之子》、《大巴山的女儿》、《唐山好汉歌》、《都市寻梦人》、《好大一个家》、《汶川,我们来了》《西风烈》等7个中篇报告文学,全部是命题作文,全部上了《中国作家》杂志的头题和封面。有两篇分别被改编为电影和电视,获2012年度“五个一工程奖”,有两篇获在“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一篇获“全国短篇报告文学奖”,另有一篇获“中国人口文化奖”。

有人给我开玩笑,说我是获奖专业户,说我是写“表扬稿”的作家,我真的不知道这是“褒”还是“贬”,有一点我心里明白,因为我是临时受命写的“表扬稿”,如果换别人去写,别人同样能获奖,只是这一类题材很多人不愿意去写。

且不说写作的艰难,同样付出的是艰辛的劳动,获取的或得到的并不实惠。如果你写的是一个大型企业或是一个企业老板,你可能会得到一些相应的报酬,如果你是“遵命”去写“表扬稿”的,有时报销差旅费都会遇到困难。尽管如此,依然不能说“不”,力争做到随叫随到。一个作家,不能只为金钱而写作,还是要讲政治,讲文品,讲文德,讲担当。下面就说说我所经历的几次采访与写作吧,借用《红楼梦》作者的感叹而感叹:都言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2009年年底,我正在外地采风,突然接到编辑部电话,通知我尽快赶往凤阳小岗村,参加中央新闻采访团的集体采访。一时间,上百名新闻媒体的记者云集凤阳,把目光和镜头聚焦在中国农村改革开放第一村的小岗。

我是第一次来小岗,第一次听说沈浩其人。提及小岗,人们并不生疏。32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夜,18个曾经拎过要饭棍的铁血汉子,秘密地聚集在一起,以“托孤”的悲壮,共同签署了一份大包干的“生死契约”,并庄重地摁上了自己的手印……令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张承载着身家性命的“生死契约”,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