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我的交响乐之旅---【刘元举】

2013-11-08 12:44:15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449

我的交响乐之旅

刘元举

五年前的一个烈日灼肤的上午,我在如同爆炸般耀眼的强光下,穿过一条巨树排阵的窄马路,一头扎进了深圳交响乐团。这条窄路叫作黄贝路,它在我眼里很像北京那种长长的胡同,走出去便会四通八达,豁然开朗,当我从能够辨清迷宫般的爱国路、怡景路、沿河南北路或雅园立交、新秀立交、罗芳立交上下左右如蟒自如穿越时,我便深深沉浸在交响乐的世界里了。当初走进这里,仅为写一部音乐与建筑的书(《城市·大演奏厅》)而寻找体验机会。殊料,这一蹲便四年有余。书已出版,而我却仍然没有离开。

 

散乱的音符 无序的开端

在现代建筑一度领跑全国的深圳,这个交响乐团的排练厅实在不敢恭维:不仅不合时宜,还挺寒酸,当大号大鼓大器乐奏鸣时,天花板会被震得往下掉楂。好在座位空置,无人观看排练。

四年间,仍然是那个非常破烂的大门,那个道路被不同车辆压碎而缺乏修缮的狭窄路面,一辆辆从大门口拐出来的车,在焦虑中插入更加喧嚣拥堵的黄贝路。这条被两侧大树裹紧夹严的马路,从早到晚车声鼎沸,人气轩昂。有时候像要挤暴似的。上学的孩子们在家长们的护拥下,横穿马路到对面的碧波小学,而校门口在等待放学之时,无数的车辆和无数的家长们聚堆,呈一派峥嵘景观。

而乐团的出行,有时恰逢这个时辰。一百多号人,每个人都是一袭黑衣白领,黑压压地从小巷口溢出,分头上了大巴士。三台肥胖的大巴依次排列在街边,把路面挤得更窄。

乐团的乐器是最关键的,像战士的武器。到外地演出,这些轻重兵器如何运输?小提琴中提琴小号黑管双簧管等轻兵器好办,弄个包或箱就可以自己背着,拎着,而大号、低音大提琴、架子鼓、马林巴之类的,只能用大箱子装着靠托运了。

有的也嫌托运麻烦,干脆从当地借用,通过熟人朋友。有的无法借,就只能专车运输。乐团有开大车的,从深圳开到北京,两天准到。这是司机小许亲口跟我说的。乐团的司机还有小武。他从年轻时开到现在,不觉间一头华发,随便什么人称他小武时,便有一个华发老者从不同角落爽声应答。叫的人便多多少少有些尴尬。

总有一种神圣感在我的内心涌荡:这不是草台班子,也不是大篷车,这是正宗的国家一流的交响乐团,完全的洋式装备!走进这样的队伍之中,我差不多总会焕发出少年人的情怀。这些乐手大都是80后或90后的,与他们乘坐在大巴车上,看他们玩手机,打游戏,像看到我的孩子,更多时会心疼他们的眼睛:这么摇晃的车上,会弄坏眼睛的!我不便去提醒他们,因为我知道孩子们会多么烦一个老人的絮叨。但我会适时跟他们聊天,比如,一位身材重量级的提琴手聊起了减肥,我便提议他散步是最好的方式,因为,散步不会伤及膝关节。而体重的人,如果年轻时不注意一旦伤了膝关节,会一直伴随晚年的。这个大块头小伙子听信了我的规劝,每天晚上,我会在夜色迷蒙的东湖公园长路上,看到他宽厚的汗腾腾的背部。他的琴也随着散步减肥而越拉越好,已经由后面升到了声部首席。

其实,乐队的大块头们大都聚集在低音大提琴部。我不知道是否操作乐器体积的宠大与人体成正比,反正这个队伍的低音大提琴个个如此。

低音大提琴要比大提琴大出很多。有位个子瘦小的选手拉大提琴,我感觉他很有天赋但却没有“身赋”,他的身材太过瘦小,每每他在用力演奏时,只有一个细颈从庞大的琴掩体中微弱的探出,而他的身子整个被琴体掩住,这种遮挡让他失去了很多光芒。我见过独奏的大提琴手,一如罗斯特洛波维齐、马友友、秦立巍等人,他们都有一个欣长的身材超然于琴体之外,而且他们都是臂长如猿,在琴弦移位间从容大气!即使麦斯基身材不高,但他有一头犹如耶稣般浓密的长发和一幅悲情的面孔,这也让他的魅力从琴的掩体间夺目而出。而我真希望这位瘦身板的大提琴手能够在出国之后变宽一些。

果然,他在新加坡学了两年归来,人变得胖了,也变得祥和了。再看他在台上的演奏,也比过去舒服多了。

乐团的年轻人减肥成了一段时期的风气。不过,减肥也极容易减坏的,从而走向反面——

诸如一位颇有才华的小提琴手,他原本是个可爱的小胖子,其实也不是很胖,只因为可爱我才称他为小胖子,然而,数月不见,他突然变成了“小贝”,连他的头型都是贝克汉姆式的,他将自己酷烈地打造成“型男”,结果,他因此而生病了。

去年我跟乐团走欧洲巡演十多天,在博斯普鲁斯海峡的金角湾、在爱琴海边、在安德鲁姆岸边,连续的演出,让这位天才的小提琴手身体不适,中途提前打道回国了。后来,他也选择去了国外深造。这是闲话。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