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3年12月号 >> 阅读文章

来自一棵树的报告---【王卿富】

2014-05-15 12:59:24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452
这是一棵神奇的树,这是一棵幸福的树,这是一棵神圣的树;这棵树充满了传奇色彩,挂满了多少诱人的故事,注入了多少人的梦境与汗水;它的根已深深扎进人们的心里……
    
来自一棵树的报告——
好大的“盆景”倒生根
■ 王卿富
    
    远看一棵树,近看是树林;
    树树都牵手,原是倒生根。
    
  在云南普洱思茅城,你如果问一座老建筑、老巷道在哪里,大概很多人都说不出来,可一提起“倒生根”,那真是“上至拄棍儿的,下至懂事儿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有人说:到普洱不到思茅不算到普洱,到思茅不看“倒生根”不算到思茅。
  倒生根是茶城思茅城中自然天成的“大盆景”,成了思茅的地标,也成了思茅的骄傲。
  
倒生根:神奇之树
  
  这个“大盆景”,它的珍贵之处,不仅是大自然造化的结晶,而且在于它既有古老的“母树”,又有代代相传、后续有人、多代同堂、不断繁荣、逐年壮大的特征,更为诱人的是,它就生长在思茅城中心,就在最长、最繁华的振兴路中段路旁。人们观赏它、享受它极为方便。
  “倒生根”实际上是一种大叶榕树,只有亚热带才是它安家之处。思茅这宜人的气候,为它大展风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它,也为思茅争了光,更添了神秘而悠久的信息。
  人们把它称为“倒生根”,是因为由一棵母树长到距离地面约八九米高度时,突然从一棵枝杈上向地面伸出一条或数条气根——倒生根,这气根一旦抓住大地,就深深的扎下去,地面以上的气根,在大地母亲的滋养下和母树在顶部的扶持下,岁月,将它茁壮成新的大树,而后,它也伸展出那富有生命力的胳膊再次滋生出新的气根直冲大地……于是,一棵又一棵由根变为树的生命链接,便解开了独树成林的奥秘。
  每棵树都手牵着手,臂连着臂,有的竟然几棵树根与树梢相连、难舍难分的拥抱在一起,俨然一樽民族大团结的雕像,这雕像,来自大自然之手,用大地之灵气造就。
  如果你是一名善于观察的有心人,你会从它们身上看到美感,感到力量,品到思想,悟出世间哲理,收获诸多启迪。
  它粗壮无比,那五棵粗壮的树犹如祖仙,每棵都要三至四人才能搂得过来。未来,也许我们的子子孙孙真要手牵手拉成圈子来丈量它呢!在它面前,我们人类显得何等的单薄、羸弱、渺小。
  它高大雄伟,其身边六七层的楼房无法与它试比高。它是迎接朝阳最忠实的守望者,当旭日刚刚伸出羞涩的霞光时,是它最先领略东方的曙色和那瑰丽一刻;夕阳西下时分,它尽情地欣赏着落日前的彩霞变幻。如果你有意识的站在振兴大道南侧观赏它,你会感到那彩霞好似有意在它的头顶点缀美丽的花冠,绚丽多彩,瞬息万变。而后,又是它送走最后一抹晚霞,迎接思城霓虹初上。
  它繁茂多姿,忠实地造福人类。展臂伸出,足可以覆盖四五个篮球场;在它的手臂毫不吝啬的遮护下,人们各享其乐,欣赏着它,仰慕着它,赞美着它;附近通往市公安局的那条路,成了林荫大道,那摇摆着的枝叶,好似在向路人致意招手。
  当你仰视它,品味它,你会领受到更为强烈的艺术冲击力和震撼力——
  它的每个关节都那么强壮,为分出去的每一枝杈提供着力量的源泉,也为生出新的气根之树储存足够的能量;也许是母树的第二个儿子吧,当它茁壮成大树之际,母树将一绺发丝垂落在它的头顶,儿子立刻将这绺发丝搂在自己的怀里之后,协力帮助母亲将发丝飞流直下,彰显韵律;也许是母树的大儿子,它堪称大自然的“美髯翁”,当它大把大把、粗壮的胡须冲将到人体高度以上,来个戛然而止,让人们可望而不可即。
  品味着它们,不仅令你想起“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的诗句,还能让你领悟到大自然万事万物都具有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
  朋友,只要你走进这独树成林的妙景,定会令你目不暇接,赞叹不已,每一棵树都会让你读出别致的意义来——
  它富有神态,你看!从根部到上面的粗壮的枝杈,是由多少个“人”字组成。横向看,他们便组成了“从”字;整体看,他们又构成了若干个“众”字。真乃团结的标志,力量的组合,和谐的象征。难怪人们把它视为民族团结和谐的自然图腾!
  宁洱县有世人瞩目的民族团结誓词碑,用不同的民族文字,道出了民族大家庭每一成员最坚定、铿锵的誓言;而思茅的倒生根牵手相连、独树成林以及那一个个“众人”天成,更是民族大团结的无言昭示。
  在龙年即将来临之际,我来到树下又在细细品味,忽然有了新的发现:从天而降的两条气根同在顶部一个枝丫发出,俨然一对龙须直垂大地,大概是在为茶城人民注入永远的好运吧!
  细心的人还会从它身上领略更为深刻的内容,它的每一粗大的枝杈上,均匀的寄生着绿色的苔藓和不知名的小草,它无私地将自己体内的养分奉献给这些弱小者,让它们在大自然中同样有一席之地,发挥它们点缀绿色世界的热情与真诚。
  看到这生长在倒生根枝枝杈杈上的小草,使我想起歌曲《小草》中唱到的:
  “没有树高,没有花香,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寄生的小草,你可别忘了,是这棵大树让你不寂寞,不烦恼,离开了大树,你的生命何所寄?
  有了这棵独树成林,多少小草站在他们身上快乐地生活着,一些枝杈上,最显眼的要数那一排排蕨类。夏秋时节,它们是绿色的彩旗;冬天,朔风将它们染成棕黄色,在微风吹拂下,它们欢快地摇摆着,我敢说,这是世界上最牛的彩旗,最酷的装点!
  朋友,也许你会发出这样的疑问:这倒生根一年四季有什么不同吗?
  春天,在万物萌动、生机盎然时,倒生根与其它树木所不同的是:是叶儿们新老交替的季节,使你惊奇不已的是,每当春天,会让你看到“一枝春秋”的奇景,有的老叶仍执着的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恋恋不舍地陪伴着从枝头冒出的新芽,新老芽叶同枝并存;随着时光荏苒,为冬季的绿忠于职守的老叶们要陆续卸下碧绿的浓妆,由绿变黄,飘飘落落地洒满自己的脚下,厚厚的,踩上去软绵绵的;洒在林荫道上,当气温将这些叶子变成一个个小小的卷筒时,人们走过,会发出“嚓嚓”的清脆声,分外惬意。
  夏天,它用全身浓密的叶子为人们遮阳避暑,成为多少人理想的消遣最佳去处。每天,有多少老人来到它的膝下打牌,下棋,唠家常;有多少顽皮的孩童在它独树成林的空间追逐,嬉闹,捉迷藏;又有多少喜欢流动式、消遣式的约谈办公在这里搞定。
  人们对思茅的夏季,经常这样形容:一天三场雨,说下它就下,说停它就停。当人们来不及另寻避雨之处时,倒生根这宽大的树冠足可以让你抵挡一阵子。
  秋天,它桂圆大小的橙色果实,挂满枝头。那果实圆圆的,软软的,虽然不能食用,却极具观赏性。您可以想象,足以覆盖几个篮球场的巨大树冠挂满橘色的果实,该是何等的壮观!远远望去,真是一片丰收景象。当这些小小果实熟透之时,噼噼啪啪地落在它自己的脚下,还原大地赐予的养分;落在绿色的草坪上,使绿地得以点缀;落在林荫道上,给人以置身果园的享受。
  冬天,当然亚热带的很多树木都会执着地披着绿装,倒生根以它独特的方式展示自己的风貌。深绿色的叶子,精心地陪护着尚未落尽的果实,似乎在依依不舍地挽留着秋天,也在为自己冬天的绿韵不衰坚守着。它大概是在告诉人们:梅花可以为漫天飞雪的冬日添彩,而我倒生根,却能在其它树木经不住冬季考验绿叶纷纷落马的季节,仍为世界增绿。
  一年四季,倒生根的主旋律是绿,这是它的品格与灵魂。纵然也有四季转换略显特征,也是在不显山不露水的谦逊姿态下完成更替,从不张扬。
  植物,也有它的尊严。倒生根的伟岸之姿,为它身边的其它榕树类树立了楷模。在它伸手可及的石阶路旁,有一棵需二人合围粗细的榕树,好似倒生根前面一名忠诚的卫士。这棵榕树,把根系的手牢牢地抠进每一台阶的缝隙,好像生怕人们将它从倒生根身边挪离他方。它,站立得那么刚劲、坚定,生长得那么卖力气,恰似在对着倒生根奋起直追;它,虽然不属倒生根的同宗家族,但属榕树大家庭的一员,他要用自己的尊严为倒生根争光!
  在倒生根独树成林的周围,生长着许多不知名的树木、花草、藤蔓,尽管它们开放得那么持久艳丽,叶儿伸展得那么自由、得体,但在倒生根面前,它们只能充当让人们不屑一顾的角色,都在默默无闻的、尽职尽责的为倒生根作忠实的陪衬。
  
倒生根:幸福之树
  
  倒生根,既是人们仰慕赞叹的城中“大盆景”,更是人们消遣散心乃至无言诉说的好去处。
  思想苦闷、幽怨重重、倍感孤独的人看了它,心中会豁然开朗:汲取力量,联合起来,延展出去,把根深扎下去,把风采飞扬起来——大自然赋予人们的是最朴质的真理。苦闷的人从“一枝一叶总关情”中获得了启迪;甚至有的人把怨愤这样发泄出去:把大树作为“陪练”,在大树的身上狠狠地猛拍几下,心中的烦闷便烟消云散。
  快乐向上、喜气洋洋、春风得意的人来到它的绿荫下,与每一摇曳的枝杈和绿叶同舞共鸣。他们有的在练嗓子:“咦……啊……”,有的干脆把携带式音响也背来了,拉开架势,摆开阵势,京剧《红灯记》、《沙家浜》,还有云南特有的花灯戏都上来了;有的还玩起了自创的绝活儿。
  一天下午,我为了写这篇文章,漫步在倒生根公园的甬道上,忽听一曲不知什么乐器吹出的“康定情歌”从树下传来,我循着这悦耳的声音奔去,见两位老汉用树叶吹奏着他们得意的曲子。我上前搭讪:
  “老哥,树叶吹得不错呀!”老汉见来了知音,吹得更来劲了,又一曲“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飘过倒生根公园,与倒生根树下的二胡拉出的深情旋律,浑然天成。
  “老哥贵姓?”
  “姓肖!”
  我临走时丢给吹叶老汉一个顺水人情:
  “好!祝你永远自在逍遥!”
  这里不仅是休闲人的乐园,还是思想者的佳境。
  迎接考试的莘莘学子在树下,或默默地、或轻声低语地踱步背诵;或在石桌上展开自己的思路,让学业的方程式和人生的几何在这里找到答案。
  商海拼搏的人,在石桌旁,愉快地交流着彼此的经营体会,讨论着各自的发展前景。在“沙沙”的树叶响声伴奏下,一份份合同、协议落笔成交,两支互相祝福的手,恰似倒生根树树相连,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奔波疲惫的人来到这里,总要长长地舒上一口气,让轻盈摇曳的枝叶拂去满身的倦意,就此卸下心中的重负,一切繁杂的纷扰和压抑,在这里得到了自由的释然;一阵清风掠过,叶儿们发出嘻嘻旋律,为疲惫的心房注入清爽的惬意,奔波的灵魂,在这里找到了歇脚的驿站。
  文学爱好者们来到树下,文思泉涌,对倒生根的赞美、感慨,化作美妙的诗句,朗朗的与大树对话。继而,文人们会把对倒生根的赞美,延伸拓展为对整个思茅的赞美:思茅的生态,思茅的曼妙,在这里找到了答案,美哉,妙哉!
  热恋的男男女女来到树下,或背靠倒生根宽大的胸怀,或牵手漫步在树林间,或围在石桌旁,或坐卧草坪上,多少柔情蜜语牢牢地栓在那粗壮的树干上——
  男:我愿是倒生根上一颗果实,给富有春心的你一个秋的安慰。
  女:我愿作倒生根的一片绿叶,把你强壮的枝臂精心妆点。
  爱情的根,深深扎在树下;心爱的礼物,面对面的短信互动,还有那甜蜜的吻,幻化为多少怦然心动,凝聚成多少山盟海誓,同心永结。
  新婚宴尔的一对对新人,在这里留下他们执子之手的倩影。在茶城思茅举办婚礼的乃至洞房夜前几十公里赶来的一对对新人,他们说“在这里留影是让倒生根作证”。于是乎,凡逢人们心中的良辰吉日,新郎新娘们在这里尽其所能的造型摆姿,倒生根成了最慈祥的证婚老人和最具生命力的道具、背景。
  外地人来思茅,都要首先问“去倒生根怎么走”。由于“大盆景”倒生根居于城中心,游客们把住宿安顿好之后,常常步行来一睹它的尊容风姿,都要在这里拍照留念。现在拍摄的用具多了,你看:专业设备,傻瓜机,手机,能拍照的统统都派上了用场。
  一天晚饭后,我又来倒生根寻找思路来了,见一对中年夫妇在树下一忽儿仰视,一忽儿搂抱大树,拿出照相机互相拍照。我见无人为他们拍摄合影,就来个自告奋勇:随着几声“咔嚓”,“谢谢”二字留在了树下。这对夫妇说:“我们是从红河州来的,这是第三次来看你们的大盆景了”!
  有多少外地游客都要重返故地再度欣赏倒生根:“啊!倒生根,我又来啦!”仰视着,搂抱着,拍打着,久久不肯离去。
  常言说,“近水楼台先得月”,笔者是倒生根最近的邻居,每天至少要两个来回路过这座大盆景,可以说,哪里多栽了一棵树,多加了一盏灯,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每天上演的那一幕幕生动的情节,都会有意无意地映入我的眼帘——
  有那么两个晚饭后的闲暇,徜徉在甬道上的我,只见一位七十余岁的老汉坐在石凳上,一位老太太蹲在地上双手为老汉揉腿,揉的那么快,那么卖力气,老太太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我被这一幕感动了,停住脚步深情地问道:
  “累吧,每天揉几次,每次揉多长时间?”
  老太太伸手抹一把额头上的汗:“每天两次,每次30至40分钟,老伴么,我不揉谁揉。”简短的话语,道出一种至爱亲情。
  看着老太太揉得那么认真、执着,老汉脸上挂着甜蜜笑容。我思忖着:倒生根公园啊,你是展示美德的窗口,你是汇集幸福的舞台。
  倒生根独树成林,雍容大度,不正是人类社会从家庭到集体,团结、和谐的样板么!
  一部历史,要有生动的波澜壮阔;
  一篇文章,要有精彩的词句佳段;
  一方水土,要有诱人的向往之处。
  也许,对于异国他乡的游客来说,茶城思茅,最值得向往的就属倒生根——城中“大盆景”了。
  
倒生根:神圣之树
  
  倒生根扎根在茶城思茅,历经沧桑。它,是这座城市发展变迁最具权威的见证人。
  相传,这棵倒生根的母树,是三国时期诸葛亮南征到这里时,准备安营扎寨,举目四望,发现倒生根座落之处是极具灵气的风水宝地,遂命兵士们砍来榕树枝,栽将下去……它凭借独有的个性,在沧桑岁月的历练和雨露阳光的哺育下,出落成今日的尊容风姿。
  我们暂不去考证它的确切年龄和来历,我们只知道它是思茅生态的骄傲。
  听老思茅们讲,倒生根坐落的一带,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还是人迹罕至、荒林一片,是当时的地区公安处(现在的普洱市公安局)最早在倒生根一侧建起了茅草房式的办公场所,算是倒生根附近有了人类伙伴。据说,倒生根今日南侧的振兴大道,就是昔日繁荣活跃的茶马古道。也许是哪一位明智的官员或有识之士为了求证茶马古道现代的复兴,才为这条马路冠以“振兴”二字的吧?
  随着思茅城的发展,倒生根周围的楼房越来越多,甚至向这棵“大盆景”步步逼近。它,曾经一度面临着被挤走的危险。
  有一年,思茅规划城市建设时,当地文学艺术界几名知名人士听说有人提出要倒生根“清身出户”。文人们坐不住了,发出这样的质问:“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难道“木秀于城人必毁之”吗?!
  他们拿出“武死疆场文死谏”的忠诚,呼吁于政府和有关领导,奔走于环保和城建部门。保护古树就是保护思茅生态,就是感恩大自然的理念渐渐升华为思茅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科学环保思维:
  “宁可路绕弯,古树不能搬!”
  在这一生态城建思想的确立下,倒生根被列为思茅城首位保护对象,并被云南省列入“省级重点保护植物”。
  倒生根终于有了名份,也有了“尚方宝剑”。它,安然潇洒地造福于人类,独具风姿的装点着这座城市。
  可以说,倒生根能够自在的毫发无损,还得益于有个好邻居——
  人民的卫士单位——普洱市公安局牵手相连,它的长臂竟然亲昵的伸展到公安局的院内,这真是它的福分呐!它,时刻置于人民警察的保护下。
  我,一名老警察,闲暇时总要到倒生根大树下转转,看看,看到有对它不利的举动,我总是爱管闲事。2001年5月初的一天下午,我刚走出公安局大门,就见一名少女双手抓住其中一根细细的“龙须”式的气根向上攀爬,我急切的边向树下奔跑,边远远地大声呵斥:“下来!破坏公物过来接受处罚”!
  那少女见警察来了,立刻从刚攀到一米高的“龙须”上滑下来。我来到她的面前,进行了一番入情入理的教育之后,又向距离倒生根近在咫尺的市公安局大门保安人员反复交代:
  “每天,你们必须给我盯住,刚发出的那两条细根,任何人不准动它”!
  那是2003年国庆刚过,我要长时间到昆明出差,看到当时那两根只有鸡蛋黄一般粗的龙须式气根外面的保护竹筒散开了,我找来竹片、铁丝、老虎钳,脚下踩着桌子,把这棵裸露的“龙须”包裹得严严实实之后,第二天,才放心地奔赴昆明出差。
  就这样,在众多爱茶城更爱倒生根的“管闲事”的人们和有关部门的呵护下,现在的“龙须”,最粗的位置已足有大碗口一样粗了。淘气的少男少女们,你再想拽着它攀爬,你的手握得过来吗?
  为了它,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庭大楼轰然倒下;二十一世纪刚进入第十个年头,它的近邻市司法局幢幢楼房夷为平地,现已盛开着满地鲜花;
  为了它,不知是哪位富商后来在它身边建起的高档茶室,在人们对倒生根的爱心庇护呼吁中,这座茶室只能昙花一现;
  为了它,城建部门和环保部门指定专人维护它、美化它;旅游部门带着游客欣赏它,赞美它。
  一切,都在给倒生根让路,为它留出足够的生存空间和大展风采的天地,让它自由自在的生长、繁衍,成为这座城市的镇市之宝,生态丰碑!
  在二十一世纪最初的头几年,尚未给思茅打造出“妙曼”和“天堂”之类的桂冠,人们将思茅冠以“绿海明珠”之称。在云南红土高原的调色板上,绿,是思茅的主色调。那么,独树成林的倒生根这个“大盆景”,又是大自然赐给思茅城的绿色瑰宝,正像人们所说“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财富”。
  集倾城的爱心,用何等的代价,去维护它、捍卫它,实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它,牵动着多少人的心,为多少人留下无穷的回味和无限的憧憬。
  我,每次来到它身边,总有看不够、品不完的感觉,离开时也总是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去。对着倒生根,我的心底经常迸发出这样的心声:
  “倒生根,你岂止是一棵树、一片林?你是人们心中绿色的理念,永恒的!”
  倒生根公园诞生了!
  在以这群大树命名的公园里,最为引人瞩目的莫过于“马帮小憩”铜雕,活灵活现得将铃声洒满古道的小小马帮休息的瞬间定格在此。也使我们仿佛看到了“山间铃响马帮来,古道挤满普洱茶”络绎不绝的繁荣景象。
  那一尊尊茶马雕像,仿佛在述说着昔日茶马古道上那长长的故事。
  聚焦、缩影式的茶马古道上,那生动而又传神的铜质雕像,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是如此的形象、生动——
  四名不同身份的赶马人,形象迥异:身着民族服装、头缠布包头、手持草烟锅,脚蹬毛边布鞋的马锅头,站在那里思考着什么;燕尾西装、长筒马靴装饰、坐在石头上似乎有些不胜脚力、略带疲惫神情的外商,在尽情地喘息着;一位光头赤背的老汉,蹲在地上吸着水烟筒,吸得那么有滋有味,显得那么解乏;那位赤脚青年赶马者手持缰绳让尚未吃饱的马儿继续啃食着。其他几匹马儿,似乎已经吃饱喝足,有的在悠闲地打着盹儿;原始韵味的石板古道上,摆放着从马背上卸下的普洱茶驮子……一切,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好一幅小憩景象!好一幅生动的历史画卷!吸引了许许多多南来北往的游客在此领略关于茶马古道和马帮文化的底蕴。
  凡到此一游的游客们,有的手抚马儿,有的坐在驮子上,还有的干脆骑到马背上,用各种照相器材将形象的记忆带回家中,让现代的自己与历史的印痕,做着形象的对接。
  在短短的茶马古道一侧,那并非壮观的潺潺流水,从略带沧桑感的小小崖壁上弯弯曲曲地流淌下来,发出淅淅沥沥的悦耳声;崖壁上方生长着茂盛的年轻榕树,使你难以猜度水的源头从何而来;细流落下之处,好似崖底龙潭。如果我是一名电影摄影师,我完全可以骗过你的眼睛,让你领略“崖壁挂细流,崖底汇深潭”的神秘景观。
  原来中级法院审判庭大楼坐落之处,已是绿地花木,在奇花异草的簇拥下,屹立着一块刻着“茶马春秋”字样的巨石,那巨石的正面你可以清晰地发现骏马奔来的自然天成图案,与附近的茶马古道微缩景观浑然成趣;在这块巨石的西南侧,站立着一块记载着“马帮小憩”历史背景的石碑;石碑的前面,是“倒生根公园”公共汽车站。这一切,将自然的、历史的和人文的元素,有机的统一在这小小的空间。
  位于倒生根基座北部的平坦之处,已经是小桥、流水、池塘。一条条曲径通幽的甬道,虽属人工造就,但铺在地面上那一块块来自大山、河流的石板、卵石,还有池塘边落地生根的一块块巨石,可赋予你一种自然的沧桑感;每条甬道两侧都整齐地排列着冬青树、翠竹和南国特有的棕榈、葵树类,好似列队欢迎甬道漫步的人们;安放在甬道两侧和树荫处的石椅石凳,使老年人有了歇脚的支撑,也为热恋中的情侣提供了偎依落座的地方。
  当晚霞映红西天的时候,身着橘红色马甲的清洁工人,在倒生根公园的微型广场上,在各条甬道上,辛勤地挥动着扫帚。那鲜艳的马甲,金黄色的扫帚,与绿地、翠竹、冬青、与庞大的倒生根,形成鲜明的对比,真可谓“万绿丛中一点红”。
  每逢春节,国庆,人们会把倒生根打扮得魅力无比。夜晚的倒生根,其风姿更加迷人。
  树下,柔和的射灯昂头照亮了每一棵树的枝枝杈杈,让大树的每个粗大的关节显现出特有的阳刚;树上,在枝杈半空中吊着的鸟笼式彩灯,散发出迷人的赤、橙、黄、绿、蓝,人们远远望去,大有温馨的家之诱惑;在高处,安装了许多特殊效果的霓虹灯,好一派银雨从天而降的景象,过路的人们,无一不驻足作片刻的观赏;倒生根脚下的那些台阶,让管状的黄色霓虹灯盘绕得别有诗意。夜深人静时分,当你悠闲漫步拾级而上,会使你联想到电视剧《西游记》仙境的感觉。
  再看倒生根公园夜晚的每一隅,每一坡,乃是灯与花、灯与树,无语媲美、执着约会的世界。地灯伞灯仰脸灯,灯灯交相辉映;草花树花稀有花,花花争奇斗艳。
  虽然倒生根公园的灯比起繁华都市的璀璨霓虹不知廉价了多少倍,虽然倒生根公园的花比起园艺世博会的花逊色了多少种,可这是在倒生根公园这一微缩景观的最得体、最恰当的搭配,好比思茅的区位优势与民族特色,在自然与人文的结合上,找到了恰当的切入点、最佳的表现力一样。
  今日,在市政府和思茅区的规划中,早已有了为大盆景倒生根拓展生存空间新的喜讯,倒生根那一枝枝无限伸展的手臂,难道不是茶城生态建设的一个个引人注目的索引嘛!?
  2008年,在那次思茅区举办的以“解放思想、科学发展”为主题的演讲大赛上,有一篇演讲稿的题目是:《倒生根,我为你骄傲》。这篇演讲在即将结尾处有这样的理论升华:
  “倒生根,一棵树繁衍成林,枝繁叶茂,它的根深扎大地,岂不正是我国改革开放这根主线深扎思茅各族人民心灵深处、滋生出我们茶城思茅一片繁荣的真实写照嘛!”
  倒生根演化出生命的灵性,
  一棵树实现了森林的梦境;
  大自然的恩赐啊,
  沧桑捧出的大盆景。
  原生态的骄傲啊,
  民族和谐的活图腾!
  倒生根——
  你的更大森林不是梦!
  
责任编辑/何武生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