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4年1月号 >> 阅读文章

草根英雄---【丁荆芳】

2014-05-23 11:51:51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322
草根英雄
——记首届十大“富源好人”之张树琴
■ 丁荆芳
  
  铁锤敲不开的铜葫芦,草根种子萌发其中,顶出一片新天地。
                                                                             ——题记
  不为金钱不为名,心中装着老百姓。这是一个小村官坚守的执政底线,她用坚定的脚步丈量着共产党员的责任,把人民的重托化做汗水和心血慷慨支付,她是一支火炬,悄然点亮山村蒙昧的眼睛;她是一股清泉,润心无语,润情无声;她是小村里走出的堂堂正正大写的人,彰显着“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光辉誓言。
                           —— 首届十大“富源好人”评委会评语
  
  张树琴是一个外形小巧、瘦削单薄、年少失学的农家主妇,近些年却肩负起越来越重的担子:卡锡村民小组长、卡锡村委会副主任、云南省富源县法院陪审员,而且在其位、谋其政,一路刀口浪尖,生龙活虎,啃掉了一个个硬骨头,畅通了一方百姓的幸福,多次被十八连山镇党委、政府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今年被县委、政府评为十大“富源好人”之一,在创先争优活动中被曲靖市委表彰为 “优秀共产党员。”
  听过她惊心动魄的故事、知悉她的曲折经历,人们感慨之余都会疑惑:一个弱女子,是哪里来的力量和底气啊?
  
剑拔弓张觅出路
  
  1997年4月,旱情越来越重,泥土都干得脆了,天空还没有一点下雨的意思。苗床地的烟苗一天一节地拔高,因为干旱却不能移栽。在规划育苗区内,那是烟草部门需要的、纯种的“八五”烟,规划区外的育苗,就是鱼龙混杂了。杂劣品种压秤,但影响卷烟质量,属铲除对象。
  地里,乡村组织人员铲烟,老百姓不让铲。先是各讲各的道理,但都不听对方的道理,上百人咿哩哇啦,争来吵去,等于白讲,后来推推搡搡,矛盾升级,眼看就要铲人了。
  “烟苗交给我铲!”一个清脆的声音跳了出来。
  寻声望去,只见一个中等个儿的年青女子站到了力量的交汇点上。场面立即冷静下来。
  “你来铲除?”乡上的人不认识她,以为她是精神病,眼光里透着不屑。有村干部悄悄介绍,那是刚结婚的张树琴,头脑正常。
  “我来铲除。”张树琴重复着,“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乡上的人问。
  “只铲杂劣品种。”
  “这个当然!”
  “好,”张树琴大声说,“一周内完成,规划区以外的‘八五’烟保留不铲。”
  虽然有人钻了逻辑空子,但毕竟有人扛了根筒,乡村干部得坡下驴,轻轻退到了一边,等着看结果。村里的人有的担心,有的迷茫,有的跳出来反对:新媳妇掀盖头——想露脸啊,我的烟苗不准铲,看你咋个交差!
  张树琴理直气壮地鼓动,我为大家保住了“八五”烟,我们要知足。好吃好看的天鹅肉谁人不想?可是没有啊!铲除杂劣品种,现在动手!不想铲除的,到时候连“八五”烟也要被铲除。
  “对啊。”
  “对!”
  “这么说嘛——我们铲!”
  ……
  苗床地里,锄头闪亮,烟叶翻腾,黄灰飞扬,一下子拉开了铲除杂劣品种的序幕。
  其实不到一周,乡村干部看到48户的48墒杂劣品种全部铲除,也看到了山野出俊秀,危难显真才。问及张树琴当时剑拔弓张的,有的人唯恐躲避不及,你咋个不顾危险斗胆摘下这个刺梨子?张树琴奇怪地笑了笑,真打起来对双方都不好,他们伤着干部,眼前是得便宜,可一旦判刑,一家人就散了,在农村做一家人不容易啊!
  张树琴说完,屋子里静悄悄的,大家陷入了沉思。
  为时不久,张树琴任卡锡村民小组长,拉开了人生风景的帷幕……
  
舍己为公解民困
  
  2008年7月的一天,老五依村几十人来找张树琴,反映李仁华在寨中小山顶上挖厕所,破坏了村子的风水,请张副主任必须解决。
  一座小山能影响风水?张树琴问。
  来人都抢着回答,意思是周围山大,小山为贵,200多户的房屋从小山四周展开。小山顶上冬天会冒热气,原来葬下一人,伤了村里人丁,死了不少牲口,逼着取走棺材、恢复原样才得消停。现在李仁华不顾众人反对在上面挖了厕所,这还了得,寨里出了祸事哪个负责?所以厕所必须搬走,恢复原样。
  箭在弦上,一触即发。如果不解决,那才是要出祸事。张树琴在众人的引领下赶到了小山上。
  小山被房屋紧紧围住,厕所挖在山顶,已用水泥铺地。张树琴对李仁华晓之以理,说明厉害,李仁华说搬走可以,只是这一挖、一取、一填,花费的2000元谁人负责。
  “我负责。”张树琴冲口而出,“三天内送来。”
  “好吧,钱到手我就开工。”李仁华说。
  一个80多岁的老人一把抓住张树琴的手,激动地说:“没有哪个像我们张副主任,一找到就来解决。你是我们的女菩萨啊!”
  张树琴家是一个普通的农户,丈夫种地所得加上她的微薄的薪酬奉养着两个老人,扶持着4个上学的孩子,两千元已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但想想能用两千元就解决村里的问题,是很合算的了。如果事情闹大,出了人命,别人的损失就远远不是两千元了。张树琴鼓足了勇气,回家跟丈夫详细讲了这个事:要让这个吃紧的家庭捐献两千元了。
  丈夫沉默许久,最后终于开口:“你去看了,只要真的值得保护,两千元——就拿去吧、拿去吧。”
  张树琴悬着的心放下了,绷紧的神经松开了。第二天,她去了老五依村,当着两个村民小组长的面,把沉甸甸的2000元递给了李仁华。接着她便守在小山顶上,看着李仁华敲走水泥块,回填泥土,直到恢复原样,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大义灭亲成大道
  
  2010年的一天,张树琴下乡回来在门前遇到了张德华镇长和段文波副县长。她问领导来做什么,张德华说这家水井这一片多次阻挠不给挖,江底路就不修了。张树琴急了:要致富,先修路,如果不修江底路,两个村委会的路就不通了,百姓的生活水平与交通发达地方的差距将进一步拉大。不行,这是万万不行的!
  张树琴说:“镇长,这个水井是我堂哥家的,我天天下乡不知道他阻挠修路。修路挖不着水井,不能给钱。如果占不着的给了钱,以后占不着的都来要钱,给不起这么多。明天你们把挖掘机开过来,这里开工我负责。”
  在场的人没说什么,想着咋个女同志就敢喊挖掘机开过来?
  一言既出,重若千斤,张树琴大意不得。晚上她一人去堂哥家,只见嫂子在家。她说:“五嫂,修路挖不着你家水井,影响不了什么。路是明早必须修的。如挖漏了水井,原来修水井的钱,我去镇上要来给你家。”
  “不行。”五嫂说。
  “不影响的,水井漏了我负责任。”
  “不行。”
  “不行也是挖定的。”张树琴丢下这句话走了。
  张树琴没有回家休息。她挨门排户去说这个事,约好明早解决问题。
  第二天早上,她又挨门排户去喊一遍。好些村民说,这路都以为修不成了,现在张副主任真心牵头来修,就有谱气了。她最公平,水井挖着挖不着,她最清楚,我们支持。于是男女老少,甚至80多岁的人都向那水井汇合了。挖掘机也“嗵嗵嗵——嗵嗵嗵——”地向水井开进,只是在很远的地方就胆怯地停住,不敢走下来的样子。张树琴走上去,叫师傅开了跟我走。
  挖掘机到了水井边,堂哥一家4人也来了。堂哥说:“不准挖!”
  张树琴说:“挖!”
  “打烂挖掘机咋个整?”驾驶员问。
  “打烂了——我赔。”张树琴斩钉截铁地回答。
  群众一齐挥动拳头呐喊:挖、挖……不挖我们的路走不通。别村办酒穿皮鞋,我们年年穿水鞋,这号的日子不过了!
  堂哥一家人退了,挖掘机“嘡嘡嘡”地开工了。
  张树琴一直守在那里。到了中午,她说你们回去吃饭,我在这里守着。不吃饭也要守着挖。
  修路的杨老板打电话给段文波副县长,卡锡早上开始施工了,到现在情况正常。第三天,段副县长去看张树琴。是啊,村委会、司法所、派出所多次没做通的思想,一个女同志承担下来了,实实在在的工作作风,值得总结。当晚,十八连山镇小茶室灯火明亮,通路经验总结会在此召开,参加会议的小笔记本都记下了“张树琴”的字样。
  江底路修通以后,堂哥的水井没有漏水。堂哥家也没说什么,还经常到张树琴家里串门喝水拉家常。问他当时咋就退了,堂哥惭愧地低下头。他知道2004年在修新发村、辣子塘村公路时,张树琴把自家的一亩多水田、一亩多地无偿让出,婆婆骂她吃家饭,屙野屎,丈夫一棒打来,才想回手,其实手已经抬不起来了,肿如发酵的馒头。她不屈服,叫着要致富,先修路,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我不带头让地修路,谁人带头?结果她的丈夫躲闪着目光,让步了。她又动员几户人家无偿让出十多亩土地,两条路修通了。2008年,辣子塘修车场又捐半亩土地等等……水井前面一片地不是自家的,不过想借此敲钱罢了。相比之下,良心何安?堂哥经常去她家里,叫她琐事少管些,赶紧把病医好,关切有加,关系好于从前。
  
兵来将挡引甘泉
  
  卡锡、华碧一带群众饮水困难,干旱季有的村寨要去4公里外的龙脖子河背水。去时一律下坡,背水回来是一律上坡。一天,张树琴见79岁的老人付成秀弓腰背水爬上坡来,就说:“老人,我换你背。”
  付成秀梯田般的皱纹里溢出汗水和笑意,忙说:“我不要你背,我背掼了。”
  张树琴心酸又愧疚,想着该去找政府领导汇报一下,解决这些村子的饮水问题,让他们从劳苦中解脱出来,用节余出来的时间去创收,把日子过得更好。
  恰巧赶上政府要去抗旱应急,张树琴抓住机会把这一带吃水难问题向镇人大主席作了汇报,想不到没过几天,镇人大主席和镇长在县里把这个项目报了,而且很快批准立项建设。
  张树琴乐坏了,天天在水管经过的9个村寨里交涉征地、组织挖沟、协调埋管……付成秀老人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有一天,她给张树琴送去一块粑粑和一顶凉帽,心疼地摸着张树琴的脸说:“看,一个女的,把脸都晒黑晒破了。”张树琴呵呵一笑,说:“大娘啊,我已找到了婆家,不怕,这才健康呢。”
  就这样,张树琴每天6点起床,赶紧煮饭、喂猪,然后叫小儿子用摩托送她到别的村里,开始一天的工作。小儿子若等不得就先回去,傍晚再来接。张树琴到家后又是煮饭、喂猪……晚上又让小儿子送去,一家一户去说服。
  分水管向总水管汇拢,总水管向水源点靠近,可是树林头村有人煽动群众要补偿,否则不准接通管道。张树琴分析了那人的情况,就带上丈夫祝飞去帮忙做工作。祝飞说:“你别二气,张树琴经常关心你家,两个兄弟吃低保,你们不养你妈是张树琴去民政争取救济600元,还送到你家门上,饮水的事情,你不要带着他们瞎整。”
  带头的人没说什么。
  张树琴向镇领导汇报,树林头村的工作差不多了,没问题。
  2012年3月17日,挖沟的人进入树林头村前面的坝子。突然,一些老人、女人出现了。他们骑在田里的水管上不让施工,田里满是积水。张树琴跟主要领导讲,不怕。后来镇属各站所的人来了,派出所干警来了,1000多人都没下去,干坐着。张树琴急了,前面那么多工作都做通了,不能因为这一点就前功尽弃。我平时跟他们关系好,相信他们不会打我。
  张树琴卷起裤脚,摔掉鞋子,捞起锄头跨进田里,向着那堆孤岛般的水管推进。各村的女人一齐叫喊:“我们几十年吃水困难,现在张副主任带头帮我们吃上这股水,快下田,跟上。”
  众女人一拥而入。有的来不及脱掉鞋子、来不及卷起裤管,就推着或被推着跌进水田,一齐紧跟张树琴,扑向那堆水管。志在必得的气势让平静的山田波澜壮阔,浪花飞溅,让观望者激动万分,泪花闪闪,“跟上、跟上”的呼喊发自心底,一浪高过一浪,山鸣谷应,震撼云天……
  水管上的女人开始撤离,在田里一步步往后退。多村组合的女人继续前进,靠后的赶紧挖沟的挖沟,放管的放管,许多男人也跳入田里,手忙脚乱地挖的挖、扛的扛、安的安、埋的埋,一会儿就完成了近百米水管的安装、填埋。前面的一根水管上垂头骑着一个80多岁的老女人,古代义侠一样神圣不可侵犯。张树琴细细一看知道是谁,喊了一些女的跟着,走过去一把将老人抱了起来,移步向旁边的麦草堆走去。身后的人抓紧抽走皮管,急忙投入安装。老人愤怒得“哼哼”直叫,不停地以杖击水,溅得张树琴满背是泥。张树琴管它溅不溅的,拼足力气抓住这坨重量,一步一陷地艰难挪移。
  把老人放到麦草上,张树琴喘息未定。老人说:“你打我。”
   “大妈,我没打你。我抱你来这里乘凉嘞。”张树琴一边说着,一边将凉帽盖到老人脸上,遮了老人的目光,让群众趁机拖水管。
  “今天你打我妈,”老人的儿媳冲到了面前,“我有想法!”
  “今天我没打你妈,去年你妈到我家,说你不养你妈还打她。”张树琴针锋相对,“你妈送来身份证,我复印给民政,才得了600元救济。”
  上千只耳朵听着,上千张嘴巴“轰”地喷出笑声和怪叫,天崩地裂。老人的儿媳捂着脸,一趟子飞到家里去了……
  张树琴和大家一直忙到傍晚,回家路上脚被石头硌痛了,才猛然意识到鞋子丢了。慢慢回想,原来忙着下田,忙着做活,把摔到田边的鞋子一直遗忘了。
  3月23日,自来水全线贯通,9个村子欢跳着雪白的水花,603户、2070人、1690多头牲口开始过上了不跑远路就解渴的幸福生活。这些村的群众说:“喝上这股水,我们做梦都不敢想啊!”
  后来,那个被她抱过的老人来找张树琴了,要她别计较。
  张树琴问:“那天你的几个儿子把你背到忘记关门的警车里,是不是我叫人去把你喊回来?是不是提醒你当心吃亏?”
  “是的。”
  “这就对了,”张树琴说,“我若计较,就用不着喊你,望着你给人收拾。”
  “是啊,我们条件差,心眼窄。你大人大量,优惠政策,还望继续关照。”老人这样恳求着。
  张树琴点着头,拉住老人的手,舒心地笑了笑。
  
费尽心力解纠纷
  
  矛盾纠纷的调解是基层干部最头疼和最难办好的事情,但在张树琴面前,办法总比困难多,难事只怕有心人,一件件矛盾纠纷烟消云散,化干戈为玉帛。
  2012年7月,卡锡村附近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摩托车超越货车时掉入沟里,摩托车驾驶员受伤,双方协调未果,最后来找张树琴解决。张树琴将双方请到家里,好菜好饭招待着,边吃边讲。她对货车司机说:虽然责任不是你的,但他受了伤,如果报警,你的货车开到交警队接受调查,耗时费力,一来二去,一两千元的赚头就不见了,干脆你出2000元让他自己去医算了。
  在融洽的氛围里说明厉害,还有什么好别扭的呢?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
  2012年9月的一天,张树琴在镇长办公室遇到了一个老上访户。她是柳树村刘家的媳妇,反映新盖房屋没有路走,钱家死活不退让,派出所多次协调未果。张树琴深知农民建房不易,自己一家劳苦奔波多年,也仅有4间石棉瓦房,还欠着15万元的债。刘家建了新房不能住,这是多大的损失。自己作为人民法院的陪审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调解责任。张树琴说:“你先回去,三天内我来你家看看。”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张树琴开始了解钱、刘两家的情况。第三天,张树琴请了李定书夫妇一同前往。她做刘家的工作,后者做钱家的工作。进家入户不长时间,钱家就出来拆了墙,还砍了一棵树,把路让得宽宽的。原来钱家认为刘家要走的路冲着自家堂屋,很不吉利。这下子小姑、姑父都上门来说,就算冲着点,有些不利,但他家住下面,增加伙伴,可以相互守屋的,大牛被盗,损失就大了。路通了,对自家好,对人家也好,以后多一条好办事情的路子呢。
  刘家有路走,钱家有人守屋,积怨消除,皆大欢喜。刘家媳妇紧紧拉住张树琴的手说“姐姐,卡锡村的人都说你心好,忙着外头的,丢了家里的,公正公平有办法,果然是这样的呢!”
  张树琴平淡地说:“我是党员嘛,只要大家过得好,我的心头就踏实了。”
  朴实简单的话语透出了她的精神追求:百姓过得好,心里就踏实。为此,她克己奉公,奋不顾身,以小女官瘦弱单薄的肩膀承担了份外的、多少男人不堪承担的重量。
  惺惺惜惺惺,草根连草根,在物欲横流、人心浮躁的社会,替草根着想、为他人幸福的精神如黑夜星斗,越发华光四射了。
  让天地之间灿若星河吧!
  
责任编辑/彭中玉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