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4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怀古幽情三人行---【金春妙】

2014-05-23 13:04:44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857
怀古幽情三人行
——寻觅中华文化名人、《琵琶记》作者高明(则诚)的足迹
■ 金春妙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要么读书,要么旅行,思想和身体总有一个在路上。
  自从2013年3月由老作家张益会长带领我和胡少山老师成立瑞安市报告文学学会《高明传》创作组后,除了阅读《元史》、《明史》和搜检瑞安本地史志传说,还几次提出外出考察高明求学与为官的痕迹。由于种种原因,一直耽搁未能成行。2013年8月14日,农历浪漫七夕的第二天,采风组一行三人终于迈开了步伐,沿着高明的足迹一路追寻。
  
错的地点,对的风景
  
  海口这一站,本来没有出现在原先的旅程预想中。只因为三人在车里忘乎所以大谈国家政治而错过了青田的高速出口,被迫下了一个叫海口的小镇。张老师倒是乐观:“我们是‘夸下海口’,到了海口!”我们跟着嘻嘻哈哈地笑。
  凑巧的是,我们住在了一个叫“海口”的宾馆。平时不苟言笑的胡老师变得幽默起来,跟着服务台小姑娘耍起嘴皮子。小姑娘的青田话讲得很溜,听得我们大眼瞪小眼,不知所云。胡老师和我说起了瑞安话,没想到都被小姑娘听进去。胡老师不干了,非要小姑娘说句温州话。小姑娘刚一说完,胡老师茫然地望着我,我自告奋勇地翻译:“她说,你们超级厉害的!”胡老师对这句无厘头的话深感疑惑,怀疑地望着小姑娘求证。只听小姑娘字正腔圆地说:“你们从哪里来?”胡老师直接笑喷。
  张老师赶紧把我们叫出门口,开始上课。讲述海口镇的来历:以前这个村子的村民没有见过大世面,见两条大小江溪在这里交汇入口,以为此处就是海了,取名海口。这回轮到我笑喷了:什么?海?比我们那臭水沟还要小,称江已经不错了,还“海”?
  别笑!严肃点!张老师总是及时刹车。谈创作!
  晚饭后漫步在瓯江边,虽没有特别的景致,但凉风习习。人们衣着朴素,懒散地坐在江堤边喝着冰啤嚼着羊肉串,间或路边的卡拉OK厅传出几声不着调的歌声。这种生活是我们二十年前的,虽简单却满足。
  
似洞非洞适成仙洞,似门非门是为佛门
  
  作别旅店老板,我们向7公里外的石门洞出发。
  石门飞瀑自古就有“东吴第一胜事”美誉,自南朝宋永嘉太守谢灵运蹑履来游解开石门洞神秘面纱以来,已有1580多年的历史。说话间很快到石门飞瀑景区渡口。
  渡船很大,不但渡人,而且渡车。清洌洌的溪水即为瓯江。江对岸古木苍幽,观松语鹤,别有一番洞天。摆过石门渡,两岸青山绿意盎然 。高山之巅金温铁路横贯山脉。古朴和现代元素混搭,让我想起黄润美老画家的那幅《东瓯揽胜图》。
  石门洞是刘伯温求学的地方。高明与刘伯温私交甚好。遥想当年,是否可以这样推测,喜欢吟诗作赋,哼点小曲的高明来此处访友谈人生、谈理想。那清幽的古木路上是否投下他们相谈甚欢的侧影?
  首站来到刘文成公祠。里面香雾缭绕。我迫不及待地想进去,张老师拦住我,说:“文章先看序,景点先读碑 。”孔老夫子讲得好啊,三人行必有吾师焉!我乖乖受教,仔仔细细读了一遍碑文及祠内楹联,真的令我好生感慨。碑文评价刘基乃五百年名世和“三不朽”伟人。我想,他的立功、立德、立言对当时包括高则诚在内的封建知识分子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
  进入祠堂,看过景点,就想出来。再看两位老师大有在此歇脚长谈的架势。闲着无聊,看见刘公塑像前摆放着整齐的红签,跃跃欲试,想抽签解闷。
  “且慢!”张老师说,“先去刘公像前焚三炷清香,叩三个响头。心诚则灵。”虽然我并不相信抽签算命这一套,依着长者,遵命就是,至少在态度上是虔诚的。哗啦啦,摇动竹签,掉出来好几支。
  “哎呀,你这个人没有耐心。签是慢慢摇出一支来的,哪能这么倒出一大片?”张老师严肃指点。
  胡老师看张老师批评,眯着眼睛笑,有点幸灾乐祸。我为自己的鲁莽不好意思,继而小心翼翼地摇签。“啪嗒”一声,一支签慢吞吞地溜出来。他二人屏住呼吸,看我举起第七十三签,上上签:春来雷震百虫鸣,翻身一转离泥中。始知出入还往来,一朝变化便成龙!
  张老师爽朗大笑:“好签!好签!”
  虽然我不信求签这玩意,但是求得难得的好彩头也满心欢喜。
  出刘公祠,来到石门书院。它是明代开国太师刘伯温年轻时求学的地方。书院很清幽。迈过大门台,东西两间厢房。东边陈列的是伯温年轻时秉烛夜读的蜡像。案台旁陈列着竹简和蓝封面线装书。西厢房是其恩师郑复初的书房,正墙挂着师生授课的画像。长案书桌摆在正中间。正对着书桌的是石门书院的整个结构模型,透着现代的元素。
  走出厢房,来到教室。正中挂着祖师爷孔夫子的画像,四周绘着好看的壁画,是孔子与弟子在野外授课的画面,亲切而温馨。真羡慕古代的授课方式,课堂设在林间野外,师生促膝而谈。这份心情和适宜,何愁学生厌学!
  移步换景,处处典故。景中如果少了人物传说,或许会逐渐沦落成呆景、死景。中央电视台曾经播放科教片,如果人类不存在,再好的房屋,建造后,不出30年会被白蚁、真菌、疯长的植物侵占,败落、倒塌。人也是生物链上的一环。一面在破坏地球,一面在抑制各种生物的破坏。
  少年刘基就读石门书院时,天资聪颖,但贪玩无心读书。一天,刘基来松溪玩耍,见一位姑娘在洗一堆如小山般的棉纱,便好奇问之。姑娘答曰:天下没有浣纱女,人间哪有衣暖身?没有百温不厌者,哪有高深学问人。铁杵磨针成至理,问君攻书可专心?
  受此感悟,刘基倍加勤奋攻读。为鞭策自己,自号“百温”,以示千读百温之决心!
  
  南明山南仰摩崖石刻,
大港头港现古渡商埠
  
  前日张老师肾结石发作,腰痛得厉害。我和胡老师心悬得紧,怕老人家万一有意外。我们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实在不行,第二天就马上打道回府,中止寻迹。
  幸好经过一夜的休整,张老师腰痛减轻,可以继续上路。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当晚来到义乌,入住鑫泽宾馆后,开车夜游义乌城。一路上豪车不断,比丽水经济水平好多了。绕城一圈,寻找古街而不得。却见热闹繁华之地段,车水马龙中,竟然不见一家书店,遍地是娱乐场所,酒吧、KTV灯红酒绿。各种网吧门前霓虹闪烁,还有外国卖春黑肤女公然在广场上拉客。处处透露这座城市物欲的诱惑,真是一座文化沙漠之城!
  沿河行驶,想象古人临水而居的画面。回想在丽水,为了获取更有价值的线索,我们先去拜访了山坡上的丽水市博物馆,和一位吴姓资深鉴宝专家进行了交谈。他竟然不知道高明在处州(即今丽水)当过录事!百度了半晌,才把高明相关内容下载存档。得知古城已无更多古迹可循,还说庆元和龙泉没什么看头,我们就专心在丽水寻起古迹。
  南明山想必是高明在处州任上时经常去的地方吧!山上古木苍天,多是青冈栎和樟树,一棵棵直插云霄。三人在南明山上走走停停,随处可见“防火一万年,火灾一瞬间”的标语,着实警示。可是,咋听则有点防不胜防的意味。我估摸着国人还没有真正学会“温馨提示”那一套。
  南明山聚集了很多名家摩崖石刻,最著名的一处是古寺旁边的一块大石头,凌空横亘,样子像长虹卧立山间,又像云彩飘落。古人依据形状,分别题了“半云”、“悬虹”、“卧桥”等字,甚是贴切。许多摩崖系文人登客、处州政要所提,所载人事均早于高明。当年位居处州录事的高明想必来过这里。高明在仰头玩赏这些在他眼中同样是古迹的摩崖时,将作何感想?——正如我今天站此观赏。
  南明山回城,来到处州府城古城墙。城门洞内三三两两躺着各种姿态卧睡的民工。我的脑海里不知怎地浮现出元朝末年,饿殍遍野的景象。只是换了着装,变了心态:过去是民生潦倒,如今是安逸休憩。
  城门保存完好。登高望远,想象当年城门失守就是一座城的末日:屠城,何等残忍!正在城门的前方,矗立着一排摩天大楼,嘲笑着古城的沧桑。在古城不远处,一座好看的五层塔形建筑“应星楼”古朴气派。古人把重要人物的降生都连接星宿传说,如文曲星、武曲星,赋予传奇色彩。
  张老师一直念叨着带我们去看大港码头。吃过午饭,稍微休整,我们就开赴二十里外大港头码头。为了节约高速经费,我们选择省道。丽水至大港头的省道不是一般的好。但是有意思的是省道上居然也设了收费站,收了我们10元过路费,跟高速价格一样贵。我们也不后悔。——路好,一切都好!
  大港头的路却走不好,导航显示岔道2公里,来来回回附近开了一圈,寻不着。搞笑的是居然跟着一辆小车进了均溪村溪边小道,一直跟到无路可走。只见车上下来一个男的,警惕地看着我们。女司机哆哆嗦嗦。如果不是我及时下来,这辆前来偏僻处游泳的情侣车肯定是以为遇上打劫了。
  均溪村拦筑水坝,把上游的水悉数归到村中。水质饱满,青山倒映,美哉!
  大港头原来就藏在古堰画乡之中。走近古堰画乡,恍如走入乌镇西塘,临街商铺散着浓浓的油墨味。此处是画家、摄影家的聚集地。商铺里出售的大多是水墨画与中国化的油画。路上随意摆放的根雕和石雕,造型奇特,趣味盎然。古人居住地真会选址,靠近如此优质水源,能不悠哉,快哉!这个大港头是元末明初商贾聚集地。依着宽阔的江面,当时的热闹繁华可见一斑。
  夜色朦胧,溪宽边远,群山青黛,白云低垂,水中倒影若隐若现。两头尖小船慵懒的散落在江边。让人恍若走入中国水墨画。此情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摸螺蛳的农家妇人,涉水弯腰劳作,生活的艰辛在水中荡涤过滤……
  高明可曾到此处问过路? 清冽的江水是否打消赵五娘轻生的念头,吃糠咽菜也要等到夫君?我浮想联翩……
  重叠,幻影,分不清古和今。
  远处的狗吠声,漫步闲庭的母鸡,似乎提醒着每一个前来采风的旅者:任世界千变万幻,时间在古堰画乡永恒,古埠遗风依然尚存!
  
缙云仙都
  
  汽车在缙云仙都景区停下。遥望青翠覆盖的奇峰高低错落,罗列云间,一阵清凉之感弥漫心头。心静自然凉。在绿意熏陶下那颗浮躁喧嚣的心逐渐沉淀。
  景区大门外开饭店的兼职黄牛靠上来兜售手中的门票。黄牛这个词现在渗透到各行各业。存在即合理,我已没有年轻气盛时对黄牛的怒目圆睁。只要价格合理,也会顾上他们的生意。时下,大家谁都不容易!
  缙云仙都原是奇秀名山,鼎湖峰拔地而起,状如石笋,直刺云天。道教典籍称仙都为玄都祈仙洞天,属道教三十六小洞天之一。它成为南方祭祀黄帝的重要场所。史料记载,高明也曾到此游览。“黄帝旌旗去不回,片云孤石独崔嵬。有时风激鼎湖浪,散作晴天雨点来”的吟咏还在耳边回荡。
  
  走马观花行义乌,
缠在雨中绕不开
  
  从缙云出来,我替补了胡老师掌控方向盘。一路高速,胡老师捏着一把汗。
  开到义乌城郊,黑云压境,电闪雷鸣,倾盆大雨,来势汹汹。豆大的雨珠砸在挡风玻璃上,颗颗惊心。远处却山高云白,一片艳阳高照。真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胡老师指挥我刚逃出了大雨的魔爪,然而在导航的“N米后掉头”提示下,又鬼使神差回到了这片雨中。此时雨更大了,似乎是被妖魔缠住了,困在一片白茫茫中挣扎难行。挡风玻璃上的雨刮根本起不了作用。惊慌失措,欲哭无泪。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
  靠边停车,靠边停车!一向温文尔雅的胡老师也急起来。
  路边积满了水,想找个积水浅一点的地下脚还真不容易。胡老师撑着雨伞拿着抹布趟着水下去了,一遍遍擦拭前挡风玻璃,身子淋湿一大片。与在缙云仙都扮演的英雄剑客形象全然不同,这回是地地道道的高二郎雨中演绎书生柔情。我们仰天长啸:三杯亭,你在哪儿?风风雨雨是老天派来考验我们的吗?
  忙碌了老半天,胡老师才湿漉漉地钻进车里。
  雨停。云开。天晴。仿佛刚才那场大雨压根就没来过!
  据传说,高明在义乌求学醉心民间戏剧,被老师和师兄弟认为不务正业,得不到理解。悄然离开时,恩师黄溍看过高明遗忘在书社的剧本,叹为奇才,一路追赶不上。突然一场大雨把高明堵在了路边凉亭内,让黄溍得以追着。师生在亭内连饮三杯话别,留下“三杯亭”的佳话。如今我们的遭遇不可思议,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注定?
  
夜游河坊街
  
  到达杭州已是傍晚时分,收拾完毕,我们三人出了汉庭连锁酒店。
  夜游河坊街,希望获得一丝灵感。
  夜晚的河坊街过滤了一天的喧嚣,凉风习习。临街店铺鳞次栉比 ,在霓虹的映衬下,发出妩媚柔和的光泽。三三两两散步的人群,悠闲而有序。复古的南宋御街,地下小溪绕街而过,淙淙流淌,更增添了这个夏日的清凉。
  胡老师提议给张老师买“老爸”饼。张老师爽朗一笑,又向卖饼伙计要了“老妈”饼和“生日快乐”饼,说过几天就是夫人章毓光教授七十岁的生日,送给她让她高兴高兴。
  伉俪情深!
  胡老师熟门熟路,把我们带进靠近河坊街有名的杭式小吃店。因为过了晚饭的时间,店里不算拥挤。点了三碗粉丝、两笼小笼包,看似一点点,却很快就吃饱了。我和张老师都放下筷子,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胡老师面对着剩下的三个包子坚持要我们光盘。张老师把手一指我,说:“我可是超额完成任务,吃了七八个,她没吃完!”
  “我吃了五个。”我赶紧接口。
  “哎呦,我没吃行了吧?我吃得最多,怎么剩下的三个还是我的?我这样汗如雨下地塞,合计还抵不上你们两个!”胡老师边说边痛苦地塞那剩下的包子,一面还得为吃这么多得不到承认而委屈。
  “谁给你证明吃这么多?”张老师耍起了赖。
  “我没看见!”我把头一撇,附和着张老师。
  胡老师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看着胡老师还在喋喋不休地辩论包子数量,我端起醋碟:“既然要光盘,就要光到底,来!以醋代酒,干了这杯,祝贺我们平安到达杭州!”我一饮而尽,张老师也不动声色咽了下去。唯独胡老师把醋含在嘴里,当成毒药,眉毛蹙成一团,对着小碗……“嘿!不许作弊哦!”在我们严厉地监督下,他硬生生地把醋吞进了肚子。
  收拾碗筷的老板娘诧异地瞧着我们,我们仰天狂笑着出了小吃店。张老师吟云:两块汉子加一条美女等于三个疯子!这真是:端起醋碟,一干而尽。谁人最酸?三个书生!
  
城隍阁·浙博·杭博
  
  前晚下了一夜雨。清晨在无数五颜六色小花伞的陪衬下,我们来到了吴山广场。下过雨的杭州烟雨朦胧,如沐浴过的侍女散发着迷人的清香。三人难得来杭州,便在“吴山天风”大石前留下一张合影。         
  很不巧,这天是周一。浙江博物馆和杭州博物馆闭馆休息。我们只得向城隍阁迈进。
  如果说人和人的相遇是种缘分,人和景的相遇何尝不是呢?我跋山涉水,过尽千帆,阅群山楼阁无数。蓦然回首,那一个瞬间跌入眼帘,那片景,如一位含羞的少女默默地静立在你的身后,令你怦然心跳。怎一个惊艳了得!
  站在城隍阁中,我进皇城了!南宋御街八百里湖山一览无余。
  城隍阁主顶顶端为葫芦状宝瓶造型,四个副顶顶端设凤凰造型。整座楼阁仿佛一群展翅翱翔的凤凰,又如仙山琼阁倚天耸立,令人神往。
  城隍阁二层东楹柱悬明代徐渭名联“八百里湖山知是何年图画,十万家烟火尽归此处楼台”;底层大厅南、西、北三面,倚壁设灯光橱窗展示大型硬木彩塑《南宋杭城风情图》;对面嵌壁青石线刻画描绘杭州历代名贤画像和10个民间神话故事。
  上吴山,登城隍阁,举目四望,穹宇莽苍,大地坦荡,湖山秀丽,城市兴旺,好一处名不虚传的人间天堂啊!
  用城隍阁徐渭的对联比作浙江博物馆和杭州博物馆也不为过。
  杭博的位置就在靠近城隍阁的吴山上,篆体的馆名足见古朴。馆内的古物:陶器、农具是多数博物馆的常设。而这些馆藏往往被防弹玻璃封起来,被冠以珍稀文物。杭博独辟蹊径,做了一些开放性的大型展品,如古代婚俗礼仪的排场,完全是一片看得清摸得着的场面。这对于即将投入古代题材写作的人来说,无疑也是很有帮助的。
  浙江博物馆坐落在美丽的西子湖畔的孤山上。此处犹如原始森林,古木苍天,流水淙淙,蛙声虫鸣,清幽芳香,回归田园,真是大隐隐于市,低调中的奢华也。
  浙江好,杭州好,把最好的地儿留给两座博物馆。在最值钱的黄金宝地上,建造最没有经济效益的博物馆,这是何等的淡泊和勇敢!在这个逐利的年代里,简直可以说是何等的气魄和远见!可惜,这些都是我俗世里的猜测。两座博物馆兴许已有好多个十年了吧。幸亏她们离市场经济很有点远了,才有宝锋剑气的收纳。她们在都市繁华中沉静,在秀山丽水里安详。在今天物欲冲天的世界里,一座城市还紧紧守护住这样两座博物馆而不迁,这让我看得见城市的品格。这是城市的骄傲,这是人民的幸福。在今天物欲冲天的世界里,三个狂人围绕一个古人一部名著,顶着酷暑,冒着暴雨,克服来自方方面面的阻力,紧跑慢跑绕着浙江一路游走,试图找到古人的足迹。如此天真,究竟是悲哀,还是幸福?
  浙博的容纳实在还有一些可圈可点,值得一提的是文澜阁,它是清代为珍藏《四库全书》而建的七大藏书阁之一,也是江南三阁中唯一幸存的一阁。乾隆皇帝因“江浙人文渊薮,允宜广布,以光文昭”,又命续抄三部,分藏扬州、镇江、杭州。行走悠悠廊亭,我想所谓人文渊薮,也应该包括高明及《琵琶记》吧。当时的勾栏瓦舍是否热闹上演?
  
雨的相逢:每到一座城都普
降甘霖,是巧合?是天意?
  
  这一路的风雨下得实在惊喜!
  义乌那场绕不开的谜一样神奇的雨,叫人琢磨不透。
  杭州半夜的洗城之雨,让人心旷神怡,着实凉爽。等我们离开杭州,这座城市又恢复了往日的高温。
  从杭州往绍兴开的路上,我对两位老师说:“如果到绍兴再下雨,那该作何解释。”胡老师望望窗外骄阳似火的天,把嘴一撇:“猜不中你要罚款!”张老师笑笑:“如真是那样,那你们两位就是雨神派来的使者!”对这个调侃我一笑而过。
  傍晚入住绍兴汉庭酒店,本来累得慌,见张老师发来的绍兴古塔广场月光下的夜景,着实美得醉人,忍不住偷偷溜了出去,坐在蔡元培广场欣赏夜幕下的古城。这天是农历七月十四,一轮圆月高悬天空,迎面吹来的风让人感到秋的凉意,绍兴这么早就入秋了?
  思乡之情陡然而生。
  惆怅,一夜无眠。
  早上醒来,玻璃上挂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惊喜,浪漫。老天爷真是给我们送来最好的礼物。在你深深的梦境中,放下礼物就走,只留给你一个湿漉漉的背影。每到一座城都普降甘霖,是巧合?是天意?难道冥冥之中,那个上上签有所诠释?
  开学的时间越来越近。因为赶,我们决定缩短逗留绍兴的行程,景点再集中一点。两位老师征询我的意见,绍兴我已玩过,如果从写书的角度出发,沈园无疑是最佳选择。
  沈园,一处私人花园。经历如此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为一个千年不老的故事,一首《钗头凤》。 当年陆游触景伤情,怅然在墙上奋笔题下的诗词滋养了后世多少为爱痴狂的恋人: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是幸福的,短暂的一生只一首词在流年的岁月中唱成永恒: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望着满园花红柳绿,行走在亭台楼阁间,多愁的雨丝又应景而下。感故地重游,触景伤情,我随手在微信上写下几句:
  黛青瓦,绿垂柳,满园雨丝醉人游。景如故,岁已偷,小桥流水,顾自空走。愁,愁,愁!
  张老师命胡老师作出了下阕应对:
  春去了,夏正凉,离人听风柳丝扬。觅古贤,味悲情,才子佳人,今亦戚然。伤,伤,伤!
  来不及观看陆游博物馆,张老师的身体又不适。胡老师马上开车回宾馆。休息了一会儿,设定导航,我们匆匆赶往下一个城市:慈溪县古县衙(今宁波江北区慈城镇)。
  由于路线预估不足,从绍兴到慈城走走停停费了很多时间,胡老师也愈加疲劳。在张老师的强行命令下,我掌控了方向盘,让胡老师躺后座休息。当速度在高速被我飙到130迈时,胡老师按捺不住了:“CM,非嘛!你过足了手瘾,罚款单都是我的!”我和张老师哈哈大笑。
  
慈城古县衙
  
  到了慈城已是薄暮。多方打听,觅得慈城县衙。遗憾的是景点已到下班时间,任我们磨破嘴皮求见,工作人员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就是不售票,说就是北京来的游客,也要等到明天。两位老师反而安慰我要理解、尊重人家的工作。在此次旅途中,我感受最深的是两位长者与人宽容的处世态度。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他们总是乐观积极的化解。
  车绕着慈城镇转了一圈。慈城并不大。为了保护这一片古建筑,县政府搬迁了出去,现归属于宁波江北区。到了孔庙,我们下得车来,孔庙也已关闭,只剩古色的长街,以及风雨中的沧桑。漫步门前长道,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刻碑虽历尽千年,那深深刻入石头的遒劲大字清晰可辨,一样威严,一样震慑人心!
  或许是风景区的缘故吧,慈城一个小小的镇各种消费却不低。我们几经周折,找了一家还算干净的较低价宾馆——穷书生缺钱嘛!
  翌日,张老师说文成亲友来电老家被“康妮”台风刮坏了,门窗被毁,肆虐的台风穿堂而过。我可以想象得出被台风蹂躏过的房屋是多么的不堪。好在邻居们很善良,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告知张老师帮他处理的结果。在如今邻里关系冷漠的社会,我慨叹张老师的好人缘,一切皆有前因后果。大概,张老师平时对邻居一副热心肠,投桃报李,难怪人家也会在他有困难时伸出援手。
  慈溪旧县衙很大,除了展示明清时代衙门各个行政部门的功能和职责外,还历数任宁波府时的各个清官事迹,是一个良好的廉政教育基地。此外衙内还从反面例举严嵩、和珅等贪官的下场来警示后人:贪,永远没有好下场!望着戴着枷锁,拘谨在阴森鬼魅的牢狱中的一个个罪臣,我想起了张养浩的词:宫阙万间都做了土。时代更迭,当时极力追逐的东西事后回想皆是粪土。不贪不欲,为人本分,才能活得无愧于心,才能活得有尊严!
  高明为官一方,曾做了许多为民作主的好事。流传最广的当为在庆元当推官时,平反了一批冤假错案。可见,高明不仅是个划时代的戏曲作家,也是一代清廉官吏。
  
宁波循迹 栎社惊喜
  
  宁波博物馆很大,外墙故意复古做旧,给人一种历史的厚重和沧桑感。秦砖汉瓦,每一件藏品都是一个寓意深刻的故事。浙江各地博物馆一路游下来,除了浙博外,此处应是藏品最多。民俗风情最集中体现之馆。
  巧的是,参观当日,馆中除了络绎不绝的参观者外,还邂逅一场选秀。风情万种的二十多位佳丽拖着拉杆箱鱼贯而入电梯,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到这些娉娉婷婷的美女身上。
  展品从远古时代延续至近代。人类历史的进展脉络清晰可见。我停留在农耕器具展品面前出神。
  从宁波博物馆出来,我们想赶在天黑之前寻到栎社。这是高明隐居写就《琵琶记》的圣地呀!这时受台风“谭美”影响,外面风大雨大,前来陪伴我的宁波同学善意劝阻:“栎社没有什么瑞光楼,破破烂烂的一条街,古建筑尽毁。这么大的风雨你们还是先住下来再说。”
  栎社是我们此次采风的终点站,也是最关键的一站。我们顶风冒暑这么多天,经历种种磨难跋山涉水到鄞州,为的就是看一眼当年高明在栎社瑞光楼创作《琵琶记》的地理环境,怎能就此放弃呢?三人不顾劝阻冲入雨中,只留下同学摇头叹息:这三个瑞安人是不是太执着了!
  元末,方国珍起事。身为元末小吏的高明逃难至宁波栎社。当时沈家老爷沈明臣收留了高明,提供瑞光楼供其创作。在那张古朴的书桌前,伴着黄灯,高明把报国无门的郁闷化为如滔滔江水的文字倾诉在笔端。据说他三年不曾下楼,边写边哼踏足合奏,竟把沈光楼地板踏出一个洞!情发于端不能自已,悠悠心酸往事,立功、立德抱负不得施展,转而立言自慰。他未曾想,一部《琵琶记》轰动朝野,更想不到历经六百年后的今天,《琵琶记》成为世界的文化遗产,叹之,赞之,仰慕之,而他更被后人视为南戏鼻祖,载入史册!
  栎社已经没有历史中记载的瑞光楼,导航把我们带至栎社小学。正如我同学所言,栎社只是一个普通的乡间小镇。彼时正是下午菜市交易时间。熙来攘往的人群撑着雨伞漫步,把本来就不宽敞的街道挤得更加拥堵。驾驶经验丰富的胡老师在各种障碍中左右突围,把车开至河边宽敞处停下。我们刚迈出车门,一块石碑跃入眼帘:瑞光楼故址。我们激动得忘却年龄,淋着雨水,围着石碑,又蹦又跳……天降惊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原来我们无意中将车停在了芙蓉江畔。此处正是南宋以来沈家古宅所在地。历千百年的风雨,房屋虽然不在,大宅门沈家的名望透过历史的尘埃仍熠熠闪光。
  步入清幽的沈氏祠堂内的沈光文纪念馆,映入眼帘的是沈家主人沈光文的塑像。青铜色的古像面带威严,目光睿智的凝视远方:忧国忧民的士大夫形象经过风雨的洗礼愈加清晰。
  去年10月29日是“开台先师”沈光文400年的诞辰,该馆于那天正式开馆迎客。
  我们顿觉庆幸。如果去年这个时候出来采风,断然看不到有关高明在鄞县栎社的活动资料。根据祠堂内的沈家历代祖先牌位推测,我们大致推出高明活动时间在元末明初,作为遗民逃难至此的高明恰遇沈家布衣才人沈明臣的欣赏,留在沈家三年著成后来影响世界文化的《琵琶记》!在介绍沈氏祠堂的墙框,赫然写着“瑞安高则诚寓居沈氏楼,写成《琵琶记》,千古留名……”
  
嵊州越剧故乡
  
  依依呀呀的音韵自墙壁飘落,软语酥香。走进嵊州越剧博物馆,我们被一阵唱腔哀怨缠绵的越剧声绊住。轻柔美妙的曲调酥到了人的骨头里,不觉停下了迈开的脚步,侧耳倾听,似乎想从鼓板和琴声中唤醒那一个个沉睡千年的凄美爱情故事。戏曲,除了教化功能外,更重要的是引起人心向美的共鸣。我读小说,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芸芸众生,是不是每个人都是与生俱来的剧作家?在一个个异象纷呈的戏里,早已建构起自己那个独一无二的精神世界。
  曾记否,在沈园的茅草亭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人饰生旦两角,悠扬的唱腔引得游客纷纷驻足聆听。胡老师惊呼如此好声音早该上“中国好声音”。鹤发老者恬淡一笑:何必要上电视?我现在唱得满足,过得舒心,如此广阔舞台怎能舍弃?轮到我惊愕了:高手,原来藏在民间!如此美妙之唱腔,莫非得了南戏鼻祖高明的遗风?
  
天台国清寺
  
  踏上天台那方佛教圣地,我忍不住在微信上划下这些字眼:看花人未老,相知语难频。岁月沉沉,我只是希望可以逐日修习成简静的女子。心似繁华艳照,身如古木不惊。
  这是我当时的心境。望着寺中那株站立一千五百年的隋梅,不禁感慨万千:有一种美,守望千年凝固成永恒。看庭前花开花谢,寒暑易迭,我自静美如初。
  寺中烟雾飘绕,木鱼声声,正在进行一场法事。景区已过下班闭门时间,游客并不多。寺内更显幽静,游客和僧人互不干扰。你游你的山,我念我的经,各得其乐,和谐共处。这在一般寺院并不多见。
  国清古寺,千年古刹,自隋朝以来虽幽居山林,时代更迭不断,但我心向佛岿然不动,吸引着无数善男信女前往膜拜,求得一份岁月静稳。如果可以,我真想留下来做一个吃斋信佛的僧人,伴着青灯黄卷,如此浪漫清幽,难怪有人连皇帝不做要做僧人:我本西方一衲子,遗憾落在帝王家。悔恨当初一念差,黄袍脱换紫袈裟。(顺治皇帝)实在是大智慧者也!
  我想处在元末明初动乱中的高明的心境是否也跳出红尘万丈,抛弃功名,隐居瑞光楼三年,才有后来的惊世杰作《琵琶记》?
  耐得寂寞好写书!
  
怀想
  
  十一天的匆忙行走,逾1500公里的风雨兼程,从瑞安出发,经青田石门洞——丽水南明山、古堰画乡——缙云仙都——义乌博物馆、孝子祠公园——杭州河坊街、城隍阁、杭博、浙博——绍兴沈园——慈城古县衙——宁波博物馆——鄞州栎社瑞光楼——嵊州越剧博物馆——天台国清寺,克服种种困难,绕省自驾一周,平安归来。我想庆幸的不单单是我们三人吧。这一路的收获,于我,如一个大学深造,诗词歌赋有涉略,天文地理有触摸,更有两位老师的言传身教,几天之间忽然长大了,视野开阔了。我不敢保证《高明》的创作会否顺利,但我一定以一颗赤子之心,在两位老师的指导和把关下,尽量还原一个有血有肉的高明形象!
  念琵琶浙地游走,想高明蒙元阅世。夏历苦张老领衔,言有待传记可期!
  
责任编辑/赵吉政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