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5年10月号 >> 阅读文章

王宏甲:在信息时代的前沿创作(上)---【刘 斌】

2015-11-12 10:57:25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856

王宏甲:在信息时代的前沿创作

刘斌

采访手记:

听王宏甲老师讲课和读他的书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不一样的精彩,不一样的受益。讲台上,有的教授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时而在黑板上写下一串英语单词,甚至还夹杂着希腊文,那是博学的流露;有的教授是另外一番模样,不停地变换着PPT,甚至还不停地按动键盘,向PPT里增加内容,然后,看一眼屏幕,再望一眼台下。王宏甲的风格跟他们都不一样,他既认真地准备课件,又洒脱自如,即兴发挥,妙语警句迭出,加上底气十足、充满磁性的嗓音,对听讲者来说,真是难得的艺术欣赏,精神享受。

读他的书,感觉是轻风拂面,气息新鲜。多年来,我读过他的第一版《无极之路》《智慧风暴》和《中国新教育风暴》等作品。那时候还不注意寻找书中的精神气质和美学特征,也没有用心去分析作品的时代特征和历史维度,仅仅被书中的文学语言和生动描写所打动就目不暇接。他的语言,为什么那么满溢情感?结构,为什么那么浑然天成?题材,为什么总能站在时代前沿?分析,为什么那样力透纸背?见解,又为什么那样充满前瞻……这一切,今天在访谈中都得到了答案。

王宏甲特立独行,性格使然,他出了书不找人写评论,也很少主动赠送,但几乎每一本都在社会上引起反响。他仿佛是突然就走进文坛的,第一部报告文学作品就在文坛引起轰动,在全社会各行各业引起强烈反响。特别是一些文学界的前辈、文学大家,读他的书,生发感慨,欣然命笔给他写信或者撰文在报上发表,比如冰心老人,当年以91岁的高龄读完《无极之路》给王宏甲写了信,老人在信中写到:“宏甲小友,你的《无极之路》早已拜读,极好!”

著名文学评论家冯牧先生撰写了《关于〈无极之路〉》。据说,冯牧先生晚年也多是“述而不作”,很少动笔撰写评论文章了,这是他老人家读了《无极之路》后感到不能不写的一篇文论,发表在19901027日的《文艺报》。冯牧写道:“这部作品,以报告文学的形式对社会生活纵的横的方面的开掘,对人的意义的开掘所做出的努力,在许多方面有别于过去出现过的文学现象,就报告文学本身而言,也有别于徐迟等人那一代作家的作品。可以说对报告文学的发展,它在思想和艺术方面都有所增添和开掘。这部作品具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感染力。这在很大程度上应当归功于作品里的炽烈的富有启迪性的激情,归功于作品中对于正在迅速变革、发展、丰富与升华的社会生活和社会主义新人的生动的剖析与描绘。正因为如此,我认为,这部作品的出版,可以被看作是一种新的文学现象正在出现的一个标志。”

当代中国设有一个“冯牧文学奖”,其中特别重视扶持奖励青年批评家。冯牧先生作为我国当代最具学术权威的文学评论家之一,对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卓有研究,要在晚年写出:“这部作品的出版,可以被看作是一种新的文学现象正在出现的一个标志。”这绝不是轻易的判断,也不是轻易的预言。

冯牧先生还写下他本人的阅读经验:“我看作品,常常很重视自己的感受,这主要表现为我对作品时常有两点要求:一、作品是否能打动我,是否真实?二、感动之余,是否能够给我带来一些新的深刻的思想启示?这部作品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这个要求。”接着就写出,“我从来认为,文学作品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这就是提高人的思想素质与精神境界。这可能是这部作品的最大的长处。”

冯牧先生评论至此仍言犹未尽,继续写下:“这部作品还给了我一个与创作密切相关的重要启发:一个作家有没有自己崇高的信仰是非常重要的,决不是可有可无的,决不是单凭才华,单凭对于技巧的追求,单凭对西方作品的学习乃至模仿就能使自己成为作家的。”看到这里我感到,这也许是冯牧先生认为最需要评说的,因为这不仅是评论王宏甲和他的报告文学,而是在论作家,论信仰,论文学所应有的崇高境界。

时任中国作协党组书记的马烽在1990113日的《文艺报》上发表了《描摹当代的焦裕禄》。文章写到:“我曾建议中国作协机关党委把《无极之路》推荐给党员干部阅读,他们这么做了,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著名文化学者文怀沙老先生评论:“王宏甲总能让故事充满思想,让思想充满温度。”

时任中国作协副主席的张锲在接受新华社记者师学军的采访时说:“《无极之路》是通过生活本身告诉人们生活是有希望的,国家是有希望的,当然很困难。它所揭示的矛盾,尖锐,复杂,是很深刻的。我自己是搞文学出身,我知道宏甲写这个东西,需要相当大的勇气和实事求是的精神。”

著名将军文学家周克玉评论:“王宏甲的作品具有风暴般的效应,他的《无极之路》实际上是一个反腐风暴,廉政风暴,后来又出了《智慧风暴》,接着又出了一个《新教育风暴》,没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不可能思考这样大的问题。”

曾任文化部副部长,中国作协副主席的陈荒煤先生,当年在《北京日报》发表文章评论《无极之路》,他语重心长地说了一番话:“宏甲同志用自己的创作实践证明,报告文学在描绘和培养社会主义新人方面,完全可以大有作为。《无极之路》也的确为报告文学开拓了一条更为广阔的无极之路。”

时任《当代》主编的秦兆阳先生,当年在《文艺报》发表评论《时代的呼唤》,文中写:“我相信《无极之路》将不光在现时广为流传,而且将来的读者也不会忘记。退一万步讲,至少,无极县几十万人民和他们的后代,将永远不会忘记刘日的无极之路。”

今天,当我们回顾中国社会几十年来的得失和变化,重温这些文学前辈们语重心长的评论,更能体会到他们的评论不止是在评一部作品写得好不好,艺术水平如何而已,而是在评论凝聚在一部作品中的作家和作品的关系,以及文学同社会生活的关系,同社会发展进步、人们精神境界的关系,这样的评论读来才让人感到深刻,剔透,久远。

此刻,我还想起一个“花絮”,可见宏甲性情之一斑。在一个朋友聚会的饭局中,他没有沾一滴酒讲了两个多小时,他的健康哲学脱颖而出,到场的朋友深感获益。他首先对“健康”释意。何谓“健”?它出现在《易经》中,讲“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意思是人要像天体运行那样有规律地生活,才能生生不息。汉字衢,意为四面都通的大道,如京衢大道。五面通则谓之康,六面通则谓之庄。我们说社会主义康庄大道,就是说比过去的那四面都通的京衢大道还要宽广。为什么取“康”这个字来与“健”配对呢?因为人有五脏,五脏皆畅通无碍就是健康的标志。况且人有五官:目,舌,口,耳,鼻。五官通畅也极为重要。中国文化还讲五行:水,木,金,火,土。“健”与“康”体现了中国文化的二元共契与两极互动,中国古人讲日出而起,日落而息,规律生活,顺其自然,阴阳平衡,和谐通畅,才能身心健康。医心唯上,外治为主,食疗为辅,必要时才用药。

王宏甲孜孜不倦地讲健康,在于敦促朋友们一定要关注健康,令在场的朋友都很感动。他不仅言传还身教,当场示范了如何拍打、敲击、拉筋、甩手等方法,并叫小孙女冠音也做示范动作。小家伙十分聪敏,机灵,可爱,从她那娴熟的动作中可见她是在一种氛围中训练有素的。宏甲说他自己在多年的创作中曾有无数的熬夜,身体曾经危机四伏,于是放下来去读《黄帝内经》,然后看到一个被人遗忘甚至遗失了的很大的世界。他请文学界的朋友们一定不要熬夜,一定要学会有规律地生活,这才是遵循了“健”,如果没有“健”,那就不可能有“康”。

他说自己深深体会,写作是非常辛苦的劳动,甚至是对身体耗损很大的劳动,首先创作状态中是“摒息”写作的,就是在思考中用浅浅的呼吸写作,这就不是深度供氧,五脏都会在缺氧的状态下工作。因而吁请文学界的朋友们,一定要对何谓“健康”心中有数,要爱惜生命,尊重生命。

我记下这个“花絮”,不以为离题,因为我看到王宏甲对很多领域的描述能够如鱼得水,这个“水”,就是他具有深厚的中国文化底蕴。在我看来,他深厚的中国文化功底,以及对世界历史上诸多大事及其渊源能在很大程度上述其经纬,这在当代作家(不仅仅是报告文学作家)中是罕见的。

我本人仅按照宏甲老师的健康观念与方法练习月余,便初见成效,一并记于此,学宏甲与友人分享。

文学有情感有温度

刘斌:宏甲老师,我们从《无极之路》谈起吧,我珍藏着199061日首版的《无极之路》,如今25年过去了,这本书4次再版,十次印刷,还有盗版,并拍成了53集电视报告文学片,完整地搬上屏幕,产生了持续轰动和长久的影响,打动了亿万颗心灵。作品成功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王宏甲:我在扉页写下的一段话,你看可以认为这是主要因素吗?这段话是:“谨以此书献给我青年时插队的村庄——福建建阳将口公社胡巷村。假如没有那里的农民兄弟,村妇村姑对我八年的关怀,我写不出这本书。”

我刚到那个村子时只有16岁。八年当中,很多农民朋友给了我很多帮助。我在《无极之路》的后记中还写下:“当那艰难的日子随那时光一同消逝之后,那些帮助我度过那些艰难的人们所给予我的温暖却像一只美丽的白鸽永远居住在我的巢穴……”那八年农村生活,是我认识社会,认识人间冷暖的基础。

还有一点,我认为,无论是文学还是人生,“认识”的意义都很重要。比如,作为一个中国人,认识中国,重要吧?但是,要真正认识自己的祖国,并不容易。今天我们也常常听到不少人一开口就西方怎么怎么好,中国怎么怎么不好。这到底是认识中国还是不认识中国呢?我能说清楚吗?1987年,我来到北京鲁迅文学院进修,那时我想,我起码要能比较准确地认识中国吧。中国百分之八十的人口是农民,如果不认识农民,不认识农村,能轻易说你认识中国吗?于是我决定先去了解农村。我虽然插队八年,那是南方农村,而且我离开农村十多年了,我决定去看看北方农村,后来用了三年半时间,写出了《无极之路》。

文学是有感情的,为什么而写,为什么人而写,这始终很重要。没有感情,作品就没有温度,也谈不上有什么文学。我是这样认为的。

刘斌:这部作品的文学性呈现在哪些方面?

王宏甲:首先是人物。报告文学是文学,就一定要有人物。要有主要人物,还要有次要人物。什么是人物?我常常想,像《水浒传》那样,一个一个人物登场,活灵活现,个性鲜明,那是人物。即使我做不到那样,但我应该知道文学作品要有人物,报告文学既是文学,就不要把自己放到文学以外去。一部报告文学作品,只见事而不见人,我很难认为这是报告文学。《无极之路》是有人物的,刘日、邱满囤、董小路、莫破锅、王不止、张承文……都是性格迥异的人物。

其二是语言,语言是文学的细胞。它的表述特征是文学的,而不是新闻的,不是其他学科的。你打开《无极之路》,第一章的标题是:“天高悬日月,地阔载群生”。你再读下去,“沿着岁月尘封的古道,跋涉在茫茫荒滩……大风起兮,沙飞扬,你听到历史之声的交响。”这语言不是写新闻,也不是写文件吧。

你再听听大型电视报告文学片《无极之路》的主题歌:“无论世上已是什么季节,希望总在沃土之中;不论大地呈现什么景象,它依然是我亲爱的故乡。叶落在走来的路上,我理解了所有的艰难。阳光千秋万岁地流淌,追求光明就是信仰。鞠一捧很早以前就憧憬过的泥土,我们上路,我们上路。做一次壮丽的远征,与你同行,永生永世。”文学性体现在人物形象上,也体现在语言里。看看今天的中国社会是什么季节,虽然官员的腐败已经达到多么惊人的程度,你能因此失望,绝望吗?不能,希望依然在社会的内部,在人民之中。不论今日中国呈现什么景象,仍然是我们的家乡,仍然要爱她吧!这是我25年前用文学语言写的,今天读来是不是还耐人寻味?

刘斌:“追求光明就是信仰”,这句写得太好了,意味深长。文学是通过语言表现的艺术,您是如何理解文学的意义的?

王宏甲:所谓文学要有人物,是说文学甚至可以通过写一个人去写出一个时代。比如“一个人的战争”,“两个人的车站”,都是可以通过一个人的命运去写出他所生活的时代的本质,写出人物的本质特征。写出这些有什么意义,试图达到什么效果?我想还是如冯牧先生所说的,文学作品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提高人的思想素质与精神境界,不论你写什么样的“全景似”,也不论你写什么样的人物,都应该考虑这个功能。所以,我着力写人物,写性格,写思想,更感到文学创作还有一个很不容易到达的地方,就是写境界。能不能写出境界,能写出什么样的境界。这不是你的写作技巧决定的,这是作家本身的境界所决定,或者说所限制的。

刘斌:看了您的《无极之路》,感触最深的是充满真情,看出您为之倾注了您的全部情感,请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王宏甲:就这部作品来说,这种思想与情感,在动笔之前就有了。我是怀着对农村,对农民的感情选择了这个题材,甚至也是带着对母亲一样的情感来写这个作品的。最初,我是想创作一部农村题材的长篇小说,带着这个想法登上开往河北的列车。我在《无极之路》的后记中写过这样一段话:“当我认识刘日和正定、无极的好些人之初,也是怀着想写一部小说的企图,但从那以后,我每年都到那儿去的结果,终于使我不得不承认:在那一片土地上发生着的活脱脱的故事,令我所有的想象都变得苍白。”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当然也不止是那片土地上发生的真人真事感动我。报告文学作品一定是作家采访的对象在作家思维和情感的子宫里孕育,然后分娩出一个新生儿。作品中是一定有我的情感和思想的,否则就不叫文学作品。

刘斌:您刚才讲怀着对母亲一样的情感来写这个作品,能不能谈一些具体细节?

王宏甲:我在北京读研究生期间难得回家,一旦回家,就与已经皈依佛门的母亲天天在一起,她为了不影响我的写作,常常站在我的房间外面,捏串数珠,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想起母亲的含辛茹苦,她从我父亲去世的第二天就开始吃斋了。记得我插队期间偶尔回家的时候,想让母亲高兴,就去买了电影票让她去看电影,她不去,说一张电影票可以买一斤盐巴了。可是,我们家附近有个小学操场上放露天电影,母亲却搬一把凳子,挤在操场的人群中,站在凳子上仰着头一直看到电影结束……后来我在无极县,看到刘日一门心思从早到晚地忙碌,为老百姓们办事,为蒙冤受屈的人平反昭雪四处奔走,我心里就非常感动。我在《无极之路》中写下这些的时候,都想到我的母亲,许多文字是在不能自已的情况下同泪水一起流淌出来的。

刘斌:有真情才能写出感动,太精辟了。刘日后来怎么样?《无极之路》出版20多年了,很多人都在关心刘日。

王宏甲:20多年来,不断有人问我,刘日现在怎么样?《无极之路》写的是真的吗?我怎么说呢?如果你是问现实中的刘日,我可以这样说,刘日当然是真实存在的,这本书里写的所有事情也都是真实地发生过的。而且,刘日这个领导干部,也是经受住了改革开放考验的。至今,他仍然是一个纯洁的共产党员。他始终是个没有任何贪污受贿劣迹的领导干部。这本书出版以后,广播电台,电视台,出版社,以及我和书中的人物刘日、邱满囤,都收到了许多来信,问长问短,关心关注。刘日后来历经坎坷,对国家对社会有不少鲜为人知的贡献。

不少人曾经给有关部门写过推荐信,认为他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之心,不贪赃枉法;他始终追求正义,坚持公正;他有在无极县当县委书记的历练,有群众感情,也有大局意识,等等,并对他没有被用到更重要的领导岗位上而遗憾。也有人说,过去一二十年,刘日在河北没有被用起来,正体现了“不跑不送,原地不动”。

后来,我写了一本《永不失望——〈无极之路〉后来的事》。那时我想,岳飞冤死风波亭,杨业撞死李陵碑,文学作品把他们的不幸变作激励后人的永远的精神财富。如果刘日后来“辉煌腾达”,我不必再写什么。正因为有不少人感觉的“遗憾”,我如果不再写,就对不住他的坎坷,对不住他的孜孜不倦地为人民服务之心。文学正是在这样的时刻这样的地方发挥作为,使这样的人生和事迹有可能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的财富。

实际上,刘日也不是“原地不动”,他退休之前是河北行政学院党委书记。刘日退休前夕,北京大学校长给他颁发了“北京大学荣誉校友”证书,他很高兴,很看重这个来自母校的荣誉。现在的刘日,作为一介平民,仍然一直在奔忙,对各种社会问题进行深入调研,写建言建策。

写出本质与趋势

刘斌:文学作品的基础是语言,您对母语,可以说达到了情思并臻、运用自如的驾驭程度,您觉得你的报告文学打动那么多人心灵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王宏甲:25年后,还有人读《无极之路》,并从中受益,我是感到欣慰的。我相信,多年后也还会有人读这本书,还会从中获益。这里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应该是:我的报告文学创作,把真实上升为艺术,使现实生活在描述和阅读中变成了具有欣赏价值、审美价值的文学作品。就是说,这是一个文学作品。

敬重平凡,敬重善良,把我们民族优秀的东西,把人性中美好的光亮的品质写出来,通过文学创作呈现在读者面前,这是对美好的捍卫,是文学所应该竭尽全力去做的。

讲到这里,涉及到“纪实”与“虚构”,报告文学不可以虚构,一虚构就不是纪实,是小说了。但是,要把虚构与想象分开来。想象、夸张、象征是文学元素,比如:怒发冲冠、汗如雨下,是假的么?是艺术夸张。再比如,我在作品中写道,我看到3000年前如何如何?事实上我不可能到3000年前去看,读者是知道的,读者不会发生误解。读者知道这是想象,或者是在描述对3000年前那个人那件事的认知。

纪实文学也需要拓展想象的时空,拓展对事物认识的时空。因有这样的想象和认知,才获得艺术表达。拓展认知,这不仅获得审美的愉悦,还获得审智的愉悦。

我写刘日,他是现实中的人,是我作品中的主人公。但在创作时,我是主体,刘日是客体,他是我采写的对象。创作的主体和作品的主人公,在作品中所担当的不同的“任务”,作者是要心中有数的。

生活中的刘日同作品里的刘日是有区别。我曾说过,采访好比采矿,创作却不是把最好的矿石挑出来交给读者。即使你把最好的矿石挑出来,还是矿石。有的人就是这么“创作”的,评论家们批评为“堆砌材料”。有人还在矿石上涂了各种颜色,谓之文学色彩,那就更糟糕了,连矿石原貌都看不见了。创作好比炼钢,要把矿石粉碎了,还要添加多种炼钢的辅助材料,才能在熔炉里炼成钢。

我讲过,报告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是作家的采写对象在作家思维和情感的子宫里怀孕,然后生出的一个新生儿。不管这个新生儿与采访对象多么像,他们之间只有血缘关系,而不是同一个人。不能把作品中的刘日等同于生活中的刘日,这是我在创作中认识到的。如果不承认这一点,那不是否认文学的意义吗。不承认这一点,报告文学就不存在了。

我还是那句话,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把现实中的人和事,在创作中上升为文学,上升为艺术,使之具有欣赏的价值,审美审智的价值。

刘斌:您对“纪实”与“报告”是如何界定的?

王宏甲:纪实文学和报告文学,共同的特征都是撰写真实的人和事,是不能虚构的,即非虚构。我心中的文学创作只有两种形式,一个是纪实,一个是虚构。虚构是小说的显著特征。“报告文学”一称源于延安时期解放区,从激动人心的真实的人物事迹报告中衍生出报告文学,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一个词汇,延用到今天。

我们介绍国外纪实性作品时使用了一个“非虚构”的概念。我以为这个说法的特征,是站在虚构文学的立场上,把不属于虚构的作品称为“非虚构”。这个“非虚构”的说法不明确,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要讲“非什么”,比如,是男人就是男人,不要说“非男人”,“非男人”那是什么人?纪实就是纪实,不要弄个“非什么”。“虚构”与“纪实”,就把文体的界定说清楚了。

在我的心中,纪实文学是一个大概念,报告文学在纪实文学之中。报告文学是纪实文学中具有最高品质的文学。报告文学的高品质,表现在它具有责无旁贷的揭示社会生活的本质和趋势的崇高使命。此外,在我看来,还应当揭示出这个时代发展的趋势。这种本质和趋势,并不是让人看了感到黑暗到绝望,而是要能够揭示出黑暗中的光明,让人在任何艰难困苦中看到希望,万难不屈地奔向光明。这应当是报告文学的使命!如果不能写出“本质”和“趋势”,那只是纪实而已。

刘斌:有的文学评论说,你的作品善于从一个人的足迹,或一群人的命运,折射出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的社会生活的本质和趋势。您是怎样做的,能举例说一说吗?

王宏甲:拿《智慧风暴》来说吧。我写了个前记《我为什么写这本书》,现在我给你读一段:“市场陈列着希望,也埋伏着陷阱。你听到钱币在生长钱币,那是一种神秘莫测的声音。计算机在许多领域取代齿轮,因特网正使人类获得空前的资源共享……这个世界正在发生重大变迁。”你看,这是《智慧风暴》开篇的第一段话,此后全书30万字都在写这一段话。

这一段话是这本书的主旨,通过王选和中关村的中青年们的真实的命运,并且通过大洋彼岸的青年乔布斯和比尔·盖茨的故事,揭示一个齿轮时代正在成为历史,一个计算机时代正在风暴般地改变世界。这算不算是在聚精会神地揭示社会生活正在发生重大变迁的本质特征,是不是在描述这个时代发展的趋势?

当然,写出本质和趋势,也是要用文学语言来表述,而不是用科技术语或经济术语,不是写论文。并且,整个作品应当有信息时代的气息,否则所写的作品就没有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刘斌:是这样的。您的报告文学作品的特质,就是要写出本质写出趋势,并且充满信息时代的特征和气息。我看到评论家雷达就评价您的作品是一种“信息时代的写作”,梁鸿鹰、何西来、崔道怡等评论家也评价您的作品具有“信息时代的特征”。现在我们换一个话题,请您以您的作品为例,谈谈报告文学的艺术结构问题。

王宏甲:报告文学作品,当然要讲究艺术结构。比如悬念是小说中常见的一种手法,报告文学作品也可以用。《无极之路》一开篇就告诉你:一个县有13名科局长联名告一个县委书记,地委决定要把这个县委书记调走。这13个人又跑到省委去告状,说不能就这样把这个腐败的书记调走了事。县委书记刘日也来到省里,向省委、省纪委表示:“请调查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把我调走。”那么,这个县委书记究竟有没有问题,有多大的问题?地委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把他调走?省委、省纪委将怎样对待这个问题?管还是不管?管的结果将会怎样?作品这样开篇,你看还是不看?这就是悬念,它将吸引你往下看。

你看完了第一章,并没有看到结果,还得往下看。看完第二章,还没看到结果,还得往下看。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仍不见结果,而且随着故事的展开,更多悬念出现。比如农民李连锁被判处死刑,判决书上写着“立即执行”,当时身为县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的刘日发现疑点,向上级报告,疾呼“枪下留人”,随即在当时的县委书记习近平的支持下,展开重新侦查……那么结果如何,李连锁到底是不是杀人凶手,如果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是谁?新的悬念迭出,你看还是不看?一个县有多少“鸡零狗碎的事”,桩桩件件落在具体的老百姓身上,都是天大的事。而这个关心着小小老百姓命运的县委书记自身还被13名科局级干部告着,省委地委联合调查组正在无极县展开对刘日的调查,“翻箱倒柜,面面曝光”,究竟有几个县委书记经得起这样翻箱倒柜地查,老百姓也为这位县委书记担心,万一查出什么来,被关进监狱怎么办?老百姓甚至在商量,即使刘日被关进监狱了,那也要去看他。那么,这究竟是个怎样的县委书记,他的命运将是怎样的结局?你看还是不看?这就是悬念。

这个悬念不仅吸引着读者,也深深地吸引着当时的无极县人民。它甚至不是我故意设置的悬念,它当年就是无极县几十万人民真正的挂念和操心。作品写到这样的层面,已经不仅仅是对刘日这一个县委书记的调查牵动人心,而是一个县几十万人民的心都聚焦到刘日的命运上。《无极之路》最后一章用了一个很长的标题:《与民共其乐者人必忧其忧与民同其安者人必拯其危》,表现的就是无极县人民同这位县委书记命运相系的情景。全书就这样一环扣一环,一直吸引着读者看到最后。最后的情景是刘日生病住院后出院那一天,医生护士送他出院,不好说“再见”,于是对他说:“刘书记,祝你一路平安!”这就是全书最后一句话,这句话也含着悬念:刘日,能一路平安吗?

那么,《无极之路》究竟在写什么?可不可以这样说:《无极之路》是在探寻,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中国社会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们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出现了什么矛盾?官僚腐败越来越严重,一些坚持党的优良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优秀的领导干部,在不正之风严重的地方甚至处于孤立状态,处于被告的境地,但是仍然有优秀的共产党人坚守信仰。只要这样的精神信仰还在,只要人民群众的人心所向依然崇尚光明,崇尚正义,这个社会就是有希望的。这是不是在揭示一个社会的本质呢?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