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5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跪在“布施坟”前---【孙平】

2015-11-12 11:47:04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989

跪在“布施坟”前

 孙平

原浙江游击纵队副政委、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邱清华在谈《乐清市军事志》时说:乐清“3.15 抗日战役中牺牲的李觉庵,虽然属于国民党军队里的一个头目,但他率领部队英勇抗日而几乎全队阵亡。为爱国而死的知名骨干,是可以入传的。

3.15 抗日战役是乐清县境内历次抗日中最大的一次战斗,在乐清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

——题记

19554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⒅斐徐洌谑ど桨伎谔菇ㄔ臁安际┓亍保⒂朊裰谝黄穑么滥蚜沂吭说侥抢锶ヂ裨帷H可鸹怪滦抛ち俸5牧炙苫福嬷墙急肝谷沼⒘摇爸菇ū保M芴峁┪俦拿ァ

在那场战斗中,林松桓曾向驻芙蓉的浙保第二大队求援,该队以为是对付共产党周丕振领导的抗日游击队,遂派所部和乐清县自卫独立队前去,至瑶岙岭,见他们在与日军交战,就掉头返回芙蓉。事后,他们反而诬告林松桓消极“剿共”,去打日本人,是狗叼老鼠——多管闲事。结果导致损兵折将,消耗弹药,使当地人民财产遭受巨大损失,浙江省保安处当即饬令他停职反省。林松桓一直呆在家里,想起这么多死难的战友、老百姓;想起虹桥三百间房屋被烧的景象;想到与自己患难与共的战友,因受伤而无法医治的情形;想起自己被如此冤枉后,又收到士绅们的安慰信,林松桓怎能不潸然泪下。

林松桓想马上回信,但每当拿起笔时,又放了下来,此时他手中的笔像一根几十年浸泡埋在泥潭里的木头,总是那么地沉重。

刚刚辞去缙云县警察局长的李觉庵,国字脸,一身英气。今天他穿长衬,带礼帽,在海门上岸,到浙江外海水警局去看望局长陈佑华。

“好好的警察局长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陈佑华问。

李觉庵答:“现在那里的政府部门越来越混乱,大家都尔诈我虞、争权夺利。你知道我是个直性子的人,不适合做官,不如干脆辞职回家。”

“不要回去了,你就留在我这里,给你个科长当。周丕振因发动了虹桥抗日武装起义而震动了全省,县长刘朗泉因‘失职’被撤职,民政厅要我兼任乐清县长,我就当名义县长,一切事务都由你去负责。”

“我恐怕担当不起啊?”

“我还不了解你吗?1932年任上海市警察局五区二所所长时,‘一·二八’抗日战争爆发后,你能毅然组织所属武警,配合十九路军抗日。由于作战有方,配合默契,深得十九路军政治部主任陈铭枢的赏识和器重,调任上海市闸北区分局局长,后担任十九路军罗店兵站少校站长。任职期间,执着抗日,屡建战功。你那本以战役亲历者的名义、以日记的方式记录《一二八淞沪战役——弹痕》的书上,有陈立夫、于右任、吴铁城、叶楚仓等大名人题字。你在缙云桃花岭的抗日战斗中,指挥若定,名震一时。说实在的,就你的为人与才能,党国真亏待你了,这次我要给你补上。”

“老师过奖了,学生不才。”李觉庵腼腆地低下了头。

“这次日本人到温州,恐怕来者不善呀!”陈佑华严肃起来:“1942711日,日寇第一次入侵乐清。当时日军为实现‘浙赣作战’计划,作战的主要目的是击溃浙江方面之敌,摧毁我方主要的航空基地,以防止美军轰炸日本本土的企图。后又抢劫了温州的五金、粮食、纱布、布匹、药品、桐油、锡锭等物资。”

“这次日军的目的是?”

“日本大本营陆军部于1944724日,发布了《陆海军今后作战大纲》,其中规定:‘结集陆海军主力迎击来攻之美军,一举将其消灭于登陆之前,以挽回败局’。日军对战局发展的估计是:美军会在中国东南沿海登陆,以此为跳板,大规模地轰炸日本本土。日军这次入侵温州的总任务是:摧毁我方主要的航空基地,还要建飞机场、挖战壕等军事设施,以达到挽回渐渐失利的战争局面。当然他们的任务中,自然少不了抢掠战略物资和生活资料,以保证部队给养。照此情形,日军必然会长期占领温州,因此我们与鬼子的较量必然不可避免。你是抗日英雄,保国卫国是我们的天职,你可不要推脱呀?”

听到保国卫国,李觉庵的精神振奋了起来:“既然局长您这么信任我,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今年50多了,好像?”

53岁了。”

“应当是个丰收的年纪。”

李觉庵听不出他说得是什么意思,但也不便问,只好“嗯”了一声。

黎冈小将徒步路过千年古寺真如寺,登上磐石镇重石村的芝山。眺望瓯江,他不停用望远镜调整自己最满意的视角。由于自己的到来,一些商人因此不敢做生意了。但他深知老百姓离不开生活、生产资料,所以江面上依然轮船穿梭,一片繁忙景象。磐石码头直通上海、宁波、青岛、福州、汕头等商埠,这里既是天然良港,又是看护温州的海上大门,选择这里设司令部、建飞机场,完成自己的作战任务,他非常佩服上级官员的眼光,也庆幸自己被选派在这里当指挥官。

看着上级得意洋洋、恋恋不舍的样子,秘书提醒:“将军,濑米大佐还在等着您呢?”

“没关系,我再看看!”他用流利的普通话说:“这边风景独好!”黎冈鼻子底下的一小撮胡子向上翘了翘。

在秘书的再三催促下,黎冈返回重石村。

流动哨、固定哨交织着森严的警备。

墙上张贴许多报语,其中一幅是:“我皇军和平爱护民众,大家联合起来打倒英美!”在中国的国土上呼口号,说要打倒英美,颇让人深思。  

这是本村最大的地主屋,楼高二层,徽式门台,其余是温州民居样式。朝南,U字造形,前面的围墙大都是正方形粉红色的花岗石块交叉砌成,门台右边挂着一块牌子:“日本皇军永乐总防司令部”。

黎冈小将的办公用具都是占用主人家的,墙壁上垂挂着日本天皇的画像与《温州地区作战图》,写字台上摆有一份日军大本营《陆海军今后作战大纲》,其余地方摆放着随身携带的军用物品。

“濑米大佐,让你久等了!”

“阁下,您有什么指示?”

“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了?”

“据特务组的可靠消息,314日,他们在虹桥国民学校开会,李佑华将权力交给了李觉庵。另外,林松桓的两个中队都在街上防守,战斗力较强的自卫队驻扎在三眼陡门一带,他们的防守比较松懈。”

“非常好,虹桥海岸线很长,登陆点多,又是平原地区,难守易攻。”

“我们要进攻虹桥?”

“是的,这是我们的省长傅式说的主意,他手下的特务也证实了你的情报。”

“听说傅式说与李觉庵关系还不错?”

“当年李觉庵的儿子考入上海大厦大学,想学土木工程,曾在日本留过学的傅式说,恰好是这个学校的总务主任。因为是同乡,傅得知李觉庵在军界有些小名气,非常有发展前途,便提出要与李家联姻,但李觉庵很快发现,傅与我们帝国有着不一般的关系,李就疏远了同他的关系。这次乐清新县长陈佑华把权力交给了李觉庵,我们的省长当然非常清楚,李觉庵是不会同自己妥协的,就借李觉庵还没有将部队部署好,建议我们夜间偷袭,将李觉庵一网打尽,实在是着妙棋啊!”

“他们不是同乡吗,怎么能下得了手?”

“中国有句俗话叫:老乡老乡,背后一枪。”

“真是一个该死的民族。”

“对于我们来说,这就是以夷制夷,使我们的胜利来得更快些。”

“将军高明!”濑米伸出了大母指。

“今天叫你过来,就是想交给你这项任务。”

“你放心,到时候,我会把他们统统‘包饺子’了。”

“中国人都认为我们不会打夜战。这下给他们一点厉害看看!”黎冈转了话题:“不过一旦国民党政权顺利交接,对我军极为不利:我们所搞的伪政府就无法开展工作。他们一定会重兵驻扎虹桥,这样对城关构成了威胁。虹桥是我军供养的主要来源之一,必将断了我们的财路。因此这场战斗非常重要,必须彻底、干净消灭他们,使他们的政府群龙无首,彻底崩溃。”

“探子还报告,虹桥现在两个中队,还有外海水警大队、自卫队及李觉庵的警卫班,约有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style="FONT-FAMILY: 汉仪书宋二简; COLOR: rgb(0,0,0); FONT-SIZE: 9.5pt; mso-spacerun: 'yes'; mso-font-kerning: 0.0000pt">名特战队员,实际上已掏空了我们的库存了。但不管如何,我们的武器还是占绝对优势,战斗力也比国民党强,你要充满必胜信心!”黎冈问:“乌军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约300人马。”

“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祝你圆满完成任务!”

“是!”

虹桥以三、八集市遐尔闻名,而九街七巷中,东街占有五巷,此地名店林立,是最繁荣的街道。过去军纪较差的国军,趁集市热闹之际,强买强卖的事时有发生,老百姓也见怪不怪了。自大队长林松桓接任以来,每逢市集必亲自到街上巡查,见违反纪律的士兵,就会拧着他的耳朵回去处理。他还成立了“军纪班”,来约束官兵们的行为。

虹桥的大布店“潘昌来布店”,布匹被日军劫掠了大半,市日生意也没有往常好。不过生意人最难受的,是叫他不做生意,只是现在店门不敢全开。这一天伙计们正愁无顾主上门时,来了3个士兵买斜纹布,还要赊欠,伙计不依,正在争执之际,班长傅德标经过,见此情形,立即把那几个士兵教训了一番,并替他们结了账。傅班长与别的士兵不同,穿一件黑色棉大衣,常在街上巡逻,见有不规矩的士兵就抓,士兵都很怕他,商人们却很敬重他。

李觉庵带一个水警大队到虹桥驻扎,指挥部就设在南社的财主陈瑞成家。除身边一个班的警卫外,其余大队人马都在对岸驻扎。

刚到虹桥,他就约见了大队长林松桓。不久前,李觉庵在乐清县当警察局局长,彼此都有正义感,相互赏识。李觉庵为林松桓泡了一杯“雁荡毛峰”茶。都是老朋友了,就无话不谈了。他们寒喧了一番之后,便转入正题。

“日军这次进入乐清有些什么行动?”李觉庵问。

“日军占据乐清后,立即着手划分维持区域,派任伪官;日军宣称:‘以乐西柳市为军事占领区,县城为政治中心区,乐东的虹桥为经济侵略区。’对东乡采取‘以战养战’政策,作为掳掠扫荡主要目标。”

“这几个月他们都有些什么具体行动?”

“乐成一带的政治、军事,统统由驻南岸的日军负责。为达到长期占领温州目的,他们施展政治怀柔欺骗手段,打着‘中日亲善’、‘共存共荣’的旗号。一切派捐、派粮、派丁、发良民证,都假手维持会出面。他们从殷富人家抢去大批稻谷,发放给穷人,18岁至30岁各60斤,35岁至45岁各90斤。平时与居民有说有笑,又是递烟,又是给孩子们糖果,披上一块 ‘和蔼可亲’的面纱。他们特别重视成立伪组织,先是伪自治会,后扩大为组织机构十分齐全的伪县政府。在军事上,收编了台州海上土匪部队‘乌军’,来扩充自己的兵力。他们还搞了情报特务组织,地方上的流氓、地痞、恶棍,都被他所收罗和利用。”

“我军态度如何?”

“出现两种倾向,驻防在虹桥镇的自卫大队采取不抵抗政策,每次日军来犯,皆闻风而逃。但也有不少官兵,不畏强敌,誓死与日寇血战到底。”

李觉庵分析说:“现在日军的光景大不如从前,也是日落西山了。兵力明显不足、重武器也缺乏。这次到温州的5000人,是由驻在山西大同和运城的部队凑起来的。你想,在浙江作战,却动用了山西部队,可见其兵力捉襟见肘。因此,日军只好想方设法夸大宣传自己的军事实力,以弥补自己的缺陷。据了解,他们经常在夜间悄悄地拉出一队兵力出城,白天则从另一方向进城,以此迷惑人们,使我们误以为日军的兵力在不断增加;他们在各制高点,用农民晒谷的竹簟卷成筒形,冒充大炮;还用几只甚至就一只巡逻舰,在瓯江口转来转去,貌似许多军舰出没。所以,日军也并没有什么可怕的。”

“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共同抗敌,就一定能取得最后胜利。”

李觉庵说:“老弟啊,这次上级叫我们剿共,抓游击队长周丕振。山这么大,怎么剿?是打日本人重要,还是打自己人重要,我们不好明说,又不能反抗,只好随便在山面乡充村转一下,应付了事。”

“听说老兄与周丕振也有来往?”

“周丕振关心老百姓,性格耿直,这一点与我相同。”

“我也很佩服这个人。”

“不管怎样,我们即使断送了性命,也不能让鬼子在我们的国土上老三老四!”李觉庵问:“现在我们部队的防守安排你觉得怎样?”

“目前也只能这样,敌人应该一时不会正面侵犯虹桥。”

315日凌晨,日军兵分两路,一路由200多鬼子组成,从牛鼻洞进攻虹桥;另一路是300名伪军,身穿便衣,冒充游击队,从虹桥镇以南的南岳乡杏湾村登陆,偷袭虹桥。于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街巷之战序幕就此拉开。

昨天,在指挥部召开接收县政预备会议,出席人员除部份镇长、乡绅外,还有乐中校长。会后,李觉庵与校长同住在指挥部,有一个警卫班负责当晚的保护工作。

在摸清了进攻路线之后,日军没有实行陆路进攻,而是由汉奸带路,乘船从高山脚下的杏湾海上登陆,经里岙、黄岙、信岙至河新桥——离国军指挥部不到一里的地方。由于路近,鬼子大部队开进时,一路竟无人发觉,直扑了指挥部。

凌晨4时左右,濑米大佐命令特战队员进攻指挥部。

“口令?”哨兵发觉有动静,大声喊道。

话音刚落,日军特战队员开枪,哨兵被打死。

听到枪声,驻守在对河的水警队开枪还击。

战斗持续一小时,指挥部被炮弹击中起火,李觉庵带领士兵突围,当他破门而出时,中弹身亡。

日军放火烧毁了陈宅,杀光了住在屋里所有的人。

林松桓得知李觉庵牺牲后,义愤填膺。

登上高楼,林松桓拿出望远镜一看,四面都是敌人,心想这必然是一场生死决战了。他命令两位下属:“兄弟们,李觉庵科长已经牺牲了。他妈的,狗急了还要跳墙呢。鬼子把我们团团包围起来了,我们已无路可退。现在我们只有孤注一掷,与敌人拚到底,为李科长报仇!”

他一面电告驻在附近的芙蓉镇浙保第二大队大队长周璜,请求火速增援。一面率第一、第三中队分驻守于东街贞节祠和中心国民学校。占领阵地,扼要防守,与日军展开殊死战斗。

日军采用了四面包围的策略,使国军成了笼中困兽,反而增长了士气。天渐渐地亮了,鬼子围袭后,林松桓立即率部奋勇抵抗,亲自挥旗指挥战斗,祠堂与学校两处顷刻枪声四起,硝烟弥漫,呼喊声震天动地。

战斗一打响,东街上邻居数十人躲在一家较隐秘的阁楼上,如置身在枪林弹雨之中,枪炮声不绝。

上过战场的人可以辨别出是什么武器,像品酒师一样,准确地品出对手的层次与种类。日军无大炮,只有小钢炮、迫击炮与手榴弹爆炸声。机枪声又有别于步枪密集声,机枪正压制步枪。日军制式步枪为三八式,声音较尖锐;国军为毛瑟枪、木壳枪,枪声较浑浊,到了双方战斗正酣时,就难以辨识枪声。

不停地枪炮声,使百姓们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一两声枪响后渐渐密集,接着便像几十串“百子炮”同时响起,突来几声炮弹,像大暴雨中响了几声闷雷,整个战场便陷入沉默,沉默得只能听见人的呼吸声,而在沉默的背后,谁也猜不透,将会是怎样的死亡开局。

女职学校巷前,军号吹起,枪声大作,杀声震耳欲聋。第一中队第二分队长金华民,用机枪扫射敌人,一批批鬼子扑了上来,都被他的火力压了下来,一排排鬼子应声倒下,金华民索性冲出阻碍物,结果被日军手榴弹炸死,鲜血染红了整个学校。

傅班长穿着黑棉布大衣,端起枪,从屋里奋勇地冲出来,将子弹射向敌人,鬼子进行反击,用机枪扫射过来,他的身体被子弹打得像筛子似的,倒仰在一家大门阶沿上,眼睛还圆圆地睁开着。

下午,海上的“乌军”自蒲岐上来,增援日军。

而国军的援军还未到来,林松桓只好不断转移阵地,在街巷里与敌人周旋,枪声逐渐稀疏。

林松桓率领一个中队退守贞节祠,二时许,战斗进入激烈阶段。日军一面调兵加紧围攻贞节祠,一面派兵火烧东横街。

日伪军挥舞太阳旗,大喊“皇军来了”,以虚张声势。

整条东街又是炮火连天,杀声震地。

3点后,日军万种中佐手握战刀,站在贞节祠河东的埠头,指挥着部队围攻贞节祠。林松桓当即命令“神枪手”陈松桂,把他干掉,万种当场毙命。鬼子将万种拖走。顿时,敌人的嚣张气焰受到严重挫折,内部乱了阵脚。接着,林松桓又集中兵力,奋起猛烈的反攻,使日军处于沮丧混乱之中。

因国军伤亡逐渐增多,林松桓又派便衣前去芙蓉求助,但周璜仍按兵不动。

日军发起不断进攻,步步紧逼。

由于日军炮火密集地对准贞节祠,林松桓只得放弃把守,退守镇安桥、麦秆河一带,以石桥为掩体。林松桓指挥士兵以机枪扫射冲过镇安桥的日军,敌人发起多次冲锋,都难过石桥一步。陈大个子班长陈宝富是机枪手,操作水冷式重机枪,他背着重机枪跑,数十名敌军紧追其后,他用自己的肩胛当依托,旋即扫倒一大片敌人。

班长陈松奎是一名“神枪手”,他扼守双板桥,敌人不能越雷池一步,打鬼子像打鸡似的,鬼子或倒在桥上、或挂在桥墩上、或掉入河中。使他们的进攻数次受挫。

老百姓们冒着炮火送上糕饼、茶水慰劳国军。

林松桓身处敌寇四面包围之中,沉着指挥,把敌人弄得团团转,先后十多次击退敌人的疯狂进攻。

天渐渐暗了下来,日军为了争阵地,调集钢炮轰炸东街。

8时许,鬼子烧毁虹桥镇东街、西街300多间店屋,一时火光冲天,老幼哭号。

黄阿兴年少胆大,听到外面有枪声,便从窗缝里偷窥,一队荷枪实弹的鬼子从街上走过。他用门栓将门顶住后,钻到柜子边的角落里。过了好一段时间,他的肚子饿得咕咕叫,突然被外面的哭喊声惊起。一看整条街陷入火海之中,邻居家的火舌已伸进他家的窗户了。他拚命从二楼跳到稻草堆上,然后像滑溜梯一样滑下来,随即向亲戚家跑去。

位于东街村鑫荣巷,有一座瞿家刚建的“炮台楼”非常漂亮,由于炮台楼是一扇铁门,火苗进不去。等日军一走,大火烧焦了门窗,主人马上进行抢救,屋子的框架总算保留了下来。

这次战斗历经18小时,激战时间约三小时许。

林松桓考虑到自己仅占据东街一隅,内乏给养,外无援兵;弹药将尽,官兵伤亡惨重;虹桥又地处平原,战略上也不必固守。为避免重大损失,决定撤退。林松桓采取“以进为退”的战术,向敌人发起猛攻,乘敌退却之机,以少数兵力潜伏虹桥附近虚张声势,不时向敌暗袭。大部队向虹桥龙泽方向撤去。后返回临海白枫桥原防地。

日军经多次进攻,伤亡也十分惨重,又害怕国军进行反包围,便放弃了继续进攻。1l时许,携同伤亡士兵匆匆地向乐成方向撤退。又强迫妇女以绳索拖士兵死尸,集中河埠头装船运走。

黄良才军人出身,读过黄埔军校。他得知战斗结束,不顾危险,赶到虹桥探看望儿子黄阿兴,途中遇见敌人押运尸体,他躲在暗处,数了数共有12只“河泥溜”,每只装4具尸体,最后一船只装了2具,共46人,全部运至城关方向。

国军阵亡将士有:指挥部警卫班11人;在外围并肩作战的水警大队、自卫队11人;第七大队28;共计50人,群众死亡13人。

几天下来,林松桓的情绪也稍稍缓和了些,终于可以提笔了。回信中,他感谢三位先生代表虹桥镇绅民“筑墓建碑”的情意,并敬缮死难官兵名册一份,信是这样写的:

抗敌御侮,本军人天职,矧本队防范失策,堕敌狯(诡)计,几于全军覆没!乃叨我民众厚福,得全精锐。虽云侥幸,然令贵镇半成瓦砾,失责之咎,又奚能辞?辱惠手教,猥承过誉,并以筑墓建碑见命,岂不更增惭愧,弟既出诸公意,拂逆未免不恭,敬缮奉死难官兵名册一份,至祈查收。

本次战役,事起仓卒(促)。本队受意外之伤亡,耗多量之械弹,在贵镇绅民目击身受,既惠表深切之同情。而别部友军,当日坐视不救,恐遭谴责,横以蜚(诽)谤相加,上峰长官,后方民众隔膜真相,未免偏信而生不信任之猜度,致令负伤官兵无药可敷,呻吟呼痛之声惨不忍闻!同为袍泽,宁不凄然。尚烦贵镇主持公论,将事实经过,毋参褒贬,实予径电呈省府保安处七区李署各机关释众疑,并慰伤残。

端此敬复

乐清县虹桥镇    倪吉甫、金惺史、朱承熹诸先生

林松桓敬启

三月二十二日

通讯(信)地址:临海小安宫宋家

收到林松桓信后,虹桥镇绅民联合上书力保、并花重金,多方行走,才使林松桓幸免于难。林松桓虽然免受处分,但再也无法回部队了。

3·15战役后,日军仍在乐清盘踞,还先后三次入侵虹桥。绅士们根本无法为抗日烈士“筑墓建碑”。接着便是解放战争,而虹桥镇又是兵家必争、战斗频繁之地,绅士们无机会“筑墓建碑”,国民党政府更无暇顾及这些英烈,因此他们的设想也就一再搁置了。

“布施坟”本来是安葬社会上孤苦人家、外来乞讨者以及路边无人认领而死亡者的遗体。然而事过境迁,50名英烈只能永远地躺在这“布施坟”里。再也没有墓,再也没有碑。

林松桓久跪不起,泪流满面,神志恍惚。忽然大地一片漆黑,杂草丛中分出一条路来,只见一队穿黑布衫的人走了出来,林松桓先是纳闷,仔细打量间,才看出,走在前面的是分队长、机枪手金华民,他对林松桓说:“人世间的事情比阴间的要复杂得多。林队长,你走吧,我们在这里已经习惯了,谢谢你来看我们。”说完,集体向林松桓磕头。林松桓想对他们说些什么,眼前却又恢复了原样,他自我问道,我这是在做梦?

责任编辑/廖全国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