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5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用爱去发现爱,点燃爱---【刘嘉陵】

2015-11-12 11:47:4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835

用爱去发现爱,点燃爱

——季志敏《这世界不哭》序

 刘嘉陵

【编者按】本文系著名编剧、小说家刘嘉陵为长篇报告文学《这世界不哭》撰写的序。此书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正能量的医疗日记,去年十月,作家出版社第一版全国上市后,在北京王府井书城、中国作家在线、京东书店、亚马逊、当当网等销售靠前,社会反响不小。有关出版社正准备再版发行,相关的作品研讨会也将于近期在京举办。

季志敏的又一部长篇报告文学即将付梓问世,遵嘱为他写序之时,秋雨淋窗,气温骤降,已是秋分节气。雨天总像世界在啼哭,即便是春夜喜雨,也仍像世界在喜极而泣。志敏的新作却叫《这世界不哭》,日记体的,记录了20117月到次年6月他在广州大德路一家中医院治病过程中的桩桩见闻。

我和志敏相识多年,知道他是军人和教师的后代,系资深记者兼资深编辑、屡屡获奖的报告文学家;且嗓子好,有情调,是苏联小说和外国民歌的老资格“粉丝”;又有血性,讲义气,文革时代也经历过电视剧《血色浪漫》那样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曾经喜欢穿一身黄军装,黄书包里常常藏着菜刀,随时准备“痛击来犯之敌”;当然少不了知青经历,插队年代的劳作之余放开喉咙高唱过“革命样板戏”,也怀抱着父亲从北京给他买的橘红色吉他,哼唱过不怎么革命的小资歌曲——《红河谷》、《山楂树》、《拉兹之歌》……

而不久前我才得知,这个“熟人”的某些生活侧面我其实并不熟稔。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他只身一人吃尽万般辛苦赶到那里,现场采访,记了几十万字的笔记,拍了大量珍贵的照片,还用部队和当地干部给他的仅够他自用的食物做了些善事。但那完全是他的个人行为,他所在的辽宁职工报社不知道,连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我们就更不必说了)。因为一让大家知道,他就无法成行。报社有组织纪律,家里有亲人担忧,而震区那边,大大小小的余震和更加可怖的泥石流、山体滑坡日日夜夜都在发生。他的《站在北川断裂带上的战士》一书(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中,他写给藏族女孩白文智佳的长信真实记录了两次遭遇泥石流的经历,堪称惊心动魄,而又细微痛切,让我这类“书斋式写手”深感震撼,也不免汗颜。那样的具有强烈现场感的文字一点不逊于战地记者们用生命写下的一篇篇现场报道,不仅我写不出来,志敏本人从前也很少写过那样的东西。那是他的文字极品,是用腿、用心、用生命和大爱换来的。

志敏不虚此行,撰成一部充满奇境、文采及史料价值的大书,但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余震、泥石流和多日的劳顿,给他的双腿留下了隐患,“躺在操场雨布下小学生的铁床上,四周水淋淋的,山涧一夜风雨,五更醒来双腿已经动弹不得。这一次,我知道坏事也晚了。再次闪念出抗震时的情景。”于是,他“终于登上了南下广州的T12次特快列车,思量这次去治病的一切,不禁涌出一片茫然。”(《这世界不哭》第一章)

即使是“一片茫然”,在漫长的疗病阶段,在遥远而陌生的粤地他乡,在可以想见的种种病患痛苦、复杂心绪及乡愁中,这个人居然仍不肯闲下来,前前后后记下了近三十万字的病房笔记,使南国的一家普通中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们鲜活感人的故事跃然纸上,同他的北川经历、同那些平凡而伟大的子弟兵和灾区百姓形成一种潜在而奇特的逻辑联系。名曰“病室日记”,可我们很少能从中发现“我”怎么了,而总是在显现“他”或“她”怎么了,像他的几乎所有作品一样,他笔下大多是他人而不是自己。

目下,拜大大小小新闻媒体及各类资讯方式所赐,我们见识了这个世界的好多张哭泣的面孔,其中医院的乱象——红包、医托、医闹、医疗事故、婴儿掉包案、医患之间带有血腥味的矛盾冲突等等,令我们耳熟能详,甚至毛骨悚然。但志敏却用他那支别样的笔记录下另一个白衣世界,那里的医生和护士以全然不同的行为,日复一日地讲述着另外一种故事:温暖,坚韧,紧张,忙碌,恪尽职守,忍辱负重,被误解、被破口大骂后的极度委屈及尽快释怀……在志敏的笔下,这个哭泣的世界正拭去泪水,迎来一轮东升的新日,雾霾犹在,但人生总是有希望的。

我就奇了怪了,怎么这个人笔下几乎所有女护士好像都是美人儿?即使算不上美人儿,她们的一举一动也富于美和诗意。他记录了20121月初一个雨夜里,一位“单薄文静”的值班护士,为救治一名心脏病突发的女患者而跪地实施急救的场面:“这大年初一的晚上,一个结婚不久的姑娘,和一个青年医生跑进市民家里,尽其所能想救活一个生命体征几乎消失的、没有希望的躺在冰冷地板上的老人,他俩的精神和心情会怎样呢?救命,救命,不停止,不放弃……所有的动作,组成了好似丛林救护兵的勇敢画面,就像天使在战斗!”“她不停止的美丽的动作,似乎让我看到在她周围的每一天,有那么多和她一样的姑娘镇定地前行……”(《这世界不哭》第三十二章)

护士们的名字也美如其人,志敏时常不厌其烦地罗列她们的姓名,把她们优美而诗意地比作“一只帆,走路带风”,“又像蝴蝶飞舞”;护士们于是对他说:“急诊护士,哪有不飞的道理?不飞不快,不快怎么行?你不快,病人就会急得生气呀!” (《这世界不哭》第六十二章)“15分钟过去,她又接收另一个病人住院。今天有六个重病号,她机械似的双腿一直运动着……最后,晓娜护士抬眼朝我笑了一下,表示抱歉,没有时间说话。她来回飘着身影,好像要飞,边记录,边接新入住病人,还要不停地接呼叫铃声,处理病人的各种护理情况……一个女护士的劳动节,就这样被时间追逐着。”(《这世界不哭》第五十章)

志敏早已年过半百,在晚报的社会新闻里,应该被称为“老汉”了。但你若近距离接触,便会觉得他离“老汉”还远着呢。友人相聚时,他总是跑前跑后,热心肠地为大家服务;在公园见到一群退休职工吹拉弹唱老歌时,他会很快同他们混熟,离别前他要是不唱上一首(那天他唱的是“我们都是神枪手”),就甭想脱身。他的嗓子很好,如果再用于电台播音或电影配音,或许还要好。

这位阅尽人世沧桑的报告文学家不失少年之心,赤子情怀,在《这世界不哭》里,他总像个稚童似的纯真地看待世界,纯真地呼唤:“政府应该更多地思考农民的生活命运,把钱花在他们身上,农民生活幸福了,就不会为提高产量批次而把农药化肥天天撒向蔬菜粮食了。吃的食物安全了,人民少得病,医生护士也少挨多少累呢?”“国家政策保证了医生和护士体力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医生再不会去为开高价药创收而绞尽脑汁;他们的思想灵魂从沼泽戈壁重新归来;他们有了良好的工作状态,自身解放了,给百姓看病的时间和质量便具有了宽松环境的保障。医生舒畅的作风,给社会带来温暖的正气,那谁还会不信任你敌视你呢?”(《这世界不哭》第三十一章)

在这个他希望“不哭”却常常在“哭”的世界里,志敏仿佛始终在完成同一个任务:寻找爱。他有一双特别善于发现爱的眼睛和两条不知疲倦的腿,因此,他的任务总会完成得相当好。现在,那两条曾陷在泥石流里拔不出来的腿,终于在广州白衣天使的治疗下痊愈了,他又可以背上行囊,像《水浒》里的神行太保戴宗一样,步速飞快地游走四方了。所以你瞧吧,说不定哪天,他又会从远方风尘仆仆归来,白净的笑脸因汗水而明亮,双手捧给你一部纸墨馨香的新著。

这世界从来都不纯粹,也不唯美,丑陋的事物像晴天的阴影一样永远存在,怒视它们的雪亮之眼和谴责它们的犀利之笔也永远应当存在。但除了“审丑”,还需要有一些作家去真诚地发现并书写世界的另一副面貌:爱。志敏就是这些作家中的一个,虽然他笔下的“爱”并不轻松,如同他笔下并不轻松的医患关系、并不轻松的医护职责:“正望着雨夜。她在护士站里露出头来叫了我一声……我一愣,问她,今夜护理情况怎么样?她温声回我,现在已经安静下来,刚刚处置完一个车祸重伤员,送到上面检查会诊去了。我问,现在只有你一个护士吗?她说不是,上半夜三个护士,下半夜两个护士。我是下午接的班,等会儿我下班,这里只剩下邓越菲一个姑娘站岗值班了。她的表情,有一种刚从战斗间歇中下来的严肃。”“今夜急诊无大事,林玉芳的脚步依然要为零散打针输液的病人奔忙着。她整理补记着刚才来不及写的工作日志,不时对我说,一到节日,醉酒外伤的人多,来的人脾气都火急火大的,我们都小心惊恐……本来端午节夜里能安稳一些,心里也盼着安定。可是真正看到走廊四周安静下来,我心又敲鼓,经验提醒我,这样安静的背后,又常常预示着急风暴雨袭来。说完,她又快步离开,那瘦小的样子,是否又想起六岁的娃儿在睡梦里等她回家呢……”(《这世界不哭》第六十二章)

读着志敏饱含激情与人格力量的一页页病室日记,时常眼热鼻酸,那些双肩挑起患者和家人的蝴蝶一样飞舞的白衣天使如在眼前,志敏这个大男孩一样可爱的记述者也如在眼前:“街灯昏黄,涟涟雨水穿过树叶落于耳际,此时已是凌晨时分。跑进急诊室右侧花园,湿漉漉的水气扑在眼帘,四周雨伴天籁,看到有两辆急救车乖巧安顿的样子,便想那走廊里安于无事,今夜没有暴风雨了……”是什么力量使这个同为患者的男子汉会在凌晨时分的珠江口,冒着雨,持续追踪着夜班医护人员的劬劳身影?那正来自于这世界越来越珍稀的善意、理解、悲悯和仁爱。志敏还一反贪大求大之时尚,偏要跟自己过不去,花上好多时间和精力,把近三十万字的日记锤炼成二十几万字,务求简洁蕴藉,这又能见出这位报告文学家可贵的职业操守和超拔自我的汲汲渴求。在日益精致、华美、包装炫目的商业化文本队列之侧,他用脚和心换来的感情真挚的文字仍熠熠生辉。

理性精神缺失的浮躁年代,人们有太多发现及点燃负能量的方式:用粗暴去发现粗暴,点燃粗暴;用恶意去发现恶意,点燃恶意;用偏执去发现偏执,点燃偏执;用怨恨去发现怨恨,点燃怨恨……而志敏要做的却是:用爱去发现爱,点燃爱。

他仿佛永远不会老,永远会身背行囊,哼着歌,兴冲冲地行走在花草芬芳的幽谷、平原或高山之上,仿佛也成了走路带风的帆,不停飞舞的蝴蝶。因为他的大爱之心不允许他停下来,不允许他衰老。

大德路,这名字多好。仍旧疾行于大德路上的白衣天使们,曾经疾行于大德路上的作家志敏们,好人好报,德高福广!

责任编辑/周武峰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