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5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炉下人生---【张其勤 苗秀侠】

2015-11-12 11:48:1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049

炉下人生

——记国家级非遗“界首彩陶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卢群山

 张其勤  苗秀侠

万物生辉鸟语花香的皖北之春是个令人陶醉的时节。3月的一天上午10时许,在阜阳市颍州开发区一隅的三十亩的场地内,鞭炮齐鸣、彩旗飘飘,安徽三宝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正在举行奠基仪式。这时,一位年愈六旬的老人向来参加奠基的省市领导致以热情洋溢的讲话,他感谢省市区领导和文化部门对他的无私帮助,感谢社会各界对他们企业的大力支持。他就是三宝文化发展公司的副总经理,界首卢氏刻花彩陶有限公司、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卢群山,阵阵春风吹来绿色和希望,透过袅袅烟雾,人们在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看到了他些许轻松的笑颜和闪着泪光的双眼。为了界首彩陶的传承与发展,这一刻,他真的盼望得太久太久……

一、卢陶

提起界首彩陶,首先要说说界首。这个在民国时期被称之为“小上海”的界首市位于安徽省的西北部,与河南省沈丘县交界,位于淮河中游,自东向西的颍河水滋润着这里的两岸人民,年画、剪纸、陶器等民间工艺代表着这里朴实的民风和中原独有的农耕文化,历经颍河水的长期冲刷洗礼,河两岸独有的黄胶泥极为丰富,黄胶泥便是适合做陶瓷的原材料。上天恩赐给人们的自然资源造就了今天的界首彩陶。界首彩陶乳名叫釉下刻画陶。它秉承于祖传技艺,关于界首制陶史,据当地碑文史料记载,源自隋朝兴于唐代,盛行于明清。界首彩陶历史上主要分布在颍河界首段南岸,散布于13个村子,因每个村子的村民大都以冶陶为生,并且村子均以陶窑为名,因此,俗称“十三窑”,即:卢窑、魏窑、后魏窑、计窑、前计窑、朱窑、尹窑、高窑、盆张窑、田窑、沈张窑、韩窑、王窑。最初,卢窑只烧黑陶,生产一些日用品。相传,有一年李世民之父李渊东征至界首东南方一个叫柳河的地方时,滔滔河水挡住了去路。李渊的军队只能在不远处的琉璃寺附近借住,夜间李渊梦见幡台,上面摆放着绿、黄、白三色陶罐,醒来后,他立即命令附近窑匠做出三色陶。但是由于当时窑匠技艺有限,烧了三天三夜,只烧出了黄、白两色陶罐,想不出做绿陶的办法。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一位铜匠经过窑厂,由于连续多日下雨,铜匠被迫在窑厂内做工,一些铜粉被风吹进窑里,没想到,这些铜粉竟然改变了陶的颜色,他们生产出了绿陶。至今,铜粉仍然是他们制陶的原料之一。当卢家掌握了制作三彩陶的技艺后,开始代代相传,并逐渐传承开来。到清末时,大量的界首彩陶通过附近的大运河运到全国各地,并被作为一种奢侈品供奉给达官贵人。

在众多的界首制陶人中,卢氏家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卢群山的曾祖父卢井聊,年少时就是界首彩陶界负有盛名的刻花能手,曾师从徽州雕刻名家学艺,后率众弟子回到晋商会集的亳州给花戏楼专做雕刻安装。祖父卢西安受家传,在皖豫晋一带为大户人家做雕刻装饰。祖辈卢之勤、卢之凯青年时期就在皖北一带名气大振,经常给寺庙、楼阁装饰和三彩壁雕、香炉等做刻花。卢群山的父亲卢山义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其三彩“刀马人”刻花彩釉系列作品,在当代影响很大,多次获得国家、省级奖项,并被多个博物馆收藏,且出口到十几个国家和地区。

卢山义早年跟随父亲绘制的彩陶,大都是在一些酒坛、脸盆上刻画花草鸟鱼之类的图案。关于卢山义为何钟情于“刀马人”刻花彩釉的创作?笔者在采访卢山义的孙子卢涛时,得知了其中原因。他爷爷还很小的时候,他的太爷就去世了,当时因他不能撑家又性格倔强,因一件小事与母亲发生争执后,就赌气离家出走了。出走后的他无路可去,便来到八里开外的老君庙。当时的老君庙保存得十分完好,里面的四大天王、八大金刚的泥塑色彩艳丽、栩栩如生。白天,他用高粱杆编鸟笼,卖给家境好些的人,挣些饭钱填饱肚子,晚上就睡在老君庙的神坛下面过夜。时间一长,他爱上了这些庙里的泥塑。再加上他对古代戏剧的喜爱,罗成、秦琼等英雄好汉都是他心中崇拜的偶像,他觉得如果能将这些神庙里和戏台上的英雄人物画下来,自己该有多厉害,不光可以在母亲和家人面前炫耀,还能经常看着这些英雄陪伴自己。于是,有事没事,他总是拿着树枝或泥巴头在地上比着画,但更多的时候是边想边画,等到画得越来越好时,他有了另一种想法:如果把这些精美的画面刻在陶瓶上,岂不是保存得更长久?过了一段时间,他回到了家中,将想法讲给族里的长者听,大家都很赞同他的想法,于是,在彩陶瓶上刻“刀马人”的创意终于得以实现。由他创作的“刀马人”主要由三大块组成,他所刻画的刀,有形似武戏里关云长青龙偃月刀,还有罗成的亮银枪。刀,尽显刚劲有力,削铁如泥;马,四蹄腾空,傲视苍穹;马上武将个个如同战神,威风凛凛。将“刀”、“马”、“人”三者有机聚合在一起,形成了卢山义的独特艺术风格,他将这一技艺命名为“刀马人”,再配以界首的三彩釉红、白、绿,烧制的“刀马人”工艺品,件件都好像是在向你讲述那遥远的历史故事,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但站在卢氏这些艺术性和观赏性很强的工艺品面前,让我们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从前。而卢山义的“刀马人”在国内独创一派的具有“东方之秀”的艺术技巧,被国内一些艺术大师们誉为“形不至而艺至之妙趣”。

五十年代初期,中央有位领导在一批出口的工艺美术品中,目睹了卢氏彩陶的风采,很是惊讶,随即通知当时安徽省群艺馆的负责人张志到界首调研十三窑,得知了卢山义的事迹。1953年,中央美院华东分院在杭州市举办全国群众艺术研修班,卢山义被遴选参加了全程培训,受益匪浅。1954年,卢氏以互助组的形式在卢窑庄西北角正式办厂,成立陶瓷社。1960年,因其他原因搬到沙河北岸的张孔庄,因盖好的厂房没有上瓦,突然有一天夜里被一阵大风刮得凌乱纷杂,吹倒后又与附近的砖厂合并,全称为砖瓦陶瓷厂。1962年,两个类型不一样的厂再次分开,重新成立陶瓷社,为自负盈亏的集体单位。1963年,后来成为著名艺术大师、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的设计者韩美林从中央美院毕业,分到了安徽省群众艺术馆工作,来到界首监管出口任务,产品出口近百件,分别发送到捷克、波兰等国,形势还算不错,但到1964年,一场“四风”运动在神州大地上又暴风骤雨地席卷开来,在“破四旧、立四新”浪潮声中,陶瓷社再度停办了。

二、陶缘

世上有情人皆有情缘,而这一生对彩陶痴心的人注定有陶缘。有陶缘的这个人就是卢山义的二儿子卢群山。在卢群山的记忆里,每每看到父亲那厚而粗大的手掌在陶胚上刻画着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刀马人”时,父亲那高大威严的形象在他心里如同一座大山般厚重,他渴望自己长大了也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父亲喜欢带他到陶瓷社玩,当他看到陶瓷车间的工人们在一起制作陶瓷的场面时,更加让他心灵震撼,但父亲对他有言在先,要尊重这些师傅们的劳动,只能看不能用手摸。如果不听话,下场就是挨打。卢群山怕挨打,但他更怕弄坏别人的东西,那样会有一种负罪感。12岁时,他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了,父亲见他有些懂事了,而且还深深地喜欢上刻画,便让他跟在自己身后学习制陶中最简单的工序——剔花,就是把刻画在陶胚上的“刀马人”图案上多余的胚土除去,保留图案的完整性。这个看似简单的工艺,卢群山最初下手时,难免有些紧张和胆怯。不是这里多剔除一块,就是那里一个小地方半天弄不掉。这时他明白了,凡事动手与动眼都是有差距的,只有自己亲手做事,才能发觉事情都不会如同想象的简单。那几天,他手捏着小小的竹签,不停地练习着,先在损坏的陶胚上找感觉,然后再拿现成的产品做深加工。终于,他熟练生巧,也能像大人那样剔胚了。一个月后,他拿到了厂里给他的人生第一笔“工资”2元钱,那是他所有星期天在厂里劳作的回报,他将挣来的钱递给父亲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渴望,父亲问他想要什么好东西,他说想买本能够临摹的画册,父亲高兴地拍拍他的头,同意了。

人生的缘份一旦注定,便成为生命中不解的情结。卢群山依稀记得,他与韩美林大师第一次谋面的情形。有一天中午,当时还在上小学三年级的卢群山放学回家,饥肠辘辘的他准备找东西吃,没有留意到父亲和韩美林老师正在一起谈话。父亲原本希望他能好好学习,将来有点文化,懂点事理,谁知,看到自己的儿子还是像以前那样不懂事,对家中贵重客连招呼都不打一个,他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是一脚,将卢群山踢翻在地,卢群山躲闪不及,双膝一屈,恰好跪在韩美林面前。韩美林爱怜地开玩笑说:“你怎么啦,是在拜师么?”卢群山当时也懵了,但机灵的他很快反应过来,马上顺势给韩磕个头,有板有眼地说:“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韩美林与卢山义哈哈大笑,扶起卢群山说:“儿啦,既然拜师了,就快起来吧。”也就是这一次的误拜高师,成就了卢群山这一生的彩陶梦。

在跟随韩美林学艺的日子里,卢群山过着梦一样的生活。当年韩美林到安徽界首陶瓷厂把关生产那批出口工艺品时,才20多岁。卢山义是陶瓷厂厂长,对韩十分照顾,把在厂里最好的一间房腾出来让他住。卢群山下学后,全身心地跟着这位老师学习陶技。他还记得第一次画鱼盆时的,很紧张,站在身旁的韩美林鼓励他说,学任何技艺都需要刻苦认真,吃不得苦是不能成就大事的;在具体操作中要多想多思多创意,比如说在盆上画鱼,要想画得像,就得观察真鱼在水里游的姿态,悠闲自在的游鱼和受惊吓的情景就完全不同,从鳞片、触角、眼睛都有变化;还有鱼所在的水,动与静的表现也是不同的,包括长在水里的水草、荷花都是有生命迹象的,不能把这些东西看成死的模板,画出来肯定也不会活灵活现。卢群山听在耳里记在心里,一有时间就按照老师讲的去做,慢慢地提高自己。

当时,韩美林刚结婚不久,常常要给家里写信。很多时候,都是卢群山帮他把信送到邮局。一次,韩美林对着镜子给自己画了一幅自画像,想寄给妻子,他画好后问卢群山像不像。卢群山这时突然想起父亲的“刀马人”中美髯公来,他直言道,要是能添上几撇胡子,那就威风了。没留过胡子的韩美林听后哈哈大笑,说:“行,听你的!”他真的就加上了胡子,看着这幅别出心裁的自画像,两人笑得前仰后合。

一年后,韩美林完成工作任务后就回到合肥,但对于卢家,却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在那批出口的彩陶中,既有韩美林的作品也有卢山义的作品和卢群山完成的剔花。1964年,因“四清”运动,韩美林下放到淮南陶瓷厂受尽磨难。为了保护韩美林,卢山义去上级反映,希望韩美林能到界首陶瓷厂“劳动”,但终究没有成功而成为卢家人最为心痛的一件事。

三、藏陶

历数卢群山的人生经历,当兵对他来说,是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而就在当兵前发生的一件事,让他永生难忘。在那场“四清”运动中,卢家成了受害者。父亲卢山义被列入“四旧”的制作者,他为之骄傲的“刀马人”被定性为才子佳人帝王将相,是有毒的东西。一些人气势汹汹地来到陶瓷厂,见陶就摔,不光他们自己动手,还要卢山义亲手摔碎他的“刀马人”作品,并且强迫卢山义头戴高帽、挂牌游街。每摔碎一件自己的心血之作,卢家人的心都在滴血,那些残破的碎片仿佛是一个小小的尖刀刺痛着卢家父子的心。此后,界首彩陶厂不再生产“刀马人”陶艺了,而是专做生活陶,即做一些简单的盆盆罐罐,连画鱼盆都不让做了。父子俩一个不能画刀马人,另一个连给父亲帮忙的机会也没有了,俩人整天闷闷不乐,寝食不安。有一天晚上,父亲将卢群山叫过来,透露了自己的一个惊天计划,他要卢群山帮助自己,父子俩联手烧制观音瓶彩陶作品。卢群山答应了,白天他们不敢行动,就在晚上无人监管的时候找来原料,沉浆、拉坯、刻花,然后再将坯胎偷偷混入土窑烧制。父子俩配合默契,父亲刻刀马人,儿子就帮着剔花,上彩时,手里却没有绿色,虽不是三彩,但出炉后的作品精美程度超过任何一件,事后,他们将这对观音瓶埋在床底下,但在“文革”时,仍被人告发,父子俩被人找去谈话,逼着交出观音瓶,父亲说所有的刻花物件全部摔碎了,家里没有任何“毒物”可寻,但卢山义还是被游街示众了。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趁着人们放松警惕,卢群山将包裹得严实的观音瓶带在身上,跑了十几里路回到老家,在老家的红薯窖内又挖了个深坑,将观音瓶埋放其中。没想到,这一埋就是十年,这对观音瓶从1966年一直睡到1976年,才重见天日。

1969年,卢家搬回原来的老家卢窑村居住,老实巴交的卢家人重新种起了土地,成了地道的庄稼人,面对渺茫无望的前途,卢群山选择了军营,当兵离家去了部队。

四、追陶

部队的生活单调枯燥乏味,卢群山却把它过得有滋有味。在直线加方块的日子里,因为卢群山有一身“画功”,自然受到部队领导的青睐。他把自己的才华和智慧连同心血汗水一起付给了部队,连队的黑板报、团操场的宣传画都是他大有作为的地方。参军不久,他入了团,还当上了班长。六年的部队生活不仅给了他强健的体格,也给他思考人生提供了更大的平台。思想日渐成熟的他更加懂得关心别人,为别人着想。他时常想念自己的父亲,牵挂父亲的“刀马人”会消失,担心珍贵的界首彩陶无法传承下去。带着重重忧思,卢群山在1975年的那个深秋从部队回到了家乡。

当时的界首彩陶厂生产的是一些简陋的生活用陶,成本低来钱快,销售方式采用靠人拉着板车到河南、安徽、山东等村镇上去卖。说是销售,其实更多是的用陶盆换些粮食或布票,在人们生活极其贫困的年代,没有多少人会饿着肚子去欣赏艺术陶了,厂里也没有生产工艺陶的打算。这让卢群山很着急,他不知道父亲的“刀马人”何时再能走进人们的生活。就在他为此烦闷之时,八十年代初的一个春天,厂里接到一批制作彩陶的任务,让他欣喜若狂。手握着那生锈的工具,父子俩磨了又磨,直到闪亮的光泽重新回到刀刃上。从选土、制胚、到刻陶,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倾注自己的全部心血,不分日日夜夜,当看着一窑窑“刀马人”彩陶成功出炉时,卢群山和父亲心中无比的成就感油然而生。然而,当这批彩陶任务完成后,因没有销售渠道,厂里再一次停止生产工艺陶。卢群山的烦恼也再次涌上心头。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只在沿海发达地区回荡,还没有吹进这座中原小城的时候,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徒劳。

苦心人,天不负。在卢家彩陶梦尚未圆上之时,他们的贵人又一次及时地出现了。1983年,已在国内工艺美术界响当当的大师韩美林第二次来到界首工艺陶瓷厂进行创作实践。分别十几年后再次与师傅相见,卢群山激动万分,他拉着师傅的手不知从何说起。这一年,因为韩美林的到来,界首彩陶厂理所当然地生产工艺陶了。卢群山跟在韩美林身边,重新虚心地做起了小学生,与父亲和师傅一起搞创作,深入研究彩陶技艺,有时从清凉的早上一直干到夜空朗朗的子时。其间,他们共同创造的“腰鼓坛”作品获得了1984年轻工业部颁发的“中国艺术美术品百花奖优质产品奖”。他们还共同研制出了“硅硼系无毒彩釉”,把釉色从原来单调的色彩变得丰富起来。看着卢群山日渐增长的彩陶技艺,韩美林很是欣慰,希望他能将界首彩陶发扬光大,更希望卢山义的“刀马人”能在他身上得以传承。卢群山点点头,把师傅的话牢牢地记在心里。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无论多难,他都要将父亲的“刀马人”做下去,他不能让卢家的“刀马人”在他这里出现断层。但是,随着韩美林大师的离开,这一传统工艺又歇工了。想承包工艺车间而未能如愿的卢群山倔劲上来了,他要给“刀马人”找个能够落脚的家。一气之下,他离开了彩陶厂,怀揣独门绝技闯天下,他不信,他找不到一个愿意生产工艺品的厂家,他相信,只要有人愿意提供生产场地,他一定就能够成功。

逆着颍河上流而行,卢群山只身来到了他寻梦的第一站——河南禹州的神镇,卢群山知道同是喝着颍河水的两岸人民,文化同祖同根,这里的钧瓷是我国的五大名瓷之一。站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卢群山心潮澎湃,他想先以学徒的身份,在时机成熟时考虑“刀马人”项目合作的事宜。两年后,当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厂里负责人的时候,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答应,卢群山失望了,当他毅然决然地离开神时,作为骨干,厂里极力挽留他,但他没有任何留恋,他相信他一定能够找到“刀马人”项目的合作人。之后,他去了河南的淮阳、江西的景德镇、安徽的芜湖、凤台等地边打工边寻找机遇。这期间,他帮人养过鸡、卖过油漆,希望赚些钱之后,自己创办一个陶瓷厂。当他的足迹踏遍祖国大地的时候,终于在山西晋城的李村,由他投资技术,当地投资60万元的村办陶瓷厂诞生了。厂里除了生产琉璃瓦建筑陶和仿古陶外,专门留下一个工艺车间,供卢群山生产“刀马人”使用。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企业刚投产,因为村支书出事而全面停产了。伤感和疲惫不堪的卢群山这时接到父亲一个电话,说厂里要他回来做技术总监。卢群山却对父亲说:“不回,好马不吃回头草!我自从跟你学‘刀马人’,就觉得这项艺术不得了,怕后继无人。可是我自己把它当个宝,别人却当个草!为什么会这样?”电话的另一端,父亲含着眼泪告诉他:“我老了,你不要在外面四处奔波了,‘刀马人’的根在界首,界首的彩陶还是要在界首做才有前途,你没听说过神的钧瓷吗?过了神就不会再有钧瓷了。现在界首彩陶已得到当地部门的重视了,工艺车间可能要恢复生产了,你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

在外十几年的劳苦奔波,卢群山早已是身心俱惫,回家是一个中年男人最终的梦想,只要有一点办法,谁又愿意去背井离乡呢?卢群山回到界首彩陶厂,负责最关键的烧制车间。他积极负责,一些工艺陶项目在他手中再次熠熠生辉。正当卢群山在界首彩陶厂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山东晋城那家村办企业开车来接他了,还是村支书亲自来的。原来村支书卷进一场误会里。误会解除之后,厂子继续生产,人家来请他了。眼望着古稀之年的父亲和红红火火的厂房,卢群山婉言谢绝了。他对来人说:“我的家在这里,界首的彩陶不能离开界首,我这一辈子再也不会离开自己的家乡了。”

五、溢彩

很快,卢群山由车间主任被提升为界首市陶瓷厂厂长。头天宣布当厂长,第二天他就成立工艺车间,专门炼制“刀马人”。当第一炉30多件“刀马人”如期出炉时,卢群山跟父亲一块到市里各部门报喜。大家对精妙绝伦的艺术瑰宝赞不绝口,并当场表示,这样的好东西一定要加以保护,全力支持他们发扬光大。

从此,卢群山迎来了他生命中制作界首彩陶的春天,此时,他已接近不惑之年。但勤奋、执著的他却在“刀马人”彩陶的艺术人生道路上一路光鲜地走来:19844月,作品《“刀马人”三彩刻花罐》产品经轻工业部批准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优质产品奖;同年9月,作品《“刀马人”三彩刻花坛》被评为安徽省优质产品;19881月,其作品《刻花陶罐》获安徽省陶瓷展创作优秀奖;19906月,作品釉陶类产品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全国美术陶瓷行业评比第三名;同年8月,作品“界陶牌三彩刻花罐”产品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优质产品奖;20044月,作品《酒坛·破洪州》、《东方微笑》(工艺彩陶)荣获安徽省首届民间工艺品博览会金奖,三彩“刀马人”画筒、老子像被安徽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收藏;20046月,作品《三彩刻画酒坛》荣获第五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工艺奖金奖;200612月,作品《“刀马人”三彩刻画坛》、《腰鼓坛》、《玉梅瓶》、《酒坛》被中国文化管理学会收录《中国民间艺术通鉴》;20066月,界首彩陶烧制技艺被命名为国家首届非物质文化遗产;2007年作品酒坛、花瓶中国艺术博览会收藏,作品《“刀马人”三彩刻画坛四棱玉壶瓶》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2008年,作品《球瓶》在首届中国旅游纪念品创意大会暨中国手工艺精品博览会获安徽省工艺美术最高学术奖金奖,这一年卢群山被授予安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安徽民间工艺大师称号;20095月,作品《“刀马人”彩釉陶·酒坛》获得中国艺术美术百花奖作品评比银奖;是年11月,作品《“刀马人”彩釉陶·赏瓶》获得中国第十届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精品艺术博览会金奖,卢群山被评为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国家级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等荣誉,作品《“刀马人”彩釉陶·富贵瓶》被中华民族艺术珍品馆收藏;20106月,作品被选送参加世博会,后被安徽省博物馆收藏;同年8月,作品获得了中国文联、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举办的第五届中国民间艺术品博览会银奖。

卢群山不光是制陶技术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在攻克窑技方面也有着非常高的建树。总结五十多年的烧陶经验,由他自己设计建立了先进的液化气窑,将制成的产品装入窑内用液化气为燃料进行烧制,既节约了资源,还做到了环保。用仪表控制烧制的温度火候,是他改革创新的又一个亮点,使彩陶的成品率大幅度提高。为了提高彩陶作品的质量和品位,卢群山时常请我国著名艺术家闫玉敏老师来厂指导,或登门请教。最终,卢群山领悟了“刀马人”的精髓内涵,他更加注重将三彩画面的故事情节和人物个性相结合,力求生动形象,并把“刀马人”注册成自己独有的商标。同样,卢群山也酷爱尝试和创新,由他创作生产的“界首卢氏茶具系列作品”,采用紫砂作坯料,将“界首彩陶美林瓷”的独特造型与钧瓷烧制技艺完美地融为一体,在科学配好胎、釉的基础上,合理控制火焰气氛的变化,利用氧化和还原气氛,创新生产出的茶具精品,不但具有独特的豫皖文化风格和独树一帜的艺术特征,而且让人感到秀丽神奇、赏心悦目。目前已经成为陶瓷市场上大家争相收藏的艺术珍品。

如今,随着企业改制,卢群山早已离开了界首陶瓷厂,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办起了自己的公司“安徽省界首市卢氏刻花彩陶有限公司”,为传承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他又开设了“安徽省界首市卢氏刻花彩陶传习所”,让更多的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了解和喜欢上“刀马人”,为热爱它的人提供学习场所,免费提供培训。

当然,对界首彩陶今后的发展,卢群山还是心存担忧的。目前市场的萎缩和彩陶艺术不被更多的人们接受,致使彩陶的销售成为发展的瓶颈,如何突破这一约束,除了普及这方面的知识之外,还需要人们培养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人们在日益提高物质水平的同时,精神生活同样不能荒芜。经历过彩陶发展的低谷期,又迎来了彩陶发展的阵痛期,在彩陶界摸爬滚打了近一辈子的卢群山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他执著地相信,总有那么一天,人们会自觉赏识他的作品。与国内不少大城市的工艺品销售公司联系,开设网店,让他重新焕发了对彩陶业发展的信心。近两年,有不少公司愿意出资与他合作,他只需要技术入股,便有人为他提供厂房和生产车间,阜阳市颍州区工业园通过招商,建立三宝文化产业园,其中,他的界首彩陶为一宝,也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当生命中浸润着彩陶的血液时,理想便会在炉窑下闪光。人,活在世上,没有理想,没有追求,生活一味地平淡和单调无味,与行尸走肉何异?卢群山,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像群山一样的厚重和绵延不息,一生昂首挺胸、阔步向前,注定炉下的人生,有着一道外人看不见的亮丽光环,它让弱者止步,让强者的步伐更加坚定,跨过去的山和水才是值得记忆的风景,奔着理想的光环不断地行进,才能看到山和山那边的海。后悔和迟疑,不是强者的人生,只有坚定和执著,才能到达成功的彼岸,卢群山就是其中的一位苦行僧,他用毅力书写着自己的前途和人生,即便没有鲜花和掌声,他也一直在坚持着这种活着的方式。

责任编辑/彭中玉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