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5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党益民:铁血豪情 灵魂写作(下)---【刘 斌】

2015-11-12 12:01:0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101

天山:守望精神高地

刘斌:您的长篇报告文学《守望天山》是一部家国情怀,荡气回肠力作,出版后,引起了强烈反响,多家报刊转载、电台联播,作品中的主人公陈俊贵受到胡锦涛、习近平等领导人的接见,被评为“全国道德模范”“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并拍成电影,武警文工团还改编成歌剧,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三十年坚守在天山上的老兵陈俊贵,他的现状怎样?

党益民:现在,陈俊贵夫妇仍然在新疆尼勒克县乔尔玛烈士陵园守墓,我们经常通电话。他多次表示,只要他活着,就要一直守下去。那里天气寒冷,条件十分艰苦,他们夫妻确实很不容易,这种大爱,这样坚守,弥足珍贵。《守望天山》出版以后,我的许多战友专门去新疆看望他们,回到内地后发起了一个活动,为陈俊贵夫妻捐款。因为他在那里工资很低,日子过的很拮据,陕北的战友们一下捐了30多万,找到我,委托我把这些钱转送给陈俊贵夫妇。我对这些战友们说,你们送钱给老陈,他肯定不会收,但是他现在的生活状况确实很困难,夏天要在陵园守墓,冬天才回到县城,他们多年住在墓地的地窝子里,县城只有一间10多平米的旧房子,儿女好几个,居住条件很差。我建议你们在尼勒克给他买一套房子。战友们听从了我的建议,买了一套房子。当把房子钥匙交给陈俊贵时,他感动的热泪盈眶,说不出话来。

刘斌:老人家现在除了守墓,还做些什么事?

党益民:他们夫妇一年有三个季节,在烈士陵园为168个当年牺牲的战友守墓。陵园现在已经建成了新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陈俊贵成了最好的讲解员。只要有人来祭奠烈士、扫墓、参观,他就给人们讲述当年的故事,讲述牺牲的战友们的故事。每次都讲的情绪激动,口干舌燥,喉咙都讲哑了,但他乐此不疲。这就是他现在的生活。

刘斌:他的孩子开始不理解,甚至抵触,现在他的儿女情况怎样?

党益民:他的家庭现在很幸福,他的老伴孙丽琴19岁就跟着他上了天山,一直守墓到现在。她吃了不少苦,也流了不少泪,不到50岁的人,头发早就全白了。老陈有3个孩子,大儿子叫陈晓洪,小的时候非常调皮,青春期时很逆反,老陈打他,他跟老陈吵,冲着老陈喊;你天天守着这些死人有啥意思?后来,孩子当了兵,思想感情有了很大转变,孝敬父母,现在已经专业回到新疆当地工作了。女儿陈晓梅十分懂事,聪明好学,在乌鲁木齐上大学,毕业后经武警总部党委特批参军入伍,现在已经提干,在北京工作。陈俊贵的小儿子,在一所专科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新疆养路段工作。

刘斌:好人有好报,真是幸福的一家。多年过去了,许多读者对这部作品了解不多,请先说说陈俊贵这个典型的情况。

党益民:先说一下这个书的梗概。陈俊贵是辽宁辽中县人,入伍后先在北京修地铁,后来去天山修独库公路。有一年,大雪封山,部队被困,要派几个人出去送信,他和另外三名战士带了20个馒头出发了。他们在冰天雪地里爬行了三天,最后只剩下一个馒头,如果分着吃谁也活不了,班长郑林书决定把最后一个馒头让给一个人吃,让这个人有气力把信送出去。这就意味着这个人有活下去的希望,而其他三个人则面临饥寒和死亡。班长是党员,让年龄最小的陈俊贵吃了这个馒头。班长后来牺牲了,副班长罗强也牺牲了,另一个战友陈卫星脚趾全部冻掉。陈俊贵腿部也冻残了,但他活了下来,完成了任务。陈俊贵退伍以后,回到东北辽中县放电影,生活比较安定,但是他一直怀念班长和战友。在一次聊天中,有位战友曾经对他说:“陈俊贵,这辈子你要是忘了你们班长,你就不是人。”战友的这些话刺痛了陈俊贵,于是他做了一个改变自己一生的决定:去天山给班长守墓三年。回到家里,他把自己的想法给媳妇说了,媳妇半天没说话。她想了很久才说:“人就应该知恩图报,我跟你一起去。”儿子出生后,夫妻俩辞职去了新疆,开始了守墓生活。到了昔日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陈俊贵发现那里坟墓很多,有的墓碑已经坏了,有的已经倒了,看上去真是有点凄凉。他们一家人开始修整、看护墓地。转眼三年期限满了,但这个时候,他已经“离不开那些烈士,感觉他们就是家人”。他没有离开,选择了继续守墓。这一守,就是三十多年。

刘斌:后来您是怎么发现这个典型的?怎样传播开的?

党益民:陈俊贵在烈士墓地附近,开荒种地,吃野菜,喝雪水,艰难度日。2004年,我在北京当宣传处处长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典型,我们做了一个专题片叫《守墓老兵》,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引起了一些反响,但影响不大。20079月,我被调到新疆武警交通二总队担任副政委。当时部队正在重修天山公路,我多次去天山指导工作,看望了陈俊贵几次,深入采访了他和他的家人。2009年春天,我又一次去天山施工部队蹲点,我利用10个晚上,一气呵成完成了书稿。我从天山上下来的路上,给《北京文学》主编杨晓升打电话,说我写了这么一个故事,杨主编很感兴趣,说你马上把稿子发过来。他撤掉别的稿子,把《守望天山》发在头条,而且我也成为那期《北京文学》的封面人物。这篇报告文学发表后,《新华文摘》全文转发,《读者》杂志也编发了头条,全国10多家报刊转载,一下子在全国传播开了。后来,陈俊贵被评为“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和“全国道德模范”。

20117月,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84周年,献礼影片《守望天山》在经过19个月拍摄制作之后,于19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首映式。这部影片是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制片人是著名书画家、电影人赵鹏。赵鹏先生被陈俊贵的精神深深打动,他说我不想用这部电影赚钱,我只是想拍一部心灵之作,想弘扬我们民族的传统美德,想向全社会传递这种大爱与正能量。曾获得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奖的戚健出任该片导演,曾经分别获得过金鸡奖最佳男女演员的周里京、艾丽娅饰演男女主角。电影建军节前夕陆续在全国公映,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反响。可惜的是,戚健导演在新疆拍摄《守望天山》时,发现身患癌症,影片公映不久,他就离开了人世。《守望天山》成为戚健导演拍摄的最后一部影片。戚健导演人很厚道,很敬业,很有才华,他病重期间,我在国防大学进修,专门去看望过他。没过多久,他就走了。他英年早逝,令我十分痛心。

刘斌:一席话,让我听懂了“什么叫感动”,有家国情怀的作家才会把目光对准有家国情怀的人,才会饱蘸浓墨去书写家国情怀。

党益民:在我看来,陈俊贵守望的不仅是天山,还有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时虽然物质匮乏,但人们精神高昂,有着火热的激情与执着的追求。陈俊贵一家人,他们贫苦却不失尊严,艰难却不失光彩。他们身上承载的是忠义守信、感恩图报的传统精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俊贵守望的是一种民族灵魂。它能净化我们的心灵,引领我们迈向更高的人生境界。在今天,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我们的时代,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一种精神支撑。

刘斌:您现在和陈俊贵还有联系吗?

党益民:我们一直保持联系。我很惦念着陈俊贵。我劝陈俊贵夫妇,等到开春再上山,冬天下雪了就赶快回来。守墓不能死守,这样也不人道,关键是要用心灵去守,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但是,陈俊贵的妻子孙丽琴说的一句话,让我极为感动:“这片墓地就像一个村子,牺牲的战友就像邻居,就是我们的亲人,我们走了,谁来陪他们?”

灵魂写作,永远在路上

刘斌: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提出,要弘扬7种文艺精神,特别提及要弘扬时代精神。时代精神是时代特有的普遍精神实质,是一种超脱个人的共同的集体意识。陈俊贵的坚守精神,都是时代精神的典型。《守望天山》不仅为我们竖起了一座精神标杆,也为我们报告文学口述历史写作提供了成功范本,请在这方面谈谈您的写作体会。

党益民:在西藏,你随处能看到虔诚的信徒,他们从遥远的地方磕着等身头,一步步磕到拉萨,磕到神山圣湖。他们是用胸膛行走的人,我也是用胸膛行走的人。不同的是,他们朝圣的是神灵,而我朝圣的是我的战友们平凡而崇高的灵魂。他们值得我们用心去膜拜。心中有信仰,才不觉行走的苦,才会有行走的力量,才会克服一切困难去坚守,才会惜时如金去书写有价值、有热度的作品。

刘斌:您写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怎样克服?

党益民:主要是时间不够。因为我是业余写作,只能在晚上和节假日写作。不过,业余写作也有优势和乐趣。优势就是你一直生活战斗在部队一线,你的作品来源于一线,会更接地气。乐趣来源于你没有压力,没有功利,你可以写,也可以不写,这样写出来的东西不会无病呻吟,不会硬着头皮写,都是非写不可的东西,有一种不吐不快的乐趣。

刘斌:口述历史是报告文学写作的一个重要的方式,通过个体亲历者的口述,使事实内容更加鲜活、生动和丰富。您在这方面有哪些经验和体会?

党益民:口述历史是报告文学写作的一种形式,能不能让讲述更有价值,更加艺术,这里面学问很大。首先要真诚,不可胡编乱造,不可欺世盗名;其次要会讲故事,要艺术地讲好你的故事。无论是报告文学还是小说,可读性都很重要。谁也不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看那些索然无味的东西。

刘斌:《守望天山》不仅立意高远,在写作技巧上也有许多创新之处,您是怎样在口述史中挖掘细节的?在细节中捕捉个性语言的?

党益民:我个人认为,细节是一部作品成败的关键。贴着人物写,才能把细部写得丰满。一个细节的描写漏洞,可能会使让人对你整部作品产生怀疑,对作品的信任完全崩溃。作家要力争成为杂家,什么都懂。不懂就学。要做足功课。要不厌其烦地调查研究。写作需要精细的世俗经验,更需要深广的灵魂空间。细节会使作品更真实、更丰满。一个好作家,一定是有实证精神的作家。写作要尊重生活和经验常识,要极力建立起阅读信任。

作品中的对话也很重要,要符合人物的身份。《守望天山》中的陈俊贵,他的语言非常朴实,找不到一句华丽的辞藻。因为陈俊贵一家本来就是很朴实的人,不会说那些漂亮话。陈俊贵对着战友的坟墓说:“战友们,总队的首长来看望你们来了。天气寒冷,给你们烧点纸钱,暖和暖和。”“战友们喝口酒吧,去去寒,这是‘伊力老窖’,你们不准抢,一人只准喝一口,喝多了要犯纪律。”他对班长郑林书说:“班长,抽颗烟吧,这是软中华,一包六七十块钱呢!昨天路过的州里领导送的。我没有舍得抽,给你留着呢!”那口气,就好像对一个熟睡的亲人讲话,听了让人落泪。这就是陈俊贵的语言。

陈俊贵的妻子说:“女人嫁人太重要了,嫁一个人等于嫁一种命,嫁给他,我就等于嫁给了黄连。有时候老陈也开玩笑,下辈子我还要娶你,我说,没有下辈子了。就是有下辈子,我也不会再嫁给你。”这就比较真实。

再比如,他儿子开始不愿意当兵,20岁前从来没有穿过皮鞋,穿的都是别人给的旧鞋,而且从来没穿过袜子,大冬天也不穿,脚上裂了许多口子,走路很疼;天气一热,又痒得难受。有一次,他因为要钱买鞋跟父亲吵了起来,他说:“你当兵也没有当出个啥名堂来,倒是当出一身残疾,日子过的穷巴巴的,我可不愿意过你那样的日子。”小女儿丢了一块馒头皮,被他打了一巴掌,他生气又心疼,自己默默捡起来塞进嘴里吃了。后来给她女儿讲起以前当兵的时候,班长把最后一个馒头让给了他,班长牺牲了,他活了下来。女儿听着听着,不知不觉眼泪就出来了。

刘斌:这些细节和对话都很重要。通过主人公陈俊贵饶有个性的独白自述,通过其他亲人的真情吐露,我们看到了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感动中国、激动人心的形象。这种特殊语言、特殊个性的人,彰显了国家情怀的艺术感染力,增强作品的感染力。您身为部队一线领导,又能创作出那么多优秀作品,这个时间从哪里来?

党益民:我刚才说了,我出版的10部书,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创作完成的。我喜欢一线部队生活,不喜欢当专业作家。上级曾经多次想调我当专业作家,我都婉言谢绝了。文学是人学。一个作家必须有生活,最好到生活底层去体验。我在部队一线工作,就是最好的生活体验。工作写作两不误,何乐而不为?只是业余写作确实很累。但谁让你喜欢呢?要想有所作为,就得吃苦,就得付出,这很公平。再一个,业余写除了要平衡好时间,还要注意加强锻炼。没有一个好的身体,白天工作,晚上写作,你迟早都得垮。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坚持锻炼,每天坚持快走十公里,再忙也要锻炼。要不然,我的身体早就垮了。还有,画画写字也是一种很好的锻炼方式。我喜欢画画,画的都是心中的西藏。

刘斌:十分敬佩,能透漏一下您今后的创作计划么?

党益民:我最近正在写一部长篇小说《西藏往事》,年底前完成。这部书浓缩了西藏五六十年的历史。

刘斌:党副政委,时间关系,只能采访到这里,请您对我们的读者说几句话。

党益民:我首先是一个军人,其次才是一个业余作家。我会竭尽全力履行我的职责,也会继续写平凡人的故事。一个人要有尊严地活着,同时也要允许别人有尊严地活着。

刘斌:谢谢您在百忙中接受我的采访。

党益民:刘老师,您很敬业,也感谢您的辛苦工作。

党益民简介:

党益民,陕西富平人,诉讼法学研究生,现任武警辽宁总队副政委,大校警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市朝阳区作协副主席,陕西省富平县作协名誉主席,西藏民族大学客座教授,中国徐悲鸿画院创作中心副主任。出版长篇小说《根据地》、《喧嚣荒塬》、《羌笛劫》、《一路格桑花》、《石羊里的西夏》、《父亲的雪山,母亲的河》、《阿宫》,长篇报告文学《用胸膛行走西藏》、《守望天山》,散文集《西藏,灵魂的栖息地》等。曾获全军新作品一等奖,中国作家大红鹰文学奖,巴金文学奖,第三四届徐迟文学奖,第二届陕西柳青文学奖,第四届鲁迅文学奖。《守望天山》被改编成电影和歌剧,《一路格桑花》被改编成20集电视连续剧,在央视一套播出。

刘冰简介:

刘斌,资深媒体人、报告文学作家。

作品有《从深圳起飞》、《崛起水晶城》、《深圳一号》、《雪域横起通天路》、《中国民航年轻机长》、《中国大学生空中小姐》、《名流访谈》等。

责任编辑/魏建军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