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5年12月号 >> 阅读文章

苏区契娘

2015-12-26 11:17:2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191

苏区契娘

 薛媛媛

走进中央苏区

20154月,我随中国作家组织的56个民族作家走进中央苏区,中央红军长征的出发地——赣南。当我在历史遗址和纪念堂看到当年红军的真实记录和历史照片,听到讲解员说红军长征后,国民党对当地群众、红军家属和红军后代进行血腥屠杀,被屠杀的尸体堆积如山时,我震撼了。长征上的红军为新中国做出了巨大牺牲,留下的当地群众、红军家属和红军后代同样为新中国做出了巨大牺牲。

采风结束后,中央电视台记者把我留下重访宁都进行跟踪采访。宁都是建立红色政权最早之一的地方,19311月,中共中央局和中华苏维埃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在宁都赤坎村龚家祠堂宣告成立后,成为苏区第一次反“围剿”战争的指挥中心和主战场,活捉“国军”师长张辉瓒就是在宁都龙冈发生的。19311214日,经中共地下党策动,国民党第26路军17000人在赵博生、董振堂、李振同领导下宣布加入红军,暴发了震惊中外的“宁都起义”,诞生了红五军团,这支队部出了30个将军。

为了看到历史遗址和纪念馆看不到的东西,我们沿着当年红军的足迹,驱车一百多公里来到安福乡西甲村。193410月,中央主力红军实行战略转移,为了继续领导中央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央决定调任陈毅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办事处主任。1026日下午,国民党从广昌县经石上乡入侵宁都县城,局势严峻,中共江西省委代理书记曾山同志李赐凡率领省军区、省苏维埃政府及省属机关四千余人,分两路退到宁都县安福乡的西甲村,连夜组织游击队掩护主力红军突围,并向东固进军。红军主力走了,国民党军队重新占领宁都,进行疯狂地屠杀,被杀害的革命干部689人,红军战士750人,当地群众3378人,活埋的苏区干部140多人。我站在这个村,仿佛看到当年数万人喋血沙场,用鲜活的生命染红这块土地。

第二天,我们又驱车来到宁都县会同乡桐口村,这个村的泥墙和木壁上还能看到当年红军写:“打土豪分田地!”“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死也不投降。”的标语。我们走进桐口村的菩萨庙,村民们告诉我,红军去长征了,国民党军队进入村庄进行一次次报复性大屠杀,当年留在苏区的第一任县长彭澎就在这个菩萨庙被捕,他的头颅挂起示众,尸体丢进粪池。白军认为桐口村是个窝藏红军家属和红军后代的村庄,最后以一把火点燃村庄。桐口村被烧成‘十室九空’,村庄不见了炊烟,山林到处闻鬼泣。”

历史是残酷的,我走在这片用生命染红的土地,追究历史,缅怀先烈,悼念红军,我的心是灼痛的。

村里人还告诉我,王明“左”倾路线错误和军事上的瞎指挥,导致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失败,红军主力不得不被迫退出根据地,实行突围西征的战略转移。红军要去长征,限于随军出征的条件,孩子不能跟随长征,红军的子女留在苏区,散落在村民们的家里。这一带村庄就有无数女人成为抚养红军后代的契娘。契娘,在赣南一带就是奶娘和养母的意思。毛主席与第二任妻子贺子珍生的儿子“毛毛”,才两岁就在秘密托付苏区一个契娘。时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民经济部部长林伯渠妻子范乐春,在中央红军即将长征时生下一个男孩;中央政府财政部部长邓子恢夫人黄秀香也在这时出生一个男孩。这两对革命夫妇毅然将亲骨肉托交给会昌县文家塘范美宏、郭发仔夫妇抚养。范美宏夫妇自己有一个女儿,生活拮据,面对托付的两个男婴,一诺千金:“放心吧,有我就有红军的儿!”彭澎的女儿彭国涛,她带着一个半岁的红军女婴,在父亲惨烈牺牲在白军刀下后被白军穷追猛打。彭国涛为了逃避白军追杀,养大红军女婴,毅然嫁给国民党兵。等等。在宁都几天,我听了无数个可歌可泣的契娘故事。她们只是一个个普通妇女,面对历史的残酷,中国的危难,她们以生命保护和抚养着一个个红军后代,她们的贡献在新中国胜利中是不可忽略的。

我想书写这段历史,以往书写红军的历史,基本上是表现领袖人物,对群众的描写不是很多。我书写这段历史就从一个苏区的契娘开始。

赣南一带出现赶亲热

193111日,毛泽东、朱德率军兵分三路东进,在宁都县的东韶夹攻谭道源部队,歼敌6000余人,取得了第一次反“围剿”的空前胜利,接着第二次第三次反“围剿”战斗相继获胜。193212月,蒋介石以50万兵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第四次“围剿”,周恩来、朱德在宁都肖田乡召开军事会议和军民大会,部署的反“围剿”作战计划取得了第四次反“围剿”胜利。为了粉碎敌人大规模的第五次“围剿”,中共中央作出“扩大百万铁红军”的决定,为了完成“扩红”任务,赣南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扩红支前”运动,出现了:“父送子、妻送郎,兄弟争着上前方”的感人局面。

年满1555岁的男性公民成为“扩红”对象,男人都去“扩红”打仗,留下的女人咋生孩子?眼看赣南的男人走光,赣南一带村庄就要断根。迫于局面,男人赶紧找个女人“赶亲”,“赶亲”就是现在人说的闪婚,就是赶紧找个女人,跟女人睡上几夜,让女人怀上孕,留下根。赣南在几天内出现男女“赶亲”热。时间紧迫,男人能找个女人睡上几夜算是运气不错,有的今天结婚明天走了。

红枣和秋生就是今天结婚明天走。

红枣弯弯的眉毛,亮亮的大眼睛,水灵灵的瓜子脸。她蹲在河边洗衣,嘴里哼着:《送郎当红军》

……

送郎当红军

冲锋杀敌人

帝国主义呀

赶他不留停

突然,水里扎进一个猛子,打了红枣一身水花花。红枣喊:“谁?”水里升出一个脑袋。红枣说:“好个秋生!”红枣格格笑了。秋生跳出水,坐在红枣身边往河里丢石头,击起河面一阵阵涟漪。

秋生说:“我报名参军了。”

红枣说:“我等你回来。”

秋生说:“万一回不来呢?”

“不准这么说,你一定要回来。”红枣连忙用手捂住秋生嘴巴。

秋生说:“我们结婚吧!”

红枣脸红了,羞涩地低着头,提着没洗完的衣服走了。

新婚之夜,16岁的秋生搂着15岁的红枣心咚咚响。秋生说:“我害怕,我害怕回不来。”红枣说:“你要回来,一定要回来。”秋生把红枣搂得更紧,搂得红枣骨头嚓嚓响。他就这样搂着红枣,享有唯一的一个新婚之夜。

姣洁的月光透过树枝,从木格格窗漏进来,照着床前这对依偎的男女。当月光悄悄溜出窗格,躲进云层,太阳升起的时候,集结号从山头吹响,嘹亮而悠长的声音,在秋生听来像一阵阵催命声,秋生浑身颤抖。红枣看到秋生就要上战场打仗!她反过来把秋生搂紧。就在这时,一个红军抱着一个男孩闯进门,说:“请给我孩子找个契娘吧!我妻子生产死了。”红枣来不及多想,从红军怀里接过孩子,望着秋生和那位红军到坪里结合、撤离,举着旗帜跟大部队走。红枣和姑娘们站在路边,目送红军,唱着《送郎当红军》:

……

送郎当红军,

亲郎慢慢行,

革命成功呀,

亲郎回家庭。

……

红枣十五岁当契娘

反“围剿”考验着红军,同时也考验着苏区的一个个女人。

红枣笨拙地抱着孩子,不知去哪里找契娘,也不知怎样弄孩子。红枣只有十五岁,没做过母亲,父母又死得早,只有一个姐姐也出嫁了。“哇!哇!”孩子在红枣怀里哭,红枣不知怎么办,只好抱着哭泣不停的孩子跑到大姐家。

大姐一看傻了,说:“你这个要死的,你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抱个孩子来了。你可以抱任何东西来,就是不能抱个孩子来。孩子不是猪崽狗崽猫崽,随便丢点东西吃就可以养大。”

红枣说:“大姐,孩子一直哭,我不知他为啥哭。”

“我的个蠢妹妹,你没生过孩子怎么知道孩子为啥哭。”大姐从红枣怀里抱过孩子,告诉红枣,孩子哭不是尿了就是饿了,不是饿了就是生病了。大姐又告诉红枣怎样给孩子换尿布,怎样用米汤糊糊喂孩子。

红枣带着孩子从大姐家回村那晚,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乌鸦在树上不停地鸣噪,就在这天深夜,国民党反动武装洗劫志墅区苏维埃政府后,又以数十倍的兵力猛攻宁都,留守红军和游击队与敌数日激战,终因弹尽粮绝而失败。白军“清剿”红军家属和红军后代,把红枣和全村人押到河坝上,白军将村里的游击队员罗囡仔拖出来,砍一刀装满一碗血,砍九刀装满九碗血后惨死在敌人屠刀后,又将寒光闪闪的刺刀撩开女游击队员朱秀香胸衣,毫无人性地割下她两个乳房,踩在地上,又用血淋淋的屠刀对昏死过去的朱秀香开膛剖腹,挖心掏肠,用小卵石填满肚子,绳索捆绑沉入河坝,来逼村民们交出红军家属和红军后代,村民们一个个吓呆了,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红枣机灵一动,捂住孩子嘴巴,偷偷逃出来,她翻过一个山冈,一直逃到县城。她发现县城也成了白色恐怖的地方,地主老财们与白军狼狈为奸,趁机收留红军家眷为奴或做姨太太。

哇!哇!孩子哭了,红枣知道孩子饿了,她抱着泣哭不停的孩子走到一个大院门口,想给孩子讨口吃的。一个60多岁老财主从大院走出来,端详红枣,说:“一看就知道你是走投无路,我收留你。”老财主把红枣拉进门,带到一个老女人身边,说:“我太太生病,你来服待我太太养病吧!”老财主又把红枣带进一间潮湿杂屋,说:“你就住这里。”老财主趁机在红枣脸上摸了一把。

老财主太太性格很坏,炖的鸡要没有骨头,洗的衣服要用热水烫两次,稍有不如意就打人。红枣的脸被她打得红一块紫一块。红枣强忍着,想的是能摆脱白军的追杀,能给孩子一口饭。红枣每天捧着分给自己一碗饭,她先放到嘴里嚼碎了喂孩子。孩子开始不吃,后来饿极了也就吃了。孩子吃饱了就放到杂屋,她去服侍太太。地下室潮湿,孩子三天两头闹病。红枣生怕养不活他,给孩子取名叫“栓子”。生病时她就抱着孩子喊:栓子,栓子啊!你不能死呀!你一定要把命栓住啊!栓子就这样奇迹般地活下来了。

红枣在老财主只待了二个月,老财主太太病故了,老财主并没有多大悲伤,他办完丧事就对红枣说:“你跟我做填房吧!”红枣不依,她心里只有个目标,把栓子养大,等秋生回来。老财主又笑眯眯说:“只要你生个一男半女,我这里的财产就是你的。”红枣没有答应。老财主脸色突变,面露狰狞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吧!你身边的拖油瓶就是红军崽。你不当我填房,我就去告密。”

红枣下意识抱紧栓子。

老财主说:“你好好想想,不在我这里,你还有出路吗?乖乖做我的婆娘吧!我会为你准备一场婚宴!”

老财主在红枣胸部上摸了一把,打着哈哈走了。

这天黑夜,红枣在杂屋里没有点灯,她默默地抱着孩子,揪心地想着秋生。走,回到村庄去等秋生。

就在这个黑夜,红枣抱着栓子从老财主大院逃回家。

嫁给一个国民党大兵

历史的残酷就摆在女人面前,她们没再退却,而是面对残酷历史勇敢的承担者。

红枣抱着栓子回家,看到桌上的秋生阵亡通知书晕厥过去,她从晕厥中醒来,发现自己从逃出狼口又进入虎口。白军依仗红军和游击队溃败局势重新占据苏区,他们搜山“清剿”,烧杀抢掠,红军家属及红军后代成了杀的被杀,奸的被奸,改嫁的改嫁,那些不想被杀被奸被改嫁的红军家属,投的投河,跳崖的跳崖,躲藏深山的,活活饿死。红枣在这派腥风血雨下想逃,可又往哪里逃?整个苏区都是白色恐怖。红枣抱着栓子往河里走,她想投河自尽。哇!哇!栓子在红枣怀里拼命哭,哭得小脸蛋通红。红枣意识到她怀里还有一条生命,她还不能这样死,她有责任养活他。红枣返回家,瞄准一个从河南拉壮丁当国民党大兵的伍起仁,做出一个违心选择,嫁给伍起仁。

就在伍起仁和红枣结婚晚上,红枣从姐姐家抱回栓子。

伍起仁问:“这是谁的孩子?”

红枣说:“红军的后代。”

“你——”伍起仁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赶紧把前门后门关严实。说:“我的姑奶奶!你敢把红军后代带回家,别人知道要砍头的!”

红枣说:“急什么,我们来一起想办法。”

伍起仁说:“我只想问你,你怎么处理这个孩子?”

红枣说:“你不是外地的吗?我们回你河南老家。”

伍起仁说:“带着红军后代回我老家。不行。不行。坚决不行。”

红枣说:“你不是说阶级要认清,要为红军做点事。我们把孩子哺养大就是为红军做事。”

伍起仁说:“这个?”

红枣说:“我们是结了婚的人,结了婚就应该有孩子。”

伍起仁说:“老家也有白狗,万一白狗子发现了呢?”

红枣说:“到了你家乡,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伍起仁说不过红枣,决定马上带他们回老家,去村庄时栓子突然哭被白军发现,白军对红枣的追杀采取封山烧山,拦路堵截,宣称找不到红枣,杀了她亲人。伍起仁不敢回老家,带他们走水路,躲藏渔民村。伍起仁帮渔民打鱼,红枣帮渔民织网来养活小栓子。十个月后,红枣给伍起仁生了个女儿,兵荒马乱年代,村里渔民各顾各的,谁也没有对这两个外来人产生怀疑。栓子到读书年龄,他们带栓子上山,在矿山边搭棚安家,伍起仁去矿山挖煤,红枣给矿工洗衣供栓子在矿山读书。一次暴风雨,女儿压死在倒塌的茅棚里,红枣后来再也没有怀上小孩,栓子成了他们唯一的孩子。

栓子,娘带你去找父亲

红枣从民政局回家有些喘不过气,脸上却挂着喜悦,说:“栓子,栓子,我可以找到你父亲了。”

栓子狐疑地望着红枣说:“找到我父亲?”

红枣说:“我打听到了,当年那些红军现在南昌军区,我们找他去。”

栓子说:“去南昌好远,要坐长途汽车。”

红枣说:“我还是要找到他,让你们父子团圆。”

从未出过远门的红枣突然要去南昌找栓父亲,这下急坏了伍起仁。看红枣这般坚定,又不忍心去破坏。他只能说,你咳嗽越来越厉害,晚上都咳得睡不着,到医院看看再出门。

红枣说:“这次可能是感冒了,这点小感冒不算什么?等找到栓子父亲再去看医生。”

红枣带着民政局介绍信,和栓子坐长途汽车到南昌。栓子带红枣在南昌转了几趟公交车找到江西军区。栓子给门卫递介绍信,大门口站着两名持枪军人,威风凛凛。

红枣说:“我像是看到了当年的红军。”

栓子说:“当年红军可没有这么年轻啰。”

军区门卫通过通报,政治部派人把红枣和栓子带进接待室,政治部又派人从资料库搬出当年档案,查找当年记录,他们查了整整一个上午,没有查到当年送孩子的红军。

军区人对红枣说:“当年从前线回来的红军,也有一部分人安置在北京,建议你们去北京看看。”

“栓子,我们去北京。”红枣说这句话,神情十分专注,目光中流露着巨大喜悦。

红枣第一次坐火车去北京,她对栓子说:“这火车能开到北京?”

栓子说:“当然。”

红枣说:“你猜,你父亲是个大肚将军还是个猴样参谋?”

栓子哈哈大笑。

红枣又说:“你找到父亲不会不回来看我们了!”

栓子说:“那我不成白眼狼了!”

“娘知道我们的栓子不是白眼狼。”红枣眼里不由自主地流下泪花。

栓子说:“娘,你怎么啦!”

红枣说:“你就一年回来看我们一次。不,北京那么远,两年一次。当然,不回来也可以,只要你记得我们。”

栓子说:“娘,父亲还没个影,你想到哪里去了。”

火车一到北京,红枣和栓子在北京军区、军事学院、武警总部、警卫局警备司令部、陆海空总部……一个个部队找。部队人见到当年苏区的老妈妈,格外亲切和热情,他们带当年的红军现在的首长出来,一一和她见面,让她一一辨认。红枣看到这些老红军个个都像栓子父亲,但她不敢随便认,因为他们都没有送孩子到她手里。

首长们为了不让这位红军契娘失望,专门开了个会,发动有关人专门查与栓子有点关联的资料,最后不得不遗憾地告诉红枣,时间久远,一下子找不到这个人,待他们慢慢找,一有消息通知您。

只要你父亲没牺牲,不要放弃

红枣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北京,隔那么两三年,去一趟北京问消息。每次她都是抱着希望而去,带着失望而归。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的喜悦几近被失望笼罩,可她仍没有放弃。

1990年冬天,七十多岁红枣从北京回来受了风寒,不停地咳嗽,咳出一砣砣血痰。她不得不被伍起仁送进医院。医生对她进行全面检查,得出结论:肺癌,晚期。

红枣脸色苍白,眼睛肿胀地躺在病床上,这时她特别想说话,但说话感到非常吃力。伍起仁陪在红枣床前,叫她别说话,好好休息。红枣就呆呆望着伍起仁,伍起仁在她眼里有些模模糊糊,她突然一句:“你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老头。”

伍起仁说:“都七十多了,怎么不老?”

红枣忽然一笑,说:“结婚那年你没有告诉我你多大,现在你能告诉我吗?”

伍起仁说:“你猜猜。”

红枣说:“二十岁,对不对。”

伍起仁说:“你猜错了,告诉你,我只有十九。”

红枣说:“你才十九,怎么变成一个小老头呢?”红枣又怔怔地望着伍起仁,眼睛飘忽。

伍起仁问:“你在想什么?”

红枣说:“我在想,当年红军走了,白军来了,天塌下来了。我要是不嫁给你,我和栓子会不会还活着?”

伍起仁说:“你嫁给国民党大兵后悔吗?”

红枣说:“我没有给你留下一男半女,你后悔吗?”

“你说我后悔不。”伍起仁咧嘴笑了,这时,晚霞收尽,日光像是一晃不见了,房里沉降在一片暮霭中。栓子提了饭盒来到病房。

红枣说:“饭我等下吃,来,坐到我身边。”

栓子搬条凳子坐到她身边。

红枣拉着栓子手说:“你还是要上北京看看,可是我走不动了。”

栓子怅然若失地望着红枣,说:“娘,我不找了,我真的不想找了。”

红枣说:“我带你从伍起仁河南老家回村,就是为了找到你亲生父亲,你不要放弃。”

栓子突然站起,大声说:“老是去找一个永远也找不到的爹还有什么意义?”

红枣像是被子弹击中,呆呆地望着栓子,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喉咙里咕哝,显然,她再说什么也是多余的。

伍起仁走过来,给红枣掖了掖被子,说:“放心吧!栓子总有一天会找到他父亲的。”

红枣紧绷的身子,一点点松弛下来,脸上浮出微笑,头一偏,走了。

苏区的契娘带着微笑走了。

伟大的长征离我们远去,红军成为历史,但我们不能忘记这段历史,不能忘记长征中这些普通女人,不能忘记这些普通女人为新中国做出的巨大贡献。我书写她们,从心里充满了对她们的敬慕,书写她们,对我一个作家来说也是一次灵魂的净化。

责任编辑/魏建军

 

上一篇:考试

相关文章

2015-12-26 11:28:56
2015-12-26 11:24:43
2015-12-26 11:21:39
2015-12-26 11:20:50
2015-12-26 11:18:57
2015-12-26 11:15:50
2015-12-26 10:58:38
2015-12-26 10:56:56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