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5年12月号 >> 阅读文章

朱晓军:公知写作 血性担当

2015-12-26 11:26:19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245

朱晓军:公知写作  血性担当

 刘斌

【采访手记】方正的国字脸,硕大的鼻子,一副近视镜,镜片后面眯缝着一双温和的笑眼,深邃的瞳孔放射着炙热灼人的睿光,那犀利的目光像一排观察瞬时万变的灵敏天网雷达,将稍纵即逝的人间丑陋的蛛丝马迹死死锁定,穷追不舍,直至真相大白。这是朱晓军给我留下初次见面的第一印象。

七月流火之时,朱晓军夫妇北上来京,炳银老师给他们接风,我与他相见相识。一袭清风,一表儒雅,那张笑脸,那双眯缝的笑眼就是一张靓丽的名片。

那段时期,朱晓军的作品我已经开始研读了,《天使在作战》、《大荒羁旅-留在北大荒的知青》、《乌坎事件调查》、《让百姓做主》、《高官的良心》、《天地良心》、《忠诚是天》等阅后,给我留下了一长串的深深思考。

他是一个理工男,一位教授,生活在杭州的西子湖畔,从他家到曲院风荷仅4公里;妻子梁春芳也是教授,获得过中国图书奖,担任过高校出版社社长兼总编;女儿也很优秀,在美国读博士,获得过美国风味化学学会的奖学金,2015年,全美颁给一个学生,给了她这位中国留学生。他多幸福啊!完全可以靠烂熟于心的学识,过着养尊处优的闲适日子,春天到太子湾赏花,苏堤看柳,夏天可赴花港观鱼,金山揽月,秋天可去龙井品茗,植物园赏桂,冬季可登六和望远,保叔踏雪,多悠悠雅致,为何偏偏迷入“歧途”踏入报告文学又险又涩,又没银两金币的苦径之途?

接风宴上,烤鸭弥漫着皇城佳品的美味浓香,燕京啤酒四溢着特殊的可口清凉,文友们天南地北海阔天空地漫谈神侃,独我有心腹事:机不可失,采访为大。于是乎,不错时机的向朱晓军发问,抓住“由头”引他诉说。

一时间,满座皆静,听他娓娓道来。北国刚烈血性的熏陶,加上江南水气氤氲的滋润,朱晓军以他特有的柔中带刚轻声喃语,如潺潺溪流,耐人寻思,一席心底话,让我茅塞顿开,疑惑大解。

当下为文者,有责任使然的,有血性担当的,有使命在肩的,也有逐利追名的,还有兴趣爱好的,据本人调查,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约有2000万人在写作,200万人为网络撰文,20万人以网文为生,还有2万人写报告文学,2000人是中坚骨干,200人小有名气,20人组成第一方阵,其中有多少人能像朱晓军那样,舍去安闲优雅的生活而面对社会不平,担起社会责任,以报告文学为器,在维护法制建设、公平正义,推进民主进程的前沿中,像一名无畏的战士冲锋陷阵呢?

与朱晓军的一席交谈,让我知晓了一个真正报告文学作家的责任、胸襟、气度和格局,知晓了什么是真正的报告文学作家?什么是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品?那些有影响力的有穿透力的报告文学作品是怎样产生的?

报告文学写作是公知写作,此观点即是。公共知识分子有着浓厚的专业基础和知识系统结构,他们对社会、对人生有独立思考,独立见解和自由思想,最可贵的是,他们有鲜明的爱憎情感和严肃的批评精神,具有强烈的立场表达意识,报告文学作家应首先必备这个品质,朱晓军为我们做出了榜样,而那些自诩为“公共知识分子”的人其言论则是对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形象的损坏。

朱晓军为写《乌坎事件调查》,先后采访3年,数下乌坎,他不是在用生命写作,而是在玩命写作。采访中冒着多重的风险和危险,深入事件前沿,调查了解掌握第一手素材,勇敢无畏地揭示真相。

写作时,他每天凌晨4时即起,在阴冷潮湿的天目山奋笔疾书,没有海一般的胸襟,山一般的意志,没有捍卫社会的公平正义、民主法治的强烈社会责任感是很难继续下去的。

我再度端详他那双充满丰富情感的眯缝着的笑眼,透过眸子我清晰地发现他的眼睛布满血丝,这是否劳累过度引起的眼底渗血?果不出所料,梁春芳教授揭开了谜底,由于长期伏案劳作,每天在电脑上工作十几个小时,朱晓军不仅患有白内障,而且患有高血压和轻度脑梗。这是一个用生命来写作的作家,一个可敬的报告文学作家!

一个多小时的“餐桌采访”,朱晓军给我留下可敬的深刻印象。约定金秋十月,我赴杭州对他进行深度采访。可惜,北京事务缠身,我未能成行,得知他的学生张振华应邀携新作《挺进非洲》去杭州几所高校讲座,请捎去采访提纲,过后与朱教授电话沟通,遂成这篇访谈。

刘斌:朱晓军教授,据我的学习研究,知道您从事报告文学写作已经有30年的历史,您从理工科跨界到报告文学写作,并成为优秀作家,颇具影响的作品频频面世,成就显著,您能不能谈下您的第一篇报告文学的创作情况。

朱晓军:好。我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我从小喜欢文学,高中时写过一篇短篇小说,当地广播电台播讲了。我最大的渴望是上大学,读中文系,然后当记者或作家。高考时,父亲不同意我学文科,希望我读工科,最好是学机械。父亲搞了一辈子建筑机械管理。1978年,我考入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现已归入哈尔滨工业大学)。读的第一篇报告文学是徐迟的《歌德巴赫猜想》,我在读大一。班级只有一份《中国青年报》,37个同学抢着看。我一下就喜欢上报告文学。

第一次写报告文学是在1984年,我29岁,人生出现拐点——彻底放弃苦读4年的专业,调到一家期刊社当编辑。为什么说彻底放弃?在此之前我已经偏离自己专业,我毕业后被分到哈尔滨工程机械制造厂,先在总装车间当一年技术员,然后调到轮胎起重机研究所做助理工程师。可是,我在研究所没干几天就被借调到黑龙江省建委,先在人事教育处,后是调研室,给一把手当秘书。我有两个苦恼,一是没住房,我是工作后恢复高考上的大学,毕业时27岁,28岁结婚,我和妻子分别住在自己单位的单身宿舍,“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可是没有,那时还没有商品房,住房靠单位分配。第二个苦恼是省建委超编,一时半会儿调不进去。调研室主任说,这你担什么心,你是一把手的秘书,只要有退休的就会把你调进来。我怕三五年调不进来,专业又丢了,回研究所捡不起来。

这时,有一本杂志改刊,希望我过去当编辑,可以发个记者证。这个记者证燃起我过去的梦,立马办手续。建委正在开全省工作会议,副省长的讲话稿和建委一把手的开幕词都是我写的。会议结束后,我告诉一把手,我调到杂志社去了,他说,你不要走,先把你的关系落到省建筑设计院,有编制就把你调进来。明年给你解决住房,两屋一厨,给你提升调研室副主任,我还是离开了。

报告文学对我来说,犹如青春萌动时暗恋的女孩,见到报告文学作品就会买,有空就读徐迟、理由、苏晓康。进杂志社后,我就采写了第一篇报告文学《汗血凝华》,发在那本杂志的创刊号上。写的是画家鞠北硕,医院多次下达病危通知,他不仅顽强地活下,而且还坚持创作,很励志。

后来,报刊出现一种新文体——特稿,也称为纪实,或大特写,在我所编的期刊最早发短篇报告文学,后来改发特稿,我也就随之改写特稿。

刘斌:您是学理工科的,您的作品却直面现实,旗帜鲜明,路见不平,仗义直言,请谈谈您的成名作《天使在作战》这部作品直指医疗领域的腐败黑幕,所揭示的真相触目惊心,引起社会公众的高度关注,对推进医疗体制的改革产生了巨大的作用,从而获得“第四届鲁迅文学奖”,您能不能谈谈这部作品的创作情况和感悟。

朱晓军:似乎我每次人生的拐点后都与报告文学有关系。我是在第二个拐点后开始投入报告文学创作的。2003年,女儿被保送到浙江大学,我到杭州“陪读”,被浙江理工大学引进,成为写作学和编辑学教师。写作的时钟停摆了,我每天忙着备课、讲课和申报课题。两年后,我开设了纪实特稿采访与写作。

这是一个多元的社会,关注力和兴趣已不像过去那样“一条大河波浪宽”,不论波浪多么宽都不会流到大河之外,而现在像千条江河,汹涌澎湃,各有各的佛罗伦萨。读高中时,听说郊区中学的教师在报纸发表几篇作品,我骑几十公里的单车跑去讨教,现在的学生即使你耳提面命,听者几稀?为调动学生的写作兴趣,我不得不带他们找线索,确定选题,采访写作。我说,现在是信息时代,也是写作时代,信息离不开写作,写作好的肯定有饭吃。学生不相信,我说,那我就打个样给你们看看。2006年,我又捡起了特稿写作,在家庭杂志发十来篇特稿,其中三篇头题,稿费收入十多万元,还获得家庭杂志奖励的一辆车。

报告文学《天使在作战》就是在这年创作。新世纪后,医疗腐败越来越严重了,越来越难以遏止了,相当一部分“白衣天使”堕落成“吃人”的“白医魔鬼”,病人愤愤地说:“十个劫道的,不如一个卖药的。”哈尔滨出现“天价医药费”,沈阳出现“敲骨吸髓”等让人惊恐不安的事件。看病贵,看病难成为三大社会问题之一,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说,他最为痛心的是“还没能够把人民最关心的医疗、上学、住房、安全等各方面问题解决得更好”。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医生怎能欺骗和敲诈病人?我的母亲是医生,我的伯伯和姑姑是医生,我姨也是医生。我的母亲是妇产科医生,出诊时总是和颜悦色,百问不烦,病人都说,“罗大夫人好,态度好。”记得7岁那年的数九寒冬,我和5岁的弟弟趁妈妈午休回家的功夫跑到离家两三里的嫩江去玩。我第一次见到冰窟窿很好奇,跳了下去,没想到水漫上来,棉裤浸透了,好不容易才爬上来。回到家,见房门紧锁,妈妈去上班了。我和弟弟去医院找妈妈,棉裤冻硬了,两条腿像僵硬的棍子,行走时相互摩擦着,“哗啦、哗啦”地响。到了医院,我站在走廊,让弟弟去找妈妈,棉裤上的冰化了,水流在地上。妈妈出来了,把钥匙给我,让我和弟弟回家。我很失望,妈妈为什么不把我送回家,给我换上衣服?后来,妈妈说,在医院妈妈只能属于病人,不能有任何私心杂念。现在的一些医生把钱放在第一位,病人被放在第N位,怎能看好病,又怎能让病人放心?

我想写一篇揭露医疗腐败的特稿,可是采访谁,谁能说得清楚?医疗是门专业,而且分得很细,内科的不见得清楚外科的事,外科不见得清楚眼科的事,眼科不见得清楚妇科的事,妇科不见得清楚性病科的事……病人就更不清楚了,犹如一大群文盲,被人卖了还感恩不尽地在卖身契上摁手印呢。真正了解医疗腐败的是内行,是内部的人,是医院的领导和相关科室的医生和护士,可是他们有的是医疗腐败的受益者和既得利益者,有的即便没得到利益,也不愿意揭露行业内的“潜规则”,不愿“犯众怒”。

2006年年初,家庭杂志社的编辑杨立平约我写一篇特稿,让我去上海采访陈晓兰医生。我上网查一下,陈晓兰原来是上海市广中地段医院理疗科的医生,她在9年前发现所在医院用假冒伪劣医疗器械为病人治疗,向虹口区纪委实名举报,结果两次被迫下岗,失去了工作。谋财害命的商家、用假器械对病人进行假治疗的医院没受到应有处罚,举报者却被迫下岗了?为什么好医生像过街老鼠,唯利是图的医生春风得意,是法律出现漏洞,还是执法部门出现问题?

父亲经常对陈晓兰说:“在英语中医生和博士是同一个单词。你要经常反思自己的医德和医术是否配得上这一称呼。”她的父母都毕业于圣约翰大学,是有良心的知识分子。陈晓兰在父母的支持下,屡战屡败,不屈不挠。8年抗战取得最终的胜利,陈晓兰832次进京上访,仅国家药监局局长接待日就去过9次。别人上访是为自己的利益,她为的是全国的病人。

有关陈晓兰的报道打动了我,可是怎么找到她呢?她下岗了,原单位不可能告诉她的联系方式,打电话给报道过陈晓兰的记者,又遭到回绝。这怎么办?我只得上网搜寻,功夫不负有心人,居然搜到陈晓兰家的电话号码。我喜出望外,急忙把电话打了过去,联系上了陈晓兰,却被拒绝了,她说她很忙,没时间接受采访。

“我知道您忙,仅占用您半小时时间,您看可以么?”我对陈晓兰说。我毕竟有20多年的采访经验,知道见了面就好办了。陈晓兰犹豫一下,接受了。春节过后,我就坐最早的一趟火车去上海采访。下火车坐地铁,转公交车,在小区门口跟陈晓兰见了面。陈晓兰穿得挺随便,却有着知识女性所特有的气质。我跟陈晓兰去了她家,原想采访三四个小时,结果却早晨8点多钟聊到中午,又从中午聊到晚上五六点钟。中午到外边餐厅吃饭时,她说什么也不让我埋单。她下岗了,没有经济收入,让我内心不安。她一再跟我解释,海外亲戚不断寄钱给她,吃饭是不成问题的。

回杭州后,一篇五六千字的特稿很快就完成了,却意犹未尽,有了创作报告文学的冲动。我打电话给《北京文学》主编杨晓升,问他对这个选题是否感兴趣。晓升表示,有兴趣,赶快采写!于是,我再次去上海采访陈晓兰。随着采访的深入,我发现医疗器械领域的腐败是从上到下的,上到国家药监局局长、医疗器械司司长,下到地段医院院长和医生,《北京文学》能发么?别白忙活。在返杭州的火车上,我给晓升打电话问,这么敏感的稿子能发么?晓升当即表态:“发,第6期头题!”

报告文学《天使在作战》发表后,先后获得鲁迅文学奖、中国改革开放优秀报告文学奖、新中国60年优秀中短篇报告文学奖。这部作品被收入《中国优秀报告文学读本》、《中国文库·1949-2009报告文学选》、《中国新世纪写实文学经典》《21世纪报告文学排行榜》等近十种报告文学选,陈晓兰医生被评为“影响中国医改进程的二十人”之一、央视“全国2007年度法制人物”和“2007年感动中国人物”。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读到《天使在作战》,让人们了解真正的天使和“正版”医生。

刘斌:有人认为,报告文学这样一种文体即将从报纸消失,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朱晓军:报告文学基本上已经从报纸退出,现在除《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偶尔发一篇短篇报告文学之外,其他报纸已经不发了。全国有2202种报纸,出版有数千部报告文学相比,聊胜于无。不仅如此,报告文学在期刊也难觅踪影,全国有近万种期刊,学术的和专业的除外也有数千种之多,可发报告文学的寥寥无几,除两种报告文学期刊——《中国报告文学》、《中国作家(纪实版)》之外,《北京文学》每期发一篇,最多两篇,《当代》偶尔发一篇,再就没有了。

上世纪80年代,新闻文体只消息、通讯和新闻评论,出现了报告文学的繁盛。90年代后,出现了新闻特稿、深度报道、调查性报道等文体,它们跟报告文学具有相同的基因——新闻性与文学性,它们的新闻性、节奏感、叙事速度均比报告文学强,更适合于报纸。它们占领了短篇报告文学的版面,取代了短篇报告文学的地位。短篇报告文学失去载体,也就渐渐消失了。

报纸并非全然排斥报告文学,当新闻性强,具有震撼力的中篇或长篇报告文学出现时,也会伸出双臂拥抱一下。如中国报告文学重镇——《北京文学》受到报纸的关注,《北京文学》刊发的许多作品被报纸连载与转载。20066月初,《北京文学》第6期校样上的一篇报告文学引起《北京青年报》的兴趣,想要连载。他们两家在同一印刷厂印制,彼此很熟。《北京文学》同意他们连载,不过要等615日见刊之后。可是,《北京青年报》连载的作品将在8日载完,如9日连载其他作品的话,就要等1个多月后才能连载这篇报告文学。最后,在《北京文学》出刊的一周前,《北京青年报》开始了连载。这篇报告文学在《北京青年报》和《北京文学》刊出后引起强烈反响,被《南方日报》《深圳晚报》《大众日报》《今晚报》等数十种报纸和期刊连载与转载,这篇报告文学就是《天使在作战》。

在知青上山下乡40周年时,《北京文学》发表了《留守在北大荒的知青》;在家长将孩子成才寄托于名校名师,忽视家庭教育和对孩子独立生活能力培养的前提下,《北京文学》发表了《富翁是这样打造的——对中国母亲的批判》;农村民主化进程中,当选的村主任无视村民意愿,他们刊发了《让百姓作主》……这些报告文学作品之所能被报纸连载,就是这些作品具有较强的新闻性,所表现的内容是公众共同需要、共同关注的。

报纸的连载改变不了报告文学的这种转场态势。我很喜欢“转场”一词,我的脑海会出现这么一个场面:大雪纷飞,衰草寒烟,牧民赶着羊群去下一个牧场。报告文学的转场与牧民有所不同,对牧民来说,季节变化后,他们还会赶着羊群归来,报告文学则有去无回,再也回不到过去,回不到上世纪80年代在报刊上的那种繁盛。我们稍微留意就会发现,报纸加载的报告文学是同小说等文学作品放在同一版面的。

刘斌:报告文学是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写作,要有良知、责任和担当,要有忧国忧民的大情怀、大悲悯,大作为,要旗帜鲜明,揭示真相,捍卫真理,维和公道,推进民主与公平,促进法制建设。报告文学从来不是风花雪月,轻歌曼舞,而是匕首投枪,直指社会假恶丑,所以真正的报告文学作品深受人们喜爱,您的作品里充分体现了这些元素,请谈谈报告文学作家的社会责任与担当,公共知识分子写作的坚守与自觉。

朱晓军:美国波士顿市中心的小公园,有六座六层的玻璃塔并肩耸立,塔壁刻有被关进纳粹集中营的犹太人代号和幸存者的留言,旁边有座一人高的石碑,上面刻着德国新教牧师马丁·尼莫拉撰写的碑文:

当初他们(德国法西斯)杀共产党,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后来他们杀犹太人,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再接下来他们杀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时,已经没有人为我讲话了……

马丁牧师的忏悔如锥似刃地捅在我们的软肋,让我们痛在心上,思在心上,悟在心上。

自私是人类的天性,不可摆脱。我们在那个荒诞的年代——文革期间,试图改变过,在墙壁涂写“大公无私”、“宁愿为公前进一步死,绝不为私后退半步生”;我们“狠斗私心一闪念”,即便是拿了公家一颗螺丝钉,吃了生产队一根胡萝卜也要批斗与自我批斗。可是,我们每个人都像马丁牧师似的,不论父母,还是丈夫、儿女,无辜被批斗,被游街,被暴打,被判刑,被枪杀,不仅不敢作声,甚至高呼“打倒”,“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为什么?自私、懦弱。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们每个人都像马丁那样以自私自利出发,以害人害已告终。人类是一种群体性、社会性的动物。人类不能像老虎和雄狮那样独步非洲原野,是需要依靠群体和社会而存在的。可是,“马丁式的自私”,频频发生的无视他人死活的“冷漠”事件是人类生态的破坏。假如我们祖先要是这样的话,人类早就灭绝了。

报告文学写作者不仅是历史进程的记录者,也是参与者。报告文学不仅能记录历史,也能干预现实,改变现实。报告文学不仅能歌功颂德,为好人树碑立传,也能揭露黑幕,批判现实,追究责任。

有学者说,报告文学是一种知识分子写作的一种形式,它是作为社会良知的表现才备受推崇的。报告文学的写作者不仅要密切关注人类社会的命运与时代的发展变化,还要富于同情心,体恤社会底层的饥苦;不仅要有良心,有正义感,不为权钱所左右,不见利忘义,还要有勇气,有魄力,有胆识,有担当,勇于站出来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报告文学写作者是忧国忧民的,有着医生的犀利目光,善于发现病兆,从繁荣中看到腐败,从鼎盛中发现衰败,从维稳中发现贫富的悬殊,应该看到工人和农民没有充分享受到改革的红利,有些农民还在贫困线上挣扎,农村一群群光棍穷得讨不上老婆,一帮帮孩子被离家出走的母亲遗弃在山村;应该看到该分担改革成本的人却强占了改革的红利,弱肉强食仍然存在……

报告文学的写作者应该担当起社会责任,应该有独立思考和批判精神,应该有战士的姿态,勇于冲锋陷阵。“有钱能使鬼推磨”,可是鬼绝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出来推磨。报告文学可以减少社会的阴暗角落,让鬼出不来。在社会腐败面前,报告文学写作者可以大有作为。在社会转型期,报告文学是一种很有价值的文体。

刘斌:最后,请谈谈您目前创作的情况,今后的写作计划?

朱晓军:我始终认为,作品是作家创作的履痕和历程的记载,要想手中的笔不停下来,不仅要自觉地寻找新目标,还要不断地“还债”,也就是过去因种种原因没有完成的,把它完成……

我下一个计划是完成四五十万字的《留守在北大荒的知青》。这是写了20多年的选题,在我的记忆里,第一次去北大荒采访知青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今年暑期采访上海知青、宝泉岭农场管理局原工会主席周军岳时,他却十分肯定地说,我第一次采访他是在1989年。如此算来已26年。

这部作品准备在2018年知青上山下乡50周年前完成。

朱晓军简介:

朱晓军,教授、一级作家、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报告文学创委会副主任、杭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在《北京文学》、《当代》、《中国作家》等期刊发表作品百余篇,出版有报告文学《一个医生的救赎》、《高官的良心》、《让天说话》等12部,先后荣获鲁迅文学奖、“新中国六十年优秀中短篇报告文学奖”、“中国改革开放优秀报告文学奖”和中国优秀短篇报告文学奖等奖项。现任教于浙江理工大学。

刘斌简介:

刘斌,资深媒体人、报告文学作家。作品有《从深圳起飞》、《崛起水晶城》、《深圳一号》、《雪域横起通天路》、《中国民航年轻机长》、《中国大学生空中小姐》、《名流访谈》等。

责任编辑/魏建军

 

相关文章

2015-12-26 11:26:19
2015-12-26 11:24:19
2015-12-26 11:21:15
2015-12-26 11:19:55
2015-12-26 11:17:23
2015-12-26 11:11:23
2015-12-26 10:57:16
2015-12-26 10:56:35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