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1月号 >> 阅读文章

侠义何止在岳塘

2016-01-24 12:57:31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099

侠义何止在岳塘

 欧阳伟

安哥脸上写满苍桑,皮肤黝黑,因早年出过车祸,落下残疾,走路一跛一跛。与他交谈,很亲近,就像是一位邻家大哥。

安哥住在湘潭县易俗河镇上,却是岳塘这边的人。

说来有趣,这一片有三家厂子,湘潭化工厂、湘潭离心机厂和湘潭二机厂。五六十年代建在湘江这边岸上,明明在湘潭县易俗河镇的地盘上,至今却还是湘潭市属厂子。湘潭县与湘潭市争了几十年,还是维持原状。胳膊拧不过大腿,岳塘区依旧将这三家厂子划归下摄司街道管辖,专门设了这个桔子园社区。

我去采访他时,他正在训狗。他本名叫黄跃安,大家都习惯叫他安哥。安哥告诉我,龙多是他驯养的一条马里努阿犬,是比利时犬种,简称马犬。这种狗体型不是很大,看似普通的家犬,却是十分勇猛,土狗子根本没法比。它对主人绝对忠诚,服从性好。它还有个特点,兴奋持久,弹跳好。

我们来到江边大堤上,那里停着几辆拖沙子的大货车。安哥说,这种后八轮货车是加高的,有三米多高,对龙多来讲是小菜一碟。

安哥口令刚落,龙多飞奔而去,路边的杂草被刮得生出一阵风来,它冲到汽车边上,腾空跃起,两脚在轮胎上一点,就上了汽车顶部。转眼间,它就跳了下来。

安哥说:“它的水上功夫更是了得,能横渡湘江,游三个来回。它能在水中把百多斤的木头拖上岸来。”

“狗跟人一样,也讲天赋。”说起龙多,安哥一脸的得意。玩狗圈内有句话:“玩过马犬的人,什么狗都不想玩了。”

安哥和龙多就像一对好兄弟。

安哥从小在江边长大,一身好水性。他家这边叫易俗河峥光码头,对河的叫铁牛埠码头。

上世纪八十年代,政府在江边建了一排房子,专门给老干部住,听说有老红军,老八路,还有抗美援朝的。他们一来,都把家属子女带来了。一家老小在这里安营扎寨,江边上就更热闹了。

有一个小男孩名叫匡泰,比安哥小两三岁,喜欢跟他一起玩。看安哥他们小伙伴在江里玩水,心里痒痒。他是东北过来的,是旱鸭子。可他不管不顾,直往水里跳。

匡泰一脚踏空掉进水里,随波逐流,眼看就要沉下去了。安哥正和小伙伴在那头游得兴起,发现不妙,猛扑过去,救起了匡泰。匡泰的父亲闻讯赶来,抱着匡泰左看右看,看到自己的孩子没什么事,转过身来,搧了安哥两巴掌,嘴里还骂骂咧咧:“就是你把他带到江边玩水的,他要是淹死了我要你抵命。”

那年,安哥才10岁。从小到大,父母还没有这样打过他呢,他被打了,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难道救人还错了吗?

后来才知道,匡泰的父亲是当官的,是在抗美援朝中负伤的团长。他更搞不懂了,团长就可以不讲理吗?团长就可以随便打人吗?

长大了,以前的委屈他并没放在心上,后来还和匡泰成了好朋友。

匡泰在城里开了家酒店,生意还不错。只见他虎背熊腰,穿一件黑色的T恤,脖子上一根粗大的金链子显得特别扎眼。说起当年被救的事,他一个劲地点头:“有这事,有这事。我那时小,不懂事,具体细节嘛,我确实记不清了。”

事情已经过去四十多年,加上那时他只是个小孩,谁能记得清呢。

“要是没有安哥,也就没有今天的我。我一辈子记得他的救命之恩哪。”听到匡泰说出这句话,这就足够了,我忽然替安哥感到值了。

安哥的家在峥光码头边上。一到夏天,来这里游泳的人特别多。会水的不会水的都往水里跳,多的时候有好几百人,就像煮饺子似的。

每个夏季,这个地方都会淹死一两个人。

安哥成了湘江边上的“救生员”。

早在20年前的某一天,安哥在江边钓鱼,两个细妹子在河边玩水,不小心掉到河里去了。安哥丢下鱼竿,扑进水里,把两个细妹子救了上来。原来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安哥救了人,从不问被救人的姓名和地址,他自己也不留下姓名,默默地走开了。

桔子园社区刘主任说,安哥这人真不简单,腿脚有残疾,夫妻都下了岗,还这么肯帮人救人。他从小就在湘江河里救人,我们亲眼看见或听到的,他就救了十多个。很多时候,他救了人又不作声,别人也不晓得。这样算起来,他救的人应该不止这些。

听着安哥的故事,颇有几分传奇色彩。有时想想,他就像是一个当代侠客。

五年前一个冬天的傍晚,安哥办完事回家,已经是铁牛埠码头最后一班轮渡了。他上了轮船,船上尽是些卖菜买东西的老年人。船刚刚离开码头,一个小伙子赶了过来,急着要上船。船上两个女的一看也跟着急,一个劲地喊:“快跳啊,快跳啊。”小伙子飞起双脚往船上跳,可惜功夫不到家,掉到江里了。

一船的人站起来,一片惊呼,可是却没有人敢下去救人。安哥来不及多想,衣服也没来得及脱,一纵身跳进冰冷的江水里。那小伙子不会游泳,加上水流湍急,在水中挣扎几下就开始往下沉。安哥奋力划过去,一个猛子扎到小伙子身边,伸出右手从背后将他搂住,刺骨的江水冷得叫人直打哆嗦,他咬紧牙关,拼命把小伙子往船边拖。船上的人赶紧伸过一根竹竿来,安哥抓住竹竿,两人被众人拉上了船。那个小伙子冻得脸色发紫,安哥也已经说不出话,嘴唇都是乌的。

当时,有个卖菜的大爷连忙脱下身上的一件军大衣给安哥披上,喃喃地说:“刚才要不是你,这孩子就没命了。你真是个好人哪。”

船一靠岸,安哥赶紧把这个小伙子带到自己家中,让他洗了热水澡,小伙子很快恢复过来。安哥拿出自己的衣服给他换上,还找出一双新鞋子给他穿。临走时,安哥就说了一句话,过些时候,请你把衣服鞋子送回来。小伙子连连答道好好好。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那个小伙子再也没有回来。有人知道这事,揶揄地说:“安哥你亏大了,救了人还赔了东西。”安哥也有点恼火,衣服你不送回来就算了,可那双鞋子是红蜻蜓的,是我弟弟在我40岁生日时送给我的,我一次都没舍得穿,还是崭新的。当时听小伙子说是十七岁,是湘潭县梅林桥的人,其他一概不晓得。

沿着这条线索,我曾经试图去湘潭县梅林桥一带寻找那个被安哥救起的小伙子,我托县上几个朋友,找了些时日,可他们都说线索太少太简单了,大海捞针一样,硬是没找着。我也只得作罢。这事却一直萦绕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那个小伙子为什么不把衣服鞋子送回来?是怕送回来的时候安哥这边会向他索取酬劳,还是担心日后会有扯不清的麻烦?是他家里太穷,本想表示感谢,又实在拿不出像样的钱物?或者是他见衣服鞋子是新的,起了贪心,不想归还?还是另有隐情?算起来,他如今已经是二十好几的人了,他在哪里?在干什么?他还记得那次被救的经历吗?他是否有时会想起救他的这个人吗?他的良心上曾经受到过遣责么?他是不是一直在忏悔呢?

这样的事也许会让人觉得心寒。安哥说,要不是别人提起,我早就没去想了。东西没了就没了,下次遇到有危险的人,我还是会去救。

七十多岁的文娭毑住在安哥家斜对面,文娭毑说,安伢子是个好人哪。我一个孤老婆子,老伴走得早,四个崽女都不在身边,有什么事只要开口,他总是随喊随到。就在前一个多月,一天夜里,快十二点钟了,我突然发病,肚子痛得厉害,家里连止痛药都没有。我只好喊安伢,是他两口子帮我买药,帮我打电话叫我女儿过来的。

有人说,安哥救人,不图名,不图利,从不张扬,有时他救了人,别人都不晓得。

安哥说,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只要有这个能力,就一定会去救。不管救的是什么人,我都不后悔。

其实,也有令安哥后悔的时候。

一日,他和两个伙伴在江边游泳。忽然,有人喊救命。原来是一个小孩被冲向了下游。他和另一个伙伴飞快地划过去救人。就要快抓到了,可是,那个小孩是个光头,几下都没能抓住,眼看小孩往下沉。不远处有条划子船,他连忙叫船上的人,快来帮忙救人。可那人说,救人哪,拿钱来。转眼间,小孩不见了。安哥和两个伙伴好后悔好自责,眼看着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了,心里像有把剪刀在里面绞着一样难受。他们三个人一商量,一齐扎进水里,潜到那个划子船边上,硬是把船拖到了岸边,等那人反应过来已经晚了。三个人把船上要钱才肯救人的那个捕鱼的人拖上岸,揍了一顿狠的。

安哥恨恨地说,我们这是替那孩子打的。

可怜那孩子死了,两天后才浮上来。

后来听说那个家伙姓苟,兄弟中排行老二,小名叫狗二。他再也不敢在这一带捕鱼了,看见安哥他们就躲。

2013814日,天气十分炎热。日头快要落山的时候,易俗河峥光码头热闹起来,江里游泳的足有两三百人。

安哥像往常一样,带着龙多在湘江河里训练。

安哥回忆说,就在我和龙多玩水时,我远远看见一个男孩子趴在一个轮胎上,飘离岸边十来米,正往河中央飘去。忽然,那孩子可能是慌了,松开手离开了轮胎,估计是以为可以落脚,两只手在水上乱扑,轮胎飘浮在一边。我连忙大声喊,有人落水了,快去救那孩子啊。离孩子只几米远的大有人在,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手相救。

安哥正在那孩子的上游十多米外的地方,他心里暗骂一声,飞快地游过去,刚刚抱到小孩,一个男人也冲了过来,他却不太会游泳,扑腾几下,眼看不行了,他死死地抓住安哥的手。这是水里救人时最忌讳的状况。弄不好,三个人都得完蛋。安哥只好使劲扳开那个男人的手,挣扎着冲出水面,大叫一声:“龙多,快来。”只见三十多米外的龙多,狂奔起来,溅起一路水花,很快扑到安哥这边,安哥一手抓住龙多尾巴,一手抱住那小孩,那个男人则抱着安哥的腰,龙多一发力,朝岸边使劲划去。狗护主的事人们见得多,可狗从江里救人的场面却是难得一见,人们一片欢呼。

小孩被救上岸后,脸色铁青,嘴唇发乌。安哥马上掐住他的人中,又做了人工呼吸。不一会,小孩嘴里喷出一口水来,活了。

原来那个男人是孩子的父亲,小男孩刚满9岁。

安哥说:“这次要不是龙多及时赶到,我们三个都完了。”

小男孩的奶奶逢人就说:“安哥是个好人,要不是他出手相救,我这个孙子早就没了。我跟孙子说,要学会感恩,一辈子不能忘。”

安哥的父亲本来是湘潭城里有名的工程师,市里把他调到对河的易俗河镇创办机械厂。他父亲是镇机械厂的元老,又有技术,他母亲也在厂里上班,父母就想让他进厂当工人,学门技术。他呢,不想在父亲翅膀下过日子,1979年招工进了湘潭县工程公司,鬼使神差地学了泥工。他也不恼,勤学肯钻,成了一把好手。

厂子和周边老百姓总免不了有些纠缠不清的事情,有好事的,有好斗的,也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厂子仗着是国家的,大不了就是拿钱摆平。有时候,厂子里又不愿出太多的钱,事情就不好办了。

用水纠纷是个老大难,周边农民老是找麻烦,说是水里有油污,污染了菜土,菜长不好,也吃不得,卖不了钱。厂里能推就推,能拖就拖,迟迟得不到解决。周边农民一气之下,来了二三十个人,背着锄头扁担,就像是当年农民起义一样,把厂长家给砸了。厂长躲在外边不敢回去,保卫科长被吓得不敢露面。安哥当时正好在场,实在看不下去,冲了上去,三两下就把挑头的那个按住了。他大声说:“农民兄弟们,我不是来闹事的,有话好好说,如果用你们这种方式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们二三十人,我们厂里五六百人,这不明摆着吗?”

一声农民兄弟,闹事的人心里早已平复了许多。挑头的说:“你说怎么办?”

安哥说:“谈判。你们可以派代表与厂方谈判啊。想当年,共产党还与国民党谈判呢。”

挑头的又说:“谁敢担保厂长会跟我们谈呢?”

安哥一拍胸脯:“我担保。只要你们信得过,我这就去找厂长。”

对方见他这人好说话,也想把话好好说,并不想弄个鱼死网破。

其实,安哥心里也没个底,只是想先把事态平息下来再说。安哥找到厂长说,:“厂长啊,小不忍则乱大谋哇。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再闹下去,对厂子对你都不好收拾啊。俗话说得好嘛,能拿钱摆平的事都不算个事。”

厂长不再犹豫,当即拍板,由你全权负责,和他们谈谈。

安哥和农民兄弟谈了两个小时,妥了。周边农民每家每户都得到了菜地补偿款。厂长也表态会尽快处理好排污问题。本来嘛,工人和农民就是兄弟。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结果是皆大欢喜。

安哥厉害。厂长看中了他,把他调到了厂保卫科。

他脑瓜子灵活,点子多,会办事。厂子里几次闹事都是他出面给摆平的。渐渐地他有了些名气,他不光会打架,还很仗义,厂长一高兴,任命他当了保卫科长。

他们这个小区,有三个厂子,周边治安环境比较复杂,经常出事,特别是偷盗现象严重。他当上保卫科长,还真有几把刷子,抓了几个狠角色,周边的流子一个个服服帖帖。

那年,市公安局选派保卫干部到省里培训,第一个就想到了他。他去到省警校培训了三个月,如鱼得水。他参加射击比赛,每人一百发子弹,在全校三千多人里面打了个第二名的好成绩。

玩得好的悄悄问他,有什么秘笈没有?他想了想,挤着一对小眼睛说:“我嘛,从小就喜欢跟着别人打猎,经常上山打兔子打野鸡,练出来的。”

警校旁边有个警犬训练基地,他从小就喜欢狗,一有空就跑去看民警驯狗。日子久了,与民警混熟了,驯犬员就教了他不少绝招,还单独让他驯了一只警犬,那只警犬与他十分投缘,表现得相当出色。他呢特有成就感。他离开警校之前去与那只警犬告个别,没想到,那只警犬扑上来,咬着他的手不放。众人吓了一大跳,他笑着说,没事没事,它只是含着我的手呢。话音未落,眼泪掉了下来。

回来后,公安局将他调进半边街派出所,当了一名联防队员。他办案舍得死,比民警还卖力。

1993年夏天,湘潭友谊广场大厦金店抢劫案轰动全国。两个案犯脱逃,公安部发出通缉令。

大约在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安哥一个人在二机厂宿舍区巡查,发现两个陌生人。在一个小区生活久了,每每出现一张生面孔都会引起大家的注意。更何况安哥是保卫科长,又是公安特派员。他就悄悄地跟踪过去。真个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两个人安哥在通缉令上见过,正是全国通缉的金店抢劫大案的在逃犯。他立即报告派出所。接警的民警还不相信,没当回事。他犹豫了一下,一个人担心怕搞不定,喊人又怕来不及。他把心一横,上!一个人也得上!跟到一户人家,是厂里一个“两劳”人员边某家,安哥想到,他们肯定是在监子里认识的。有个公厕正对着边某家,安哥就在公厕里蹲守了两个小时。边某出来倒垃圾,安哥一个箭步冲到他跟前,一把搂住他,轻轻说:“不许出声,你立功的时候到了。”怕他不老实,一手肘砸在他脖子上,先把他放倒再说。但见边某家中一个人在客厅洗脚,另一个躺在里屋床上看书。安哥闪身进到屋里,洗脚的刚想喊,安哥用枪指着他,上了手铐,抓起袜子塞在他嘴里,从他身上缴获一把匕首;床上的那个听到外边有动静,翻身扑向床头,安哥一个饿虎扑食,抓起被子将那人捂倒,又将他双手反绑了。旋即从枕头下搜出一把手枪,那一瞬间,安哥倒吸一口凉气,好险啊。他赶紧打电话要派出所接人。派出所在湘江对岸,没有桥,得坐船。他找来一个划船的熟人,自己押着两人坐船到了对岸码头,派出所民警望着那两逃犯,又望着那把枪和匕首,问:“真是你一个人抓的?”安哥嘴里叼着烟,淡淡地说:“是啊,我一个人抓的。不信啊,你问他们两个。”那两人连连点头。

这事轰动了莲城,报纸电视争相报道。一夜之间,安哥成了名人。

公安政工部门有人开始为他整理申报一等功的材料。刚开始很热闹,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的事就慢慢淡了下去。到后来才听说,有人从中作梗,只给他记了个三等功。一二等功如同胜利果实都给手长的人摘去了。

他从柜子里翻出一堆红本本和证章来。指着一个三等功奖章说,当初我接到这个奖章时,并没有半点喜悦,只想哭。说实在的,我也怕死。那天晚上,又黑又冷,但是没办法,那种情况下,我当时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抓那两个通缉犯的,弄得不好我就完蛋了。我根本没有想立功授奖的事。可是人抓了,明明是我一个人抓的,到头来却让别人抢了头功。你说好笑不好笑。说着,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去市公安档案馆查找当年的案卷材料和记功材料,始终没有找到关于他的内容。原因很简单,他不是公安民警。

安哥在厂里当过工人,当过保卫科长,当过八年三厂公安特派员,还在派出所当过联防队员。1996年下岗后,卖过肉,做过临时工,干过泥工,做过保安。从2004年起,他在县城一家保安公司做了六年保安。经理请他去,正是看中了他过去的经历,会办事,能办好事。

有一次,一妇女因剖腹产不幸死了。她的家人来了几十个到县妇幼保健院闹事,把大门给堵了,还砸了药柜,有个保安上去制止,也被打伤了。保安公司经理出面,结果被堵在院里当了人质。地方不好出面,怕沾灰。这种事在小地方往往都是这样。经理的手下赶紧把安哥找来,要他拿主意。他赶过去一看,对方有好几十人,个个都是群情激愤的样子,蛮吓人的。他觉得势头不对,眼珠子一转,想了个计策。他进到妇幼保健院里,附在经理耳边悄悄说了一通,他对经理说你只要给我政策,我就有对策。只要是不违法,任由我处置。

经理早已脱不得身,满口答应了他。转身还甩给他一句话,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把事情摆平了就是好办法。

县妇幼保健院大门前走过来两个人,男的搀扶着女的,女的挺着个大肚子,急着要进院。闹事方却死活不让进。这边偏要进,就吵了起来,还动起了手。那女的没站稳倒在了地上。那男人跳起来喊,你们敢打孕妇,这还得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对方自知理亏,只好打110报警。派出所民警早就等在边上似的,一下子就过来了,把两边闹事的都抓了起来。最后各打五十大板了事。事情就算平息下去了。

安哥这回给保安公司经理解了个大围,经理专为安哥设宴感谢,陪席的那几个抢着给安哥敬酒,安哥你真是胆大,要换做别人早被吓跑了。安哥三杯酒下肚,便口吐真言:“对这样的群体事件,不能正面冲突,要想法转移主要矛盾。不你们说,那对夫妻是我找人扮的,孕妇倒地是事先安排好的,警察也是事先打好招呼的。两边一动手就好办了,派出所抓人,两边一起抓,矛盾就转移了。”

经理连连给安哥打拱手:“佩服,佩服。”

保安公司但凡有什么难事麻烦事都会叫他去处理,安哥果然不负众望,使出浑身解数,定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不然在一个单位干保安也干不了这么长时间哪。

有个男人,杀猪的,才30多岁就得了尿毒症。他先前在人寿保险公司买了六千多元保险。于是,他找到保险公司要赔钱。业务经理跟他解释,你买的是分红险,对你这样的病不存在赔钱。他不但不听,反而暴跳如雷,动手砸坏了七八台电脑,把客户赶出去,将大门关了,不准人进出。他还说,今天要是不给我赔钱,我就死在这里。

保险公司经理连忙向保安公司经理求助,把安哥叫了去。安哥,这事又要拜托你了。

安哥一去,看那人并无恶意。亮明身份说,我是上面派来帮你解决问题的。安哥不急不恼,听他把事情说了一遍又一遍,到了吃饭时间就陪他去吃饭。安哥观察到,他有一个包,包内有把杀猪刀,时刻不离手。

那人大概说累了,也对安哥有了几分信任。摆摆手说:“安哥,你说说看,我有没有错?他们应不应该赔我钱?”

安哥说:“你的病是实,我很能理解。要是我也会这样做。不过,你应该走正当程序,如今是法制社会,一切都得依法办事,千万不能乱来。你砸东西,这里都有监控,有证据,你砸一个电子屏就要几万元,即使赔了你八万十万,到头来,你还得给保险公司赔设备钱,弄不好还得坐牢,划得来吗?”

那杀猪的觉得安哥是在帮他,气也消了。同意坐下来与保险公司谈判。保险公司解释,他这种病,他这份分红险,真不存在理赔。但出于人道主义义务,他们愿意拿出部分钱来作捐款。他从最初开口20万到18万、10万,最后达成8万元。他写了收条和保证书,从此以后,与保险公司无任何责任,此事终于了解。

安哥感叹,保安不好搞,没有执法权,自己被打伤了医药费都无法报,打伤他人又违法。他喜欢动脑筋,对这个事进行了研究,他觉得深圳模式不错,就是带狗巡逻的三防公司,人防、犬防、器防。器防就是利用器械和监控来防范。

安哥驯狗有一套,远近闻名。找他帮忙驯狗的越来越多,他早年下岗,老婆也没工作,他干脆做起了职业驯犬师,为别人训练护卫犬。他家里前院后院几个角落都建了狗舍。一条黑色的德国牧羊犬,一条麻黄的挪威那犬,还有一条小的德国牧羊犬……安哥指着最小的那条说,这是人家昨天才送来的,要我训练两个月。我看见在狗舍上方,有几个鸟笼,里面各有两只斑鸡和画眉,角落里几枝绿色的藤蔓伸展开来,散发出山野的气息。

时不时有人对他冷嘲热讽,低保户养名犬,这叫什么事?安哥说,我原先是吃过一段时间低保。我爱人原来在二机厂工作,1996年就下了岗,直到去年才正式退休,开始领退休工资了,低保就取消了。

他说:“驯狗这个事,刚开始是喜欢,后来嘛我是没办法,要生存要吃饭,只有靠这点手艺了。这是一种爱好,也是一种技能,靠劳动吃饭,不丢人。”

他对我说,狗也有闹情绪的时候,你要多了解它,把它当兄弟一样看待。但有几个死命令必须执行,决不能违反。就像龙多,正因为有了这个基础,它才能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帮我救人。

他告诉我,如今好多人养狗驯狗,是为了赌狗,斗狗,或者是比赛狗。这些搞法对民间都不适应,我也不喜欢那样。我训练护卫犬,是为了生计,一个月多少钱。还有一点很重要,我训练的护卫犬,更注重的是救人的技巧。一旦遇到紧急情况,狗就能把人救了。

20147月,莲城湘潭如火炉一般,最高温度达到40度。一天下午五点多钟,安哥带龙多在湘江河里玩水,陆陆续续有人下河游泳。安哥已经养成了一种职业习惯似的,时不时就要去关注水面上的情况。忽然,他发现有人被冲到了下游,双手在扑腾着求救。可他离那人有四五十米远,显然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安哥大喊一声:“龙多快去救人。”龙多像一头下山的猛虎,朝着安哥所指的方向冲去,江面上水花四溅,一条银白色的水带很快就甩到落水者面前。龙多一个猛子扎下去,把落水者拱出水面,它又一个旋转,甩动着尾巴,落水者死死抓住,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龙多用尽全身力气,把落水者拖上岸来。落水者脸色惨白,已经十分虚弱。安哥连忙扑下身子,给那人做人工呼吸,又在那人胸脯上做按压急救,一下、两下、三下……那人嘴里喷出一口水来,还伴随着几声咳嗽。安哥单膝跪地,将那人背起,俯卧在大腿上,在他背上拍打几下,那人吐出几口水来,救活了。

那人恍过神来,回头想找刚才的救命恩人,江边早已不见了安哥的身影,安哥领着龙多回家了。

在安哥家里,我看到有一些救生器材。安哥说:“我买了这些救生圈,安全气囊,救急用。”

他妻子从外边进来,给我沏茶。她没说话,只是抬头笑了笑,又到里屋忙去了。

安哥有两个孩子,女儿已成家,生有一儿一女,儿子在外打工。

我问:“家里人对你救人的事怎么看?”

安哥说:“还好。他们只是经常提醒我要注意安全。”

安哥用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我们都屏住呼吸不作声了。电视上正在播放股市行情:今天沪指跌了8.49%,创8年来最大单日跌幅,三大期指全线跌停。相比7月份的暴跌,这次显得更加惨淡。2000多支股票跌停,创近年来单日最大跌幅,刚刚又大幅低开,最后以一条横线收尾,像是一幅幅停止心跳的心电图,一片死寂……

我问:“你炒股?”

“我哪有钱炒股啊。我有时看看,了解了解嘛。”安哥抽了两口烟,苦笑着说,“我住在这里几十年了,每年河里都会淹死人,救人也不是回回都救得了哇。这就有点像股市,最怕就是最后以一条横线收尾,像是一幅幅停止心跳的心电图,一片死寂。”

“我父亲是个老共产党员,从小对子女要求特别严。即使到如今,我老母亲80岁了,还总是讲,做点好事要得,能救就要救,不要去计较,多积点德行点善,自己病痛都少些。”安哥接着说,“我们这个码头水域相当复杂,枯水期都有蛮深的水,两千吨的船常年在这里停靠装卸。我都五十二岁了,光我一个人会救人也不够啊。我多次向海事部门呼吁,要他们加强这片水域的巡查,要在江边上竖一块大的警示牌,特别是到了夏季,天气热,游泳的人多,要有人经常喊喇叭,要是能配备几个救生员就更好了。”

安哥在湘江河里救了好多个人,特别是还有他的爱犬龙多一起救人的事迹传开了,区里市里的领导都来看他,还有一拨拨的记者来采访,他上了报纸又上了电视。

冬日的一个上午,湘潭市残联副主席、湘潭市残疾人企业家协会会长易再跃拖着残疾的双腿来到黄跃安家里,了解他的伤残情况和家庭状况,对他自强自立且见义勇为的行为大加赞赏,还给他提出许多帮扶建议。看到他俩谈得那么投机那么亲近,不时有笑声在屋子里荡漾开来,我就在想,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啊,好人终归有好报啊。

岳塘区下摄司街道是湘潭市残联的联点单位,湘潭市残联党组书记、理事长王艳霞经常到联点单位调研,听说了黄跃安的事迹后,王艳霞书记意味深长地说:“残疾人是一个特殊困难群体,需要格外关注和格外关心。黄跃安不简单啊,他的古道热肠,他的侠肝义胆,他的身残志坚,他的见义勇为,不正是我们身边的好典型吗?不正是我们这个社会需要的正能量吗?作为湘潭19.5万残疾人群体的‘娘家人’,市残联就是要推介这样的典型,要在全市弘扬自尊、自信、自强、自立的残疾人精神,同时,我们还要实实在在解决残疾人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不断提高我市残疾人的幸福指数。”

由中央文明办主办、中国文明网承办的“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活动,已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岳塘区委宣传部、文明办认真落实中央文明办的安排部署,把“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活动与各项群众性精神文明建设活动相结合,广泛开展了“善行岳塘”主题道德实践活动。黄跃安的名字终于上了去年1月份“中国好人榜”。

20145月,中共湘潭市岳塘区委办、政府办授予黄跃安同志首届“最美岳塘人”荣誉称号。

中共岳塘区委常委、宣传部长薛峰欣喜地说:“黄跃安在日常生活中发生的感人事迹,看似平凡,其实蕴含着用爱心征服人心、用生命诠释雷锋精神的大爱与大义啊。我们宣传黄跃安,就是要引导社会各界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让行善举、传爱心,道德同行,向好人看齐,成为全区人民的自觉行动。”

有人打趣说:“安哥,你上不上‘中国好人榜’,我们都认定你就是中国好人。”

安哥说:“我根本就不晓得有这么个榜,我做这些,不是图上这个榜那个榜的,我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我还是我。”

我望着眼前这个一脸沧桑的汉子,看着他因车祸受伤一瘸一拐的腿,心里在想,他要比常人付出几倍的努力才能有今天的成功啊。他有过迷惘,有过失落,也有过后悔。有人说他的好话,也有人讲过他的坏话……这就是他,一个本色的他。

20153月,湘潭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和湘潭市见义勇为奖励促进会联合评定,授予黄跃安同志为“湘潭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荣誉称号,奖金8000元。

安哥笑着说:“我获奖获了不少,得奖金还是头一回。”

我问:“你去领奖时是个什么心情?”

安哥抽着烟,憨憨地一笑说:“我都不知道有这回事,是街道干部送到我家来的。”

安哥抚摸着那本鲜红的获奖证书说:“这荣誉有龙多的一半呢。”

每当谈起救人的事,安哥都很坦然。他总是说:“救人的事,都是突发事件,谁遇上了都得出手相救吧。不是我有多么高尚,我也不是什么英雄,遇到了,就必须救。不图回报,只求心安。”

好一个不图回报,只求心安啊。

伫立江边,我心潮激荡。

湘江是湖南人的母亲河,千百年来滋养着三湘大地、湖湘儿女。安哥的故事或许只是湘江里的一滴水、一朵浪花,正是有了这千千万万的一滴水、一朵浪花才汇聚成碧波万顷的大海……

责任编辑/廖全国

相关文章

2016-01-24 13:04:53
2016-01-24 13:03:49
2016-01-24 13:01:15
2016-01-24 12:57:48
2016-01-24 12:57:13
2016-01-24 12:52:35
2016-01-24 12:51:56
2016-01-24 12:51:15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