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2019年4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1月号 >> 阅读文章

高僧广照抗日传奇

2016-01-24 12:57:4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496

高僧广照抗日传奇

 周永章  周永新

引子

201410月下旬的一天上午,位于浙江舟山群岛新区舟山本岛腹地的临成街道中湾村高道山东南方上空,出现了罕见的奇异天象:原本乌云笼罩的天空,突然间彩云翻滚。刹那间,天空出现了一座雄伟的寺院,一位酷似持手铃的老和尚和几个僧人立在寺院门前。过了一会儿,老和尚又慢慢变成了手持净瓶的观音……这一奇异天象,前后持续了约8分钟后才消失。附近一些村民见后纷纷称奇。舟山群岛类似海市蜃楼的奇异天象,在春夏两季,人们偶然是可以看到的;但在深秋的10月,即使是上了年纪的村民,也从未见过。

也许是巧合,就在这天,位于高道山顶的千年古刹高云寺僧人在整理寺院的历史资料时,发现了一个惊人秘密:抗战时期,时任高云寺方丈广照曾带领僧人奋不顾身掩护抗日游击队员,并杀死两名纵火烧寺的日军。

消息传开,刚开始不少人持怀疑态度。因为过去媒体从未宣传过,就连查找定海区、舟山市档案馆(史志办)的历史档案资料,也无上述记载。

为了弄清历史事实真象,舟山市有关部门和一些热心人展开了深入调查。

这是一个尘封七十多年的传奇故事,这是一段难以忘却的历史记忆。

2015318日上午,浙江舟山群岛细雨蒙蒙,舟山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组织部分会员和新四军老战士冒雨来到临城街道中湾村高道山顶的高云寺进行实地考察时,高云寺现任住持安慧讲述了76年前时任方丈广照和尚,带领僧人奋不顾身掩护抗日游击队员、刀劈日军的传奇故事,愤怒控诉了日军纵火烧毁千年古寺的滔天罪行。座谈时,八十多岁的舟山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刘战说:“当年高云寺的方丈广照带领僧人奋不顾身掩护抗日游击队,为抗战作出贡献和牺牲。广照等高云寺僧人,是舟山佛门子弟中的杰出代表,今天我们不能忘记他们。”

425日,中华文化发展委员会党组书记、世界佛教论坛创始人李诗洋考察高云寺时,赞扬:“广照是爱国爱教的一代高僧。”

清明节期间,99岁高龄的舟山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第一会长、原浙江省顾问委员会委员、舟山地委常委、舟山行署副专员王家恒,高度赞扬了当年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作出过贡献的高云寺方丈等僧人,并挥毫题词:“爱国高僧广照”。

一时间,偏僻的高云寺成为新闻媒体聚集的重点。《铁军》杂志、浙江《联谊》报、《舟山日报》、舟山电视台、《舟山晚报》、《泰兴日报》、泰兴电视台等多家媒体和网站,分别以《海岛有个抗日英雄》、《爱国高僧广照抗日传奇》等为标题,先后进行了报道。

623日上午,这是个特殊的日子。偏僻的高云寺又一次热闹起来,抗日英雄、爱国高僧广照纪念室揭牌仪式在这里隆重举行。专程从北京赶来的中华文化发展委员会党组书记李诗洋和舟山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第一会长王家恒共同为“爱国高僧广照纪念室”揭幕。纪念室内,陈列着爱国高僧广照的坐像。坐像右前方立着一块一米多高的黑色大理石碑。碑的正面是王家恒书写的“爱国高僧广照”,碑背面是“爱国高僧广照小传”。纪念室内的三面墙壁镶嵌的10扇古色古香屏风,图文并茂,真实地记录了广照的传奇故事。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从四面八方来高云寺参观“爱国高僧广照纪念室”的群众络绎不绝,有时一天多达数百人。人们在这里纪念缅怀这位抗日英雄、爱国高僧传奇的一生。

出家之谜

濒临长江的江苏泰兴县过船公社石桥大队倪家岱生产队(今泰兴市滨江镇石桥村),是抗日英雄、爱国高僧广照的故乡。2015年清明节,我们专程来这里采访。据村里老人回忆:广照1898年农历416日出生于一个贫苦家庭,俗名倪正四。全家八口人住三间草房,靠租种地主几亩地生活。广照在兄弟五人中,排行老四,小名四儿。因生活所迫,七岁起便割草养羊放牛。还常跟兄长到长江边捕鱼虾,到集市卖掉补贴家用,有时则直接买火油、食盐等回家。

一天,一位算命先生路经倪家时,说:“这孩子有灵气,日后必有所成。”望子成龙的父母便节衣缩食,让广照上了几年私塾。广照从小爱憎分明,少时爱打抱不平。18岁时,父母托媒人在邻村为他说了一门亲,姑娘虽不识字,但长相还不错。不知何故(有种说法广照此时已另有意中人),他就是不同意父母包办的这门亲事。遭父亲的一顿训斥后,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广照先后在上海等地当泥水匠学徒,在船上、码头帮工,前后约三年时间。期间,吃过苦头,也忍受过屈辱。他在上海租界或洋人开办的工厂干活时,进出大门遭到搜身;路过洋人开的饭店和娱乐场所,看到门前竟挂着“华人和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他恨不得上去砸了;有时找不到活干,只得忍饥挨饿。他深感世事无常且世道不公。

有一天,他路经上海外滩时,巧遇一位募化的来自舟山群岛普陀山寺庙的和尚,便捐出身上仅有的一块银元。和尚见其身着补丁衣服,且厚道朴实,坚不肯收。攀谈中,他向和尚诉说了积存在心中好久的不平和苦脑……几天后,他随这位和尚来到普陀山。不久在紫竹林禅寺剃度出家,取妙性,名广照。后经临济正宗第45代掌门普智的点拨教化,礼佛诵经,夕不安寝,苦志修行,几年后渐通佛经。

广结佛缘

20世纪30年代初,由普智法师送座,广照出任高云寺住持。

高云寺处于舟山本岛定海古城和著名渔港沈家门的之间的高道山上,海拔2455米。整个寺院依地形从低到高层层叠起,三面被群山环抱,一面临水。古人称这里为“风水宝地”、“人间第一静境”。

据《定海厅志》等记载,高云寺所居的高道山,原名高台山,因山上有一块三千平方米的平地,犹如天赐的戏台。相传东汉末年,江苏句容人葛玄(道教葛氏派创始人,被尊称为葛天师)在舟山临城翁山修道时,把高台山作为栖息之地,因来去不便,于是搭棚居住。民间就改称高台山为高道山。清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江苏扬州高僧龙境和尚从普陀山返回路经高道山,见这里云遮雾障,山高林密,遂在高道山一石洞中栖身、打禅诵经。龙境经四方募化,终在同治四年在高道山建成高云寺。后又经历届住持的扩建,高云寺成为当地频有知名度的寺院,香客云集,佛号喧天。

广照任高云寺住持后,时刻铭记普智师父的教诲,以弘扬佛法为已任,精心安排重大法事活动,组织高僧讲经说法,广结佛缘,先后收徒弟80人;并修建寺院,严戒律寺规,使高云寺香火日盛,信众倍增。

广照带领僧人利用礼佛诵经的间隙,在山上开荒种地种菜种佛茶;并在寺庙下的山沟里用石头垒起层层梯田,引山泉水种了七亩水稻。通过努力,使寺内达到了蔬菜、粮食基本自给。时值苏北等地闹饥荒,有数人先后逃荒来到高云寺,其中泰兴倪姓亲属和家族后代有四人。广照根据各人的特长和意愿,分别安排他们在寺内做长、短工,有的在此出家。

广照经常教育全寺僧人:爱国爱教爱寺,守戒律苦修行。2015423日,经家住临城街绿岛二期小区的广照侄孙女倪玲娣牵线搭桥,现年60岁宁波育王寺法师证原根据父亲遗嘱,将珍藏数十年的有关高云寺历史的一筒法卷资料,亲手赠送给高云寺现任住持安慧。现陈列在“爱国高僧广照纪念室”的这筒法卷资料,其中有广照于1935年用毛笔书写并赠予大徒弟宏良(1996年圆寂于宁波育王寺)的一幅对联:宏法传流东土,良成无上菩提。上下联的第一个字联起来就是大徒弟的法名。这副对联见证了当年广照和尚的爱国爱教情怀和对徒弟们所寄予的厚望。

带头习武

广照是个有思想、有主见的高僧。他任高云寺主持不久,便和寺内高僧真悟(原少林32代武僧,后任伏龙庵住持)结成莫逆之交。当时,舟山城乡常有强盗出没,有时甚至抢劫寺庙的财物。而寺内大多数僧人因常年打坐,体质普遍较弱,手无缚鸡之力。为了健体强身防强盗,广照大胆破除“舟山僧人不习武”的习俗,在真悟指导下带领众僧起早带晚练习武功。广照带头勤学苦练。走路爬山,他总要在双腿肚上绑上沙袋或砖块;每天睡觉前,坚持练习一小时棍棒或1000个俯卧撑,还常请真悟专门为他“开小灶”;有时徒弟们见他双手分别拎着满满一桶水上山,不仅健步如飞,而且桶中的水不溢出。几年后,广照练成了一身武功。

有一次,广照带众僧人外出参加重大法事活动,傍晚回时,见看寺门的两名老僧人被绑在柱子上。此时距强盗抢劫寺内贵重财物逃走已有一个多时辰。广照怒不可遏,借着月光,一马当先连夜翻越几座山头,追上这伙强盗。两个会拳脚的强盗挥拳扑来,广照纵身一跃,飞起两脚,左右开弓,踢得两个强盗跌倒在地,“哎呀、哎呀”地叫着半天爬不起来。其他强盗见了,吓得连忙跪下磕头求饶,当即归还所抢寺院的全部财物,并发誓从今后不当强盗。广照经了解,这伙强盗除两名小头目外,多数人是因生活所迫或是被威逼,是第一次当强盗,又见他们有悔改之意,不禁动了慈悲之心。当下教化了一番,便将他们放了。这伙人中的多数人遵守自己诺言,没有再当强盗,有的后来还参加了抗日游击队。

结识王起

广照是个充满爱国情怀的高僧。抗日战争爆发后,广照时刻关注形势,带领僧人捐助急赈,救济饥民。

1939623日早晨6时左右,一千四百余名日本海军陆战队员,在七艘日舰、多架飞机的掩护下,兵分四路攻占舟山本岛。日军的铁蹄踏进定海城后,大举搜捕抗日队员和抗日志士,大肆屠杀无辜百姓,把身穿中山装、腰系皮带、手有老茧、额有帽痕的居民,一律视作“抗日分子”抓捕。日军四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数,犯下滔天罪行。广照无比愤怒地说:“日本鬼子是强盗,禽兽不如。”为了寺内僧人的安全,广照叮嘱看守寺门的僧人,末经他同意,寺内僧人不得出寺门。

几天后的一天傍晚,广照正在打坐,有僧人来报告:县前小学王先生前来拜访。广照从小就对教书先生十分敬重,随即起身出门相迎。他仔细打量面前这位自报叫王烈钧(真名王起,全国解放后,曾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副省长)的20来岁年轻人:天庭饱满,充满智慧的双目炯炯有神,眉宇间透出一股活力和正气。

广照把客人领进方丈室坐下,泡了一杯寺内自产的高道山佛茶。

王起起身双手合十道:“师父,打扰了。”

广照躬身回礼:“先生有何见教?”

“岂敢岂敢,今来拜访,实有事相告。”

接着,王起简要介绍了我党抗日救国主张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及全国抗日的形势,详细列举了日军侵占舟山的种种暴行,然后满怀信心地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要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就一定能把日本鬼子赶走出中国。师父德高望重,希望今后继续为团结抗战多做工作。”

广照此时也已大致猜出王先生的身份,当即表示:“国难当头,山河破碎,生灵涂炭,百姓遭殃;团结抗日,匹夫有责,出家人当以民族大义为重,为抗战出力。”

王起临别前说:“我有几个学生,想在贵寺暂住两宿,师父能否行个方便?”广照当即点头应允,并让有关僧人作妥善安排。

高云寺所处的高道山,周围群山起伏,绵延数十里。东北面紧靠舟山本岛最高峰黄杨尖,北面是毛竹山,东南面有油岭。加上这里山高林密,进可攻,退可守,且便于隐蔽。当时这里是定海吴榭乡(今属舟山市临城街道)农村。中共定海县工委于日军侵占定海的当天在长春岭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王起(不久接任中共定海县工委书记)等转入农村开展敌后武装斗争。王起秘密进入吴榭乡后,便到高道山及周边勘察地形,并特地安排了与高云寺方丈广照的上述会面。

此后,高云寺成为王起和梅馨、梅燕翼(时任吴榭乡乡长、中共党员梅馨之兄)等中共定海县工委领导和抗日游击队负责人及统战对象落脚和秘密联系地点。广照多次安排右腿有点跛的徒弟、亲侄瑞参(俗名倪泽明)等僧人为他们望风放哨、照料食宿;支持堂侄孙倪思金、倪思甫(两人为亲兄弟)利用裁缝身份作掩护,为游击队传送情报。

19397月中旬,我党领导的在舟山农村建立起来的第一支抗日游击武装——吴榭乡自卫队,在高道山成立。梅燕翼任队长,中共党员褚公良、梅馨分别担任副队长、指导员。

刀劈日军

为打击日寇的嚣张气陷,吴榭乡自卫队成立后,遂与其他游击队对侵占定海日军进行袭扰和锄奸等活动。

19398月中旬,定海县工委负责人王起命留在定海城内的中共党员组成以锄奸收集情报为主要任务的特工组,伺机消灭汉奸、日寇。以理发作掩护的特工组长李有土(又名李志祥)接到命令后,获悉日军指导官高桥三天两头要上街刮胡子时,认为这是刺杀高桥的好机会,便立即召集武宗达、俞根弟、车和尚、黄德益等人策划行动,并仔细作了人员分工,自己在理发工具箱底层藏了一把一斤半重斧头。这天,高桥来到理发室,坐上椅子后,李有土突然从理发工具箱底下拿出斧头对准了其脑门猛砸,高桥脑浆迸裂当即毙命。李有土等安全撤退。

同年9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游击队又破坏了定海西郊晓峰岭一带日军修的工事……

驻定海日军疑高云寺与国共两党游击队有联系,视其为眼中钉,以欲征用高云寺为由,派人上高道山通知广照,限期带全部僧人下山,遭广照拒绝。

不幸的是,广照的堂侄孙倪思金下山为游击队传送情报的返回途中,不幸被日军抓捕杀害。

为防不测,广照动员说服疏散了寺内大部分僧人;安排20岁刚出头的另一堂侄孙倪思甫暂去外地躲藏。谁知倪思甫下山后即无音信。

19391020日,游击队在吴榭乡活动时,与一小队日军突发遭遇战。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几名游击队员向高云寺方向撤退,日军紧追不放。广照听到山下传来枪声,连忙出寺门察看,发现几名游击队员已撤退到附近正想进寺院。广照感到寺内很不安全,当即安排他们到山上一隐蔽石洞等处躲藏,并再三叮嘱:“今日无论寺内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许出来。”

游击队员刚走,日军随后追到,并包围搜查了高云寺。

广照等僧人面对敌人明晃晃的刺刀,宁死不屈,无论日军怎么盘问,始终没有说出游击队员的藏身地点。日军恼羞成怒,遂用喷火器纵火烧寺。广照大吼一声:“东洋小鬼子,贫僧跟你们拼了!”手执大刀冲出来,奋力向纵火日军砍去,当即劈死两名日军。日军连忙开枪射击。

“师傅,快跑!”瑞参见师父危险,急中生智,顺手抓起几把香灰,撒向空中。广照趁机纵身跳跃飞奔,很快消失在丛林中。

据史料记载:日军当日纵火烧掉高云寺27间房屋和几乎所有佛像、经书、字画,大火烧红了高道山的天空,千年古寺毁于一旦。

瑞参在掩护师父和扑火时身受重伤,一周后在高云寺废墟东南方约300米的高道山上临时搭的草棚里不治而亡。日军派汉奸暗中盯着,企图趁广照前来为侄儿办丧事时,将其一举抓捕。广照是何等聪明之人,岂能让敌人的阴谋得逞?他利用夜色作掩护,悄悄从山上潜回,巧妙躲过敌人的耳目,和僧人含泪将瑞参就地安葬。

诈死埋名

日军为搜捕游击队员和广照,多次进行疯狂的“扫荡”和“清乡”,纵火烧毁民房寺庙,枪杀平民百姓。

19404月,日军烧毁金塘岛穆岙庙大殿5间,民房10间,渔船20余艘;

19405月,日军烧毁定海北门外普寺2幢大殿,廊房、什屋24间;

1940927日,日军烧毁景陶乡(今马岙镇)严家、林家、唐家、安家等7个自然村211户居民住房,烧死女童1人,打伤2人;

194010月,日军分别烧毁吴榭乡岙山村居民孙同源等428间房屋和普陀茅洋都神殿25间房屋……

据统计,日伪军几年内在舟山共烧毁庙宇431间(处)、烧毁船只505艘(只)、民房4502间,杀害了数千平民百姓。

19429月,日军把普陀山172名青壮僧俗抓到定海审讯拷打,要他们指认谁是游击队员或说出广照的藏身地。早年曾在日本东京军事学校任过教官的普陀山慧济寺方丈善馀(裕)闻讯,即同普济寺监院觉悟到定海日军司令部保释时,竟被日军打瞎一眼。善馀随即雇一小船去沪,通过上海日军司令曾是其学生的关系,虽保释出来160余名僧俗,但仍有1名和尚和8名长工被日军杀害……

国仇家恨激起广照的满腔怒火。为了不让日军在舟山佛门圣地滥杀无故,躲在山上的他,几次想下山“自首”或再次同日军拼命,都被徒弟们拦住。

“师父这样做,不仅枉送了性命,而且正好中了东洋鬼子和汉奸的圈套。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广照思忖:徒弟们虽说得在理,但自己整天在山上东藏西躲,也不是长久之计。这时,他生了重病,为了迷惑日军和汉奸,便叫来几名徒弟耳语一番。

第二天,徒弟们放出话来:“广照死了!”并连夜在高道山紧挨其亲侄瑞参坟新修了一座坟墓(实为一墓两穴),并改换成广照的墓碑。

日军头目闻讯后将信将疑,下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天,几名日伪军来到高道山,寻了半天,找到广照的坟墓,随即砸了墓碑,正要挖坟开棺验尸。突然狂风大作,天昏地暗,继尔天空划过几道闪电,“霹雳”几声响雷,震得地动山摇,接着下起倾盆大雨。风雨声中,隐约传来众人的呼天抢地的哭声和僧人的诵经时敲的木鱼声……

前面风雨雷电是大自然的巧合,后面的哭声、木鱼声则是信徒们上演的“假戏真做”。几名日伪军认为“观音显灵要惩罚他们”,吓得魂不附体,慌忙中丢下铁锹等工具,连滚带爬逃下山去。

194210月,广照的徒弟宏良、厚乘等,请匠人重刻了“广照和尚寿域”墓碑,并在墓碑左面加刻“仝(注:同字异体)徒瑞参”四个竖排小字。自此,广照隐姓埋名,在徒弟们的照料下,身体逐渐康复。

抗战胜利后,广照得佛门信徒帮助,清理废墟,在高云寺原址上建了六间房屋,其中三间作佛殿,三间作辅房。

解放战争中,高云寺又成为我东海游击总队部分指战员的活动和藏身之地。今年88岁的舟山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潘忠相,是当年东海游击总队的老战士。不久前他到高道山考察高云寺时,仔细察看了高云寺部分遗址遗迹和当年高云寺僧人为抗日游击队员提供的藏身山洞。他动情地说:“这里的情况我熟悉,19485月间,油岭战斗前,我和战友在这里隐蔽,住过一夜。第二天战斗打响后,再从这里撤退的。我忘不了当年高云寺僧人对我和战友们的热情照顾。”

坟前哭诉

在广照精心操持下,高云寺的香火一直延续到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为人低调,从不提战争年代曾掩护游击队员、刀劈日本鬼子的贡献和功劳。但当年来高云寺投靠他的亲侄瑞参(俗名倪泽明)惨死,和两个堂侄孙一个被日军杀害、一个失踪,一直是他心中的痛。解放前,老家泰兴的亲属曾来信询问上述三人的下落,广照担心其老家亲人知实情要伤心,同时他还盼望有一天失踪的另一个堂侄孙能活蹦乱跳地回到他面前,便拖着一直没回信。数年过去了,奇迹没有出现,他也慢慢变老了,但心中的痛一直无法消除。他思虑再三:时间虽已过去了多年,但必须亲自向老家的亲人一个交代。

19626月,65岁的广照穿着深灰色僧人衣服,踏上了自18岁离家后唯一的一次回故乡江苏泰兴探亲之路。到老家的第二天一早,广照沐浴后,由侄儿倪少清等陪同,来到已故父母和三个兄长的坟前,按家乡风俗,摆上供品,恭恭敬敬给父母各磕了三个头,又给父母、兄长烧了纸钱。

此时,广照再也控制不住感情和悲痛,一头扑在父母的坟上哭诉起来:“爹、妈,四儿这次专程回来给二老和三个兄长上坟。出家人虽说是‘四大皆空’,但也重亲情,更讲报恩。一要报国家恩,二要报父母恩,三要报众生恩。四儿18岁离家,后出家,未能报父母的养育之恩,特向二老和列祖列宗赔罪。当年二老先后将泽明(法名瑞参)和思金、思甫(两兄弟)托付给我,其中思金结婚六天就离家到舟山打工做裁缝。抗战时期,他们都为抗日救国出过力,并献出了宝贵生命。泽明和思金的坟墓都在高道山;思甫下山后失踪,很可能被日军抓捕杀害或死于战乱。他们没有给倪家丢脸,不愧是倪家的好后代。当年,东洋鬼子如虎狼,四儿没保护好他们……面对国仇家恨,四儿忍无可忍、被逼无奈,破戒律,刀劈纵火烧寺的鬼子,也算是报仇了。事后,有人在背后议论我犯了佛门戒律。四儿认为:东洋鬼子是穷凶极恶的强盗、是歹徒、是贼,杀强盗不是杀人,杀强盗是爱国爱民。抗战时期,周恩来总理在上封寺曾为僧人书写‘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的题词。并说:‘杀敌(贼),这是善举,也是为佛门清静;强盗是佛教中不能容忍的,不把杀人的强盗杀掉,怎么普渡众生?’高云寺被东洋鬼子纵火烧毁后,四儿在山上躲藏了好几年,得了严重的哮喘病,病根一直除不了,常犯病,气喘、咳嗽。现走路要柱拐杖了。这次回来给二老上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万望原谅。呜呼哀哉!”广照在父母坟前越哭诉越伤心,陪同的亲属也忍不住放声痛哭。广照在老家又用三天时间,念诵《往生咒》等,为父母和兄长及已故其他亲人超度亡灵。遂在侄孙女倪桂凤等的陪同下,途经上海与做裁缝的五弟会面后,返回舟山高云寺。

和尚医生

高云寺所在的高道山,生长了许多名贵草药。从传说中的“太极仙翁”葛玄到高云寺开山祖师龙境及后来的历任住持,都有用高道山的草药为百姓治病的传统。至今,高道山还能找到龙境等当年用过的洗草药池、晒草药岩等相关遗迹。广照任高云寺住持后,发扬广大这一优良传统,用草药免费为百姓治病无数人次,被誉为“和尚医生”。

起初,广照对多种草药的形状、功效并不了解。他虚心请教,不耻下问,潜心钻研。后来,广照得到一本明朝伟大医药学家李时珍的《本草纲领》,如获至宝。利用诵经念佛的间隙,在老和尚的指导下,他对照《本草纲领》的画图和龙境等留下来的“草药医书”,到山上仔细辨认各种草药。他还常把草药从山上采回洗净后煎服,亲口尝试其药量和功效后,才用草药为前来求医的百姓治病。

20世纪50年代末,高云寺香火已凋谢。僧人们陆续离开了高云寺,大多还了俗。最后,只剩下广照一人坚守寺门。每天仍有百姓前来求医。广照总是热情接待,精心用草药医治。即使在无香火收入的情况下,他也不收费。

不久,有人逼广照还俗,有好事者还找了当地一位名叫桂花的尼姑给他当媳妇。此时,广照正好缺帮手,加之这位尼姑长得五官端正和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些,且会针灸,便和她装扮成夫妻。白天,两人几乎形影不离,配合十分默契,不是到地里忙生产,就是上山采草药,或草药和银针免费为前来求医的百姓治病;有时还一起翻山越岭为附近行动不便的村民送医上门。晚上,两人打坐诵经后,则心照不宣,分床而眠。高道山下的中湾村今年82岁的胡阿甩大娘不久前回忆说:“广照老和尚人非常好,不仅精通佛法,而且会用草药治病,服务态度又好。周边百姓有个头痛脑热等小病小痛,都喜欢找他治。当时,我婆婆两腿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等病,不能走路,整天瘫在床。广照知道后,就和那位尼姑定期上门,用煎服草药和针灸相结合的方法,为我婆婆治疗,效果还真好,几个月后,我婆婆渐渐能下床走路了。

我公公与广照是好朋友。有一年夏季的一天上午,公公在高云寺一边帮助洗晒草药,一边和广照聊天。突然间,一位20多岁的小伙子踉踉跄跄地走进来,刚说了句‘师父,救命—’,就昏倒在地。原来,他在山上采草药时,左脚上被毒蛇咬了。广照急忙扶他躺下,仔细察看伤口,见毒蛇咬伤处周围及左腿上部已肿胀得发黑,当即找了根布带扎住其左膝盖上部,迅速为他清洗伤口后,用消过毒的刀尖在伤口处划了个小十字,黑血顿时流了出来……广照见毒排得不多,便俯下身子,用自己的嘴去吸他伤口处的毒血。在一旁帮忙的尼姑连忙阻拦说:‘师父,不可,您咳嗽口腔有炎症’。‘救人要紧,你快去弄碗开水来。’广照毫不犹豫地俯身在其伤口吸一口,吐掉;用冷开水嗽口后再吸,一共吸了十多口。然后将从山上采来新鲜草药捣碎,为他外敷伤口并让其内服药液……小伙子转危为安了。广照却中了轻微蛇毒。当晚,他口腔和脸红肿起来,哮喘病发作,咳嗽得上气不接下气。尼姑连忙给他扎针。好半天,广照才缓口气来。自此后,广照的哮喘病加重了。”

1952年出生在高云寺的广照侄孙女倪玲娣回忆说:“桂花奶奶十分敬重和仰慕广照爷爷的人品,不仅在干农活和用草药为百姓治病等方面当好助手,还在生活上照料爷爷。但两人都严守佛门戒律,在男女感情上绝不越雷池半步。在桂花奶奶眼中,广照爷爷是高僧,是师父;在广照爷爷心中,桂花奶奶是好师妹,是朋友。两人在一起生活了大约四年时间,最终还是恋恋不舍地分开了。后来,广照爷爷圆寂后,桂花奶奶还到坟上大哭了一场。”

留下遗嘱

多年来,广照和高道山周边的百姓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他和蔼可亲,待人慈善,为人低调,在百姓中人缘和口碑极好。他多次对村民讲起当年日军在舟山烧杀抢掠和纵火烧毁高云寺的罪恶行径,但从不提自己曾掩护抗日游击队员、刀劈日军的功劳。

20世纪50年代后期,广照养了一头牛,亲自耕种在山上开垦的土地。国家三年困难时期,每逢村民来寺求医,他总要让人家吃饱肚子。青黄不接时,有村民家中断粮,广照就接济点自产的大米或番薯。今年70岁的倪桂凤回忆说:“我18岁那年陪同广照爷爷回高云寺,见他咳嗽得很厉害,便暂时留下照顾他,帮助种地种菜和做饭熬粥施舍灾民。后经人介绍并征得父母同意,我与舟山临城现役军人余永根结婚。婚前,广照爷爷常带我上山打柴,然后背到山下的集市场卖掉,再买些西药等回来。广照爷爷有时用草药和西药结合的方法,为村民治病……”

“文革”期间,广照坚持在山上看守寺院,诵经念佛。由于他人缘好,红卫兵和造反派也没有难为他。后高云寺被暂作生产队的仓库和看管山林人员避雨之场所,寺庙失修,多处倒塌。广照虽老弱多病,仍在寺里坚持素食与修持,每天用毛笔抄写经文。

1969年,广照被移居到高道山腰的伏龙庵。此时他多病缠身,尤其是哮喘病发作得很厉害,有时咳得彻夜难眠。他自知来日不多,便让人叫来附近的徒弟阿龙和亲侄倪仁泽等,断断续续地说:“高云寺是我的家……我走后,可葬在当年徒弟们为我修的坟墓中,墓碑保持原样。那儿离高云寺近,风水好……我相信国家的宗教政策不久就会好起来……我要看着高云寺香火延续下去,看着国家日益强大。大徒弟宏良是临济正宗第47代传人,如不能接任主持,可在僧人中另选贤能。”

病重弥留之际,”他拉着侄孙女倪桂凤的手说:“四佬佬(爷爷)是出家人,一生清贫。这个手铃伴随我多年,送给你留个纪念。”桂凤含泪说:“手铃是爷爷心爱的法器,就让它永远陪伴在您身边吧!”

1970年农历二月初六,抗日英雄、爱国高僧广照圆寂于高道山山腰的伏龙庵,享年73岁。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一批又一批群众自发从四面八方来到广照“爱国高僧广照纪念室”和他的坟前,献花鞠躬,悼念这位尘封七十多年的抗日英雄。人们发现,广照坟前的墓碑,虽然经过七十多年的风吹雨打,但碑上的字至今仍清晰可辨,仿佛在诉说着那段抗战历史。

现任主持

1982年,中湾村民为纪念广照老和尚,家家户户出钱出力重修高云寺。广照亲侄倪仁泽受村民委托,特地去宁波育王寺请广照的大徒弟宏良前来任住持。因宏良身体欠佳等缘故,未能如愿。

20074月,中湾村民从宁波、定海的僧人中,为高云寺聘请了一位年轻僧人,这就是现任住持安慧。

今年33岁的安慧住持是个有心人。他从附近中湾村等村民的口中,得知广照老和尚是位德高望重的高僧,便千方百计寻访知情人,留神搜集的有关历史资料。根据老村民的描述和高云寺保存的一幅广照画像,他请人塑了广照的坐像,和开山鼻祖龙境坐像并列供奉于寺中;后又精心筹备,设立了“爱国高僧广照纪念室”。

安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揭开了爱国高僧广照抗日的传奇故事过去鲜为人知的秘密。他说:“当年,高云寺方丈广照在中华民族的存亡关头,取民族大义,行国家大爱,奋不顾身掩护抗日游击队员,刀劈纵火烧寺的日军。其英雄壮举,惊天地、泣鬼神。但有人却不分是非,说他“犯了佛门戒律”。以至多年广照精神上承受了巨大压力。这也是他生前不愿讲,高云寺僧人中的知情者不肯讲,这是社会上很少有人知道当年他曾杀死日本鬼子的主要原因。当年,江苏泰兴老家前来投靠广照的亲人中,先后有三位为抗战献身,因为是僧人或在寺庙秘密参加抗日游击队,牺牲时极少有人知实情,以至连烈士的名份都没有。广照为了不让老家的亲人伤心,他从解放前瞒到解放后,受到泰兴老家亲人及后代的误解。如今,尘封七十多年的爱国高僧广照的事迹广为人知,这是舟山人民的光荣,更是高云寺僧人的骄傲和自豪。我要以广照为榜样,将爱国爱教的传统弘扬光大。”

也可能是巧合,爱国高僧广照和其大徒弟宏良及高云寺现任住持安慧生肖都属鸡。其中大徒弟宏良比广照小一个生肖12岁;广照圆寂12年(一个生肖),安慧在江西赣州出生。一些年长的村民都说:安慧相貌竟和年轻时的广照有七分相像。更令人惊奇的是,安慧的性格、脾气也和当年的广照相似:倾心佛教,执着大胆,办事果断,勇于担当。

安慧为了实现自己和广照老和尚生前的共同梦想,在中湾村民和周边信众的大力支持下,弘扬爱国爱教的传统,短短几年间,先后募得一千多万人民币,在高云寺原址重建圆通宝殿、三圣殿、千佛殿、千手观音殿、地藏殿和东西厢房三幢寺院共二十余间,规模空前,香火日盛。又于寺庙与山麓修得通衢一条,使往来车辆通行无阻。如今,高云寺正在谱写新的传奇。“爱国高僧广照纪念室”已成为人们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如果广照高僧有知,定会含笑九泉。有两位诗人曾分别写过这样的诗句:“是金子总会发光”;“有的人活着,人们以为他死了。有的人死了,却仍然活在人们心里!”

责任编辑/卢旭

相关文章

2016-01-24 13:04:53
2016-01-24 13:03:49
2016-01-24 13:01:15
2016-01-24 12:57:48
2016-01-24 12:57:13
2016-01-24 12:52:35
2016-01-24 12:51:56
2016-01-24 12:51:15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