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2月号 >> 阅读文章

美丽家园双冯村

2016-02-28 19:47:35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048

美丽家园双冯村

 孙亦飞  洛可可

一座牌楼,见证一个村的发展,向世人展现了这个村的辉煌。

如果不是双冯村那三个字静静地书写在这座牌楼正梁,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普通的村庄。从牌楼下面穿行而过,你看到的是整洁的街道,两旁商铺经营有序,车来车往安然,全然展现了一个现代新农村的美丽小镇的雏形。

风和日丽,阳光灿烂,一条洁净的河流从双冯村中穿行而过,两岸柳树成荫,倒映在水中的影子仿佛是一幅美丽的风景画。沿河凉亭里,村民恬静地休闲,石凳旁小孩欢快地玩耍,嬉戏声不时和鸟鸣声相映成趣,而花圃中随风飘逸的阵阵花香沁人肺腑,让人流连忘返。

浙江省海宁市海昌街道的双冯村曾经是个经济差、环境差、村民住房差的经济薄弱村。而现在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家有幢五百多平方米的别墅,小区环境优美,四季花香,银杏林、公园、篮球场、网球场、大舞台、文化活动中心、图书室、农贸市场、超市大卖场等配套设施齐全。村民手中有钱,生活质量提高,平均每户有两辆小轿车。

是什么让过去的双冯村改变了面貌,以全新的形象展现在人们面前?

听说我们要来采访,双冯村的党总支书记张海青和村委会主任朱海明早就在大门口迎候,我们向他们讨教双冯村发展的秘密,年过半百的老书记笑了,说:“没什么奥秘,一靠党和政府的政策,二靠村委会一班人的努力,三靠全体村民的支持,大家人心齐,泰山移啊。”多么朴素的语言,却富有哲理。正如六十九岁的老农民冯付江所说:“我们村的领导班子团结,以身作则,书记坚持原则起带头作用,主任勤勤恳恳做事,班子心齐,大家一起为村民做事情,做好事情,对老百姓有利的就做,所以大家都拥护,都支持。”

走进双冯村进行深入的采访,我们被村领导的故事所感动,被双冯村民的故事所感动,更被双冯的精神所感动:“别人没做的,我们要做好;别人在做的,我们要做得更好。”正是有了这种敢于担当、敢于创新的精神,双冯才得以发展。

这就是双冯村的奥秘。

第一章 勇于担当挑起书记重任

一个村的全面发展,关键是要有一个好的班子,好的带头人,勇于担当。敢于担当是班长的责任,也是对每个党员和干部的要求。

农村党支部是党在最基层的组织,担负着党直接联系人民群众的桥梁作用,与群众面对面倾听群众呼声,征集群众意见给中央决策提供依据,从而解决百姓问题,并在群众中直接体现了党的形象。村委会则是政府工作的延升,是基层政权最基础的行政工作,老百姓习惯将村委会当作是政府的部门,因此,村委会担当着政府各种事项的上情下达和下情上传的重要角色,这也就直接成为党和政府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

选配好村级班子是重要事情,而选好班长和副班长尤其重要。

双冯村就如一个新生的孩子呱呱落地,在以后如何让双冯村经历风雨,承受艰难困苦而健康地成长发展,成为新农村建设的领头羊,自然是当地党委政府关注的重点。在这关键的时刻,张海青书记和朱海明主任成为该村的班长和副班长,他们与村委会的班子成员,成为带领双冯村的村民奔向小康社会的领雁人。

一班人在浩瀚的蓝天下搏击长空,满怀信心和梦想,引领着一村人飞向美丽的乡村,向建设幸福美丽的双冯吹响了号角。

双冯村地处浙江省海宁市的北郊,属于城乡结合部,是由原来的双山乡冯南村、双圩村合并而来,这个区域曾经隶属于浙江省桐乡县的殳山乡。

据《石泾小志》载:“汉代为由拳县南境,三国(吴)后改属嘉兴,五代(后晋)又改属崇德,明代宣德五年(1430年)后划归桐乡”。1950年,桐乡县屠甸区殳山乡东片双圩、冯南等9个村划归并入海宁县双山乡。

1999年,海宁市对行政区划进行调整,把双山乡划归硖石镇,同时将双圩村、冯南村合并为双冯村。2002年撤销硖石镇,将其划分为海州、海昌、硖石三个街道,双冯村划归海昌街道。

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双冯村在数十年的社会发展中,无论是隶属桐乡还是海宁,由于都是属于一个县市的边缘地域,道路交通也好,水利建设也好,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总会落后其他地方一拍,因此始终处于经济落后的地位。

世界上有亚洲“四小龙”:香港、新加坡、韩国和台湾。“四小龙”以特有的经济发展方式腾飞,成为全亚洲发达富裕的地区,成为世人瞩目向往的地方。双山乡也有“四小龙”,那就是双圩、冯南、长生和石泾四个村。然而,双山乡的“四小龙”和亚洲的“四小龙”却有着天壤之别,亚洲“四小龙”因富裕而闻名,双山乡的“四小龙”却是因为贫穷而出名。

冯南村书记张海青是在村级经济发展的关键时刻受命上任的,说实话,当双山乡党委书记金水良将组织上决定的意图告诉他时,张海青是一脸的不愿意。那天,金水良对张海青说:“乡党委决定,让你回到冯南村去当支部书记,这是个很重要的岗位,也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希望你能从大局出发,勇于挑起这副担子。”张海青愣住了,他做梦也没有想过回到村里当书记的事情,以为是金书记在和他开玩笑。

“你是和我开玩笑吧?”张海青一脸的疑惑。可他看金书记的脸上并没有平时开玩笑时的表情,这才急了,把头摇得像小商贩手中的货郎鼓似的,连连说:“不去不去,我在厂里干得蛮好。”

这是一九九五年的十月,国庆节才过去半个多月,空气中都渲染着节日的欢乐,可张海青却高兴不起来,带着金书记让他好好考虑考虑的问题,心里隐现一丝丝的愁云。原村支书冯王荣经过多年的拼搏,冯南村依然没有摘除贫困村的帽子,又因年龄身体等原因,就向组织提出不再担任村支部书记职务的请求。因此,这段时间,村支部书记职务是由组织下派,由乡财政组长姚年新兼任村支部书记,又将乡民警办公室主任陆国林下派兼任支部委员。书记和委员都是下派兼职的,毕竟不是长远之计,应当让本村的党员来担当党内职务,才更有利于发挥农村党组织的作用,带领农民发家致富。

双山乡党委基于这种现状考虑,权衡再三才决定选派张海青回到冯南村任职。张海青是个精明强干的人,常年的户外工作,晒黑了他的脸庞,同时展现了他的干练,他做事认真讲原则,敢说敢干敢管,也有很强的工作能力和很好的群众基础,让张海青回到村里任支部书记是最佳的人选。可张海青时任双山乡砖瓦二厂党支部书记,正值大展宏图之时,他会接受组织的决定吗?要知道十六年前,他从双山乡砖瓦二厂的筹建开始,就已经和企业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在砖瓦二厂曾任九年车间主任,两年分管生产的副厂长,四年前又任党支部书记。他有十六年的企业工作经验,擅长管理,会做人的工作,在企业管理中可以说是游刃有余。现如今让他回到自己的穷村去当支部书记,怎么会没有想法呢。而且从另一个角度讲,砖瓦二厂的经济效益在全乡最好,称为龙头企业,他在一九九四年收入有三万二千八百元,一九九五年则为三万五千八百元,这在当时可是个不小的数目了。

冯南村虽说也有村办企业,有一个十六门的小轮窑,一个丝绸厂,还有一个羊毛衫厂,三家企业皆因经营不善连年亏本,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年三十工人讨薪寻到厂长家里。羊毛衫厂的厂长是外聘引进的人才,厂长见企业亏本一走了之,留下一屁股债给村里,这也是原来冯王荣书记不想干的原因之一。

村里经济来源主要是农村三种上交款,也就是公积金、公益金和管理费,以及教育统筹、计划生育统筹、优抚对象统筹、民兵训练统筹和乡村道路建设统筹费,一年的总收入才二十二万元,连修缮农业基础设施或者在农村道路上铺点瓜子片石料都不够。当书记能拿到多少报酬还是个未知数,这是一个与自己切身利益直接相关的事情,确实不能使张海青立马答应下来。

相持半月,张海青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乡党委书记金水良、组织委员沈祖芬多次上门做工作,从农村的现状到党支部的重要,从党委的要求到群众的期盼,道理说了几十筐,把张海青都说得不好意思再拒绝了。

但最终使张海青应允此职的却是一个耄耋老人的一席话,终让他茅塞顿开,作出了人生的重大选择。那天吃过晚饭,他和80岁的外婆在屋前的场地上面对面地聊天,这种情况还真的是很少出现过。过去在砖瓦二厂里干了那么多年,把精力全部用在了工作中,难得有机会和亲属说说聊聊。

十一月的天气已经有点凉气,张海青晚上喝了点酒,浑身热乎乎的。他拿了件外衣给外婆披上。外婆年轻时在嘉善县枫同乡陆丰村务农,在当地也是个出挑的妇女代表,她思路清晰,被大家选为妇女组长,平时也会说说正事。外婆说:“你在砖瓦厂里做得好,人家都看到,认可你,现在到村里去工作,是领导相信你,村里人多,事体多,工作难做,但做得好,也是有出头的日脚的。领导相信你,你就应该去做,村里没有人(当领导),村就发展不了。”外婆的话声音很轻,像是自言自语,也没有教育晚辈的一丝丝意图。

张海青面对外婆的话语,心里真的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情,外婆都有这种境界,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尊重群众的意愿,不尊重组织上的意见。是酒精的作用,抑或是外婆的话语作用,此刻他感到身上火辣辣的。自己受党的教育和培养多年,党把自己从一个普通的青年农民培养成为一个龙头企业的领导,这其中包含着多少领导的心血,自己怎么能够以一己私利,因为自己经济上吃亏而在工作岗位上挑肥拣瘦,这不符合一个共产党员的要求。

月亮慢慢地爬上了夜空,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周边几颗星星时不时地闪烁跳跃着,四周静悄悄地,偶尔田野中有几声秋虫的鸣叫,更是显现了农村夜晚的恬静和美好。外婆已经回到屋子里睡觉,老年人喜欢早睡早起,这是人生的规律。张海青一个人还独自在场地上呆着,脚下已经有好几个烟蒂,他烟瘾并不大,也只是偶尔抽一支,但这一晚他却已经抽了好几支香烟。

时至今日,说起这事,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他说,真的是外婆的话给了他极大的震撼和鼓励,才让他下了决心回到村里当支部书记。

一个朴实的农村干部,说的是心里话,大实话,没有豪言壮语,没有见风使舵。之所以考虑,决不是因为工作和报酬的差异;之所以欣然上阵,则是因为一个老人的不经意的自言自语。

当年的1123日,张海青到村里正式报到,从那天起,他开始了人生的一个转折,从效益良好的企业,来到了工作难度大的农村,26日上班第一天,他就到了村里的各个小组和村民家里开始了调查摸底。在他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张家李家的各种情况。

笔记本上记载有村的基本情况;党员的基本情况和村民全村人员情况;村民户数情况、土地面积和利用情况及小组长以上村干部人员,经济收入情况。有全村的责任田种植面积和公粮任务,村干部的工资待遇,党员的数量和基本情况,尤其是村里的企业经营状况,他一项一项地深入了解,不调查不知道,一调查吓一跳,原来村里的三家企业,都是因为经营不善的亏损单位。羊毛衫厂亏损30多万,绸缎厂则亏损70多万,轮窑厂也基本相同。一个穷村亏欠了一百多万,这日子以后怎么过?

担子是沉甸甸的,可开弓没有回头箭,张海青只能硬着头皮上。

改革从村办企业砖瓦厂开始,对这个行业,他有优势。冯南村的砖瓦厂为十六门小轮窑,与他原来双山乡的三十二门轮窑刚好相差一半。自己在那里从轮窑的建造到担任车间主任,生产副厂长,支部书记整整十六个年头,积累了大量的生产和管理经验,这回也算是英雄又有了用武之地。

抓生产,抓质量,抓技术,抓营销,抓管理,通过一年多的努力,村里的经济收入有了明显好转。这一年,归还了欠债七十多万元。

这一年,张海青拿到的报酬是一万三千元,比上年在砖瓦二厂的收入少了两万二千八百元。

这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差额。

次年,村里有了积累,一个小乡村出现了希望。

1997年夏,改革浪潮席卷海宁,城镇国有企业进行转制,农村乡办企业也逐步开始转制,村里请专业评估机构将砖瓦厂资产进行评估后,把总价值的百分之四十作为村里的投资,用养鸡生蛋的方法,收取固定回报,增加村级经济收入。这一年,企业发展使村里有了二十二万元的收入。

但冯南村依然是个穷村,是“四小龙”之一。

朱海明和他如出一辙,他是双圩村的书记,也是和张海青同时任职的村书记。

朱海明是双山乡社办企业水泥厂的支部委员,副厂长,可以说在当时也是一个实力派人物。双山水泥厂则是一个响当当的企业,在全县也是一个效益很好的单位。农村造房建筑基础工程,城市建设修筑马路,建造高楼大厦,水泥是紧缺物资,尤其是在计划经济时代,物资匮乏,讲究的是凭票供给,有本事的托请找门路成为一种时尚。开好水泥票提单,排队提货却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在那里当个工人是个香馍馍,当个班组长也是风光无限,要是当个一官半职,自然是受人敬重了。

双山乡党委书记金水良也找到了朱海明,讲明了组织上的决定,让他回到双圩村去当村支部书记。朱海明一听也是十分的不愿,理由很简单,也是最原始最朴素的来自内心的话:村级经济太差,发不出工资不说,也没钱搞农业基础建设。

朱海明是个公认的老实人,圆脸上是一副菩萨的笑脸,给人以温和的感觉。老实人面对组织的决定竟然一时无言以对,党组织的决定自己又怎么能不从?他心里是一百个不想回去任职,但又说不出口,就用缄默不语表示了态度。

“你回去再考虑考虑,作些准备。”

金水良书记知道他心里的话,也不要求他立刻应诺下来。他知道做人的工作要有个渐进的过程,尤其是干部换岗的事情,不能简单地下行政命令,一定要把思想工作做深做透,才能水到渠成。不然做成了夹生饭就会对干部造成影响,对工作造成严重损害。金书记是多年的乡镇干部,管理人事干部也已经是多年了,有一套丰富的经验。他说是让朱海明回去考虑考虑,但后面一句作些准备,实质就是一种不容改变的态度,这一点朱海明也是明白的。

想当村干部的人在社会上是大有人在,认为当个村干部就会有权,就会发财,浙江省曾经发生过用钱行贿村民想当村干部的事,此事在网上一经披露,引发一片哗然。

双圩村的现状却是没人愿意当村干部,因为太穷了,村里没有钱,村级经济非常薄弱。有一句流传的名言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连村干部的报酬都兑现不了,更何况是开展工作需要的组长补贴费等更是无法落实,这种现状谁当一把手谁都会有畏难情绪和想法。

两年前,由于没人愿意担当起村支部书记的担子,乡党委决定调乡办企业试样厂的俞云松去临时兼任双圩村党支部书记职务,他熬过了两年的临时期,就坚决回到原来工作岗位去了,村支部书记何人来接?

双圩村比冯南村的经济更差,村办企业只有一家羊毛衫厂。浙江省的桐乡县以羊毛衫产业出名,桐乡的卜院羊毛衫市场在全国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双圩村和桐乡的卜院毗邻,所以想沾点邻居的光,才办起了这个村里唯一的企业。由于没有资金,双山乡工业公司的干部丁恒亮担保后向银行借贷了五万元才开办起来,还用挖墙角的方式聘请桐乡一个羊毛衫厂的技术干部来任厂长,谁也没有想到,厂长没有把企业搞上去,却是拉下一屁股的债后,挥洒自如地一走了之,让村里莫名地承担了全部的债务,这样的村如何接班?

欠债无法归还,丁恒亮受到了牵连,他真的当了个冤大头。

工人工资到了年底没钱发放,工人们相约到村主任家里去要,去闹,搞得村里的干部一片怨言。

没钱还债,心里不安,出去底气不足,更是不敢和银行接触,甚至村里收取的“三上交”资金都不敢放在账户里,怕被银行划去。

这样的村还真的是把朱海明推上了绝境。

最终朱海明还是按时去双圩村报到,当上了穷村的一把手,自然他的收入也少了许多。

冯南村和双圩村这两个半斤八两的村,张海青和朱海明两个难兄难弟,在199511月分别担任了两个村的党支部书记之职。

19996月,硖石镇将双圩村和冯南村合并为双冯村。

双冯村的诞生,将他们两人捆绑到一起,张海青出任为党总支书记,朱海明则为村委会主任,成为第一任班子的搭档。那天是一个历史性的合并,村委会门口大红灯笼高高挂,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在鞭炮阵阵和人们的祝贺声中,这一日也成为双冯村的生日,从此海宁的村级组织中有了双冯村这个新生的名字。

庆贺归庆贺,双冯村的发展,路还是要靠人走出来的。双圩村和冯南村是“四小龙”中的两龙,是两个经济贫困村,新生的双冯村成为一个出生就贫困的孩子,营养先天不足,没有良好的经济基础,以后的路如何走?

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往往可以看到一种做强做大的时代特征,强强联合成为一种时髦,这种两个组织优势互补,重新组合后,使得发展更快更强大,也确实造就了许多的组织和企业。而现在双圩村和冯南村的“两龙”合并,则是雪上加霜,穷上加穷。

一个村的合并,并不是简单地一加一那么简单,在村级经济方面,涉及村与村之间的利益分配的改变,从地理位置看,原来的双圩村和冯南村分属在两个自然村落,而且相邻的两个村在几十年的发展中也并不平衡,再者,两个村的村民之间的生活习惯、劳作方式也有所不一,凡此种种,足以看到合并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需要磨合,需要时间。

磨合之一:统一思想调整班子,将原来两个村的优势互补,合二为一,这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原来两个村的班子成员加起来有十人,现在合并后,只留存村级干部五人,这就需要进行调整。

双冯村按党章的要求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张海青任临时支部书记,并着手开展村级组织的换届选举工作,要把具有奉献精神,具备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思想,勇于开拓创新,努力发展村级经济,带领村民致富的人,选到村级班子中去。

五月十三日,六十三名党员参加了党员大会,大家经过认真酝酿,一致选举张海青为党总支书记并兼任选举委员会主任。根据村民委员会自治法等法律要求,为下一步开展村委会班子成员的选举开展基础工作。

一九九九年六月一日,为双冯村的选举日,将选举村委会的主任、副主任以及村经济合作社主任等职务。经过前期的大量工作,选举日各项工作进展顺利。

张海青任村党总支书记,朱海明任副书记,冯凤珍、闻新华任支部委员。

朱海明任村主任,冯奎江任副主任。

张海青任村股份经济合作社主任,朱海明任副主任、冯奎江为委员。

原冯南村一位副主任和一名支部委员以及双圩村的两名副主任换岗他用。

从那时起,双冯村这副担子就压在了张海青和朱海明的肩上,也压在了闻新华、冯凤珍和冯奎江这几个村委会干部的肩上,这批农村中最为基层的干部,他们都感觉自己责任的重大。

为了双冯村更好的明天,他们开始坚持不懈地努力。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记载,双冯村三套班子开始以新的面貌出现在海宁人民的视野中。这也是一个历史的转折,一个新组建的村成为海宁一百八十个村(社区)的成员之一,成为在发展村级经济、带领农民致富的道路上进行比学赶帮超的新星。这更是一种众望所归,组织和人民都期盼能改变过去贫穷落后现状,给百姓带来富裕日子。

新班子成员产生了,他们明确分工又互相配合。为了磨合,他们相互间一次次地交心和沟通。

班子形成了力量,就起到了一个强大的核心作用,可以甩开膀子干,这一天的阳光格外的亮丽,格外的温暖,双冯村的村民心里充满希望,双冯村出现了曙光。

六月十一日下午,双冯村召开了第一次村民代表会议,五十一名村民代表参加了会议,他们以主人公的身份,选举出民主理财小组和村务公开监督小组,两个小组以后将对双冯村的经济社会发展中无论是投资村级基础设施或者各项事业费用的支出、公款的使用等方面进行监督,从源头上进行有效的预防,杜绝小官大腐的发生,从根本上起到保护村官的作用。

万事俱备,双冯村的每一个人都在为创造明天的辉煌而尽力。而如何改变一穷二白的面貌,则成为这群领雁人日夜思考的首要问题。

那是一个闷热的夜晚,这种天气让人烦躁,尤其是在简陋的办公室里,没有空调,陈旧的电风扇也是好几年前双冯村的旧物,油漆剥落,风叶因重心不平衡的原因在不稳定的电压下,散发着难听的摩擦声。张海青和朱海明两个人在办公室里商讨着下一步村级经济发展的事情。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一间破旧的二层楼房,办公室安置在一个角落里。这幢楼房还是八十年代的产物,村里为了发展,将大部分出租给了一家企业,以收取微薄的租金维持村里惨淡经营。

其实这种开诚布公的交流和商量,已经成为两人的常事。厂房里发出隆隆的声响,不时敲击着两人的心。在数学中有个负加负等于负数,负乘负则是“负负得正”的数学法则,这成为数学领域的重要定律。而在双冯村的合并中,穷加穷则是变得更加的贫穷,负加负变成了负的平方。两个负数相乘成为正数的数学法则能否在双冯村的合并中成为一个例证,使穷乘以穷得出富的结果,这是双冯村领导们考虑得最多的头等大事。穷则思变,穷则需要领雁人发挥先锋模范作用,用改革的思维调整工作的思路,带领全村百姓走上集体富裕的道路。

双冯村是双山乡在九个行政村中是最穷的一个,并入硖石镇后仍然是排名在后,是一个名符其实的穷村,与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整整落后一大步。江南水乡经济发展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让全国不少地方为之羡慕,特别是西部地区更是将那里称之为天堂。然而双冯村的经济却是比西部落后地区好不了多少,更与本地的发展有着很大的距离。双冯村共有十三个村民小组,五百余户,在册人口一千九百余人,村级集体经济收入只有二十八万元,人均不足一百五十元,而村经济收入主要来源于“三上交”和土地承包款。穷村,用时尚的话来说,是要面子没面子,要票子没票子,村书记张海青和村主任朱海明走出去脸上无光,戴着穷村的帽子日子不好过。

作为双冯村的代表,张海青和朱海明在市里也好,街道也好,每次开会时,都没什么发言权,更别说获得什么表扬了,市里、乡里、街道里开大会,凡是对村级经济组织的表彰只有聆听的份和鼓掌的份,书记和主任的心情压抑到了极点。那段时间最重要的是,因为双冯村的穷,村委会的各项工作缺少经济基础,许多实事工程做不了,在群众中也难以开展工作,这让张海青和朱海明非常头痛。

微薄的村级经济收入,使得双冯村村民“穷怕了”,所以党员村民代表们纷纷下决心,发出了内心的呼喊:“人家做不好的,我们双冯能做好,人家做得好的,我们双冯能做得更好,我们有决心,赶超先进,我们有勇气,争当一流,通过三到五年的努力,我们双冯村一定能够成为海昌街道的亮点。”

这就是因穷而产生的动力,产生了最初的双冯精神。

人是要有点精神的,没有精神就没有动力,如同行尸走肉般的生活。一个村也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没有精神就没有发展,只能在原地踏步。双冯是有精神的,她敢于面对现实,正视困难知难而进,大胆提出敢超敢争,这种难能可贵的双冯精神让人们重新认识了双冯。

双冯的精神在6.30这场特大的洪涝灾害面前表现得让人敬佩。

所谓“6.30”洪灾至今还是令海宁人心有余悸,因为这是一场海宁百年不遇的洪涝。从六月二十三日起连续降大暴雨,至七月一日止,嘉兴全市平均降雨量为403.7mm,海宁与全市基本接近。人们还清楚地记得那几天的雨水犹如黄河落九天,水从天上铺天盖地地倾倒下来,站在屋檐下,人不敢出门,任何雨具也难以抵挡狂风暴雨,降雨量达到了海宁历史上之最。

抗洪救灾成为对双冯村新上任才一个月的村干部的一种考验,也是对双冯村民的一个考验。

那一天,张海青披着雨披来到了原双圩村的村民老朱家里,查看灾情,他浑身湿透的外套都可以拧出水来,老朱看到村干部冒着这么大的雨还来家里走访,心里涌上一股暖流。

“家里漏雨吗?”张海青进屋就朝老朱家的房顶查看。

“还好,还好。”

“哦,这里有点隐约的痕迹,雨再大点可能会漏,要注意点。”

老朱心里十分感动,书记这么细心,自己都还没有觉察出来,连忙拉了条板凳让坐。两人唠叨起家常,张海青听取了老朱对村里的工作意见,还查看了场地上的水淹情况,了解了鱼塘和农田的受灾情况,关照了许多注意的事情,临行时特别关照说:“有困难找村里。”

一句话说得老朱心里暖洋洋的,仿佛是春天的花开在心坎里。

此时的村委会主任朱海明则是到原冯南村的村民老张家里,嘘寒问暖。其实那一天,村干部都按组织分工,奋战在自己的岗位上,奔波在村民的家中。村干部在合并后的工作中有一个明文规定,就是一定要交叉去做工作,原来冯南村的干部凡做工作就去双圩,当然双圩村的干部就得去冯南了,这种交叉工作法成为磨合两村村民的最有效方法,让全体村民在日常的生产生活交流中不再出现“你们西面,你们冯南村,”“你们东面,你们双圩村”等语言,进一步增强和加快两个村的磨合,形成一股劲,真正成为双冯一家人。

6.30”就是对这种工作方法的有效检验,也是对干部们的一种亲民检验。事实证明,这种方法能让村干部尽快了解原来不太熟悉的村民,而村民则能看到原来不熟悉的干部,进一步融洽了村干部和群众相互的关系,真正从心眼里感觉就是一个村的人了。

这场特大的洪涝灾害,让双冯村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被淹农田五百多亩,受损农户七十多家。洪涝能让财物受损,却凝聚了全村村民的心,在村干部的带领下,灾后的建设如火如荼,把损失降到最小。因此,双冯村被评为海宁市抗涝救灾工作先进集体,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表彰。

通过这次洪灾,双冯村决定对全村的排涝能力进行摸底调查,找出能够引发洪涝的隐患,从而将有限的财力投入到水利设施建设中,以抗衡今后的洪涝灾害。

村班子首先统一认识,排除本位主义思想,一切从大局出发,从实际出发,先建造冯家浜排涝泵站,此方案经村民代表进行表决,大家一致同意,十月份正式招标开工,为今后的抗涝打好了基础。

同年十月,双冯村又经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改造原双圩村的十车关排涝泵站和毛家桥机站,为双冯村的农业发展奠定了水利基础。

发展是硬道理,双冯村所有人都用这种创新精神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张海青和朱海明知道,村民的凝聚力整体提高,精神得到了提升,但关键还得提高农民的收入。

如何增加农民收入,壮大村委会集体经济,为全村百姓创造良好的生产生活环境,成为新一届三套班子领导的头等大事。

上一篇:秦巴魂

相关文章

2016-02-28 19:50:51
2016-02-28 19:49:58
2016-02-28 19:48:53
2016-02-28 19:47:35
2016-02-28 19:46:36
2016-02-28 19:24:32
2016-02-28 19:23:45
2016-02-28 19:22:33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