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3月号 >> 阅读文章

中国出了个曹家巷

2016-03-29 15:39:40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211

中国出了个曹家巷

 吴明举

中央组织部调研组认为,成都曹家巷自觉践行群众路线,探索出“自治拆迁改造”,走出一条新路子。中央党校教授认为,这种“群众主体、政府主导、公开公正、依法依规”的拆迁模式,在全国具有样本价值。全国“两会”代表委员认为,曹家巷自治拆迁,是一个好见证、好案例,值得全国学习……

——题记

“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皱褶里藏个“城中村”,“蜗居”一万四千多人,全“村”皆危旧房,“房龄”最高达半个多世纪……

这个都市一环路内的棚户区,如果说是“弹丸之地”,那么3700多户居民住的,就是“立锥之地”——70%的家庭户均不足20平方米,最小的甚至不足10平方米,却“容积”着三代同堂甚至是四世同堂。

居民屋里没有厨房、厕所、洗澡间,黑黢黢楼道里3户共用一个炉灶,煮一顿饭要排队几个小时,特别是人们一年四季都要“打伞做饭”——晴天,防止老鼠在天花板上“跳舞”,灰尘抖落锅里;雨天,防止雨水下到锅里……

“万人小区”仅有5个早厕,人们要“方便”,却“很不方便”——最远的要跑500多米,且排队入厕。由此,每家每户都备有几个痰盂,不是吐痰用的,而是“应急厕所”……

脏、乱、差、穷的“村子”,还因“嵌入”一个10多万平方米的“全市最便宜菜市场”,又多一顶“桂冠”——挤!

每天有上万人来此光顾“抢摊”,除正月初一外,一年360多天都是“人山人海”,人们前胸贴后背蠕动,进来是人骑车,出去是“车骑人”……

这就是成都市金牛区曹家巷人2012年前的生活“写真”。

置身现代繁华都市,这里的居民却远离现代文明。

回望历史,这里曾有“扬(州)一益(州)二”的耀眼光环,诗仙和诗圣都曾为成都(益州)放歌,李白赞美其富庶与秀丽——“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秦开蜀道置金牛,锦城长作帝王州”……

杜甫哀叹其贫穷与无奈——“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床床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

也许是诗人触角不同,也许是“城市二元结构”古已有之。但不论怎样,同城之间的“贫富悬殊”淋漓尽致地跃然纸上。

历史远去了,今天的曹家巷人仍然在期盼——“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 FONT-SIZE: 9.5pt; mso-spacerun: 'yes'; mso-font-kerning: 0.0000pt">”特大地震“洗礼”后,该棚户区被鉴定为D级危房,随时有坍塌的危险……

危险的日子,惊魂的煎熬,曹家巷人“谈雨色变”,雨季,似乎是他们的“惊悸”。

曹家巷旁边弯弯的府南河,环抱着自古以来就“因水而生”、“因水而荣”的蓉城——“濯锦青江万里流”。

雨季又来了,初夏的蓉城,突然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曹家巷人边幺喝着,边逃出房屋,冲进风雨中……

雨点砸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溅起一个个小水泡,如生长出一片片小蘑菇。

宛如“盆底”的曹家巷,顿时成了汪洋,汪洋里满眼是粪便、杂草、菜叶、烂衣、鞋子等漂浮物……

楼道的灶台淹没了,底层的房间淹没了,人们只能站在风雨中,守望家园……

当电视剧《蜗居》红火热播时,曹家巷人却不以为然:电视里故事远比不上我们现实生活故事“精彩”呢。

“蜗居”,不仅使上万居民闹心,更让曹家巷年轻人揪心,几十名年轻人因此产生“恐婚”,男孩30多岁,女孩二十七八了,都不敢谈婚论嫁。

“隐婚”的也不在少数。“委曲求全”结婚的年轻人,为了能“传宗接代”,只好花钱到宾馆开房,实施“造人工程”……

这个容纳他们的城市,却没给他们容身的空间。一些“房奴”多次跑市上、省上甚至北京上访,成了闻名的“上访户”。

岁月在上访、盼望、等待中流逝,许多人青丝变白发。今年50岁的居民段英,当姑娘时就盼望住上宽敞明亮的新楼房,她结婚有了孩子,“安居梦”依然没圆,她“升级”为奶奶了,拆迁改造还没有“升级版”。

俄国诗人车尔尼雪夫斯基说:“历史的道路……有时穿过尘埃,有时穿过泥泞,有时横渡沼泽,有时行经丛林。”

当苦难辉煌的中国,欢唱着“改革开放富起来”时,曹家巷片区拆迁改造也摆上了位、排上了队。

可是,拆迁改造需要30多亿资金,其所属华西集团力不从心。身居这里的数千名“建筑师”,曾为大半个中国建造了难以数计的高楼,却无力为自己“善建”。

作为属地的金牛区政府,也想把改革“红利”体现在老百姓身上,但拆迁改造需要的大量资金,政府也深感“手长衣袖短”。

虽然金牛区是“交子”故乡——世界纸币诞生地,一千多年前就诞生了第一张纸币,比近代西方早了整整600多年,创造了中国古代第五大发明。

但“交子”远去,金牛缺“金”。

不过,敢为天下先的金牛人,创新和奋进始终“牛气冲天”——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区政府把人民群众福祉扛在肩上,试图通过招商引资等办法实施拆迁改造。

一批批精明的商人携着资金、揣着希望来了,又拎着资金、扛着失望走了。

无利可图的商人走了,良多感慨却留下了:曹家巷“太深”了,曹家巷一言难尽……

的确,曹家巷不同于张家巷、梁家巷、王家巷等成都市近百个巷子,其情况千差万别,矛盾盘根错节,似乎是一个“特区”——

居住单位林林种种——大到中央企业,小到私人作坊,尤其是省、市、区多家“老字号”建筑企业都“集合”这里,素有“建筑工人王国”之称。不仅如此,还有医院、学校、机关、幼儿园、电力公司、石油公司、燃气公司……

房产性质千差万别——有公房、私房、公租房、商品房、私自搭建的棚子等等。其中2000多户房产性质难以甄别,有的一间房子有3家人来争产权,闹得不可开交,对簿公堂……

居住人员形形色色——有“穷人”、“富人”、“商人”、“官人”,还拥聚了四面八方的“打工族”、“掏宝族”、“南漂族”,以及刑满释放人员……

利益诉求五花八门——有的“大开血口”,要求“一赔四”、“一赔五”,有的以闹取胜,以死要挟,漫天要价,动辄要30万、50万补偿,甚至有的要求补偿上千万元……

犬牙交错的矛盾,千奇百怪的想法,把拆迁浇铸得“坚如磐石”。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受到联合国保护,金牛区也要遵守联合国宪章,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

她把自己私自搭建的“两个棚子”,称为“两个商铺”,要求必须按照商铺标准赔偿。其理由似乎很充分:棚子平时当商铺用,也是按照商铺标准出租的,要拆迁必须按照商铺标准补偿……

卖“醪糟”的是“难剃茬”,卖鸡蛋的也不是“省油灯”。本来“鸡蛋铺”也私自搭建的棚子,属于违章建筑,拆除收回无可非议。然而其主人是“鸡蛋里头找骨头”,也要求按照商铺标准赔偿……

混居其中的商品房住户,更是不依不饶,谁敢动他们的“奶酪”,他们可是要拼命的——如果拆迁不满足我们条件,那就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人心不足蛇吞象”、“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李克强总理入木三分的言论,在这里有着很好的注脚。

曹家巷拆迁改造,既遇“丛林”,又遇“沼泽”,既有钱从哪里来的迷茫,又有人心怎么“拆”的无奈。就这样,曾经一次次被列入议事日程,又一次次被搁浅。

82岁的退休老师徐恒,激愤酿诗篇,写成这样一首诗:拆危太极何时了,方案知多少?危楼不堪遭邪风,往事不堪回首记心中。棚户危房依然在,企盼面貌改。敢问街坊几多愁,心想惠民拆迁付东流。

一晃10年过去,10年拆不动的曹家巷“江山依旧”……

尽管美国著名学者盛赞——《魅力攻势———中国的软实力是如何改变世界的?》,英国著名学者吹棒——《当中国统治世界》,但中国清醒地认识自己:虽经济实力跻身世界第二,但内部仍问题重重,崛起仍在过程中。

金牛区更是如此,被“问题重重”压得如牛负重。

忽如一夜春风来。

一名群众的建言献策,竟然演变成了政府的决策。

那是2011112日,网民“江天一色”在成都市政府门户网站发帖,痛陈城北地区交通发展缓慢滞后,强烈建议政府改造北城。

令“江天一色”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言辞激烈的帖子,不仅没有“激怒”当政者,反而“激活”了“一池春水”。

2012年初,成都市委市政府在反复调查论证基础上,出台重大决策——启动北部城区老旧城市形态和生产力布局改造工程(简称“北改”),将用几年时间建设一个畅通、安居、宜人的城北。被群众亲切地誉为“成都最大的民生工程”。

“北改”范围涉及金牛、成华、新都三个区,约104平方公里,其中金牛区为“重中之重”。

沐浴着春天的阳光,金牛区委、区政府积极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把“北改”作为“一号工程”,迎着新春佳节喜庆的鞭炮声,立即打响了“第一枪”。

春节收假第一天,区委就召开万人誓师动员大会,广泛进行思想发动。

从这天起,区委书记杨林兴、时任区长苏鹏和各街道领导,人到一线、心沉一线,铆在一线写新篇。

如何让“城中村”尽快融入城市,实现整个城区的均衡发展?如何在拆迁改造过程中最大程度地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群众的利益?一直是金牛区决策者们最关注的课题。

找准目标才能明确方向,理清思路才能走好道路。区委区政府领导带领数百名机关干部,开展“进千家门、暖万人心”活动,迈开双脚,逐家逐户去做群众工作。

他们又是组织开坝坝会、居民恳谈会、宣传会、发动会、推介会,又是走访党员代表、社区群众、“两委”成员、有威望的居民等,广泛征求他们对拆迁改造和安置补偿的意见建议,集思广益,群策群力。

随着“冲锋号”吹响,曹家巷走进“北改第一改”——“城中村”居民的期盼,终于有了盼头。

同时步入“北改第一改”的,有人民北路街道、抚琴街道、荷花池街道、驷马桥街道等。他们以“慢不得”的责任感,“等不得”的紧迫感,纷纷冲锋陷阵,奋力抢占“制高点”。

抚琴街道数万名干部群众以“五加二”、“白加黑”的干劲和姿态,抢抓机遇,拼搏征战,不到一个月,使爱民路和光荣路片区的396户居民全部签约,签约率达到100%

光荣路荣登“光荣榜”,人民北路街道也不甘示弱。年近花甲的居民王明凤说,过去读书考学当不了“状元”,这次签约要当头名“状元”。

签约那天,王明凤一家三口人都去“赶考”,他们轮流排队,整整一个通宵,终于如愿以偿。

居民们像王明凤一样,争先恐后,熬更守夜,即使抢不到“金牌”,也要夺“银牌”、“铜牌”……

就这样,搬迁方案公布30天内,解放北路二段三个大院、数十户居民全部签约,签约率达100%

山如碧浪翻江去,水似青天照眼明。

惠民工程“顺风顺水”,短短三个多月时间,金牛区“北改”实施旧城改造19个项目,完成拆迁面积达到166万平方米,搬迁户数达到4000多户,实现“开门红”。

而作为“北改第一拆”的曹家巷一、二街坊棚户区,与其他街道、社区同步展开了拆迁改造,人家一个个是突飞猛进当了“排头”,而曹家巷却举步维艰成了“尾巴”。

从同一“起跑线”同时“开跑”的曹家巷,被比邻的爱民路、解放路、荷花池等片区远远甩在后面,从“北改第一改”变为“北改最末位”。

改革最忌“见事迟”。三国时,兵多将广的袁绍,因“见事迟”、“出手慢”,在与曹操激战中被打得一败涂地。

曹家巷也不是曹操。解放路的好经验、荷花池的好做法、爱民路的好招数,在这里居然“水土不服”,甚至产生“抗体”。

同在金牛区一片蓝天下,曹家巷为何成了一片“难天”?

难在叠加的复杂“绑架”着累积的矛盾——在“半百之岁”的棚户区里,既有中央企业、又有省市企业,既有民营企业,又有个体作坊……

既有公房,又有私房,既有商品房,又有小窝棚……

既有“精英钉子”,又有“背景钉子”,既有“集体钉子”,又有“个体钉子”……

本来“天下第一难”的拆迁,在这里更是难上加难,犹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跨越鸿沟的“船”和“桥”在哪里呢?

区委区政府在思索,人民群众在探索。

不是尾声(补记)

“北改”3 个“主战场”,刘玉泉“攻打”两个。2015年初,他带着满身“战尘”,从成华区“转战”金牛区,受命攻打规模更大的“北改”硬仗。

作为金牛区委书记刘玉泉,他把成华经验与金牛做法“优化组合”,借助曹家巷这个“亮点”,去点亮金牛108平方公里——实施“全域北改”,将脱胎换骨地医治“城市病”。 

他与新任区长唐华一道,构建全区转型发展科学目标体系。于是,“产业升级、城市转型、社会转轨”的主攻方向呼之欲出,“科贸之都、文化北城”的形象定位跃然纸上,“科学规划引领、项目攻坚开路、基础建设先行”的“作战方案”登堂入室……

全区上下同心合力,依据“宏伟蓝图”,打响了金牛“全域北改”的“三大战役”。

——产业布局重塑,科学规划引领,突出功能区建设,确立人北商务圈“一核“引领,金牛大道等“三轴”带动,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等“六区”支撑,使北改建设格局由轴线式推进向组团式发展转变。

——“多位一体”拆迁,攻坚北改“拆迁难”,运用领导带头促拆、群众主体助拆、司法手段强拆、资金保障护拆“多位一体”拆迁攻坚模式,首先割掉曹家巷的“尾巴”,对最后一栋房屋依法强制征收,有了完美结局,创成都市依法强拆“第一拆”。全年共攻坚拆除46个旧改棚改项目。

——“改旧建新”并进,按照“轴线支撑、组团发展、全域覆盖”,新建飞大一号广场、花都大厦等重大项目竣工投用;北城盛世等主体工程完工;恒大曹家巷广场等6个项目加快建设。2015年金牛启动实施北改项目244个,投资360多亿元……

一年来,“全域北改”项目之多、范围之广、困难之巨前所未有;变化之深、品质之高、成效之显前所未有……

“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使“全域北改”,如沐春风、如虎添翼,未来35年,一个凤凰涅的新金牛,将奋蹄腾飞在“天府之国”……

责任编辑/廖全国

 

下一篇:美妆人间

相关文章

2016-03-29 15:52:10
2016-03-29 15:49:44
2016-03-29 15:44:41
2016-03-29 15:42:46
2016-03-29 15:39:40
2016-03-29 15:35:12
2016-03-29 15:30:21
2016-03-29 15:50:39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