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2019年4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3月号 >> 阅读文章

酒祭

2016-03-29 15:43:3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539

酒祭

——怀念我的父亲

 郭相奎

清明,夜云吹灭了月光的灯火,我孑立的身影,湮灭在了昏幽寂寞中。

划圆为,燃三烛冥香,焚三刀冥币,酹三杯酎酒,祭拜父灵。

我的心插上了思念的翅翼,载着千情万绪,穿过清明的阴阳隧道,飞到了父灵龛前——

父亲,喝吧,这是儿用思念与泪水酿制的酒;

父亲,喝吧,这是您一生的汗水与苦难酿制的酒;

父亲,喝吧,喝吧,您永远喝不醉的,您也从来没有喝醉过!

风雨吹不断岁月,阴阳隔不断思念。

父亲,自从您离开我们那一刻,儿用悲痛汇成千顷时空,种下万亩思念,没有哪一天不殊深轸念您。

父亲,您一生爱酒。酒是您劳苦之余,最好的慰藉。酒,早已融入了您的生活,您的血液,您的生命,已是您生命不可缺少之物。

在儿的感觉里,父亲就是酒,酒就是父亲。

岁月勾沉,酒若往事。每当我看到一个酒字,仿佛就看到了您那不堪回首的悲惨日子;每当我看到酒杯,仿佛就看到了您那被酒勾勒的飘摇身影。

父亲,您一生爱酒。有人这样写爱酒的父亲——您是端着酒碗,提着酒壶,一路走来的。走过那饥饿难熬,摇摇晃晃的日子;走过那苦不堪言,大摇大摆的日子;走过那风雨飘摇,执著前行的日子……父亲,您何尝不是如此呢!

您一生苦难重重,贫穷困苦,历尽三朝沧桑世事,饱受饥荒与战乱之苦难,备尝人间心酸之煎熬。您生活得很苦很苦,一生很累很累。可是,从来没哼过一声,呻吟过一次。开心时,您把朗朗笑声融入酒中,慢饮细酌;痛苦时,您把豆大浑浊的泪水也融入酒中,一饮而尽。

黑夜,笼罩着您那苍凉的人生路,冷风楚雨,吹打着您那踽踽孤行的单薄身影。一路艰难,险象环生——无数的毒蛇,无数的猛兽,无数的坎坷,无数的伤感悲痛,无数的无奈无助……

走上这条人生路,需要勇气,需要力量。父亲,身单力薄的您,凭什么走完这条多灾多难的生死路呢?

酒,是酒,儿今天才明白——

酒,是酒,牢牢支撑着您虚弱多病的身体,带领全家执意前行;

酒,是酒,在您最贫困潦倒的日子里,给了您感情与慰藉;

酒,是酒,在您最寂寞最忧郁的时光里,给了您孤独的宣泄;

酒,是酒,一杯一杯,伴您一步一步,走过了那漫长的飘摇风雨路。

父亲,您正是这样,端着酒碗,迈着酒步,亦醉亦醒,似醒似醉,披荆斩棘,无畏无惧,踉踉跄跄,一路走来的。

是啊,是酒,苦苦支撑着您,也苦苦支撑着这个家。可谓酒恩如山,酒情似海,难怪您一生如此爱酒。

酒,五谷之精华,万物之灵魂,中华之瑰宝!功誉万秋,魔力无穷,是好物也!这是您诠释过的大意。

是呀,怪不得上下天地间,纵横数千里,浩浩九州,洋洋万众,无论贫富,不分贵庶,无时无处无事,无不尚酒,历数千载而不衰。

衣食住行,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红白典祭,婚嫁迎娶,生死病老,无不与酒粘连。换言之,以酒助兴,以酒浇愁,以酒提神,以酒志喜,以酒扫霉,以酒消灾,以酒壮行,以酒洗尘……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可谓杯盏含乾坤,酒中日月长。浅盏深似海,薄酒高于山。酒是社会的缩影,也是人生的写照。

不是吗?人生就是一杯酒——在人们的笑声中走来,相迎一杯酒;在人们的哭声中离去,相送酒一杯。

可惜,喝酒者甚多,知酒者甚少。酒的世界,酒的哲理,酒的玄奥,只有像您真正会喝酒的人,才能吐出酒的真谛。

父亲,母亲说,算命先生为您占过卦,说您一生清贫,但有口福。

口福?家境贫困,寒伧窘迫,哪来的口福?无非就是酒呗。是的——

您辈次高,又会喝酒,族门近邻有客总请您作陪。囊中羞涩时,您借钱也要打上一壶散酒,稍有优裕时,掂上一瓶瓶装酒——有酒喝。

家穷亲戚多,隔三差四,总有客来。无酒不成席,无酒不成礼,这是您待客的“礼”念。不管日子多穷,不讲饭菜好坏,借钱易物,也不少酒——有酒喝。

因您熟知流风余俗,谁家红白典祭,总请您主事——有酒喝。

亲朋好友,都知您爱喝酒,无论平时,还是节假看望您,总少不了带酒——有酒喝。

儿虽反对您喝酒,凡回家探亲,总忘不了带酒——有酒喝。

父亲,您爱喝酒,也会造酒。听人说,您年轻时造过酩馏酒(低度酒)边造边喝,一天喝过七八斤,且举止言谈不乱方寸。您的天量究竟有多大,不得而知,因为您从不酗酒,也从来没有喝醉过。

“酒是好东西,也是坏东西。”这是您说过的,“不能不喝,不能多喝。”

您的话是否可以这样领会呢?酒,是变化多端的精灵——炽热似火,冷苦若冰;缠绵如萦,狠毒似恶魔;柔软如绵,坚利似刀,能叫人超脱旷达,才华横溢,放荡无羁;能叫人忘却痛苦、忧愁、烦恼;能叫人勇敢沉沦到谷底深渊;能叫人去掉伪装,口吐真言,原形毕露。酒,实在是可歌可泣,又可恨可恶。

所以,父亲您常告诫,喝酒要有酒样,要有酒德,决不可酒醺醺,醉滔滔,失态忘形。您说酒本是高尚享受,所以您听不得,也见不得,那些拍桌敲杯,大吼大叫,动手动脚,粗鲁暴饮的野性陋习。

我记得,您酒席陪客,总是温文儒雅,彬彬有礼,举止得体,极有风度。敬酒时面容微笑,一手执杯胸前,一手五指并拢,向内微曲,向客人一一示意:“来来,请用酒。”客人扼杯回应,轻声细语共饮。每上一道菜,有时您也总有一些与其有关的典故,或是烹调特色,细语漫谈。

席间,您还常常穿插些奇闻趣谈,宫廷轶事。如杜康造酒、李白醉酒、鸿门宴、三顾茅庐、乾隆下江南、及茅台酒的来历,等等,多与酒有关。

凭您的强记善言,讲得栩栩如生,娓娓动听,令人赞叹不已。只要酒场有您在,就会成为中心,形成氛围,盘活全局。

无论什么酒席场合,即是与达官贵人同席,您也洒脱自然,落落大方,从不怯场。

儿还记得,令人敬畏的开国将军孔庆德,时任武汉军区副司令,曾陪您吃过一餐饭,初见如故,话语投机。当您得知他是孔子第七十三代嫡孙时,顺口讲出了一个关于孔子“让城”的故事。说是孔子周游列国时,路遇几个玩童在路中央做游戏——用尘土筑“墙”修“城”。驾车弟子令玩童让路,有一玩童回应,问道:是车让城,还是城让车?车上孔子大笑曰:礼也,理也。令弟子让“城”绕道而过。这个书本上找不到的民间流传的故事,孔庆德听后笑不合口,说是第一次听到,赞扬您有学问。

从此,酒宴上,您又多了一个开国将军孔庆德战争年代英勇作战,建设年代建焦枝铁路,修襄江铁路桥的奇事趣闻,且在家乡广为流传。

父亲,偶尔您也会单酌独饮。半壶浊酒,一两碟小菜,即是没有酒肴,陈坛捞一两片咸菜也可。浅斟薄饮,细品慢尝,津津有味。如其说是品酒,毋宁说是品味人生,品味人间冷暖,品味人生的酸甜苦辣。抑或,茫茫尘寰,苦短人生之中,寻找一份乐滋。

记得您酒兴最盎然的一次,是1971年第一次到部队看我。那是您第一次喝茅台。连饮三杯,慢捻胡须,悠然自得。看到您那幅亦醉非醉,超凡脱俗,颇有几分仙气的神韵,儿心润舒展,十分开心。嘴里劝您少喝点,手里却不断的续酒添杯。

偶尔,喝多了,您会呆呆望着酒杯,似是寻找遗失——酒杯里,是否沉浮着您如烟的往事?是否湮埋着您无迹的岁月?是否承载漂浮着您趑趄的身影?

是,也不是。也许,是在珍视您自己的酒。那是您以劳苦为料,以汗水为曲,以岁月为窖,自己酿制的酒。很是醇香,很是苦涩!

父亲,确切的说,您拼命喝酒,不是寻找快乐,而是模糊对贫穷的视野,麻木痛苦的感觉,以酒解愁,是吧?

然而,举杯浇愁愁更愁,挥刀断流流更流。父亲,不是吗?您喝了一辈子的酒,照样穷了一辈子,愁了一辈子。

母亲的哲理是:越穷越喝,越喝越穷。也许,这也称得上恶性循环。

那时,您身体病弱,母亲一双小脚,仅能做些家务,姐姐有病,妹妹幼小,我上学读书。本来就贫困难熬,又遇上三年灾害,更是雪上加霜,朝不保暮,衣食无着,哪还有酒喝,哪还能喝酒?母亲极力反对您喝酒,儿也为母亲摇旗呐喊。

您的驳辩是,不喝酒的,又有几家富呢?是呀,一个“穷”字,铺天盖地,无论酒否,家家穷得只剩下“穷”了。

然而,您,喝了一辈子酒的您,哪肯摔掉手中的酒碗呢!又有谁忍心夺下您手中的酒碗呢!您,照喝不误。客人来了,照样借钱打酒,母亲照样为您洗杯炒酒肴。

不过,也有人曾夺过您的酒碗,也夺过您的饭碗。那是天灾,也是人祸,更是饿疯了的几只地痞村狗。

六十年代初,那个舛乱的岁月,烙在儿少年心灵上的阴影伤痛,永远不会被岁月的风云抹去。

天地苍白,万民贫穷,饥饿万状,哀鸿遍野。

过年了,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冷若冰霜。没有一点年货,没有半星年味,只有从公社粮管所领来的十几斤玉米,和发了霉的红薯干。我帮着母亲连夜推磨,磨成了面粉。

“没有一点上供的肉啊,”母亲为难的唉声叹气,“这年咋过!”

直到过年的前两天,父亲,您冒着风雪,嘘着白白的寒气,端来了半碗羊肉。说是一个伯伯偷偷杀了只小山羊,送给的。怕被地痞村狗叼跑,您和母亲把这点羊肉小心翼翼地藏在了水缸里。

可是,当夜那些地痞村狗们就嗅到了膻味,挨家挨户搜查,弄走连夜填了狗肚子。

那一幕,活像阴曹地府中,一个个牛头马面,青面獠牙,鬼头鬼脸;又像电影中鬼子进村,土匪进庄抢劫的狰狞面目。至今想起,令人心悸,深恶痛绝。

父亲,您这个傲骨嶙嶙,泪不轻弹的刚强汉子;您这个大度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的佛人;您这个和颜悦色,温良恭谦让的慈人,望着空空如也的清冷家境,望着饥肠辘辘,嗷嗷待哺的儿女,您勃然大怒,您潸然泪下,却又黯然无奈。之后,您大病一场,长卧不起。

夜,真黑!天,真冷!

父亲,那个年过得很苦,您没有喝酒,家中没有做菜,更没有荤腥。只为图个吉利,有个过年的样子,母亲只好用红薯面粉做皮,老白菜帮做馅,包顿饺子,每人七个,母亲不舍得吃,拨给了我三个。好在有玉米糊,可以喝饱。

这就是等了一年的年饭,这就是整天盼的过年。

那个年,也没有贴对联。如果要贴,就该这样写:

上联 二三四五

下联 六七八九

横批 南南北北

父亲,您一看便明白,之中涵义,这不正是那个年的写照吗?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假若人生是苦海,那一海的苦水,就是您和我母亲的眼泪。

悲哉!苦哉!这块土地上,那个年月,那个世道,是用泪水、苦难、贫穷、饥饿、寒冷、悲伤、无奈、还有邪恶,搅拌在一起的悲惨世界!

冬天过去了,还是冬天;黑夜过去了,更是黑夜。那年景,接二连三,饥馑连连。酒,对穷人来说,已是觊觎的奢望。打那,您三年没有喝酒。

“酒,放到哪里都是酒,绝不是水。为人如酒,修行自己。”

父亲,无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您总是和酒连在一起。一个不懂酒的人,乍听起来,逻辑勉强,细细品来,含义颇深。

无论富贵贫贱,无论夏暑冬寒,无论男女老少,无论本方异域,无论昔日今朝,或是今后,一视同仁,始终如一,保持本色,保持本质,永不变味,是何等清圣,何等真淳啊!做人难道不是需要这样吗?

村人称您为酒仙、酒圣,这不仅是您酒力胜人,也是对您人格的赞誉吧。在儿看来,您的心灵,早已被酒熏陶,被酒净化,被酒洗礼,您早已脱俗超凡,一身酒的神韵,酒的气质,酒的风度。您的美德,深受后人尊赞,您的往事,广为后人流传。

这里,有村人传颂您的一段话:

仗义执言,穷而举善。海纳百川,宽厚大度。亲疏远近,亲善相待。重情大义,轻物薄财。非己之物,一介不取。为人表率,礼仪先行。上善若水,德高望重。

父亲,这些赞誉,归纳为一句话,正是村人经常评价您的:您是一个难得的好人。

难得的好人,看似一句普通、简单、朴实的话语,然而却洋溢着深厚情谊,蕴含着崇高品德,飘洒着酎酒醇香。

这些语言,虽然有些简俗、粗糙,更谈不上格律,但在儿看来——那不是一首唐诗吗?是那般的明媚;那不是一首宋词吗?是那般的婉约;那不是一首小令吗?是那般的典雅;那不是一篇乐章吗?是那般的悠扬激昂;那不是一杯醇酒吗?是那般的幽香。

是,都是,都定格着村人对您的思念,都定格着您的高德形象。

——父亲,您兄弟三人,伯伯和叔叔年轻离家,常年在天津打工做事。您恪守父母在不远游的孔训,守望岁月,在爷爷奶奶身边务农种地。爷爷奶奶和大爷爷大奶奶(爷爷哥嫂,没儿子)四位老人晚年多病,是您和我母亲接连侍奉多年,举债养老送终,无怨无悔。在极其贫困的窘境里,实在难得少有,村人无不敬佩,誉称您第二十五孝子。

——伯父没有儿子,我又戎马军旅,伯父母先后过世,又是您料理后事,打发入土为安。

——大爷爷家两个女儿,您视为亲姐姐,我们都亲切的称大姑、二姑。大姑不止一次给我讲过,早年家穷人多,您常赶着牛车帮助种田耕地,拉土盖房,情同一胞。姑姑结婚十几年,邻里竟不知非亲姊妹。

——父亲,村里至今还流传着,您兄弟三人分亲戚的故事。家中三个姑姑,亲姑姑,年纪最小,是个聋哑人,经济条件最差,极端贫困。二姑姑婆家县城,经济条件尚好。按当地习俗,您排行老二,应和二姑是对门亲戚,哑姑应与三叔是对门亲戚。但由于平时三婶对哑姑冷漠,哑姑非常担心。您和母亲也怕哑姑受委屈,主动揽下哑姑这门亲戚。

其实,哑姑聪明手巧,十分亲情。记得我六七岁时,每每见到我这个小侄子,总是抱起,亲来亲去。

可惜,哑姑英年早逝。儿今想起,悲情涌动。有朝一日,儿定为哑姑修碑纪念。碑文就写:姑情深似海,无语胜有声。父亲,行吗?

姑姑去世后,您和母亲怜悯留下的一双儿女,姑父又是盲人,您和母亲总是十天八日,去看望他们,帮助做事。特别是母亲,一双小脚,每次都是半夜动身,行十八里夜路,天亮还难到达。一直坚持数年,直到姑姑的大女儿会操持家务,去得才稀疏了些。那村的人都说,多亏了这样的好舅舅,好舅妈。

直到表弟长大后,很多事情,还习惯性的依赖您。1969年春天,我回家探亲,亲眼目睹了这一桩事:家盖的房子,正置上梁封顶,表弟匆忙赶来,说他正盖的房子差一根檩。您毫不犹豫,让表弟拉走了一根,致使我们房子撂下几天,待借到新檩,才封顶完工。

父亲,您就是这样,自己十分贫困,予人大方十分,心里总装着穷人,唯独没有自己。

——父亲,您最疼爱姐姐,姐姐也最孝顺您。长大我才知道,姐姐和我同母异父,非您亲生。既到此家,便是一家。您不分血缘,一视同仁。非亲生,胜亲生。

至今我还记得,1963年初秋,家乡百年一遇大雨,冲坏了道路和桥梁。一天,姐姐突然患了急病,一时借不到钱,带上家里仅剩的半袋子粮食,您驾着独轮木车,我在前拉着,绕三十余里,去集上卖粮,给姐姐看病。路滑难行,患有支气管炎的您,一路气喘吁吁,赶到了医院。医生说,多亏来得及时,保住了性命。

姐姐结婚时,您说再穷也要体面嫁闺女。您拆掉木床箱柜,为姐姐打造了一套当时称得上风光的嫁妆。

1970年,姐姐盖房时,人手不够,您一声召唤,带上村里十几个人,帮姐姐盖房。钱不够,让我快给姐姐寄点钱,我汇去了所有的积蓄。很快,姐姐就盖起了三间新瓦房。

父亲,是您的宽容大度,是您的慈爱善心,把这个不同血缘的家庭,组合得天衣无缝,亲密无间,坚若磐石,齐心向前。

六十年代初,那个饥饿不堪的年代,是姐姐带着自己的衣裳,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乘小小破船烂舟,渡过滔滔黄河,换来粮食,才使得我们家中无人饿死。我年轻时就离开了家乡,多亏了姐姐对您二老的侍奉照料。

父亲,您的善心,不仅施于家庭成员,也施于乡亲邻里。我的堂兄——学哥,是堂伯要的异地异姓义子。这在当地,往往会受到歧视、排挤。父亲,由于您视“义”同“亲”,主持正义,呵护有加,堂哥从不受人欺负。即是跟谁发生矛盾,您也是袒护堂哥。后来,堂哥参加工作在外,又是您为堂哥支撑家庭门面。堂哥常说,对您有报答不完的情义。

父亲,当您病重后,朝夕陪伴您的、我的另一个堂兄——卿哥,常对人说,“二叔胸宽如海,心里总装着别人。虽然贫穷,也总喜欢帮助更困难的人。二叔真是个少有的好人!”

父亲,村里上年纪的人,几乎都知道,在他家败落难时,是您出面帮助了他。

少年时的卿哥,是村里的富裕人家,常常客来客往,宾朋满座。由于时局变迁,母亲病亡,家境破落,父子相依为命,婚娶时,苦于没有新房。昔日那些高朋贵友,也远离不济。这正是,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居深山有远亲。家富门前宾客多,不是亲来也攀亲。一旦财铂耗费尽,本来是亲也不亲。可见人情薄于纸,世态之炎凉。

无奈之时,父亲,您助人之难,济人之困,依靠自己的威望,出面游说,富人出物,穷人出力,为他盖起了婚房。他对您一生感激,一生尊崇。在您患病的日子里,几乎天天前来看望陪伴。

——古来就有酒伴豪侠之说。父亲,您虽清瘦文雅,而一个“酒”字,把您修炼得侠肝义胆,不畏强霸,年轻时常有见义勇为、打抱不平之举。

我曾听说过,您年轻时十八兄弟助穷人的故事——解放前,一个穷人婆婆,因从地主地里麦铺上,抽了几缕麦穗,惨遭地主儿子暴打致伤。老婆婆家人要求赔偿一布袋麦子,但地主十分嚣张,置之不理。是您挺身而出,锄强扶弱,带领十八个堂兄弟,强闯地主三道家门,吓坏了的地主,答应加倍赔偿三布袋麦子,才算了之。

又一次,地主赶马车进城,拒不让穷人搭便车,父亲,又是您仗义执言,与几个堂兄弟威逼地主,第二天专车送穷人进城。从此,这家地主霸气严重受挫,再也不敢为非作歹,欺负穷人了。

事若光阴述不尽,话若长水流不完。您的故事,至今流传不息,就像一坛永不枯竭的好酒,永远飘香,永不消褪。

父亲,您有凡人的血肉情感,您有佛人的宽容慈悲,您有哲人的超越物我,您心中早已没有了得失得落,喜愁苦乐,全是善举悯人。

父亲,屹立在我心中的父亲,——您,伟岸超人,铁骨铮铮,侠肝义胆,永远傲立尘世!

父亲,我总算读懂了酒,总算读懂了您!

一个整天抱着酒杯的人,终了要倒在酒杯里。

父亲,您爱喝酒,又嗜烟,最终没能躲过这一劫。

那是1985年的春天,儿患胃病,住院即行手术,突然接到电报:

“父患肺癌,晚期,速归。”

这猝然传来的厄讯,若雷灌顶,令我惊愕万状,趔趄欲倾。心急如焚,匆忙赶回家中。

“回来了?”颤抖的声音里含忍着疼痛。

“嗯。”儿的应声涵带着心疼。

病,痛在父亲身上,也疼在儿的心里。

父子相见,往日那种亲热,那滔滔不绝的话语,被疼痛的呻吟声凝固了。望着病重的您,儿心肝欲裂,咽喉哽咽。

往事如烟,散落在光阴里;岁月有迹,烙印在父亲的身影上。

父亲,我深情的望着您——您那骨瘦嶙峋、佝偻驼背若弓的身躯,便是您灰尘仆仆,扛锄晚归,劳苦一生的夕影;您那满脸纵横如壑的皱纹,便是您那举杯解愁,坦荡人生,风雨沧桑的特写;您那一声声长呻短吟,便是穷困潦倒,悲天悯人的痛苦呐喊!这,汇聚在一起,叠加在一块,便是您一生的缩影,便是您岁月的痕迹。

看完病历,许是我神情过于沉重,您看出了什么破绽,问我您到底得了什么病?

“严重肺炎,还没确定。”这是事先与家人编织好的无奈谎言。当时谈癌色变,儿怕您精神承受不了。儿不相信,也不愿意接受这个诊断结论。

第二天,儿带上病历,上安阳,去郑州,下武汉,希望肿瘤医院的权威们,能推翻原来的诊断。然而,事与愿违,结果同前。儿要求立即手术,但予以否定。因您年迈体衰,癌症晚期,只能好养。

好养!什么意思?儿心中明白,但也手足无措,无可奈何。失望了,儿极度伤心失意,懊恼沮丧,不得不接受这个结论。一双沉重的腿,把我强拖回了家中。

买了许多的进口好药,名酒,好烟,好吃的,这就是好养!只要能减轻您的疼痛,只要能延长您的寿命,只要能看好您的病,砸锅卖铁,儿也愿意!这就是当时您批评儿,为什么乱花钱的原因。

难道眼睁睁的望着父亲的生命被魔鬼夺去吗?难道就这样束手无策吗?难道就这样心灰意冷,彻底失去信心吗?不能,绝对不能!

求医无门,拜神有方。儿寄望苍天显灵,渴望神仙保佑,驱妖降魔,降恩赐泽,还父亲生命,出现奇迹。

过了些日子,您自感疼痛好多了,轻松多了,让我快回部队,免得影响工作。其实,您哪知道,那是全靠药物维持、舒缓。渐渐,药效也会减退。而且,病情正在慢慢加重。我的忧心,也在一天天地增加。

父亲,儿听人说,阴阳生死路,并非凡俗意义上的路。而是悬崖峭壁,无底深渊,且妖魔鬼怪挡道,万分恐怖。所以,生来时无人不哭;死去时临崖面渊,万分恐惧。逝者,若儿女绕膝陪伴身边,方可降魔驱邪,一路平安,进入天堂。否则,会被魔鬼吞食,或被掳俘,沦为鬼魅,陷入阴曹地府。所以,逝者临冥,若见儿女偎在,即可瞑目安然上路。

父亲,儿对上述前言咒语,不屑一顾,确信后句一言。父母逝时,见到儿女平安健在,自然心无牵挂;对自身后事安置,也深信无疑,当然会瞑目放心。

父亲,在您生命的最后关头,无论如何,儿不能离开一步,定要紧紧守在您身边,陪护您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

也许是天意,那时,正遇上全军大裁军,让我有更多的时间,侍奉您,守护您。

部队通知我,有两个选择,一是到其它部队任职,立即上任;二是等待转业地方。儿再三思虑,报国可以一生,送终只有一次,毅然决然,选择后者。古来忠孝难能两全,在您生命的最后时刻,儿怎能立即上任呢?决定弃戎尽孝。其实,和平建设年代,两百万大裁军,主动解甲,也算尽忠,这并非自圆其说。

我感谢上帝,感谢百万大裁军,给了我尽孝的机会,免得懊悔终生。

时光,渐渐散去,您的食欲越来越差。问您想吃点什么,总是摇摇头。

那天,您突然回答,想尝尝道口烧鸡。儿多日沉闷不乐的心一下喜出望外,哪怕一星点的要求,儿都感到是一份尽孝的机会,一分您生命的希望,一分莫大的欣慰。

七月的中原大地,闷热若蒸,土质公路尘土拃深。两侧树木、庄稼叶子,沾挂着一层灰尘,有气无力,恹恹无神的耷拉着。

汽车呼呼喘着粗气前行,有时“噗嗤”一声打个喷嚏。荡起的尘土,被热浪卷入车内,人人灰头土面,被汗水冲出一条条迹印。衬衣早已被汗水渗透,膏药似的紧紧扒在我身上。

我不时望望手中掂的两只烧鸡,随着车子的颠簸,晃来荡去。油渍已渗透厚厚的包装纸,散发出香香的味儿。道口烧鸡,河南特产,全国闻名。车子啊,快点跑啊,好让父亲早点吃到。

闲思之余,翻开了许多回忆。父亲,儿从军二十多年,身不由己,很少在家陪伴您,侍候您。即是一年一度的探亲,也是蜻蜓点水,一掠而过。平时,您和母亲有了病,或缺了钱,从不告诉儿,生怕儿操心着急,影响工作,生怕儿过分节俭,刻苦自己。

父亲,在您生命垂危之时,您也不向儿索取,不求任何回报。养儿防老,您给儿行孝的机会太少了,太少了。平时儿陪伴您、侍候您的时间太少了,太少了。儿心中不禁一阵酸楚,黯然泪下。

人哪,不要在自己生病的时候,有了困难的时候,才想到父母;不要只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才想到父母;不要想到以后有钱的时候,才孝顺父母;更不要到父母不在的时候,才想到孝敬父母;也不要只管水往下流,还要饮水思源。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那会后悔一生的,什么都可以等,孝顺是不能等的。孝不拒微,孝不拒贫。平时日常,打个电话,送句问候;有了成绩好事,报个喜讯;做点可口食物,买件合适衣着,陪父母看看病,谈谈心,都算孝心。不要以没钱为由,以忙为由,更不要因忙于打牌、垂钓、赴宴、旅游,忘记了父母,忘记了沟通。有一首歌唱得好:常回家看看,常回家看看……孝子之歌啊!

是呀,世界上什么都可以等,唯独行孝不能等,世界上什么都可以忘,唯独行孝不可忘。

人哪,当我们的父母蹒跚时,请不要不理,曾几何时,是我们的父母,牵扶着我们儿时的小手,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当父母嘴边挂留饭粒时,请不要责怪,曾几何时,是父母用乳汁哺育了我们的生命;当父母年迈眼挂泌屎,鼻涕垂落时,请不要厌烦,曾几何时,我们孩提哭闹时,是父母“啊啊”抱入怀中,用柔巾轻轻擦去眼泪鼻涕;当父母风烛残年,屎尿失禁不能自理时,请不要嫌弃,曾几何时,婴儿时的我们,父母如何细心不厌不烦地换垫洗藉,屎一把尿一把拉扯成今天的自己;当父母疾病缠身时,请不要摒弃,曾几何时,我们幼小时,也常常疾病在身,父母百般求医,即使生命垂危,也不舍不弃,多少父母,愿以己之命,救子之命啊!

常言说,儿行千里母担忧,百岁之母,常忧八十之子,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如山,尊重父母,孝敬父母,也是尊重自己。

回到家中,父亲,您见儿满身尘土,汗湿淋淋,神态疲惫,心疼地说,来回一百七八十里路,太累了,不该去买。其实,儿多尽一点孝,心里就多了一份踏实,就多了一份高兴,就多了一份幸福,这也是一种享受。

儿多希望您多吃点,最好饱餐一顿。然而,您只吃了几口,喝了两口酒,就没食欲了。但儿毕竟看到了您那久违的一丝笑意。

有一天,您对儿说,您这一辈子没有留下啥财产,儿跟着您吃苦了。儿一阵心酸,不让您再说了。

当时儿不愿您说下去,是儿明白,那个年代,您已经很不容易了,已经够苦了。养家糊口就很困难,哪有节余呢,有几家置业呢?爷爷不是也没有为您留下什么财产吗?儿明白,父母的恩泽,不在于为儿女留下了多少财产,而在于给了生命和养育。寸草难报春晖恩,就此,儿女一生报答不完。

父亲,辩证的看,贫穷也是一份财富。古言:穷家出孝子,白屋出公卿;今语:穷则思变。白手起家。穷,可以升华人的思想境界;穷,可以磨练人的坚强毅力;穷,可以激发人的奋斗精神;穷,可以培养人的简朴作风。父亲,您和母亲化饥饿为饮食,化贫穷为希望,抚育我,锤炼我,打造我,使我长得铮骨倔强、坚毅、认真、刻苦,儿从中受益匪浅,这是一辈子用不完的财富。从这一点上说,贫穷不是胜过万贯财产吗?今天的幸福不正是昨天的贫困换来的吗?

父亲,在儿的心目中,您永远是一个优秀的父亲,是一个恩重如山的父亲,是一个德高望重的父亲。

光阴似流,无可奈何,一天天逝去。

最担心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日日的祝福,夜夜的祈祷,都未能出现奇迹,都未能留住父亲。在人们的哭声中,在人们的泪水中,撒手人寰,与世长辞。父亲,您走了!

那一刻,儿的心骤然紧缩一团,泣不成声,凄然泪下。您是我第一个失去的亲人啊!几许哀愁,几许悲痛,如洪决堤,从心河中猛然奔突而出!

父亲,您终于走完了那弯弯曲曲的岁月,走完了那重重叠叠的苦难,走完了那坎坎坷坷的人生路。

满屋欷歔,满院染伤。一地冥纸,一院惊悚。

噩耗迅速传遍整村,哀乐回荡上空。吊孝的人们车水马龙,络绎不绝。数千人之村,沉浸在一片悲哀之中。

入殓时,儿强忍悲痛,含着泪水将两瓶好酒,一条好烟放入棺内。久久瞻仰您的遗容——那样慈祥,那样安详,如是熟睡正酣。儿几次不让盖棺,希望多看一眼,这是能见到的最后一面啊!此时,再也抑制不住喷发的悲情,声泪俱下,万分悲恸。

出殡那天,人悲泣号,屋哀肃穆,树痛伫立。

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九云霄。

悲亢的唢呐声,撕心裂肺,悲天恸地的哭泣声,和着短哽长唏。一声声的哭泣拌着一行行的泪水,一幅幅孝巾掩着一张张泪脸。三里长街,三里哭声。

十六抬的丧架,抬着您那庄重、厚实、漆黑的灵柩,缓缓慢行。所有的孝子们披白戴孝,手持哀葬棍,哀鸣哭唤,男前女后,前呼后拥,簇拥着、搀扶着您的灵柩。我和嫡孙们,一步三叩首,三步十抽泣……

然而,所有的叩拜,所有的哭泣,所有的泪水,所有的悲痛,都挽不回疼爱我们一生、渐行渐远的父亲!所有的祈祷,所有的香火,所有的挽联,所有的祭品,都拦不住一生与人为善,执意前行的父亲!所有的呼唤,所有的哀乐,所有的鞭炮,都唤不醒辛劳苦难一生,永远醉睡不醒的父亲!

路祭,是送葬的高潮。自觉送葬的人群,若云若潮,数十人,上百人,数百人,或许上千人,四面八方涌来,祭场围得水泄不通。

路祭十分隆重,十分悲壮,数小时未完,只得数十人合并,一拨一拨,集体拜祭。

送殡的人越来越多,阡陌爆满,前头已进坟地,后头尚未出村。如此宏大的祭典场景,当地仅有绝无。

父亲,您寒门素族,一介草民,既不是官,又无权,竟赢得如此爱戴,毋庸多言,足以说明您一生的为人,足以表明人们对您的定论。

父亲,您快醒醒吧,您快听听吧,您快看看吧!儿千呼万唤,万唤千呼,您还是一瞑不视!

在悲泣中,在哀乐中,在冥箔焚烧中,新坟突兀,又高又大,坟上插满了幡棍。西风猎猎,幡带飘飘,哭声哀哀。

阡陌一路皆披孝,青野满目皆悲哀。

夕阳垂落,人们渐渐离去。我执意留下,久跪不起,多陪陪父亲。

残阳落尽,晚霞散去。

绕坟三周,酹酒三碗。

一个酒字,一滴、两滴、三滴,滴滴醉了夕阳,醉了曛黄,醉了日月,也醉了父亲一生。

酒,父亲,您终于喝完了命中的酒,丢掉了手中的酒碗,永远离开了我们,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父亲,我苦命的父亲,您吃了一辈子的苦,受了一辈子的罪,年景才刚刚好转,日子才刚刚好过,您就走了。

镂心铭骨的痛苦,会永远泥封对您的记忆,会永远延续对您的怀念。您,永远走不出儿的记忆,您,永远走不出儿的怀念!即是深深地夜梦中,儿也要捧着酒杯,去给您敬酒。

寂寞清冷的夜风,从远处走来,抹去我眼角的泪水,扶着悲情哀绪,走出了那远远的记忆与深深的怀念,回归这清明之夜。

风生云疏,浓浓的阴云,错开了一条天缝,露出洁白明月。

举目望明月,低头思父亲。

父亲,清明夜凉,您再喝一杯吧!

责任编辑/卢旭

相关文章

2016-03-29 15:42:03
2016-03-29 15:36:51
2016-03-29 15:32:48
2016-03-29 15:29:00
2016-03-29 15:52:10
2016-03-29 15:49:44
2016-03-29 15:44:41
2016-03-29 15:42:46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