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寻找远去的声腔

2016-05-03 08:03:2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888

寻找远去的声腔

——关于戏曲与会馆的因缘际会

 郭晓红

【摘要】戏曲本身鲜明的文化标识,使得戏曲成为宣扬传统道德法规和地方风俗的重要载体,徽商打造的徽戏,孕育了国粹京剧,也与滇剧、剧、闽剧、桂剧、湘剧、赣剧、婺剧、淮剧等戏种有血脉相连的渊源关系。晋陕商人热捧的山陕梆子,在中国戏曲上也开创了崭新的局面。本文将论述明清商人麾下的戏台与戏曲的建设与繁荣。

“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唱大戏……”

旧时每逢年根儿,这京味儿十足的童谣,便回响在老北京的胡同里。清脆的童音,并不是孩子虚妄的幻想,它曾是百姓生活的真实场景。

孩子们口中的姥姥家的大戏,在明清时期有的剧目就唱响在商人会馆里。那么,谁搭台谁唱戏?作为一部记录戏曲生存沿革的纪录片总撰稿,笔者走访了遍布大江南北的商人会馆,从中探究到了戏曲与会馆之间相生相依的紧密关系。

一、搭台唱戏

“有麻雀的地方就有晋商”。晋商在历史上可谓声名远播,他们将粮食运往边关、茶叶输入俄国,足迹遍布大江南北。然而,财旺人寂寞,晋商明文规定,在外经商的掌柜伙计不得带家属,探亲年限分为十年六年三年。饱受思乡之苦的商人们,逢年过节,只能以会馆为家。在张灯结彩、觥杯交错的联欢中,戏曲成了远离家舍的商人娱乐消遣的主要方式。

商路即戏路,明清时各省的商人致富皆在千里万里之外。他们远离故土,思乡情结难抑,便豢养家班或不惜重金邀请家乡戏班到他们客居的商埠演出。演出需要舞台,会馆是商人的地盘,又是乡党聚集地,因此,会馆中多筑有戏台,戏台的建设也十分讲究。

苏州历史上曾先后有过260多处会馆公所,留存至今较为宏大且具代表性的当属全晋会馆,会馆中的戏台,无疑是苏州现存古典戏台中最为精美的一座。

坐南朝北的两层戏楼,与正殿遥遥相对,和东西两侧的游廊一起围出了一个大院子。观众可以随意选择座位,视线都不会被包厢或戏台的柱子遮挡;戏台三面敞开,观众又可以从多个方位欣赏表演;藻井的扩音效果很好,藻井壁是由数百只浅雕蝙蝠与数百朵圆雕云头镶嵌在数百块黑色小木板拼合成的底板上,由一千多块凹凸不平、排列有序的小木板组成。当台上发出的声波聚拢在藻井中时,就由这一千多块小木板将声波反弹折射到露天剧场的各个方位,产生余音绕梁的音乐效果。

苏州全晋会馆以音效独占鳌头,河南赊旗的山陕会馆以高度令人瞩目。

赊旗镇,这个在明代河南地图上,都还找不到的偏僻小镇,到了清朝,迅速成为商业重镇,并将繁华维持了两个世纪。小镇的崛起,缘于它是通往俄国万里茶叶之路的一个水陆转运码头,因而小镇也就与北方游牧民族和遥远的俄国人的餐桌,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赊旗镇的“山陕会馆”三层高的古戏楼至今堪称绝唱。在中国象这样古戏楼仅存三座,另外两座是北京故宫的畅音阁和颐和园的德和阁。敢于和皇家戏楼比高低,富足而气派的山陕商人仰仗着的是关公的通天神力。但是,山陕会馆的戏台一般不演关公戏。因为,山陕商人将关羽当做神灵帝君来敬仰,若将关帝随便粉墨登场扮演唱作,有失体统。

商人们把思乡之情寄予戏台,也把倾国之富炫于戏台,会馆戏楼的规模便越建越大,越建越豪华,数量也越建越多。武汉的山陕会馆以戏台之多闻名。会馆内共建有7个大戏台,可以容纳万人同时看戏,可见,一出好戏上演,是何等的轰动。不过,热闹繁华之地,等级世态尽显戏里戏外,建在会馆后院的两个小戏台,是会首与他的家眷看戏的地方,应该说是会首滥用了特权。

戏台是会馆内最为热闹的地方,有的会馆干脆以戏台的名字命名,河南周口的山陕会馆本身就叫“花戏楼”。戏楼中间悬有“声震云霄”的四字横匾,戏台两侧的草书楹联书写着“还将旧事重新演,聊借俳优做古人”。戏楼长四十米,宽十米,高三米,戏楼前边的天井就是看台。每当皇帝诞辰、国家大庆、生意兴隆、财源丰厚时,戏台都要上演盛大的庆典或祭祀仪式,一来自娱自乐,一来酬谢神灵。

为神灵献戏是明清商人的一项重要活动,神像与戏台其实就是一个整体,神像设在大殿,正对着戏台,戏台上的唱念做打都表达着对神灵感激。明清时代,晋商会馆必设关公庙或拜殿,所以会馆戏台演剧的祭祀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重庆湖广会馆在当地干脆就叫禹王宫,禹王宫的戏楼里三面向外伸展,两边的厢楼,供贵宾专用,台下坐着的是普通观众。相传禹王宫原有13座戏台,是戏台最多的会馆,曾有“戏台九重,台台不见面的说法”,可惜如今只剩这一楼一底了。

座落在正阳门外东草场二条胡同的邵武会馆,是由福建商人于清代乾隆四年(1739年)合资兴建的。每年商人们抵京后的头一件事就是演戏敬神,感谢海神娘娘——妈祖的一路保佑。

二、戏出名门

明清时期的江南是极为著名的戏曲中心。清人沈朝初有词《忆江南》云:“苏州好,戏曲协宫商。院本爱看新乐府,舞衣不数旧霓裳,昆调出吴阊”。其时的江南,先是海盐腔、昆山腔、弋阳腔三曲流行,后是昆曲一枝独秀,清中期后各种地方戏争奇斗艳。

活跃在江南的戏班,大都受益于商人的召请、赞助或捧场。

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万寿庆典奏案中,有大学士阿桂等人的奏折:“今此次应请照从前办定之例,自西华门至西直门仍分为三段,令两淮、长芦、浙江商众来京自行办理点景,以遂其衢歌巷舞之忱。”

为万寿盛典献戏,是宫廷的惯例。此时的寿星老就是乾隆。奏折中提到的办理此事的两淮、长芦、浙江商众,绝大多数都是盐商、徽商。

公元1790年的这场国家级的寿诞演出,让商人们和他们的戏班顿时兴奋起来。经过慎重甄选,演出班子终于公之于天下,听到朝廷的诏令,三庆班先行启程,春台班、四喜班与和春班紧随其后,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徽班进京。

春台班是徽商江春的家班。徽班进京,有江春的一份功劳。江春是安徽歙县人。江春的祖辈在顺治初年来到扬州经营盐业。由于父亲早逝,江春19岁就袭任了父亲生前两淮盐区总商的职务。

按照清代律条,官府公事演戏都由两淮盐务衙门负责,两淮盐务要蓄养花、雅两部风格的大戏。雅部即昆山腔,花部为京腔、秦腔、弋阳腔、梆子腔、罗罗腔、二簧调,统称乱弹。

江春凭借自己巨大的财富蓄养了两个家班:德音班和春台班。德音班唱的是昆腔戏,春台班唱的是花部戏。清人黄钧宰在《金壶浪墨》中说:春台、德音两戏班,仅供商人家宴,而岁需三万金。

作为戏班班主的江春,是一位品位极高的戏曲鉴赏家,他的家中常常“曲剧三四部,同日分亭馆宴客,客至以数百计”。为使演出炉火纯青,江春还重金相邀词曲的名家,长期供养。一出《桃花扇》费银16万,一出《长生殿》费银至四十余万。这种排场除清内廷,其他人实难匹敌。

如此阔绰的大制作,必将有大明星的加盟。当时的名伶大碗,几乎都是江家戏台的主角。人称“坑死人”的安徽石碑人郝天秀是春台班的台柱。郝天秀的表演柔媚动人,直令观众销魂。擅演花旦的四川的秦腔艺人魏长生一出戏,就获赠白银一千两。

徽商竞尚奢丽的原因,还有一个重要功用就是商界公关,即戏曲搭台,买卖亨通。同时,在惟士为尊的时代,以戏会友,结交四方文人雅客,呈现他们亦贾亦儒或名贾实儒的内心追求。

和江春豢养家班类似,徽州盐商郑侠如,在他的“休园”中,也有备有家乐。每逢宾客宴饮、赛诗之际,这些老至耄耋、幼至童子的乐工和伶伎便助兴弹唱。

徽州儒风浸淫,尽管行走江湖,忠孝节义依然是商人的主流价值观。在他们热衷的乱弹的剧目中,主要人物常常是忠孝双全的伍子胥、关羽、岳飞、鲁肃等历史人物。同时,徽商挟金载货奔走域外,需保镖护行,这样的经历,被徽班艺人融汇于剧情,成为表演武戏的特有招数,因此,徽戏动作性强,大多数主角武艺高强。

为了商务应酬、取悦官府、交好士民、彰显声名,晋商也常常筹演大戏。山西的大戏是山陕梆子。山陕梆子堪称梆子腔的最早鼻祖,早年流行于黄河两岸。如果以道白、发音和行政区划为参考,河西叫同州梆子,河东叫蒲州梆子。同州梆子后来向西发展成为秦腔。蒲州梆子流入晋北晋中河北以后,在大量吸收了当地秧歌小调基础上,又衍生出中路梆子即晋剧、北路梆子、河北梆子等。河南梆子、川剧的一部分、京剧等也受山陕梆子的影响。山陕梆子的演员戏路很宽,有的演员干脆在山陕唱蒲州梆子,在北京唱京梆子。

山西戏班的东家大都是晋商,晋商的戏班多从娃娃抓起。清嘉庆三年,公元1798年,酷爱吹拉弹唱的晋商岳彩光,在祁县张庄村的家中盖建戏台,挂上“秦妙更晋”匾额,成立了晋剧的第一戏班“云生班娃娃班”。娃娃班有30多名十一二岁的孩子,是他从陕西买来的,戏班的戏装行头,是从苏州购置的,娃娃班的师傅是蒲州著名艺人老鱼儿,在山西组建戏班的商家不仅名声显赫而且富可倾城,因为以商养戏需要巨大的投入。商供养戏班,也有比富斗气的成分。晋东南富商王大旦,一次与上党“三元班”戏班东家看戏,由于戏班班头和艺人冷落了自己,王大旦一时气恼不过,便出资白银十万两组建戏班,定名“十万班”。“十万班”后来成为上党地区剧种最全、演员阵容最强、戏装道具最多的戏班。

三、唱响九州

戏台在初建时,只演家乡戏,由于各商帮异地杂处,多元文化渗透交融,到后来,不管搭建人是哪个省份,戏台上都是多种剧种轮番上演,这就为戏曲的兴盛开启了更广泛的渠道。

明清时期,皇家热捧的戏曲,已成为一种全民性的痴迷。在山东聊城山陕会馆戏楼后台内的南、东、北三壁和南北侧室内四壁里有这样的墨迹:“山陕会馆戏实早,未曾天明饭开了。清晨就把神来参,掌板还在下处吵。风里也得这里跑,下了大雨也得跑。开场唱了六大曲,掌板口内还嫌少,谁知又把戏来添……”墨迹题写的时间,分别为道光、咸丰、同治、光绪、民国。内容多为演出剧目、演出时间、戏班名称、艺人名字,还附带有艺人宣泄情绪的愤懑、谩骂、戏谑之俚语及图案漫画等。

从可识别的墨迹来看,山西、陕西、安徽、河北等地的戏班都曾在聊城的这座山陕会馆戏楼中演出。戏班名称可辨认者共29个,剧种包括上党梆子、山西中路梆子、秦腔、徽戏、河北梆子、京剧及等地方戏。各戏班演出剧目可准确辨认者近150个。其中,政治故事、战争故事戏约有60余种,公案戏、侠义戏10余种,民间故事戏30余种。这些数字表明,随着商民的流动,会馆戏台已经不是家乡戏一花独放,而是多个剧种争奇斗艳。

旧时四川各大城市没有专门的戏园,百姓看戏都在会馆。会馆不收门票,任人进出。

清朝律法禁止妇女入戏园看戏,《清稗类钞》记载:“京师戏园向无女座。妇女欲听者,必探得堂会时,另搭女桌,始可一往……”显然,成都的会馆忽视了这条王法,会馆设有男女看台。男女同台看戏,而且好戏连台,叫好声、惊呼声此消彼长,将整个成都变成了一个狂欢的大戏台。

李劫人在《死水微澜》中记载晚清成都的会戏,“每个会馆里,单是戏台就有三四处,都是金碧辉煌的。江南馆一年要唱五六百台整本大戏,一天总有两三个戏台在唱”。

成都的各省会馆最初以地方戏为主,陕西会馆唱秦腔,广东会馆唱粤剧,江南会馆唱黄梅戏粤剧,山西会馆唱晋剧,江西唱弋阳腔,后来,戏班不甘心于本地一个会馆演出,开始在各省的会馆间流动,使得各种戏剧竞相开场相互滋养。陕南传统的地方剧种——汉调二黄正是受到湘剧、川剧、徽剧、秦腔等众多剧种的渗透,成为地方大戏。

成都的各省会馆中,戏剧演出最有特色、最火暴、戏台最大的要数陕西会馆。清代成都竹枝词中有许多描写陕西会馆唱戏的趣闻。一则云:会馆虽多数陕西,秦腔梆子响高低。观场人多坐板凳,炮响酬神散一齐。一则云:“戏班最怕陕西馆,纸炮三声要出台。”

当时成都各省会馆唱戏,开头、散场俱不限时,唯独陕西会馆学来京师的风俗,头爆、二爆、三爆三节爆竹放罢,若戏班还不开场,马上被请出会馆,即使再有名的角也不留情。上演会戏时,演得好的,当场挂红放炮,封给赏钱;看不顺眼的,当场喝倒彩,甚至送客走人。

陕西会馆的会众大多是巨商大贾,他们见多识广,刻意标新立异。因此戏班最怕到陕西会馆演出,但陕西人富有,报酬高,戏班往往又经不住诱惑。在苛刻而阔绰的陕西会馆演出,戏班可谓如履薄冰,也无比的荣耀。

如今戏台的转换,腔调的变化,折射着时代的演变。进入民国以后,随着商帮渐陷颓势,会馆亦萧条败落,曾经唱响九州的大戏转向剧场戏院,然而,那远去的声腔犹如繁荣往事,缥缈而绕梁。

责任编辑/蔡萌

上一篇:魂牵乡土

相关文章

2016-05-03 08:06:32
2016-05-03 08:05:17
2016-05-03 08:04:14
2016-05-03 08:03:42
2016-05-03 08:02:36
2016-05-03 08:01:33
2016-05-03 08:00:57
2016-05-03 08:00:22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