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5月号 >> 阅读文章

国 之 盾---【蒋巍】

2016-06-06 11:27:5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056

——鲜为人知的中国警察故事

编者按:宏大叙事又要写得激情感人,这对作家的功力无疑是一个挑战。著名报告文学作家蒋巍新近推出三十余万字的长篇新作《国之盾——鲜为人知的中国警察故事》,被评论家认为是一部高扬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的力作。该书以全景式的富有激情的笔法,描述了警界英烈英模的感人故事,在广大读者特别是二百万中国警察中引起强烈反响,两个月来重印两次,发行已近三万册。首发式上,听蒋巍讲述了书中的故事,与会二百多公安干警潸然泪下。后在沈阳、南京等地的报告会上,莫不如此。本刊特选发其中部分章节,以飨读者。

第一章  中国蓝盔:“等我回家……”

2015928日下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联合国维和领导人峰会并发表讲话。发言的最后,他特别提到:“在联合国维和行动中,已有18位中国军人和警察牺牲。五年前,中国维和女警察和志虹在海地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时不幸殉职,留下年仅四岁的幼子和年逾花甲的父母。她曾经写到:‘大千世界,我也许只是一根羽毛,但我也要以羽毛的方式承载和平的心愿。’这是她生前的愿望,也是中国对和平的承诺。”

习主席发言结束后,美国总统奥巴马专门起身同习主席长时间握手致意,显然他被中国维和女警察和志虹的故事感动了。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其后的演讲中也特别对中国在联合国维和行动中的贡献表达了感谢:“就像刚才习主席的重要讲话中所提到的,我们应该记住那些在近70年的维和行动中付出生命的维和人员。”

一、海地:强劲的“中国旋风”

20096月,中国第八支维和警察防暴队125名成员,全副武装,头戴蓝盔,身着迷彩服,威风凛凛飞抵海地。

海地共和国,一个奇特的难以捉摸的岛国,孤悬于碧波万顷的加勒比海北部,人口不到900万,95%是黑人。1492年,西班牙著名探险家哥伦布率船队航行到此,意外发现了这个岛,取名伊斯帕尼奥拉岛。当时岛上尚处于新石器时代,居住着约100万印第安人,分属五个势力强大的土著酋长管辖。第二年,哥伦布奉西班牙国王之命,率兵返回此岛,用火枪利炮开始了疯狂的征伐与屠杀。半个世纪后,当地土著基本被杀光,岛上黑人的祖辈其实都是“老外”——殖民者从西非贩卖来的奴隶。全岛沦为西班牙殖民地。

随着时间推移,岛上的法国移民越来越多。1679年,法国政府从西班牙手中夺得该岛西部,后来这片地区宣告独立,成为多米尼加共和国,建都圣多明各。进入18世纪末期,全岛各种植园中的黑奴多达50余万。曾经是黑奴、后来成为海地皇帝的亨利·克里斯托夫在回忆录中详实记录了白人种植园主的种种暴行:“白人将黑人倒挂起来,将他们钉死在木板上,将他们活埋,将他们装入麻袋扔到河里,强迫他们吃屎,用鞭子抽掉他们的皮,将他们绑起来让蚂蚁和蚊子吃他们,将他们活活扔到沸水中,将他们绑到大炮前轰碎,让狗吃他们……”1791822日,海地北方的20万黑奴以击鼓传音为号,发动了空前规模的大暴动。白人种植园主的甘蔗田和房屋沦为一片火海。两个月后,海地北方全部落入奴隶手中,被誉为“国父”的黑人领袖杜桑·卢维图尔建立起独立政权,1804年定名海地(意为“多山的地方”),政府颁布了第一部宪法,宣布永远废除奴隶制度,所有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私人财产不可侵犯。

海地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独立的黑人国家。

但是,海地的光荣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在欧美列强插手下,海地陷入无休止的内乱。该国实行西方政体,法律规定,合法政党的创建者不得少于20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so-font-kerning: 0.0000pt">月,由125人组成的中国维和警察防暴队飞赴海地,这是中国第一次派遣成建制的蓝盔部队,前往海外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至2009年,已轮换到第八支。

海地属热带气候,年平均温度近30度,地表温度达50余度。生活在这里的人就像天天站在烧得滚烫的铁板上,贫民窟的黑孩子们一丝不挂跑来跑去,男人女人的身体也只罩上几块遮羞布。天天被这样的高温炙烤着,人的血肉和精神炽烈如狂,生活又找不到希望,怪不得要拿枪相互射杀。

中国维和警察遇到的最小也最可怕的“敌军”就是海地蚊子。它们个头不大,飞来无声,如影随形,毒性极强,是疟疾、登革热等传染病的主要传播者,警员们戏称它们是“海地无人机”和“蚊子中的战斗机”。晚上睡觉前如果不把蚊帐里的入侵者扫荡干净,第二天就会遍体鳞伤,浑身大包,痛痒难忍,人完全没了精气神儿。如果发了高烧那就更危险了,七天不退就可能患上了登革热。

躲在墙后的杀手和不时爆发的街头枪战,更须警员们时刻警惕。新闻官钟荐勤在日记中写道:“在这样动乱的国度,危险如影随形,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每一个黑洞洞的窗户都隐藏着杀机,叫人防不胜防。”因此,在各国驻海地的维和部队中,中国防暴队最为“耀眼”——队员们个个“削发明志”,从“头”做起,剃了锃亮的光头,为的是预防遭遇枪战,急救方便。在“参座”李钦领导下,警员们一天24小时保持临战状态。站岗、巡逻、执勤,高度戒备,全副武装,头戴蓝色钢盔,身穿防弹衣,挎上95式冲锋枪、狙击步枪、机枪,再带上充足的弹药和对讲机,全部装备总重达50多斤。在如此酷热天气里,坐进闷热的装甲车里,不消两分钟就汗流浃背,挺上两个小时汗水就能把军靴灌满。下岗回来,战警们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军靴,把汗水哗哗倒出来。

“白天和罪犯战斗,晚上和蚊子战斗,全天候和炎热战斗!”这就是中国维和防暴队的生活写照。一天,距太子港200公里的城市莱卡发生了大规模暴乱,造成6人死亡、80多人受伤,22个加油站被砸毁,150多家商店遭到打砸抢,450多辆汽车被损毁。随后几天,暴乱蔓延全国。联合国驻海地维护稳定特派团(简称“联海团”)官员迅速向中国防暴队发出命令:“莱卡危在旦夕,联海团一雇员一家五口被绑架为人质,请速往救援!”

李钦一声令下,我全副武装的防暴队员火速跳进装甲车,加大马力向莱卡开进。李钦在车内,通过研究莱卡地图和相关情报,得知暴乱指挥部所在地。抵近莱卡市中心时,只见城区浓烟滚滚,暴徒早用汽车底盘和燃烧的轮胎设置了重重路障,并不断开火射击,投掷石块和燃烧瓶,企图阻挡我装甲车队前进。在和平环境中长大的中国维和警员,这回终于看到并闯进了真正的战争和飞蝗般的枪林弹雨。李钦通过对讲机果断下令:“跟我前进!不理他们,兵分两路,绕开坚固路障,突破薄弱点,从两翼向前突进!”在李钦乘坐的指挥车的导引下,我装甲车队如铁流滚滚,突破路障呼啸猛进。这时,新闻官钟荐勤扛着摄像机钻出装甲车的半封闭塔台,冒着如蝗弹雨拍下了一路疾速冲锋的镜头。

20分钟后,我铁甲战车直抵暴乱集团指挥部,轰然撞开大门。李钦最先跳出装甲车,按事先训练部署,指挥队员们迅速分为外围警戒、抓捕、掩护三个战斗小组,分别占据有利位置,交叉掩护突进室内。几个绑匪头目还没来得及拔枪,即被我警员猛虎下山般扑上去按倒在地,束手就擒。经当场审问,25分钟后,警员将分别关押在两处的联合国雇员一家五口安全解救上车,一场解救人质的漂亮闪击战就此结束,大告成功。此后十天,李钦亲率两个战斗组往返突击莱卡十余次,清除路障45处,驱散闹事人群数万人,处置大规模示威19起,协助海地警察抓捕控制袭击平民、警察和纵火的歹徒25名,解救联合国机构车辆4台、海地参议员1人。

莱卡一战,中国警察防暴队在当地民众和各国驻海地维和部队中声名大振,打出赫赫军威,打出一股强劲的“中国旋风”。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科斯特先生对李钦说:“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你们重建了莱卡的安全。你们是联合国优秀的工作人员,不愧为优秀的中国和平大使!”后来闹事的暴徒只要听说中国防暴队来了,无不闻风丧胆,拔腿而逃,中国维和警察再没遇到过像样的抵抗。战斗中,钟荐勤钻出塔台,冒着枪林弹雨拍摄实战的景况被兄弟国家的维和部队看到了,一位军官对钟荐勤说:“钟先生,你这是在玩命啊!”钟荐勤慨然回答:“这是我的责任!”

此后,海地总统选举演讲,提名总理发表演说,海地民间狂欢节现场警卫,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视察,外国使节访问海地等重大特勤,大都由中国防暴队担任警卫。

维和部队的食品主要由联合国相关机构供给,但品种有限。海地经济落后,换来换去的政府又难有作为,很多年一直依赖美国的外援。普通民众的生活十分艰苦——不过不是“饥寒交迫”而是“饥热交迫”。社会动乱,暴力横行,农民不愿意下地干活儿,市场上极少见到新鲜的蔬菜。队员们个个口腔起泡,内火攻心,眼睛赤红。李钦带领队员们发扬自力更生精神,把驻地变成了加勒比地区的“南泥湾”,种上25种蔬菜,总产量达9000多斤,大大缓解了吃菜难的问题。外国维和部队军人来访,个个瞪大了惊奇而贪馋的眼睛,招待他们吃一顿青菜就算“盛宴”了。

中国警察不仅严守维和纪律,还帮助当地民众做了不少好事,送生病老人就医,送迷途小孩回家,为路边临产孕妇警戒,向流浪孤儿发放食品等等,受到海地民众广泛称道。我防暴队轮换时,当地民众站满长街,含泪相送,甚至联名上书联海团,要求挽留中国防暴队。六一国际儿童节,我维和队向当地圣安娜教会学校捐赠了一千多公斤各类食品及各种生活、学习用品。他们举办了“北京奥运文化趣味运动会”、“警营开放日”、“中华武术培训班”等丰富多彩的活动,周围几个村庄的村民和孩子都跑来看热闹并积极参与活动,当地官员感慨地说:“我们好久没听到村民和孩子们有这样快乐的笑声了!”首都太子港及周边二百公里区域内,从城市贫民窟到山区乡村,从残疾人组织到教会学校,从工厂企业到机关单位,只要见到中国维和警察,当地民众就笑容满面地高喊“希里瓦(中国)!”许多黑人孩子积极要求学汉语,希望长大后到中国学习和观光。为此,防暴队办了一个汉语培训班,由二赴海地的翻译官和志虹负责管理,办公室五位执勤官担任教员。学生们每次离开教室,都齐声唱响传统民歌,向中国老师表示真诚的谢意。联合国秘书长先后三次、海地总统先后两次接见中国维和警察防暴队政委李钦,对中国警察的优良表现给予高度评价。联海团总警监迪亚罗先生对中国维和防暴队说:“你们的表现足以让你们的国家和人民为你们感到骄傲!”

尾声  世上最温暖的夏令营

——夏瑜:关于爸爸的回忆

每年暑假或寒假,随着一声深情的召唤,总会有一群可爱的小鸟从全国各地飞到北京。他们是公安英烈的孩子,因为失去了父亲或母亲,神情略显忧伤和沉郁。每当我们走在路上或经过校园,遇上一大群花花朵朵、欢声笑语的孩子,我们都会纵目驰怀,无比欣悦。而面对这些英烈的孩子,内心却不能不泛起阵阵伤感与痛楚,渴望尽一切可能,把所有的爱和幸福献给他们。

公安部和各地公安机关,那父亲般宽厚而温情的胸膛,始终把英烈子女拥在怀里。报考大学的,只要符合一定的条件,保送进入公安院校读书;大学毕业后就业难的,大都安排到公安系统或附属单位工作。我访谈过的英烈子女,绝大多数都继承了父母遗志,在公安部门就职。1998年,公安部创造了一个令人感动的起始:与俄罗斯警方共同举办警察英烈子女夏令营。这是世界上最独特也最温暖的少年夏令营,一直坚持到现在。每隔一年的盛夏暑假期,中俄双方各组织十几个孩子互访一次。在俄罗斯,中国孩子们访问了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历史文化古都;在中国,俄罗斯孩子们访问了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济南等大都市。中方带队指导员大都是公安部机关和中国公安民警英烈基金会的干部,俄方也是相关部门官员。

20138月,应俄罗斯内务部邀请,中国公安英烈子女代表团访问了俄罗斯,小团员共14人,男、女各7人,最大的17岁,最小的12岁。俄方给这些孩子以最高的礼遇,内务部部长助理接见,武装警卫全程陪同,每天发给一袋水果、点心,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孩子们归国后,郭声琨部长亲自接见慰问,讲了很多动情的话。

20141月,中国公安英烈子女冬令营在广东举行,21名孩子有汉、侗、羌、蒙古、维吾尔5个民族。孩子们访问游览了广州、深圳、香港、澳门,参观了警署和警察学校,观看了精彩的会操表演。女孩张玉阳在一篇日记中写道:“在北方寒冷的冬日中,是警察叔叔、阿姨给我带来了艳阳般的温暖。2012年,父亲因为工作忙累而突发疾病,牺牲在工作岗位上,我们一家悲痛万分。但失去父爱后,我得到了来自公安部门和社会各界好心人对我的关爱,让我又能够继续保持对美好生活渴望与热爱。在冬令营,带队阿姨说,‘孩子们,我们大家都爱你们!’让我和很多营友都掉了泪……”

中国公安民警英烈基金会秘书长毕重谦多次做过带队指导员,他说:“每次带孩子,心情都很不平静,他们大都十六七岁,和自己的孩子差不多,但他们的父亲牺牲了,孩子的心灵和情感受到重创,有的孩子变得性格孤僻,不合群,有的女孩子很脆弱,听人喊爸爸就掉泪。我们当老师的都非常心疼他们,觉得应该给他们更多的关爱和温暖,给多少都不够!大家在一起朝夕相处,访问观赏了俄罗斯和中国很多美丽的城市,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离开夏令营时,明显感觉到他们开心多了,笑声多了。能听到他们的笑声,是我最大的欣慰。”

夏瑜,一个美丽的女孩,少女时候叫夏梦。小学四年级时参加了上海市公安局组织的夏令营,后来先后参加了公安部、贵州省公安厅组织的夏令营。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夏梦已经长成了夏瑜,明眸中闪着沉静,温婉中透着坚强。

父亲夏林,1958年出生于广西桂林,1989年转业到贵州省公安干部管理学院任警体教研室副主任。1991330日晚10时许,四个歹徒在贵阳一条小巷抢劫路人,附近一位公安执勤人员听到“救命”的喊声后飞奔过去大喝:“住手,我是警察!”歹徒见来的只是一人,反而冲过来将这位警察刺伤,然后分散逃窜。恰逢夏林路过此地,听到喊叫声和撕打声,又见两名持刀歹徒窜出巷口,他迅即挺身上前堵截。搏斗中,歹徒的尖刀深深割破夏林的腹部,导致腹主动脉断裂,肠子外溢,穿孔8处,但他依然死死抓住歹徒不放。枪声惊动了正在附近巡逻的警察,两名凶犯被当场擒获,夏林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于331日凌晨430分牺牲。

歹徒作案过程中,先后三波警察闻声赶来,最终将凶犯擒获,他们忠于职责的赤诚肝胆,苍天可鉴!夏林是公安学院的教师,师表之举,义薄云天!

那一年,夏梦4岁。

如今,夏瑜在贵州省中国银行系统工作——不是组织的照顾性安排,而是大学毕业后凭优异成绩考进去的。工作第一年,她就在全省“贵州银行业形象大使暨金融知识大赛”中获奖,足见形象姣美,业务也过硬。在支行,她的业务量一直排名第一,在贵州省排名第1520147月,夏瑜获得“中国银行总行先进个人”称号。

夏瑜写了一篇怀念父亲的文章,读来令人动容。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忆我的爸爸

4岁那年,我亲爱的爸爸为了履行一个人民警察的职责,在同歹徒的搏斗中英勇献身。他连一句话也没有来得及留给妈妈和我就走了,走得那样匆忙,那样突然。爸爸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民警,虽然那天他并没有任务,但出于强烈的责任感,那个夜晚他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留下一道鲜红的记忆。

印象中的爸爸是一个很帅、爱笑、话不多的人,一身绿色警服,总是坐在书桌前写些什么。爸爸有一把手枪,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要把枪放在枕头底下,用头压着睡,从来不许我摸,对我来说充满了好奇与神秘。

记得爸爸牺牲后,我们家突然来了很多人,刚刚记事的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几天,我一直睡在外婆家,感觉很久没见到爸爸妈妈了。突然有一天,他们把我带到一个伯伯面前,我只知道是一个领导伯伯,我能感觉到当时周围的气氛很沉重,他和我说了一些话,我似懂非懂。记忆中,我还勇敢地对他说:“以后我要当公安,像爸爸那样,挂枪!”然后跑到楼下找小伙伴玩去了,在小伙伴家门口,我把他叫出来,很神秘地对他说:“我告诉你个事,我爸爸死了。”小伙伴当时懵了。呵,对于刚满4岁的我来说,根本不知道“死”意味着什么,直到爸爸遗体告别的那一天。

那天,舅舅抱着我站在人群中,我远远地看到妈妈哭得很厉害,周围有很多人,其他的我什么都看不到。我问站在旁边的舅妈:“他们在哭什么?”谁都没有回答。舅舅抱着我走到爸爸遗体前时,我看到,爸爸穿着崭新的警服,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上盖着一面旗子,场内一片肃静,我以为爸爸睡着了,禁不住大声呼喊:“爸爸、爸爸!”

爸爸再也没有醒来。

天下的妈妈都忙于操持生活,照顾孩子。天下的爸爸不管别的,只管和孩子玩,因此我最喜欢我的爸爸。他经常教我唱儿歌,给我翻跟斗,学猫叫,学小狗爬,当马让我骑,逗得我笑弯了腰。每当我们一家出门,他总喜欢把我扛在肩头上,高兴得不得了。那时我有很多玩具,都是爸爸给我买的。有绿皮上发条会跳的铁青蛙,穿着红白相间衣服的塑料洋娃娃,上电池的小钢琴,我最喜欢的是那个遥控小跑车,大红色,上电池的。爸爸有空的时候总是把玩具一件一件拿出来,陪我一起玩。

长大后,有一次无意间翻到爸爸的一个笔记本,第一页上工工整整写着两句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由此我更深地理解了爸爸,它正是爸爸短暂而光辉一生的真实写照。

爸爸离开一个多月之后的一天晚上,半夜里我突然醒了过来,在我的面前,黑暗中有一双发亮的大眼睛,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双眼睛,是爸爸!我一下子大声哭起来,连住在隔壁的外婆、舅舅、舅妈都被我的哭声吵醒,跑到我家来了。后来我又多次梦见过爸爸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每次都哭得不行……

上学以后,我参加过几次公安系统的夏令营,每次夏令营里,我都结识了很多和我一样遭遇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他们的爸爸也和我爸爸一样,把生命奉献给了祖国和人民。渐渐的,我开始明白,爸爸其实并不仅仅属于我和妈妈,他还属于人民和国家。同时我也知道了,我并不孤独更不另类,还有许许多多兄弟姐妹和我一样,在童年和少年时候就失去了亲爱的爸爸。在夏令营,我们一起生活一起回忆一起梦想一起努力,我们时时刻刻感受到那些警察叔叔阿姨的关爱与呵护。

长大以后我懂得了,失去了爸爸,妈妈该是怎样含辛茹苦才把我带大的,我应该加倍地孝敬母亲。这些年的长假期间,我带妈妈游览了大江南北14个城市,去了泰国和韩国。去年和今年的春节我们是在泰国度过的,“春晚”是在泰国的酒店里看的。刚开始我们出去玩的时候,遇到老外主动和我们打招呼,妈妈总是羞涩的笑一笑,不敢吭声。现在再遇到外国人,妈妈会大方地主动和他们打招呼,互致问候。看着妈妈的变化,我很高兴。工作确实太忙了,以后,我期望能抽出时间带妈妈去更多更远的地方,看更美的风景。

爸爸走了,让我懂得了生命的珍贵与短暂。我的微信签名里一直写着一句话:“让我们过好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天。”期望全国的公安英烈子女都能和自己的爸爸或妈妈,过好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天。和平时期,警察是流血牺牲最多、付出奉献最大的人。我们的生命和生活,正因为无数像爸爸那样的警察为之奋斗牺牲,才变得如此明丽和美好呵!

责任编辑/周武峰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