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7月号 >> 阅读文章

请允许我们在堡寨,为他竖起雕像

2016-08-23 18:52:0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847

请允许我们在堡寨,为他竖起雕像

 胡博

201641日,四川省苍溪县文昌镇一个叫堡寨的山村村委会院坝里,簇立着黑压压的人群。人们没有心情拉家常,更没有高声喧哗,他们无一例外地将目光注视着对面的斑竹院山嘴,因为他们身患重病的宋书记要来村里开会。他们早早地守在了这里。52岁的村支书宋富修,自2014年被确诊为淋巴恶性肿瘤以来,已先后在县医院治疗,在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手术,在华西医院8次化疗、33次放疗……但是,他始终没有丢下村里的工作。村里自发去接宋书记的车在斑竹院山嘴出现了,村民们涌了上去。他们看到他们的宋书记瘦了,更瘦了。他的眼睛陷深了,颧骨突得更高了。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20天之后,他们的宋书记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他叫“宋铁汉”,还叫“救火队长”

在当地,宋富修有两个外号:一是“宋铁汉”,二是“救火队长”。

“宋铁汉”,那是因为他办事铁面无私。文昌场曾有几百个临街阳光棚,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他带人先拆掉了妻子门市与亲戚家的6个棚。“宋铁汉”,还因为他生就一幅好身体。因为身兼个私协会会长与支部书记等众多职务,一年360天,他的工作几乎没有星期天、节假日。何谓“救火队长”?那是说,街坊邻居、镇里镇外哪里有“救火”这般紧急的事情,哪里就有老宋。当年镇上的梨芋产业较县内的先进乡镇差距大,他就任镇梨芋产业办主任,带领乡亲们赶上这个差距。镇子在全市环境治理中被连连曝光,书记都到市里作检讨。他马上被任命为综治办主任,每天临晨四点起床,带着大家伙清运垃圾,一个月改变场镇环境,还得到市委3万元的奖励。

看到“救火队长”每天忙出忙进的样子,有人不理解,问他图个啥?老宋坦诚地说:“我一个背蛋贩猪谋生的乡下娃,是党培养了我,党让我到哪儿去,我就应该到哪儿去!”201310月,身为乡镇干部的宋富修被任命为堡寨的村支部书记,同样是去“救火”的。

他没到任前,这个村两委班子几近瘫痪,村级账务上没有一分钱。村里岭上、河下与山腰的三条毛坯机耕路,晴天只有大马力的摩托勉强能行,雨天人们只好艰难地步行出入。这个村还曾因为9年换了7个支部书记,连年综合考评居全镇倒数第一,成了苍溪县出名的“烂村”。全村没有任何产业,真实的村人均收入不足1200元。村民们富不起来,意见很大,四处上访。人穷,198户人家都盯着镇上分派下来的59个低保名额,盯着县上有限的扶贫补助。这更让村里的矛盾尖锐突出,仅镇、县、市积下来的各类信仿件有近50件之多,一摞一摞的遗留问题等着他这个新书记。

他,半月走烂三双鞋

2013107日,是宋富修领到任职文件、第一次到堡寨村开群众大会的日子。那天下着雨,还有些许凉意。宋富修骑摩托走到斑竹院,立马就陷到了稀泥里,轰油挣扎的结果只给自己喷了一身的泥!幸好村委会主任赵培生与副主任向利琼及时赶到,三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把车推到了路边。他们走到村委会,虽然事先早作了通知,但还没有一个人来。宋富修向两位本村干部要了电话,挨家逐户地打了一遍,总算还有人给他这个新支书一个面子,终于陆陆续续来了130多人。人来了,村委会会议室里,却只好打着伞,站着开会,原因是外面下大雨,屋里却也下着小雨。就是在那间破屋里,村民们或许是被眼前这个浑身是泥的支书感动了,认真地举起了庄严的手,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的村两委班子。

第二天天还没亮,村民们看到宋富修带着工匠,带着村委班子开始治漏,开始更换破旧的门窗与桌椅了。一个星期以后,人们不但看到了焕然一新的村委会,还看到了院坝外竖起了高高的旗帜。从此,那面鲜红的旗帜就开始在堡寨高高地飘扬。

老书记赵本孝说,维修村委会的3万元钱是宋书记个人先垫上的。老书记也是从那一刻开始相信起新的村委班子。老书记说,换作以前,村班子做出个什么决定,不拖个十天半月是不会行动的。而这一次,从开会决定到落实就只隔了一夜。宋书记接下来做的事,更让老百姓感动不已。那就是他半个月逐一走访了198户村民,每天七点就下户,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同样在基层干了十余年的向利琼说,新书记的公文包与摩托车是与众不同的。他的摩托车后面总是捆着两样东西,那就是雨衣与雨靴。他的公文包,则是那种能提的布袋。入村时,书记的布袋总是鼓鼓的。到了村民家里坐下来,她才发现,那包里除了笔与笔记本,那鼓鼓的东西全是烟。初见群众,他必是要先撒上一排子烟。与群众攀谈时,他总是在细心地听,在密密麻麻地记。他必详细询问每户人家养鸡鸭几只,猪羊几头?当场根据这户情况,为他们现场制定近期创收目标,与其商讨长期发展目标。一个上午走下来,笔记本满了,书记的包却瘪下去了。

“半个月,书记穿烂了两双皮鞋与一双雨靴。”向利琼说,“这都是他风里来,雨里去踏烂的!”近50件信访件,就是在这无数次的登门拜访中办结了。向利琼还说,与宋书记一起去调解处理纠纷,有一样东西是必须得带上的,那就是一人一袋方便面。书记要求他们不吃任何一方的饭,甚至连泡方便面的水也只能到相邻的人家去借,以保证处理问题不偏袒任何一方。“书记平时最喜欢的歌曲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赵培先说,“宋书记说他虽然没有当过兵,但他是共产党的兵,严格要求自己与下属,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细心的走访,宋富修的心里有底了。宋富修知道村里最困难的群众是赵洪兵夫妇。他们都是80多岁的人了。儿子打工出意外去世后,儿媳改嫁了,老俩口独自带着一个常年瘫痪在床的女儿,艰难地生活着。宋富修于是给自己规定,每周必到老人的家里去一次,给他们送去现金,或是买上老人们最需要的物资。村民们还发现,但凡村里有人生病住院,都有宋书记的身影。村里的财务也开始每月在公示栏进行公开了。对于评定低保户这些敏感问题,新书记更是组织村委班子制定评定流程。贫困家庭除自己申报,群众也可提议,村民投票决定后,张榜公布。看到村里的变化,徐正芬由衷地说:“她嫁到堡寨50年,从没见过像宋书记这样拼着命工作,一心为村子着想的人!

乡亲们能富起来,我的付出就值

宋富修的妻子寇含芬是苍溪文昌片区最早做农资农药生意的人之一。起早摸黑地辛劳,她本可以成为最先富起来的人,可就因为家里这个“救火队长”,她在不停地创收,老宋却在不停地“创支”。镇上没有钱买垃圾清运车,老宋要借3万元;个协要下去支农慰问,老宋同样要向她张嘴。以前寇含芬还会犹豫,可每次老宋都是要不到钱不罢休,她就干脆爽快点给他算了,免得他磨缠。老宋担任了堡寨村支书之后,他自己的工资全贴进去不说,向她要钱的次数也多了,金额也慢慢变大了。有一次,老宋开口就10万元。她后来才知道,老宋就是从那时开始谋划村里的产业了。

老宋知道,发展产业是村民们富起来的唯一出路。作为助理农技师的他,带着村委班子,根据堡寨土壤的PH值、光照、水份等因素,选定魔芋与猕猴桃为堡寨的支柱产业。魔芋当年能见效,可以提整乡亲们发展产业的信心,而猕猴桃则是搭上全县支柱产业的快车,能保证持续长期地增收。在动员全村发展产业的大会上,宋富修豪迈地宣布,购魔芋种与猕猴桃苗的所有资金由他个人出资垫上,赚了的钱是乡亲们的,亏了本是他宋富修的。村民们见新书记为了他们豁出去了,真心地劝书记说,这得垫上多少钱呀,这风险太大了呀!宋富修动情地说,只要你们能富起来,我付出什么都值。一部分村民行动了起来,但还是有不少人下不了决心。宋富修知道他们心里的顾虑,种了一辈子稻谷、小麦、玉米的他们虽没有富起来,但至少能吃饱肚子。他们担心用田地种了魔芋与猕猴桃,万一换不回钱,那就只有饿肚子了。宋富修于是拿猕猴桃与稻谷作比给大家算了一笔账。每亩田可种120株猕猴桃,三年挂果,挂果初年株产50斤,次年80斤,然后稳定在150斤以上,以保守的市场价7元计算,那一亩地在三年后的产值分别是42000元,67200元,126000元,合计是235200元。而一亩田用来种稻谷,农药与肥料的投入与种猕猴桃差不多,但最高产量是1000斤,最高产值只有1300元,六年的收入是7800元。账算清楚了,村民们的心里也就亮堂了,全村绝大多数村民同意改种魔芋与猕猴桃。

为了完全打消村民们的顾虑,宋富修利用村里的荒地,带着村干部以村集体的名义先种了起来。他那次向妻子张口要的10万元钱,就是用来买了20吨魔芋种的。村集体种下30亩后,宋富修就把芋种与底肥分送到村民的家中,催着他们种下了魔芋。就是这看似不起眼的魔芋,当年卖出了60多万元,很多年老村民一辈子都没有挣过这么多的钱,他们一边数钱,一边流下了感激的泪水。这一年,堡寨村人均收入第一次达到了3200元,村财政的账本上也第一次有24000元钱的盈余,一举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

下一步,必须尽快发展猕猴桃产业,没有任何项目资金,钱无疑再次成为难题。宋富修早就算过了,全村适合栽种猕猴桃的土地大概1500亩左右,每亩改土费最少得1200元。这180万元,就是摆在宋富修面前的一座大山。180万元,宋富修知道再动员妻子为她垫上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夫妻俩这些年购房,送儿子读大学、研究生,也没有更多的余钱。宋富修于是向村民们敞开心扉,大家如果能自家付了改土的那部分钱,以后手头紧,只要向他宋富修张口,他一定百分之百地帮忙借钱。村委班子的其他同志见书记一直在垫资发展自己的村子,也纷纷拿出自家的积蓄。村委班子的团结,更感动了很多村民,他们愿意自己出钱改土。

20148月,17台大型挖掘机同一天进入了堡寨村。宋富修带着班委班子,举着党旗,抬着他们自筹资金买来的矿泉水扎在了工地上。宋富修既当村支书,又当技术员,协调改土引起的各种纠纷,指挥17台挖掘机按要求作业。白天太累了或是干得太晚了,他嫌往家赶浪费时间,就在村委会的休息室里凑合一晚。

他,累倒在了工地上

201493日,正是种猕猴桃改土最关键的时候。宋富修突然发现自己的脖颈开始发肿。肿块周围有一颗比豌豆粒大点的红尖包。向利琼见了,劝宋书记到医院里去查一查。宋富修说,这时怎么走得开,等改土完了再说。经过两个多月的“机群”作战,1338亩整改一新的土地呈现在了村民们的面前。这时的宋富修脖颈已肿得转不过头来,他到镇医院拿点药,坚持上班。他说,这改好的土是老百姓的血汗钱换来的,怎么也要赶在冬天里将猕猴桃苗种下去,让它们在来年春天发芽抽条,为嫁接作准备。况且这个时候,为了让村里的猕猴桃产业形成绝对的气候,宋富修与班子商量,决定引进一个猕猴桃种植大户入驻村子,让他们的规范化种植带动全村的分散种植。当时消息刚发布出去,每天来谈判的人络绎不绝,就浙江一省就有四个老板前来洽谈,宋富修确实也走不开了。

引进的业主终于选定了,堡顶寨上500多亩土地整体流转了出去,但业主入园的协调工作,为村民购猕猴桃苗的事又来了。宋富修又去磨妻子,让她四处为自己借12万元购猕猴桃的钱。寇含芬望着每天往脖颈贴上两三张膏药才去上班的丈夫,她哭了。她坚持要丈夫写下必须近快到县医院全面检查的保证才帮他借钱。就是妻子借回的这笔款,加上其他村干部自愿集起来的钱,宋富修为村里买回了100吨生物有机肥及近20万株猕猴桃苗。这期间,宋富修去县城办事,还真到县医院去了一次。不过不是检查,而是妻子逼得没办法,他只好到县医院买了10盒消肿止痛酊。他回来骗妻子说,医生说没多大问题,喷点药就好了。那段时间,村民们看到宋书记不是蹲在地上扶着苗株教大伙儿栽种,就是给村民解释放底肥的多少与深浅。唯一能算作休息的机会,那就是他蹲在地边上匆匆吃上一碗泡面或是不停地往自己的脖颈上喷着消肿止痛酊。

10月底,近20万株猕猴桃全部下地了,但老宋的心里又开始盘算着另外三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培养果技员、清淤与修路。

猕猴桃要想三年内投产,水是关键。堡寨不缺水,山坪塘堰就有10口,还有一座小二型的群丰水库,但问题是自土地承包下户30多年就没有清过一次淤,早就装不了多少水了。宋富修想趁冬时枯水季节把塘堰的淤清了。他再次带头捐款1000元,也号召村民们自愿捐款,用来请车拉泥。淤泥运到猕猴桃地里,那就成了很好的沉积肥。清淤的同时,还得硬化道路,万不能因为交通问题让老百姓的果子卖不出去,让他们投入的钱打了水漂。早在引进猕猴桃种植大户时,宋富修就将修路作为一个附加条件来谈判,因此顺势打通一条与双庙村相连的六里长的通村路。可这岭上、山腰、河下的三条通组路怎么办?宋富修就来了一个各个击破。他利用回镇子,跑县城的机会,一个单位一个单位地“化缘”,几千元也要,上万元更好。就是这样慢慢地积下资金,5万硬化一小段,15万就来一公里。就是这样,山梁从百子山与双庙接界的两公里路硬化完成,山腰从斑竹院到村委会的三公里组道加宽硬化工程也开工了,河下从观音桥到百子山脚的四公里水泥路,也有眉目了。

2014113日,宋富修照例与村民们在修路的工地上忙活着。他不是握锹,就是抡锄;放下钢钎,又拿起镐。突然,他感到一阵眩晕,随即摔倒在了挖路基的工地上。村民们马上招呼车将他送到镇卫生院,镇医院经过急救处理后,建议马上转院。在去县医院的路上,寇含芬紧紧地搂着宋富修,一边流着泪,一边轻声的责怪仍晕迷不醒的丈夫。在县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恶性淋巴肿瘤,醒过来的宋富修却像没事人似的,还变着法子逗妻子开心。三天后,宋富修感到好多了,趁妻子下去拿药的空当,偷偷地拔掉针头。他走到了汽车站才打电话告诉妻子,他先走一步,让妻子去办出院手续。寇含芬坐在病床上痛哭过后,又只好去办出院手续。她下定了决心,回去就转出自己的门市部,就是找亲人押着,也要把丈夫押到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作肿瘤切除手术。

宋富修偷跑回来的当天,过文昌场,见场镇改造所挖的废混凝土渣遍地都是。这不是现成的修路材料吗?宋富修一问,才知这东西也是要用钱买的。老宋那肯罢休,找到老板软磨硬泡,终是争得了白拉这混凝土废渣的好事。全程参与那次拉混凝土废料的村民向满宗说,两天时间里,宋富修尽管身体很虚弱,却一直跟着三辆车往返于文昌与堡寨之间。因为宋书记害怕自己不去,老板突然变卦,不让村里拉这些废料了。

2014117日,妻子只差跪求丈夫,宋富修才答应在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了肿瘤切除手术。一周后,他坚持要出院回堡寨村,他知道此时村里正在进行“交通大会战”。老宋担心自己不在场,工程会出现偷工减料。他还想着要及时地为村里培养出一个果技员来,为猕猴桃产业的发展保驾护航。宋富修于是开导妻子说,在医院里太闷了,堡寨的空气清新,在那儿说不定病好得还要快一些。

从医院回来,宋富修马上召集班子,商量选果技员的事。12月初,通过群众推荐与公开选举,选出了申志德当村里的果技员。宋富修于是就收下了这个“徒弟”,开始手把手地传授自己二十多年积下的“绝活儿”。申志德说,即使宋书记在成都化疗与放疗,他也会不时地打电话问猕猴桃的长势,提醒他管理维护的注意事项。宋富修转回文昌卫生院时,申志德去看望了宋书记。他当时只关心宋书记的病情,可宋书记却只关心村里猕猴桃的事情。申志德刚问了宋书记一句好,就再也插不上嘴了。宋书记让他一定要在猕猴桃苗植株直径0.7厘米的粗细时组织嫁接。宋书记还让他必须要在每一年的11月左右根的休眠期时,组织村民翻塬……

让我们在村里为他竖起雕像吧

2015年,往返成都的40余次化疗与放疗,宋富修的身体虚弱到了极限。“宋铁汉”却一直在坚持。病情稍稳定一些,他就要求转回镇医院,一是为了节约治疗费用,二是方便继续工作。他想念乡亲们,乡亲们同样挂念着他们的宋书记。2016年的村新年工作会就因大伙儿盼着宋书记能到场而四次易期。大家都说,去年的堡寨村在全镇综合考评又得了第一,这庆功会上怎么能少了主角。他们想让宋书记来看看堡寨的新春天,让他看看那些长势一片大好的猕猴桃;他们还想陪宋书记转一转山顶、山腰与山脚已硬化一新的三条水泥路,让他看一看他领导大伙整治一新并蓄满着水的塘堰水库……

41日的新年工作会上,宋书记虽然身体虚弱,话筒里传出声音仍然铿锵有力,嘹亮在堡寨的青山绿水间。三年来,就是这个声音在堡寨的山梁河谷吆喝着,就是这个声音给堡寨注入了无尽的活力,把这个全市有名的后进村带成了如今的先进村。可是现在,这个声音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邵正发老人忘不了宋书记自掏腰包为他贴上1200元补救金的事。向国珍老人忘不了宋书记将她从快要倒塌的老屋里抢救出来的情形。村民赵洪民忘不了给他家背来化肥与种子的宋书记。赵仕福、刘承德老人忘不了为他们家栽猕猴的宋书记。村里的老少爷们忘不了披着雨衣在村里奔忙的宋书记。堡寨的山忘不了宋书记,堡寨的水同样忘不了宋书记。这里的每一处山湾,每一根田埂都留有宋富修的身影,宋富修的故事。这里的村民,愿意在他们最高的堡顶寨上,为这个鞠躬尽瘁的共产党员竖起一尊永不磨灭的雕像。

责任编辑/孙明星

上一篇:攀 峰
下一篇:渠首悲歌

相关文章

2016-08-23 18:54:16
2016-08-23 18:52:42
2016-08-23 18:52:03
2016-08-23 18:51:29
2016-08-23 18:50:20
2016-08-23 18:48:49
2016-08-23 18:46:26
2016-08-23 18:45:43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